第2章 李晟

等李大当家走了,周以棠才柔声问道:“疼不疼?”

周翡被这句话勾起了天大的委屈,偏偏还要嘴硬,抬手擦了一把脸,硬邦邦地说道:“反正没死呢。”

“什么狗怂脾气,跟你娘一模一样。”周以棠叹了口气,拍拍她的后脑勺,忽地又说道,“二十年前,北都奸相曹仲昆谋逆篡位,当年文武官员十二人拼死护着幼主离宫,往南以天堑为界,建了如今的南朝后昭,自此兵祸连年,苛政如虎。”

周以棠这个毛病恐怕好不了了,聊天侃大山也得来个“起兴”——也就是正题之前要先东拉西扯一段,这会听他莫名其妙地讲起了古,周翡也没有出言打断,十分习以为常地木着脸听。

“各地不平者纷纷揭竿而起,可惜不敌北都伪朝鹰犬,这些人里有的死了,有的避入蜀山,投奔了你外公,于是伪帝曹贼挥师入蜀,自此将我四十八寨打成‘匪类’,你外公乃是当世英豪,听了那曹贼所谓‘圣旨’,大笑一通后命人竖起四十八寨的大旗,自封‘占山王’,干脆坐实了‘土匪’二字。”周以棠话音一顿,转身看着周翡,淡淡地说道,“跟你说这些陈年旧事,是为了告诉你,哪怕头顶着一个‘匪’,你身上流的也是英雄的血,不是什么打家劫舍的草寇强梁之流,也不要堕了你外公的一世英名。”

他常年多病,说话未免中气不足,总是轻轻的,严厉不起来,可是在周翡听来,最后这几句却远比李瑾容那几鞭重得多。

周以棠歇了口气,又问道:“先生讲了些什么?”

这位孙老先生,是个迂腐书生,因为嘴欠获罪——他痛骂曹氏伪帝的文章据说能集结成册,于是被北都伪朝缉捕追杀,幸而早年与几个江湖人有些渊源,被人一路护送到了四十八寨,李瑾容见他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便想着留他在寨中当个教书先生,不求出状元,只要让年轻弟子们将来出门识几个字,大白话的信能写明白就够了。

周翡从小是周以棠亲自开蒙的,她读书不怎么走心,不过一些名篇还是能互相张冠李戴地背几句。只不过去年冬天周以棠着了点凉,一直病到了开春,没精神管她,李瑾容又怕她出去惹是生非,便押着她去老先生那听书,谁知还听出篓子来了。

周翡低着头,半天才老大不情愿地说道:“……我就听他说到‘三者盖女人之常道,礼法之典教’就走了。”

周以棠:“哦,你也没听几句——我问你,此‘常道’说的是哪三者?”

周翡嘟囔道:“那谁他娘的知道?”

“出言不逊!”周以棠瞪了她一眼,随后又道,“明其卑弱、明其习劳、明当主继祭祀也,女子常道乃此三者。”

周翡没料到他还知道这些谬论,便皱眉道:“当今天下,豺狼当道,非苍鹰猛虎之辈,必受尽磋磨,生死不由己,卑弱个灯笼!”

她说得煞有介事,好像挺有感慨,周以棠先是一愣,随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小丫头,连蜀山也未曾出过,也敢妄谈天下?还说得一本正经的……从哪听来的?”

“你说的啊,”周翡理直气壮道,“你有一次喝醉了酒说的,我一个字也没记错。”

周以棠闻言,笑容渐收,有那么一会,他的表情十分复杂,目光好像一直穿过四十八寨的层层山峦,落到浩瀚无边的九州三十六郡之间。

好半晌,他才说道:“即使是我说的,也不见得就是对的。我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孩儿,自然希望你平平安安的,哪怕当个鹰狼之徒,也比做个任人宰割的牛羊好些。”

周翡似懂非懂地一扬眉。

“我没有让你当坏人的意思。”周以棠颇为自嘲地笑道,“只是做爹娘的,总希望自家孩子聪明,别人家的都傻,自家的厉害,别人家的都好欺负——这是你父亲的心。孙老先生……他与你没有什么干系,寻常男人看女人,自是想让天下女子都德容兼备,甘心侍奉夫婿公婆,卑弱温柔,不求回报,这是男人的私心。”

周翡这句听懂了,立刻道:“呸!我揍得轻了。”

周以棠弯了一下眼角,接着道:“他一把年纪,自流放途中逃难,九死一生,到如今家破人亡,孑然一身,落草为寇,他会不明白弱质难存的道理么?只是他对着你们这些孩子,就想闭目塞听一会,拿这些早就乱了的旧纲常来抖抖灰,做一做白日梦……这是老书生伤今怀古、自怜自哀的心,有点迂腐就是了。你听人说话,哪怕是通篇谬论,也不必立刻拂袖而去,没有道理未必不是一种道理。”

周翡听得云里雾里,又有点不服气,但是也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

“再有,孙先生年事已高,糊里糊涂的,你与他计较,本就不该,”周以棠话音一转,又道,“更不用说你还出手伤人,将他吊到树上……”

周翡立刻叫道:“我只是推了他一下,没半夜三更起来扒他衣服,指定是李晟那王八蛋干的!李瑾容凭什么说我手段下作?她侄子那手段才下三滥呢!”

