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埃德蒙·唐泰斯(四十七)

“我们抓到了嫌疑人张春久,据他供述,张春龄早年曾在滨海一个私人作坊式的小木材厂里打黑工,供他们几个年纪小一点的读书。不过木材厂经营不善,没多长时间就倒闭了,老板卷款逃走后,他们就把荒凉的木材厂当成了据点,通过种种非法手段——包括抢劫、谋杀,攒了一部分财产。”

“因为当时这地方远离人群,背靠山林,相对比较隐蔽,所以发展成了第一个犯罪分子的藏匿窝点,老大就是张春龄,应该算是‘春来集团’这个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的前身。”

“后来旅游业兴起,滨海地区眼看着不像以前那么荒凉了,他们就把这个窝点改造扩容,同时对外做一点汽车租赁生意,一来是为了隐藏自己,二来这样消息会比较灵通。”

“不过好景不长,滨海这块地方不知道是不是尸体埋多了,邪得很,什么生意都做不起来,旅游业最后也是半死不活,人气没聚集起来。随着春来集团做大,他们就慢慢转移了,租车行现在已经完全废弃。”

“我天,”郎乔听得叹为观止,“你们居然挖了这么深!”

陶然叹了口气:“被逼无奈,因为现在情况不太好,朗诵者把潜逃的张春龄引到了那边……”

郎乔和肖海洋异口同声:“什么!”

话音没落,距离他们不远处突然传来一串枪响。

郎乔激灵一下,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转头把眼睛瞪大了两圈:“真枪?还是有人放炮玩?”

肖海洋无论是放枪还是放炮的经验都很有限,只好跟她大眼瞪小眼。

郎乔把手按进腰间:“眼镜,告诉我你的持枪证不是买的。”

“擦边过的,但是别问我怎么过的,”肖海洋回答,“他们都说是因为我考前丢了五百块钱的缘故。”

“怎么回事?”陶然从免提电话里听见了背景音,“等等,你俩现在具体在什么位置?”

“陶副队,”肖海洋沉声说,“十几年前,在这种地方做汽车租赁生意不会很多,你想……美术老师余斌和他学生们当年租的车,会不会正好就是那些人的?”

陶然此时无心与他讨论旧案,难得语气强硬地打断他:“先不管那个,你们俩靠太近了,立刻停下原地待命,骆队他们马上就到!”

郎乔:“哎,可是……”

肖海洋一脚踩下刹车,同时伸手挂断了郎乔的电话。

郎乔:“你干嘛?”

肖海洋摸了一把腰间的配枪,这还是张春龄他们派人追杀周怀瑾的时候,队里统一申请的,肖海洋到现在还没能跟它混熟,总觉得插在腰间有点硌得慌,他突然把车门一松,对郎乔说:“你下车,在这等骆队。”

郎乔:“不是……你要干什么?”

肖海洋把嘴唇抿成一条缝,不远处的枪声一嗓子吼破夜空之后,仗着这里荒无人烟,越发嚣张地密集起来,他突然一言不发地拉开车门,直接冲了出去。

郎乔:“我靠!”

她连忙追出去,一把扣住肖海洋肩头,摁住了他:“你出过外勤吗?开过枪吗?你是能打还是能跑啊少爷,我真服了!”

肖海洋的脸色发青,因为郎乔说得对,连她这么一个看起来有些纤细的女孩都能轻而易举地按住他,可是,可是……

“最早接到的通知里说,歹徒手里控制了人质。如果现在是春来集团和朗诵者在交火,人质怎么办?”

尽管这时陶然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们所谓“人质”是谁,郎乔还是皱了皱眉。

“当然,这是我的借口。”肖海洋叹了口气,随即也不管郎乔听得懂听不懂,兀自低声说,“这么多年,我一直想知道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世界上会有卢国盛他们那样的人,为什么还会有人把他们当成宝贝一样收藏,带着更大的恶意,利用他们干更多的坏事,我做梦都想亲手抓住他……”

肖海洋说着,用力一挣……依然没能挣开郎乔扣住他的擒拿手,倒是挣扎的时候把她外衣兜里没放好的手机震了下来,也不知怎么那么寸,手机屏幕向下拍在了地上,又被尖锐的石子弹起来,顿时碎成了蜘蛛网。

“放开我,放开我!”肖海洋声音压得很低,几乎是低声下气地央求她,“十几年了,我这十几年没有一天不想了结这件事,我活到这么大,文不成武不就,没有别的愿望……就算跟他们同归于尽地死在这,我也心甘情愿,你不明白,放开!”

