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朗读(五)

那一刹那,肖海洋整个人仿佛被劈成了三瓣,第一瓣在目瞪口呆地质问自己的耳朵:“这老不死在说什么?”

第二瓣则操控着他的双手,想去解开费渡脖子上的金属环,可惜肖警官虽然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对机械和小装置却基本是一窍不通,又听方才的女人说什么“有炸弹”,更加一筹莫展地不知从哪下手,急得浑身发麻。

剩下的全副心神都在后背上,预备着挡住下一刻就要冲破肉体的子弹,他虽然没过过什么好日子,却也从未被人用枪指过,像躺在铡刀下的死囚,尚未行刑,他已经想象出了自己的死状。

死囚因为背负枷锁,所以在铡刀下一动也不能动。

肖海洋说不清自己背负什么,一头雾水地扛着巨大的恐惧,他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不躲开。

然而就是没躲开。

背后的枪声突兀地响了,肖海洋整个人一僵,心里滑过一个念头;“要死了。”

“要死”的感怀约莫只有短短的一刹,他来不及回顾自己短暂的一生,也并未如同文学作品中描述得那样伤怀悠远,他心里很乱,像一片不知从何说起的大海,万千念头起伏湮灭如潮,最突兀的一个是:“这圈到底怎么打开?”

下一刻,肖海洋被人一把推开,他保持着这样魂飞魄散的僵硬歪倒在一边,这才意识到臆想中的剧痛竟然没有来,只是衣兜漏了个窟窿——

范思远开枪的瞬间被冲进来的骆闻舟一脚踢中了,子弹走偏,擦着肖海洋的衣角飞了,一头撞在郎乔留下的碎屏手机上,本来只是碎屏的手机当即殉职,彻底无力回天。同时,绝症病人脆弱的骨头没能扛住这一脚,范思远的胳膊“啪嚓”一下直接折了,被紧跟着赶上来的郎乔利索地铐了起来。

骆闻舟从听说费渡失踪开始,整个人就在高度应激状态中——他粗暴地将七情六欲卸下来扔在地上,身体跑出了十万八千里远,踢飞范思远的枪、拽开肖海洋一气呵成,他跪在地上,根本没看费渡,把方才听见的、看见的……所有一切都屏蔽在意识以外,全部精力缩窄到细细的一条,迅速扫过金属环的构造,有条不紊地摸到费渡后颈处。

与此同时,他还能有条有理地吩咐道:“叫拆弹专家过来。”

“咔哒”一声,金属环开了。

急速涌入的空气狂风似的扫过了费渡受伤的喉咙,强行惊扰他行将涣散的意识,剧烈的咳嗽让他一阵痉挛,致命的握环终于脱手而出,骆闻舟一把抱住他,直到这时,被血染红了一半的裤腿和费渡身上的伤痕才针扎似的戳进了他眼里,方才被他屏蔽的所有声音、愤怒、焦虑与恐惧全都成了开闸的洪水,轰然将他淹没其中。

骆闻舟整个人一软,几乎抱不住费渡。

方才比他甩在后面的同事连忙冲过来。

“骆队,把人放下!”

“放平!放平让他呼吸!”

“慢点……过来帮忙!”

骆闻舟手上蹭了费渡身上的血迹,依稀意识到是急救人员不顾现场没清理干净就冲进来了,茫然地跟着急救员的指示走。

费渡,仿佛是从未被风霜催折过的盆景。

他不算难养活,日常只有两样东西不吃——这也不吃、那也不吃。甜言蜜语是国际水平,拥有“寻欢作乐”专业的博导资格。

他像琉璃,天衣无缝的脆弱无暇着。

“勒死对方,是一种细水长流、享受式的杀人方式。”

“您能不能……再给我一次假装看见妈妈的机会?”

“困住我的不是她的死因。”

“世界上有成千上万座高楼,她为什么只选择了这里?”

“我没有……创伤。”

冰冷潮湿的地下室,藏着无边秘密的回忆,他每每提到时不由自主的呛咳,永远单曲循环的歌……

种种迹象都被范思远的只言片语穿在了一起,难以想象的黑暗真相猝不及防地冲撞过来,一瞬间把骆闻舟的胸口掏空了。

他想起那年夏天,背靠孤独的别墅、仿佛无法融入世界的少年,想起那双清透、偏执,仿佛隐藏着无数秘密的眼睛。

他很不能撕裂时空,大步闯入七年前,一把抱起那个沉默的孩子,双手捧起他从不流露的伤痕,对他说一句“对不起,我来晚了”。

“我来晚了……”

直到上了救护车,费渡才好像是有了点意识,难以聚焦的目光在骆闻舟脸上停留了许久,大概是认出了他,竟露出了一个微笑。

骆闻舟艰难地看懂了他无声的唇语。

他说:“没有了……怪物都清理干净了,我是最后一个,你可不可以把我关在你家?”

