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天地人神,皆可杀

天终于还是黑了。

楚恕之干完了活, 就双手插兜站在楼顶,猎猎的北风吹得他发丝乱飞, 郭长城总怀疑他下一秒就会被风卷走, 楚恕之实在是太瘦了,简直有点营养不良。

郭长城不敢乱动,他脚下是满地的朱砂。

楚恕之把楼顶当成了一张大黄纸,拿朱砂画了一张大“符”, 又用乌石将八个方位压住了, 站在那“大符”中间的郭长城立刻感觉到周遭的氛围变了,夜色中吹来的风里带了某种特别的气味, 他形容不大好。

只是觉得那味道粘腻、潮湿, 不臭,但是混杂了泥土和血水的腥味, 其中还混杂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苦。

郭长城茫然地抽了抽鼻子:“楚哥?”

“那是怨灵的味。”楚恕之头也不回, 低头往下看着, 茫茫夜色中, 他们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 沈巍一身浅色的大衣, 分外显眼, 正不偏不倚地站在收网人的位置, 楚恕之摇了摇头, “赵处这次这是招惹了谁?姓沈的……我以前没听说过有这一号人物。”

正这当, 沈巍似乎抬头看了一眼,天太黑, 楚恕之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是下一刻,那人就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楚恕之表情一凛:“来了。”

郭长城:“啊?”

“啊什么啊!”楚恕之大步走过来,依然是像贴牛皮鲜一样,把一张黄纸符贴在了郭长城脸上,“闭上你的嘴!不许出声。”

那股特别的味道越来越浓重,东北角上林静把自拍的手机塞回兜里,面无表情的拧开了手里的小药瓶,一股污浊的黑气冲天而起,林静抬起头,手掐金刚佛印,脸上庄重极了,竟有宝相,然而他并没有依赵云澜所说直接弄死,而是低低地念起超度的经文。

这也曾是天生地养,合万物精华聚合的三魂七魄,或许涉世不久,或许经过了无数轮回洗练,像赵云澜那样手起刀落暴力执法,林静有点不忍心。

然而低沉的经文是对牛弹了琴,那股怨气心意难平,哪里听得进这样颠三倒四车轱辘一般的絮叨,反而在空中越长越大,舒展开像一个怪物,冲天吼叫,原本月朗星稀的天空骤然阴沉。

就在这时,寂静的夜色突然被三声枪响撕裂,那一股小小的怨气骤然四分五裂,不过片刻,就消散在了空气中。

六楼的窗户被人从里面推开,林静看见一点火光忽明忽暗,他几乎想象得出赵云澜皱着眉,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然后不满地念叨一句“念经都念傻了”的模样。

世界上从来不是任何东西都能超度,要是那样,就不会有镇魂令和特别调查处的存在,你愿意送他过三千弱水,人家说不定一步也不愿意挪动呢。

远处的风声里传来一声大吼,林静双手合十,默诵了一声佛号,而后翻身跳到了已经没有了树叶的枯木上,一团巨大的黑气就像炮弹一样扑向了他方才站着的地方,整整齐齐的地砖当场被打碎,碎石头砸起三尺来高,裹挟着腥风而来的是一个巨大的人影,立起来足有四五米高,只有上半截,腿部往下露着骨头,黑乎乎的血,一路走一路滴汤,掉在地上,发出呲啦呲啦的动静,连石头都能给烧化了。

“这可真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了。”林静苦笑了一声,脚下却不迟疑,纵身扒上了二楼的窗户,他就像个大蜘蛛,赤手空拳地在医院大楼外面扒着石头缝和突出来的窗台往上爬,愣是比直升电梯还快,后面的黑影跟着穷追不舍。

林静一路爬到了六楼,对站在窗台附近的黑猫大喊一声:“接住了!”

大庆像个黑乎乎的肉球蹿出去,一时间挂在角落里的六个铃铛同时响了起来,女人的轻叱声响起,一条巨蟒猝不及防地从角落里钻出来,蛇信一卷,就把一团黑气吞进了嘴里。

追着林静的黑影东突西撞,铃声越来越急,怨灵身上的黑气源源不断地被吸进巨蟒的嘴里,那半个人的影子开始变得越来越小。

而后,那黑影突然悬浮在半空,露出清晰的男人的模样,正是郭长城看见过的那人,头发花白,双目赤红。

赵云澜蓦地把烟头按灭在了窗台上:“祝红,躲开!”

就在这时,六个晃荡不休的铃声突然卡住,又一同哑了。

黑猫直接扑上巨蟒,落地的瞬间,巨蟒重新变成了女人的模样,六楼窗户的玻璃尽碎,半个身体的男人瞬间胀大了几倍。

赵云澜弯腰拉起了祝红,走到窗口站定,与悬在外面的怨灵相距不过两三米的距离。

“镇魂令。”他不冷不热地开了口,好像只是例行公事,“你死了以后不好好找地方投胎,大过年的,跑出来投毒做什么?”