肖海洋理解的喜怒哀乐,永远和别人的喜怒哀乐有点偏差,这导致他跟人沟通的时候总好像隔着一层,像个不通人情的怪人,郎乔从未在他身上见过有这样质感深沉的悲恸和孤注一掷,她下意识地松了手。

肖海洋惯性所致,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定定地和郎乔对视片刻,随后,他好像无师自通地突然学会了说人话,撂下一句“你自己注意安全”,然后转身就要走。

“等等!”郎乔弯腰捡起自己摔得稀碎的手机,心疼得嘬了一下牙花子——这不是市局发的那个破玩意,是她自己的手机,几乎是一个月的工资,没来得及贴膜就殉了职,她把碎屏的手机贴身放好,“你知道吗,我高考之前也摔过一部新手机,结果那次数学居然过百了,是不是跟你考持枪证的原理有点像?”

肖海洋:“……”

“你相信玄学么?”郎乔一把拉开车门,“上来!”

两人飞快靠近了废弃的车场――作为曾经的木材厂,这里十分空旷,背后是一片坡度平缓的小山,山上有成片的树林,草木虽然已经凋零大半,但枯枝败叶和长青树木勉强能够藏身。

郎乔麻利地把车藏好,简单视察了一下周边环境,冲肖海洋招手:“跟上。”

肖海洋表情有些复杂:“你其实没必要……”

“别废话——嘶……陶副队可没说这地方这么大!”郎乔敏捷地顺着树林蹿上旧厂房后山的小树林,探头往下看了一眼,先抽了口凉气。

木材厂也好、租车行也好,现在都已经破败不堪,周遭长满了杂草。占地面积却叫人叹为观止,足有一个学校那么大,外面围了一圈车,密集的枪声在里面响起,郎乔一眼看见一串刺眼的血迹。

“明面上是租车停车的地方,实际藏匿着通缉犯,里面构造可能更复杂,我想想,我们从哪开始……”郎乔话没说完,肖海洋突然一把按下她的头。

郎乔骤然被打断,先是一愣,随即,她听到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两人大气也不敢出地躲在几棵并排而生的大树后面,听着那匆忙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几乎跟他们擦肩而过后,又往另一个方向跑了。好一会,郎乔才小心地往她藏车的地方看了一眼,又压下肖海洋哆哆嗦嗦的枪口――幸亏这小子一紧张忘了开保险栓,不然当场走火就好玩了。

她不知从哪摸出一个小望远镜,见那伙人大概有十几个,个个拎着武器,步履飞快,往厂房背山的那一边跑去。

“这些人干嘛的?”

“我觉得是张春龄的手下,”肖海洋几不可闻地说,“你看,他们好像特别熟悉地形。”

“等等,我记得陶副好像是说……是那个朗诵者把张春龄引过来的?可是这里不是春来集团的老巢吗?在别人的地盘上动手,那个什么朗诵者的头头脑子没毛病吧?”

“张家兄弟一直藏在幕后,应该是很谨慎很怕死的人,陌生地方,他们不见得敢来这么快。可能朗诵者的目的就是让他们无所顾忌。”肖海洋顿了顿,说,“小乔姐,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满心疑虑的郎乔被他叫得一愣,心口毫无预兆地“咯噔”一下,不合时宜的记忆好像一根小针,不轻不重地刺了她一下。

小乔姐……

只有小武刚来市局的时候,才这样叫过她。

“走,”她的眼神锋利起来,“跟着他们。”

郎乔猜得没错,废弃的车场地下构造确实比外面看起来的还要复杂,堪比蚁穴。

仓库、细窄的通道互相交叠,到处都是假墙和密道,完美地把对外做生意的伪装和藏污纳垢的地方分开了。

费渡大致扫了一眼,已经隐约猜出来了——这里很可能是“罗浮宫”和“蜂巢”的前身。

范思远不知事先来调查过多少次,十分轻车熟路,在张春龄猛烈的火力围攻下,他带着一帮人飞快地撤到地下。

地下有一个四面都是厚重水泥墙的空间,仿造防空洞建的,入口处是一道厚重的保险门,可以严丝合缝地关上,保险门刷着与周围墙壁一模一样的灰色,不凑近仔细看,几乎察觉不到这里还别有洞天。

门上留着观察镜和留给子弹飞的小孔,可以架十多条枪,简直像个堡垒。

费渡被人粗暴地扔在水泥地面上,偏头一看,这么混乱的情况下,范思远他们那一伙人居然还把费承宇这累赘也带过来了。不知是不是失血的缘故,费渡的视野有一点发黯,他用力闭了一会眼睛,喃喃自语似的低声说:“我猜这里应该离苏慧抛尸的地方不远,对不对,范老师?”