三代人,由肮脏的金钱与欲望开端,延续的仇恨不断发酵、膨胀……至此,终于尘埃落定。

骆闻舟再也忍不住。

姓费的可能真的都是天生的虐待狂,只剩下一口气,也能拼凑出他一生中最大的一份酷刑来折磨他。

“哎,眼镜,你没事吧?”郎乔抹掉额头的冷汗,伸手拉起了肖海洋,她的外衣早就不翼而飞,颇为时髦的棒针毛衣不知经历了什么变故,变成了更“时髦”的乞丐装,倘若把脸洗干净,这身特立独行的造型大约能去时装周照几张猎奇的街拍。

肖海洋这才如梦方醒地爬起来,看见郎乔,他突然想起什么,伸手往兜里一摸:“小乔姐,你那手机……”

肖海洋说着,突然一愣,伸手在自己身上摸了个遍。

郎乔:“手机没事,你找什么?”

“刚才工作证掉了。”肖海洋嘀咕了一声,手指从焦黑漏孔的衣兜里穿出来,皱着眉四下找。

“等会让他们帮你找,”郎乔拽着他的胳膊让过拆弹专家,“这里不安全,先撤。”

“哦……哎,我看见了!”肖海洋的工作证和配枪是一起飞出去的,落在了不远处,就在被两个警察强行架起来的范思远脚下,皮夹掉落的时候摔开了,小眼镜的工作证里还夹着一张顾钊的照片。

肖海洋不喜欢顾钊那张黑白的遗像,他随身带着的是一张合影,是顾钊休班的时候带他出去玩,在公园照的。那上面的男人看起来更年轻、更放松一点,按着小男孩的头,手里替他举着个棉花糖,冲着镜头有些不自在的微笑,和遗像上的不大一样。

范思远不知为什么,一直盯着那张照片,觉得上面的男人十分眼熟,被警察拖着走的时候,目光仍然死死地黏在上面。

肖海洋上前一步捡回来,有点心疼地挡住范思远的视线,抹去上面的土。

“你夹了一张谁的照片?”郎乔一边催他快走一边随口问。

肖海洋:“顾叔叔。”

“啊,”声音清脆的年轻女警说,“是顾钊警官吗?你真的认识他?哎,让我看一下……”

范思远整个人一震,如遭雷击,他倏地回过头去,挣扎着想要冲向肖海洋的方向:“等等!”

押着他的刑警以为他又要出什么幺蛾子,死死地按住他,厉声呵斥:“干什么!你老实点!”

“等等……等等!给我看看!回来!你给我看他一眼……”

可是肖海洋冷冷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并没有驻足。

范思远双脚不沾地地被警察押走了,他的脖子扭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依然在不依不饶地回着头。

十四年了,顾钊在他心里活成了那张遗像上的模样,永远是那一个表情,有一点区别,他就认不出来了。

燕公大里萧萧而落的梧桐树叶,骑自行车的青年腼腆又温和……都已经灰飞烟灭,踪迹杳然,他至此方才惊觉,原来自己已经忘了顾钊,忘了他笑起来的模样。

十几年来,他心里居然只剩下一个张春龄和一个张春久。

春来集团在他身上留下了深入骨肉的印记,同他自己一道,把他捏成了如今的模样。

张春龄眼睁睁地看着费渡被人抬走,随即,铐住他的警察搜了他的身,从他兜里搜出了手机,拿出来的瞬间,一条信息提示刚好点亮了屏幕,信息内容越到了锁屏之上:“时间到,游戏结束了[图片]”。

锁屏状态下没法看图片,张春龄急了,主动报出一串密码:“这是锁屏密码,让我看他一眼,让我看看他!”

抓他的刑警给手机套上证物袋,隔着透明袋,他大发慈悲地解锁了张春龄的手机,把图片发给他看。倒计时牌上的数字全部归零,张东来闭着眼睛倒在一边,白衬衫被血迹染得通红,一动不动。

“不!不——”

“不不不,别浇了,黏糊糊的!”此时,身在大洋彼岸的张东来突然一跃而起,身上还绑着绳子,“红酒也要钱买的!再说你们不能可着我一个人玩!”

一圈姑娘嘻嘻哈哈地笑做一团,其中一个瓜子脸的年轻女孩拿着他的手机晃了晃:“输了输了!张大哥,收到你信息的人没理你哦,要么是你做人太失败了,要么是给人家识破了,反正你输了,不能耍赖!”