“过年”这两个字好像刺激到了怨灵,他骤然伸出巨大的手,裹挟着无边的浓重黑气,抓向赵云澜的颈子。

镇魂令化成的鞭子就像一株活着的藤蔓,从男人大衣袖口里卷出来,一下卷住了那只巨大的手,一人一鬼僵持在一堆碎玻璃渣上。

祝红用力推了一把林静:“你瞎啊,还不去帮忙!”

林静刚被怨灵追着客串了一把蜘蛛侠,手指抓得生疼,气还没喘匀,顿时露出一张苦瓜脸:“帮忙?帮……帮什么忙?这么大只的怨灵,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能干什么?”

祝红:“撞钟啊!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你懂不懂!”

她嚷嚷得林静耳朵嗡嗡直响,忍不住说:“女施主,麻烦你淡定一点,我只是个俗家弟子,你见过俗家弟子天天撞钟的吗?再说我佛慈悲,管的是阴晦之物,他生前为人魂,大钟对他的作用本来就很有限,你都吞不下的怨气,指望我那口破钟,你觉得靠谱吗?”

祝红:“我不管,快给我想办法!”

林静往赵云澜那边看了一眼,万分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佛慈悲,怎么不让弟子也长得帅一点。”

他说完,把手伸进兜里,摸出一个小壶,巴掌大小,揭开盖子,里面有一股油香,林静十分肉疼地往里看了看,抬手要泼,赵云澜却好像侧面长了眼睛,冲他一摆手:“省着点你的灯油,这不用你。”

正说到这,怨魂骤然挣脱了镇魂鞭,鞭梢忽悠一下,高高地扬起,又悄无声息地缩回了他的袖子,怨魂咆哮着“撕”开了窗棂,巨大的黑气挤了进来,好像要把那窗口撑破。

与此同时,赵云澜退后一步,双手平伸到身前,手心冲前,张开五指,右手执短刀,无声无息地在自己左手心抹了一刀,鲜红的血立刻流进了短刀的凹槽,继而就仿佛凝结了一样卡在其中,动也不动。

男人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

大庆在旁边看见,毛都炸起来老高,情不自禁地远远地离开了他身边,纵身跳进祝红怀里,那笑容简直没有一丝一毫像赵云澜平时的模样。那一瞬,他的眼睛显得格外的深,眼神显得格外的冷,脸在黑雾的阴影下被高挺的鼻梁打出大片的阴影,勾起来的嘴角有说不出的恶毒和冰冷。

一时简直分辨不出,他和黑影中的那个怨魂到底是才是真鬼。

“九幽听令,”那声音好像也不是赵云澜的,低沉中带着几分难以言喻的沙哑,听在人耳朵里,就像是被锯子钝钝地锯了一下,“以血为誓,以冷铁为证,借尔三千阴兵,天地人神,皆可杀——”

那最后几个字几乎是一字一顿,说不出的阴森狂妄,那刀刃上凝住的血迹骤然变黑,无数空无一物的盔甲从他身后苍白的墙壁里破墙而出,驾着白骨的战马,拖着腐朽的刀兵,山呼海啸地冲出来,硬是把将那挤进了窗内的怨魂给推了出去,顷刻间就斩断而来他一只手。

赵云澜这才连退数步,仿佛脱了力,踉踉跄跄地靠住了背后的墙,浑然不顾周围人毛骨悚然的目光,顺着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把不停地往下淌血的手竖着垂下甩了甩,有点气喘地说:“我操,还是弄袖子上了,干洗还能洗掉吗?”

大庆试探着靠近了一点,停在了距离他不到半米的地方,小心翼翼地问:“云澜?”

赵云澜挑挑眉:“嗯?”

这个表情黑猫比较熟悉——所有让猫看了不由想上去拍两爪子的表情它都熟悉,于是大庆毫不犹豫地伸出爪子来,给了他一巴掌,大吼一声:“刚才那是什么鬼东西!我没教过你这种邪术!”

赵云澜得意洋洋地说:“人类是会阅读的,蠢猫。”

大庆差点跟他急了,一步蹿到他身上,蹬着他的大腿把前爪搭在了他的上臂上:“你上次从图书室里拿的到底是什么书?!”

赵云澜用完好的手摸了摸它的头:“《魂书》,放心,我只是为了求证一些事,无意中看见了这么个东西,方才一时想起来了——又没打算干什么,我的人品你还信不过么?”

黑猫咆哮:“你有人品这种东西吗?!”