封闭空间里说话有回音,他一出声,周围几个范思远的信徒立刻很不友好地用枪口对准了他。

费渡浑不在意:“你是跟着许文超和苏落盏找到这里的吗?怪不得……”

范思远:“怪不得什么?”

“怪不得苏落盏会知道二十多年前苏筱岚作案的细节。”费渡说,“苏落盏是个嫉妒成性的小变态,折磨人是她的乐趣,如果她‘机缘巧合’知道了苏筱岚当年发明的骚扰电话,一定会忍不住模仿——真是四两拨千斤的高明手法。”

“你闭嘴!”一直给范思远推轮椅的女人突然出了声。

费渡在光线晦暗的地方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说:“这个过程中,你们一定多次目睹过小女孩们的尸体被运送到这里吧?真是可怜,那么多、那么小的女孩,花骨朵都还没打开,就被人凌辱至死,成了冷冰冰的尸体……”

女人忍无可忍,大步向他走过去,一把揪起了费渡的领子。

费渡:“范老师,重要道具爱惜一点好不好?”

范思远叹了口气,喝止了自己手下的人:“若冰。”

女人双手颤抖,抬起来的巴掌停在半空。

费渡惊讶地发现,她眼睛里居然有眼泪。

范思远沉声说:“我们或许可以阻止一两起案子,救下几个女孩,但那又怎么样?抓一个许文超和一个苏落盏并不能改变什么,许文超只是个变态的傀儡,什么都不知道,苏家第三代的小怪物根本连承担刑事责任的年纪都还没到。他们背后的春来集团才是罪魁祸首,剁它一根触须根本不痛不痒,因小失大,只会让更多的人遭受痛苦——若冰,一些牺牲是必要的。”

“我知道,”女人小声说,“老师,我明白。”

费渡眉心一动:“哦,是吗?可是据我所知,你们不光是见死不救啊。杀何忠义的赵浩昌确实是个人渣,但人渣动手杀人也是有成本的,不到万不得已,谁会用这手段?是谁让他坚定地认为何忠义是个寄生虫一样的瘾君子的?那条暗指‘金三角空地’的短信又是谁发的?我有缘跟何忠义说过几句话,他又内向又胆小,这么长时间我一直想不通,他当时是怎么鼓足勇气,去‘纠缠’张婷这个陌生的大姑娘的?”

“还有董晓晴,郑凯风的第二任联络人卓迎春去世后,你们的人趁虚而入,知道郑凯风打算和周峻茂窝里反,所以替他安排了董乾这个完美的凶手——像安排卢国盛刺杀冯斌一样——之后骗了董晓晴那个傻丫头……”

“我们没有骗她!”女人大声反驳,“我们只是告诉她真相!她难道没有权利知道自己父母的真实死因吗?”

“何止是她父母的真实死因,恐怕你们还告诉她警察里有内鬼的秘密吧。”费渡叹了口气,“郑凯风那老东西,真的很狡猾,先是以一纸莫须有的亲子鉴定书离间周峻茂和周怀瑾父子,埋下棋子,再暗地里买凶杀人,这样一来,即使阴谋论者发现周峻茂死得有猫腻,嫌疑也都指向周怀瑾这个身世成谜的大少爷,弄不好,连董乾都以为雇主是周怀瑾——可是美人,你别告诉我,你们神通广大的范老师也被他误导了。”

女人一愣。

费渡笑出了声:“为什么不告诉董晓晴郑凯风才是罪魁祸首,范老师?”

女人嘴硬地说:“因为……因为董晓晴根本靠近不了郑凯风,让她知道又怎么样?最后下场也只是无声无息地被那个老人渣处理掉!”

“她捅死周怀信之后,不也照样被对方灭口了吗?”费渡的视线越过她,钉在范思远身上,“范老师,你明知道这事没完之前,董晓晴身边会有张春龄的人盯着,你还生怕迟钝的警察发现不了组织的痕迹,赶在他们处理董晓晴之前把警察引到她家里,放火诱导警察去查对门的监控……”

范思远脸色微沉,冲跟在他身边的两个男人使了个眼色,那两个人立刻推开女人上前。

费渡飞快地说:“其实你本来就想诱导董晓晴去杀周怀瑾——对,本来目标是周怀瑾,因为周怀信更傻,更好控制!为什么董晓晴会知道周怀瑾那天在哪出院?那是你替她策划好的!周怀信本来就对家里不满,如果父亲和相依为命的大哥又先后死于非命,你就可以趁机接近他、利用他,替你追查周家恒安福利院的旧……唔……”

费渡闷哼一声,一个男人掐住了他的脖子,一拳砸在了他小腹上,强行截断他的话音,同时,另一个人粗暴地用胶带封住了他的嘴。

费渡的冷汗顺着额头淌下来,很快沾湿了睫毛,整个人痛苦地蜷缩起来,眼睛却始终盯着范思远身边的女人,捕捉到了她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

范思远冲那女人招招手:“若冰,这个人有多狡猾、多会蛊惑人心,你难道不知道吗?”

