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没见过帅哥搅基是不是?

终于赶在下午四点多、太阳还没完全下山之前, 祝红到了医院,并送来了经过审批的协调授权书。

“那边分局的人现在都已经撤了, 刚才在楼底下碰见小李, 还跟我说回头要请咱们吃饭呢,所以……”

祝红的话才说到这,又忽然打住,把下面的都吞回去了——因为她看见了刚买了饮料、正往这边走过来的沈巍, 祝红只好顿了顿, 转而用比较隐晦的方式说,“现在这案子已经彻底归咱们了, 你说怎么办吧。”

沈巍当然感觉到了她迟疑的目光, 立刻把饮料塞给赵云澜,善解人意地说:“你们忙, 我还是先回避一下吧。”

赵云澜一把拉住他, 充分发挥他牛皮糖的本色:“不许走, 万一你回头后悔了, 这一走我再抓不着了怎么办?”

医院的过道里经常有人经过, 赵云澜本来就是长身玉立的一帅哥, 比较引人注目, 再加上跟另一个男人拉拉扯扯、动手动脚, 很快就招来了别人好奇的目光。

沈巍飞快地往四周扫了一眼, 放轻了声音说:“还在外面呢, 你注意点。”

赵云澜闻言,立刻扭头去瞪那边往这边看的人, 满不在乎地说:“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搅基是不是?”

对方是真没见过搅基搅得这么威武霸气的,顿时不好意思地扭过头去。

赵云澜讨好地转向沈巍:“嘿嘿嘿。”

沈巍:“……”

祝红简直不敢相信这二逼青年就是他们英明神武的赵处,波涛汹涌的内心顿时凋零得只剩下四个字:惨不忍睹。

不过沈巍还是轻轻地皱皱眉:“你们要工作,我留在这里大概不大合适。”

祝红也小声说:“是啊,赵处,咱们内部规定……”

赵云澜直接打断她:“规矩是我定的,不高兴随时能改了它——而且内部规定是说行动过程中避免外人目击或参与,他又不是外人。”

沈巍呆了呆,一瞬间还以为赵云澜要把自己的身份抖出来。

结果就听见赵云澜贱兮兮地对祝红压低了声音,说:“他是我家‘内人’嘛。”

沈巍:“……”

祝红木然了片刻,然后面无表情地把脸扭向窗外,用一种提示“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语调平平板板地对郭长城说:“小郭,你看,窗外的落日多绿啊!像放在腊八醋里腌过的一样!”

郭长城情不自禁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赵云澜干咳一声,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严肃起来,重新端起他的领导范儿:“行了行了——祝红,你给他们打电话,让刑侦科那帮人一会儿都给我过来,尤其是林静,昨天晚上他一个皮糙肉厚大老爷们儿竟然好意思先开溜,今天我必定得让他知道,脱离群众的下场是什么。”

祝红“哦”了一声,转身给光明路4号刑侦科的众人发了条短信:“快来黄岩寺医院,围观鬼见愁,看那丫都得瑟成什么德行了。”

众人于是一窝蜂地在天黑之前赶到了医院,结果没能围观成,反而被赵云澜大爷一样地坐着、动都不动一下地指挥得团团转:“老楚,你去楼顶布两层‘网’,单向,能进不能出,以防他跑了,小郭跟着,看明白了回去交份学习报告给我,祝红去把住院部所有门窗全部上‘监控铃’,然后把这里的空间隔开,设成你的领域,别让闲杂人等误闯在,做得漂亮点,别留下痕迹……大庆去帮忙。”

大庆正听林静跟它交头接耳,林静刚说到“你看沈老师的胳膊,还露着一截纱布呢,咱领导是多禽兽啊”,大庆才刚开始想入非非,就骤然听见点名,顿时哆嗦了一下。

沈巍不自在地拉了拉自己的外衣袖子。

“至于林静……”赵云澜从兜里摸出一个小药瓶,林静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赵云澜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对林静说:“这里面装的是从一个受害人身上弄下来的怨咒。”

楚恕之适时地在旁边给狗屁不懂的新人注解说:“所谓厉鬼,都是因为怨气而生,这些下在别人身上的怨气,都好比他的一只触手,与他同出本源,因此都是有感应的。”

郭长城一直跟着赵云澜,还没来得及吃晚饭,听见这话,莫名地联想起了章鱼小丸子,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肚子“咕”地叫了一声。

楚恕之:“……”

他有时候实在难以理解这个新来的废柴整天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赵云澜翘起二郎腿,把药瓶扔在了林静怀里:“白天已经意外击毙了一个,但是估计是那东西不好光天化日地出来作祟,晚上我担心他不上钩,所以你的任务就是,等一会天黑了,出去把药瓶里的这只触手捏碎,把厉鬼招进祝红的领域里。”

林静默默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里的小药瓶,意识到自己成了专用拉仇恨的血牛,顿时用一种主持葬礼一样沉痛的口吻指责说:“你坑我。”

赵云澜毫不迟疑地回答他:“是啊,怎么样?”