赵云澜被它喷了一脸唾沫星子。

不过黑猫还是气哼哼地从赵云澜肩膀上跳了下来,算是接受了这个说法,赵云澜的分寸它还是大概能信任的,只是依然不满地说:“你要是想让自己身份证上那张穷丑矬的照片上地府通缉令,以后人手一份、见者传阅,那我也没什么话好说。”

话音没落,就被赵云澜从后面伸出一只手来,狠狠地给按在了地上,男人骂骂咧咧地说:“老子身份证上的照片也一样英明神武俊美不凡,你这大饼脸的猪猫不要那么酸。”

楚恕之从楼顶打来了电话,整个人透着一股异常的兴奋:“刚才那个是阴兵斩吗?谁干的?这是疯了吗?娘的太帅了好吗?”

祝红忍无可忍地掐了他的电话。

林静忍不住问:“阴兵斩?靠血催动吗?”

“血和铁都是媒介。”赵云澜缓过了一口气,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转身往外走去,“真正催动它的是恶意。恶意至凶,我觉得这算是以毒攻毒。”

祝红迟疑了一下,一边跟上去,一边问:“你心里也有恶意?”

“怎么,我不是人?”赵云澜笑了笑,坦坦荡荡地承认了,“非但有,还不少——其实我觉得阴兵斩真不应该被列为邪术,我看它就挺好的,心灵瑜伽,排除毒素,一身轻松。”

祝红:“……”

大庆蹿上赵云澜肩膀,冲着鼻梁给了他一拳。

“疼!死胖子!”

怨灵已经被阴兵逼到了绝路,他意识到自己讨不到便宜,立刻打算逃走。

楚恕之布在外面的两层有进无出的“网”立刻被激发,应该说,其实他们都没有预料到这个厉鬼有这么大的能量,要不是沈巍已经看住了阵眼,怨魂被赵云澜逼到极处,就这么跑了还真不是没可能。

一道酝酿许久的雷从空中劈下来,怨魂被某种看那不见的东西束缚,追着他的阴兵倏地一同消失,冤魂剧烈地挣扎起来,整个医院大楼的地面都在颤动,被保护在这领域之外的人们一时还以为是地震了。

楚恕之从楼顶上往下喊了一声:“虫子黏在网上了,蜘蛛别让它跑了!”

消失许久的沈巍应声凭空出现在怨魂身后,伸手凌空一抓,怨魂就像是被看不见的手掐住了脖子,身上的黑气一点一点地散去,露出一个没有腿的人,仇恨地瞪着沈巍所在的方向。

沈巍不为所动,手指一掐,怨魂像是一张纸,被人压扁团成了一团,一闪,就消失在了沈巍手里。

分享到:
赞(556)

评论52

  • 您的称呼
  1. 我觉得老猫对令主真的是特别关心啊,平时俩人互相斗嘴互相损,但是一旦一方出事,马上就很关心对方了

    侑黎2018/08/18 00:24:58回复
    • 对对对!!!

      悄悄吧唧一口小澜海2018/11/29 18:35:47回复
  2.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阴兵斩!!!!

    匿名2018/08/24 18:36:07回复
  3. 参见令主

    匿名2018/08/27 17:02:00回复
  4. 小巍巍发火倒计时

    北老师居老师2018/08/28 04:10:25回复
  5. 带着宇哥的声音,听阴兵斩

    杨大美2018/08/30 12:37:21回复
    • 对对对

      北居少女2018/09/26 01:09:52回复
  6. 好激动的啊!!!令主大人

    爱白居2018/08/30 20:27:55回复
  7. “九幽听令,以血为誓,以冷铁为证,借尔三千阴兵,天地人神,皆可杀。”
    bygg配的太到位了吧!!看到这段话简直像在听语音!!

    地星撞海星2018/09/16 01:55:02回复
    • 对对对

      镇魂女孩2018/09/23 22:19:09回复
  8. 感觉剧里的楚哥不太符合小说里的楚哥鸭(๑◔◦◔๑)

    地星撞海星2018/09/16 01:57:24回复
    • 剧里的楚哥身材很结实魁梧,小说里的楚哥身材瘦小,确实不太一样……但是那句“长城他好man哦~”在我脑中挥之不去了

      匿名2019/02/16 20:04:09回复
      • 不小,只是瘦,僵尸吗

        匿名2019/03/31 18:12:19回复
  9. 我的妈呀,自动带入北老师的声音

    匿名2018/10/07 10:48:37回复
  10. 唉,这是第5刷了。每次看都要笑死了。哈哈哈

    爱两位呵呵2018/10/07 23:06:47回复
  11. 令主大人威武

    匿名2018/10/08 16:40:12回复
  12. 特意去搜了这段微博,神还原

    匿名2018/10/11 20:55:24回复
    • 我也是!!!