周以棠奇道:“那你方才怎么不和她分辩?”

周翡没词了,重重地哼了一声。

李瑾容越是揍她,她就越是要跟她娘对着干,连辩解都不稀得说。

李晟是周翡二舅的儿子,比她大几天,自幼失怙,与胞妹李妍一同被李瑾容带在身边养大。

李家寨尚未长大成人的下一代中,大多资质平平,只有周翡和李晟最出挑,因此俩人从小就针锋相对地互别苗头……不过这是外人看来。

但其实周翡没怎么针对过李晟,甚至对他多有避让。

周翡记事很早,在大人们说话还不会避着她的年纪里,对一些大事就模模糊糊地有些印象了。

这些大事包括她娘笨手笨脚地给她洗澡时拉掉了她一个关节,好像倒不怎么疼,就记得她娘吓得一边哭一边给她合上。还包括他爹在那个阴雨绵绵的冬天里大病一场,险些死了,那时候还没长出白胡子的楚大夫面无表情地走出来对她娘说:“把这孩子抱进去给他看一眼吧,万一熬不过去,他也放心。”

以及四十八寨中的三寨主叛乱……

那天满山都是喊杀声,周遭的空气仿佛都凝结了,周翡记得自己被一个人紧紧地捂在怀里,那个人怀抱宽厚,不过不大好闻,有股浓重的汗味,恐怕不是很爱干净。

他把她送到了周以棠那,在抓住她爹冰凉的手的时候,周翡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很大的响动,她猝然转头,看见那个将她护送来的人后背上插着一把钢刀,血流了一路,已经凝固了。

周以棠没有挡住她的眼睛,就让她真真切切地看,直到十多年后,周翡已经记不清那人的脸,却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流血的后背。

那个人就是她二舅,也就是李晟的父亲。

因为这件事,李瑾容一直对李晟李妍兄妹多有偏向——吃穿之类日常的小事都要让着李妍,那倒也没什么,她小,是妹妹,应该的。

小时候他们仨一起顽皮闯祸,其实基本都是李晟那小子的主谋,但背锅挨罚的从来都是传说中大当家“掌上明珠”的周翡。

等到再长大一点,开始一起在李瑾容手下学功夫之后,周翡就没从李瑾容嘴里得过一句“尚可”,反倒是李晟,哪怕偶尔胜过她一次,都能从李瑾容那讨到各种奖赏。

总而言之,那俩都是李家亲生的,周翡是捡来的。

周翡偶尔会觉得很委屈,可她心里也知道这偏向的来由,委屈完想起她二舅,也就放下了。

再大一点,她还学会了放水。私下里无论怎么用功,表面上也不再跟李晟争什么高下,平日里喂招也好,比试也好,她都会不着痕迹地留几分手,保持着俩人水平差不多的假象。

这倒不是什么“深明大义”,而是对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来说,这样一来,周翡就可以有“我知道我比你强,只是让着你的”优越感,每每从这个看大傻子的角度看待她的表兄,获得的那点龌龊的小满足,就足够能抵偿她受的那些委屈了。

当然,除此以外,她也有点跟李瑾容闹别扭的意思——反正不管怎么样,她都别想从大当家那捞到一声“好”。

周翡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自认对李晟简直“慈祥”得仁至义尽。

可那小子这次实在太不是东西了!

四十八寨这种地方,只要功夫硬、手段狠,那就是好样的,不少人草莽出身,斗大的字不识半筐,不讲究那些小节。但十四五的姑娘,半大不小,“男女有别”的意识她是有的,李晟栽赃她扒老头衣服这事,周翡怎么想怎么觉得恼羞成怒。

她从周以棠那回到自己屋里,把自己收拾干净,换了身衣服,活动了一下肩膀,感觉没什么问题,就拎起了自己架在门口的窄背长刀,杀气腾腾地前去找李晟算账了。

分享到:
赞(7)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p大的言情作品感觉很少哦,,不知道怎么样

    刚刚那只玫瑰2018/10/17 23:55:39回复
    • p大文笔好,应该也不错O(∩_∩)O

      陈栎媱2019/01/18 23:04:08回复
  2. ヾ( ̄0 ̄; )ノ

    朱一龙的小爱妻2019/02/12 19:42:4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