能这样明目张胆黑人不含糊,可见他是个多么光风霁月的人啊!

林静抬眼四望,发现只有黑猫奸佞的冷笑和他人毫无同情心的漠然,一时间忍不住悲从中来。

只见这假和尚突然转过身,猛地扑向自他们来了以后就安静地靠墙站在一边的沈巍:“大王要拿贫僧祭旗,贵妃救命!”

沈巍:“……”

他是斩魂使的时候,谁见了他都像耗子见了猫,还没有在大庭广众下被人这样欢脱地调戏过,他顿时愣了几秒,求助似的转向赵云澜。

赵云澜表示这马屁拍得正是地方,他对此喜闻乐见,默默地扭过了头。

沈巍想了想,伸手要接过小药瓶:“那要不还是我去吧。”

这句话还没说完,林静就知道要坏,果然,两束阴森森的目光随后笔直地戳到了他的后脊梁骨上,大有用目光把他钉在墙上、插一万根剑的架势。

林静默默地干笑了一下,把小药瓶塞进怀里,往后退了一步,飞快地说:“阿弥陀佛,扬善除恶与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是我们应尽的义务,光荣又艰巨,怎么能推脱呢?我去了。”

说完,假和尚以光速跑了。

沈巍问:“那我能帮你做点什么?”

“哦,”赵云澜说,“我知道下面有家馆子不错,你陪我吃饭去吧。”

沈巍:“……”

祝红磨了磨牙:“敢怒不敢言。”

楚恕之默默低头:“不敢言。”

大庆:“喵——”

郭长城是真的不敢言。

好在沈老师还是有良心的,他看见群众的脸色和说出来的心声,立刻善良地摇了摇头:“那怎么合适?这么着,你在这坐镇,我去替你守住生门,万一有变,我也能支援一下。”

这话一说出来,众人顿时一阵静默。

祝红看着沈巍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复杂无比,连楚恕之也若有所思,只有郭长城傻帽兮兮地虚心求教:“生门是什么?”

楚恕之不理他,正经了一些,问:“沈老师怎么知道我的两层‘网’要布什么阵?”

沈巍轻轻地笑了笑:“‘双层四门八卦阵,有进无出生死门’,我方才看云澜点的几个监控的方位就明白了——只是如果厉鬼怨气太过浓重,临时布下的‘网’可能会被他撑破,到时候一旦生门变死门,会不易控制,我看住镇眼,可以以防万一。”

他说完,冲在场的人彬彬有礼地点了点头,然后目光落在了赵云澜身上,微微弯下腰,放低了声音说:“那我过去了,你自己小心。”

赵云澜感觉良好地目送他离开。

这一次祝红和楚恕之谁也没拿沈巍那句含蓄的黏糊调侃,他们俩一起转向赵云澜,黑猫大庆扒在了窗口,过了片刻,它看见沈巍走出了医院大楼,准确无比地站在了那个“点”上,甚至仿佛早就预料到它会从上面观察,还抬起头来对它笑了一下。

大庆眼神一闪:“高手。”

祝红压低了声音,眉头夹得死紧:“赵处,这位沈老师到底是什么人?”

赵云澜心情很好,一点也没在意她的语气,只是半开玩笑地说:“你不会想知道的。”

大庆扭过头,用碧绿的眼睛盯着他:“这么说你心里有数?”

赵云澜惫懒地靠在椅子上,似笑非笑地反问:“我什么时候心里没数过?”