张东来笑嘻嘻地让女孩帮他解开绳子,随意甩了一下头上的酒水——他在跟女孩们玩无聊的“真心话大冒险”,轮到他的时候选了“大冒险”,大家要求他假装被绑架,把照片发给一个亲友,看对方的反应。

张东来被叽叽喳喳的漂亮大姑娘们灌酒灌得东倒西歪,丝毫也没考虑到这玩法哪里不妥,痛痛快快地答应了,果然被整得很惨:“别闹,给我看看,到底谁这么不够意……”

他话音戛然而止,看清了聊天对象,当即一蹦三尺高:“我靠,姐姐!可真有你的,你知道你把信息发给谁了吗?这忒么是我爸!”

拿他手机拍照的女孩无辜地歪过头:“你给你爸的备注是‘大佬’?”

“老头子么,”张东来打了个酒嗝,随意拉了拉被红酒泡湿的领口,“在家可严肃了,我都没见他笑过,我小时候,他偶尔回一次家,说话的时候让我跟我妹离他两米远,跟汇报工作似的,我记得张婷小时候有一次在校服底下偷偷穿了一条碎花裙,学校老师都没说她什么,结果让老头看见了,哎哟我去,就为这点屁事,发火发得我二叔都不敢劝,弄得张婷再也不敢臭美,十几岁的姑娘,一天到晚灰头土脸的……不过我们长大了以后倒是跟他亲了不少,可能是老头上岁数了吧。”

他说到这里,忽然愣了愣,因为发现方才这个疯玩疯闹还拿酒泼他的女孩子目光很奇怪,浓妆和美瞳两层掩盖下的眼睛里居然透出了一点说不出悲悯,花似的笑容都勉强了起来。张东来:“怎么了?”

“没怎么,想起我小时候悲剧的校服了,”女孩眨眼间收拾好了自己的表情,“还没罚完呢,别转移话题,快去开酒!”

张东来被一大帮女孩甜蜜地折磨着,不知该哭还是该笑:“饶了我吧!”

周怀瑾居高临下地扫了一眼围绕在泳池旁边的男男女女,悄无声息地走了出去。

夕阳已经开始下沉了,他听见不远处的陆嘉不知在给谁打电话,陆嘉脸色一直很紧绷,对着电话那头接连追问了两遍“你确定没事了”,才略有缓和,然后声音柔软下来,周怀瑾隐约听见他说:“我们过两天就回去,放心吧。”

回去——周怀瑾出神地想,回哪去呢?

国内他不熟,周家老宅也不是他的家,仅有的亲人已经离散于忘川之间。

还能回哪去?

过了好一会,陆嘉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他身边,不知从哪弄来了两个冰激凌,递给周怀瑾一个——据陆嘉说,洋鬼子味觉不灵敏,冰激凌做得比国内甜,正合他的胃口,一定要吃够了再回去。

周怀瑾没有研究过冰激凌口味的地域问题,就着小寒风尝了一口,打了个哆嗦。两个堪堪已经算是步入中年的男人并排坐在酒店后院冰冷的石阶上,陆嘉说:“人都抓住了。”

周怀瑾转过头去。

“春来集团的头——就是之前追杀你的那帮人——还有害死你弟弟的那伙神经病,都抓住了。”陆嘉停顿了一下,大致整理了来龙去脉给他听。

荒谬的豪门恩怨,阴险的郑凯风,被利用的董家父女……还有代替他躺进了棺材的周怀信。

来龙去脉十分复杂,毕竟是绵亘了四五十年的深仇大恨,他们兄弟只是被仇恨的暴风扫到的一个边角,在故事里占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

龙套都算不上,大概只配叫“道具”。

周怀瑾点了点头,缓缓地吃了一口陆嘉给他的冰激凌,感觉自己的味觉可能是给冻住了,并没有尝出个酸甜苦辣来。他嘴角沾着奶油发了会呆,突然缓缓地垂下头,把脸深深地埋在膝盖中间,嚎啕大哭起来。

夕阳借着他的哭声埋葬了这一天的自己,燕城的除夕应当是天亮了,零星的鞭炮声渐次响起,加班的刑警们匆匆洗了把脸,开了个战斗一样的短会,各自忙碌起来。审讯室里自首的卫兰脸上带着隔夜的残妆,双手一拢鬓角,伸手冲警察要了根烟。

“我原名叫卫兰,我杀过人,杀人后潜逃,他们收留了我,给了我一个假身份。”

“嗯……可以,我可以作证。”

“后悔?”卫兰一顿,低头一笑,弹了弹烟灰,附近又不知是谁清早起来就放了一挂大地红,炸得路边汽车齐声鼓噪,连审讯室里都能依稀听见,卫兰侧耳听了片刻,有些出神,答非所问地喃喃说,“这是快过年了吧?”