女人迟疑着退了一步。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人声,一直在保险门处端着枪戒备的人转头对范思远说:“老师,他们追上来了!”

话音没落,急促的枪声迫近——这地方毕竟是张春龄一手建的,有几只耗子洞他都了然于胸,追过来只是时间问题,所有人的人都紧张戒备了起来。

“走到今天这一步,牺牲了我们多少人?包括刚才还和你我站在一起的兄弟姐妹们,他们为了把张春龄引过来,血都涂在了这块肮脏的地上,”范思远冷冷地说,“若冰,你在想什么?”

女人一声不敢吭地低下头。

范思远用仿佛看死物的目光看了费渡一眼:“给他戴上枷锁吧,最后的审判可以开始了。”

女人迟疑了一下,又看了费渡一眼,缓缓走到费承宇那个移动的病床边,拉下他身上的被单。

费渡的脸色终于变了。

凌晨四点五十分,范思远他们所在的“地下堡垒”遭到了堪比战场的火力攻击,可惜一边进不来,一边出不去,双方几乎僵持住了。

张东来在费渡手里,费渡扬言他只有“一个小时的耐性”,此时,燕城的天已经快要破晓,没有人知道异国他乡被扣下的张东来会遭遇什么,张春龄简直要发疯,大有要把范思远这根搅屎棍子炸上天的意思。

范思远却丝毫不为所动,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弹尽粮绝被困死在这里,干陪着他们耗。

四点五十五分,张春龄先绷不住了。

绑架费渡的司机身上一部手机突兀地响起,他恭恭敬敬地拿过去递给范思远:“老师。”

范思远嘴角露出一点笑意:“张董,我以为你不打算联系我了呢。”

张春龄咬着牙:“你要怎么样?”

“下来叙个旧吧,”范思远说,“你亲自来,不然姓费的看不见太阳升起,令公子可就危险了。”

“你等着——”

“我可以等,”范思远笑了,“我虽然快不行了,但这点时间还是有的,就怕费总的人等不了,对吧,费总?”

费渡没法回答,那边张春龄飞快地挂断了电话。

“老师,外面的人停火了,他们要……”

正趴在保险门上往外张望的人话说了一半,突然被一声巨响打断——这地下堡垒坚不可摧似的一面墙竟然塌了。

暴土狼烟劈头盖脸地压下来,最里面的一面墙的一角居然不是实心的,那里有一个一人左右的孔洞!

郎乔和肖海洋一路险象环生地跟着那群绕到山脚下的人,眼睁睁地看见他们钻进了一间破破烂烂的小茅屋,然后掀开地板,直接下去了。

郎乔目瞪口呆,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学校组织集体看的《地道战》,她拽住直接就想下去的肖海洋,在周遭谨慎地探查一遍,这才冲他打了个手势,两人一前一后地跟着钻了进去,这似乎是一条逃命用的小密道,只够一人通过,一不小心就被周围的砂石糊一脸,幸亏已经有人开过路了。

就在弯弯曲曲的地道快要拐弯的时候,前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郎乔下意识地一回手捂住肖海洋的嘴,把他按在旁边。

接着,她远远地听见了一个人的声音。

那人说:“这里是我们当年为了以防万一,逃命避难的地方,没想到被你找到了——范思远,你不会以为我们建这个避难所,就是想把自己困死在这里吧?”

分享到:
赞(34)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老板捐款逃走后:捐款→卷款
    做为曾经的木材厂:做→作

    汪!2018/10/23 19:21:19回复
  2. 后面太没意思了。这么多章是想说啥?

    匿名2018/11/25 13:01:31回复
    • 没意思你不要看

      匿名2019/01/02 15:59:38回复
  3. 另外为了凹渡渡,硬是把陆长官突然跟渡渡联手,后面也没交代怎么陆局突然接受渡渡的计划的。p大写到这里没控制好。最后这个故事可以砍一半,会更紧凑,也不会让渡渡单薄的。

    匿名2018/11/26 07:46:10回复
  4. 这文真TM刺激……我想这应该会是P大若干文里我最喜欢的一篇了。P大逻辑好好,所有事情都有前因后果,佩服佩服【五体投地】

    金珉锡老婆2018/11/27 20:24:16回复
  5. 汪!,这位同志,找错别字…眼神真好,我看了你的才发现错字的…

    镇魂家的小无邪2019/01/16 19:57:5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