      匿名2019/02/05 15:09:38回复
  13. 我上次,一边偷偷看镇魂一边做作业,然后,就把阴兵斩的这段话抄作文本上了,后来忘擦就交了,老师:你闲的没事干,是不是,小小年纪不要想着打打杀杀,你怎么不写乱我心曲那句呢?我:!

    匿名2018/10/17 18:00:23回复
    • 厉害

      匿名2018/10/18 23:03:10回复
    • 老师很上道啊

      啦啦啦2019/01/22 18:38:04回复
    • 可以可以这很ok

      匿名2019/01/27 22:34:24回复
  14. 我是看完电视才来的,代入感太强了

    匿名2018/10/26 17:25:20回复
  15. 我当时考试把阴兵斩写草稿纸上了,收卷时才发现我写的是答题卡,老师把我一顿很批

    镇魂女孩2018/11/04 12:59:06回复
  16. 我竟然很喜欢大庆叫小澜孩云澜

    十几二十刷的女鬼2018/11/14 18:58:11回复
    • 我也是我也是!

      匿名2018/12/22 23:15:05回复
  17. 阴兵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娘的太帅了吧!!!!

    匿名2018/12/10 23:55:34回复
  18. 这里的猫只是猫吗,不能变人?

    想亲亲居居2019/01/04 22:34:28回复
  19. 小巍气死啦,该咣咣砸铁柱了。

    匿名2019/01/06 23:17:35回复
    • 哈哈哈电视剧的标题君

      匿名2019/02/06 15:13:11回复
  20. 为什么你的眼里总是亮晶晶

    匿名2019/01/12 08:57:31回复
  21. 配上北老师的声音 就是赵云澜本澜

    小仙2019/01/14 20:53:29回复
  22. 林静往赵云澜那边看了一眼,万分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佛慈悲,怎么不让弟子也长得帅一点。”
    看到这逗死了,哈哈哈

    死忠粉2019/01/18 12:26:45回复
  23. 阴兵:老大在,风紧扯呼

    匿名2019/01/23 22:53:10回复
  24. 楚姐这一章太可爱了吧哈哈哈!娘的太帅了吧!阴兵斩巍巍发火倒计时

    二刷2019/01/24 09:47:23回复
  25. 剧版对镇魂令主的实力太削弱了

    匿名2019/02/04 17:24:45回复
  26. 沈教授要气死了,下一章也是很甜呐

    匿名2019/02/05 18:59:18回复
  27. 越来越喜欢大庆

    哇哈哈2019/02/12 23:22:45回复
  28. 巍巍怒气值 Max

    匿名2019/02/17 16:41:37回复
  29. 这里的阴兵斩会不会是最后大封伪破裂的伏笔?

    巍澜可期2019/02/17 19:03:11回复
  30. 参见令主大人!!!!

    匿名2019/02/20 20:59:40回复
  31. 啊啊啊阴兵斩仿佛自带了bygg的语音啊!

    匿名2019/02/23 18:43:20回复
  32. 小说里的澜澜好厉害呀

    匿名2019/03/13 17:48:23回复
  33. 阴兵斩!皆可杀!还是书里的赵云澜够带感!……………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3/13 18:02:26回复
  34. 大庆试探着靠近了一点,停在了距离他不到半米的地方,小心翼翼地问:“云澜?”
    赵云澜挑挑眉:“嗯?”
    这个表情黑猫比较熟悉——所有让猫看了不由想上去拍两爪子的表情它都熟悉,于是大庆毫不犹豫地伸出爪子来,给了他一巴掌,大吼一声:“刚才那是什么鬼东西!我没教过你这种邪术!”

    匿名2019/03/14 10:38:47回复
  35. 阴兵斩这段,北老师微博有,可以去听哟

    匿名2019/03/14 10:41:04回复
  36. 就算我是食物链顶端,谁叫我有这么一个纯主人(叹气)

    大庆2019/03/22 17:15:50回复
  37. 心灵瑜伽…想起双人喵喵舞

    甚嚣尘上2019/03/22 18:45:59回复
  38. 沈巍,不 , 斩魂使大人,轻轻松松,真是帅气,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祝红2019/03/23 03:35:50回复
  39. “你这大饼脸的猪猫不要这么酸”,哈哈,猪猫这个称呼莫名的可爱

    小云澜2019/04/15 17:52:05回复
  40. 为什么我看的小说自带音效?呵呵呵

    居居2019/04/16 07:11:10回复
  41. 这是我看过最喜欢的小说,填满了我的好奇心,电视剧也看过了,喜欢两个男主,虽然版本有差别,但是我都喜欢。超级喜欢!

    若汐小主2019/04/19 16:55:3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