分享到:
赞(112)

评论29

  • 您的称呼
  1. 范思远为了顾钊,不惜牺牲一生为他申冤,他两以前的感情是真好…………

    匿名2018/10/11 09:38:08回复
    • 可到了最后他只剩仇恨了,对顾钊的面貌甚至只剩下遗照了。他变成了置顾钊于死地的那种人,他做了这么多,顾钊就真的安息吗,顾钊真的会那么在意身后名吗?他从始至终找寻的只是一个真相

      花楹2019/04/25 22:18:47回复
  2. 剧烈的的咳嗽让他一阵痉挛→剧烈的咳嗽让他一阵痉挛
    天衣无缝的脆弱无暇着:无暇→无瑕

    范以前是喜欢顾钊吗?

    汪汪2018/10/23 19:58:32回复
  3. 范思远喜欢这是喜欢顾钊吗?其实也很悲情的……

    居老师的娃2018/11/12 16:39:29回复
  4. 范顾???算了范是坏人还是顾范吧

    匿名2018/11/17 23:11:09回复
    • 哇……魔鬼

      金珉锡老婆2018/11/27 20:40:57回复
  5. 闻舟来渡。

    匿名2018/11/27 01:44:02回复
  6. 如果不是知道最后是个完满美好的结局,我不会再有勇气继续看下去。抑制不住的心潮,擦干又再次流出的泪水。谢谢骆驼给了费渡一颗真心,让他不会因伤心而不再回来……“我怕他一伤心就不会再回来了”

    匿名2018/12/04 17:56:40回复
  7. 范,是喜欢顾钊的吧?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9/01/06 10:12:09回复
  8. 顾钊也是范的一束光,可是他的黑暗太重了,这一点光明,反而促进了黑暗的侵蚀……天平着地了…..不!也许..还在摇摇欲坠

    镇魂家的小无邪2019/01/16 20:20:51回复
    • 顾钊如果没死,范老师不会疯狂,最后变态堕入深渊,他是他的天使。。

      黯猪2019/03/19 22:52:08回复
  9. 感觉张少最后会被骂死….幸好张老没有心脏病….

    Zhjdxwx2019/01/16 20:21:46回复
    • 听不到了,恐怕是张老师死刑,这个剧情,沉重啊

      匿名2019/01/18 03:08:00回复
  10. 你以心默读,我一生为舟,渡你过这魑魅魍魉之河。

    以心默读,一生为舟2019/01/24 23:08:59回复
  11. 张东来个傻白甜坑他爹是认真的

    闻舟渡我2019/01/30 01:57:03回复
  12. 哈哈哈张东来真是实力坑爹啊

    匿名2019/02/06 18:54:31回复
  13. 感觉张可以emmm再写一本玛丽苏,就是emmm一群妹子合伙坑了他,他的父亲入狱,他再也不相信爱情了,直到遇到另一个男主快递员小x,张人傻钱多,感觉小x和外面的妖精贱货一点也不一样就对他展开了……自行脑补我躺床上手酸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鲤2019/02/08 05:21:18回复
    • 一群妹子和他最信任的兄弟

      阿鲤2019/02/08 05:21:50回复
    • 你个魔鬼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4/17 23:52:24回复
  14. 他说:“没有了……怪物都清理干净了,我是最后一个,你可不可以把我关在你家?”
    想哭又想笑

    匿名2019/02/12 13:58:44回复
  15. 楼上那个阿狸,来,笔给你哈哈哈

    闻舟渡我2019/02/17 01:34:02回复
    • 闻舟渡我2019/02/17 01:34:44回复
  16. 呜呜呜,骆终于知道他为什么咳嗽了

    刨。。。2019/03/28 08:13:55回复
  17. 张婷的小碎花连衣裙……大中午的后背一阵发凉

    匿名2019/04/23 11:07:14回复
  18. 楼上说的…细思恐极
    看实体的时候居然没看见!啊!

    若邪2019/04/28 00:36:18回复
  19. 哼,张春龄不让自己的女儿穿碎花连衣裙,却去猥亵过同样穿碎花连衣裙的女孩子

    陈栎媱2019/05/18 18:30:04回复
    • 啊啊啊让人战栗的不堪

      歇山2019/06/21 16:48:52回复
  20. 我要yy出范思远和顾钊的师生恋~兄弟情

    匿名2019/07/06 21:53:56回复
  21. 逻辑缜密,细节都环环相扣,太佩服了

    xue2019/07/10 22:27:1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