祝红飞快地说:“我就觉得奇怪——第一次轮回晷出现的时候就有他,第二次山河锥我们又那么巧地和他在大雪山相遇,龙城这么大,我连我邻居都认不全,哪会有那么多巧遇?你不觉得太刻意了吗?你……”

赵云澜眨眨眼,他没有预料到祝红的反应会这么强烈。

连一边的楚恕之也默默地看了祝红一眼。

“哦,关于四圣,这里面确实有些原因。”赵云澜顿了顿,“不过我觉得他可能不想让你们知道,所以他的事,我也一时不好说,见谅哈。”

自以为天是老大他是老二的货说出了“见谅”两个字,可祝红一点也没感觉欣慰,她心里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如果沈巍只是那个龙城大学里普通的教授,她可以和林静他们一起,把这两人的事当成日常工作的娱乐,调侃并嘲笑领导,甚至在微博上编排自己领导的腐段子,可此时,当她发现沈巍不那么简单……甚至有可能是他们这种人的半个“同类”时,她心里忽然不是滋味了。

好像有人用一根细长的针在她心里不轻不重地刺了一下,里面流出酸疼的液体。

楚恕之:“那这个高手擅长什么?布阵吗?有空能不能和我们交流一下?”

大庆翘起尾巴,有些迟疑地问:“你这回招惹的不是普通人,是怎么打算的?就算不说,也大概让我们知道这位道友是哪一派的吧?”

祝红依然面色凝重地皱着眉——仿佛赵云澜不是找了个对象,而是认了个干爹。

终于,赵云澜因为好心情而造成的短暂的耐心,在他们的东问西问中彻底破灭了,他不耐烦地一挥手:“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都给我滚!哪来那么多事?我说要开记者发布会了吗?”

楚恕之兴奋地带着郭长城走了,摩拳擦掌地在心里决定,要把这次的网布置得好看一点——省得在行家面前露了怯。

祝红却似乎还想在说什么,大庆却已经从椅子上跳下来,在几步远以外的地方回头冲她“喵”了一声,祝红只好深吸一口气,垂下眼,藏在红色大衣宽阔的衣袖下面的手握紧了些,然后一言不发地跟上了大庆。

赵云澜发现了祝红隐约的敌意,不过没往心里去——依他看来,女人总是比较细心,想得也多,沈巍这么一个人,忽然就被他带进了他们的小圈子,连一句解释也没有,大概是让她不安了。

于是他善解人意地叫住了祝红:“哎,等等。”

祝红脚步一顿。

赵云澜说:“那什么,尊重他的意思,我不好多说,但是他肯定是没问题的,你不用担心,把他当我一样就行了。”

祝红听了,一声没吭,往外走去,有心想扇这姓赵的一个大嘴巴。

分享到:
赞(621)

评论70

  • 您的称呼
  1. 剧版好像只有祝红是完全按原著演的,满眼的基情,酸啊。

    匿名2019/02/25 15:22:23回复
  2. 满满的酸味

    千叶2019/03/09 21:40:56回复
  3. 秀的一手好恩爱…………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3/13 17:47:24回复
  4. 祝红木然了片刻,然后面无表情地把脸扭向窗外,用一种提示“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语调平平板板地对郭长城说:“小郭,你看,窗外的落日多绿啊!像放在腊八醋里腌过的一样!”

    匿名2019/03/14 10:25:26回复
  5. 见这假和尚突然转过身,猛地扑向自他们来了以后就安静地靠墙站在一边的沈巍:“大王要拿贫僧祭旗,贵妃救命!”

    林静你不要太皮,笑cry.jpg

    特别调查处熊孩子组组员2019/03/17 12:15:47回复
  6. 赵处长在医院指挥一干人等,分派任务,感觉非常有组织,物尽其用。比剧场气场真是强很多

    祝红2019/03/22 05:18:12回复
  7. 他说完,冲在场的人彬彬有礼地点了点头,然后目光落在了赵云澜身上,微微弯下腰,放低了声音说:“那我过去了,你自己小心。”————有本事的人,就有这样的自信。我们就要成为这样胸有成竹的人

    祝红2019/03/22 05:22:02回复
  8. 自以为天是老大他是老二
    不不不,明明他是老大天是老二

    匿名2019/03/23 00:18:27回复
  9. 红姐。。。天天看着吃不着也满足的。。。飞啦。。。

    匿名2019/03/31 17:58:12回复
  10. 窗外的落日多绿啊!像放在腊八醋里腌过的一样!

    沈美人是我的2019/04/12 20:55:23回复
  11. 小郭,你看,窗外的落日多绿啊!像放在腊八醋里腌过的一样!
    五刷留爪

    沈美人是我的2019/04/14 01:33:05回复
  12. 剧版里两个人说着给的台词,眼神演着原著。着实厉害!

    匿名2019/04/15 22:19:3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