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没见过帅哥搅基是不是?

终于赶在下午四点多、太阳还没完全下山之前, 祝红到了医院,并送来了经过审批的协调授权书。

“那边分局的人现在都已经撤了, 刚才在楼底下碰见小李, 还跟我说回头要请咱们吃饭呢,所以……”

祝红的话才说到这,又忽然打住,把下面的都吞回去了——因为她看见了刚买了饮料、正往这边走过来的沈巍, 祝红只好顿了顿, 转而用比较隐晦的方式说,“现在这案子已经彻底归咱们了, 你说怎么办吧。”

沈巍当然感觉到了她迟疑的目光, 立刻把饮料塞给赵云澜,善解人意地说:“你们忙, 我还是先回避一下吧。”

赵云澜一把拉住他, 充分发挥他牛皮糖的本色:“不许走, 万一你回头后悔了, 这一走我再抓不着了怎么办?”

医院的过道里经常有人经过, 赵云澜本来就是长身玉立的一帅哥, 比较引人注目, 再加上跟另一个男人拉拉扯扯、动手动脚, 很快就招来了别人好奇的目光。

沈巍飞快地往四周扫了一眼, 放轻了声音说:“还在外面呢, 你注意点。”

赵云澜闻言,立刻扭头去瞪那边往这边看的人, 满不在乎地说:“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搅基是不是?”

对方是真没见过搅基搅得这么威武霸气的,顿时不好意思地扭过头去。

赵云澜讨好地转向沈巍:“嘿嘿嘿。”

沈巍:“……”

祝红简直不敢相信这二逼青年就是他们英明神武的赵处,波涛汹涌的内心顿时凋零得只剩下四个字:惨不忍睹。

不过沈巍还是轻轻地皱皱眉:“你们要工作,我留在这里大概不大合适。”

祝红也小声说:“是啊,赵处,咱们内部规定……”

赵云澜直接打断她:“规矩是我定的,不高兴随时能改了它——而且内部规定是说行动过程中避免外人目击或参与,他又不是外人。”

沈巍呆了呆,一瞬间还以为赵云澜要把自己的身份抖出来。

结果就听见赵云澜贱兮兮地对祝红压低了声音,说:“他是我家‘内人’嘛。”

沈巍:“……”

祝红木然了片刻,然后面无表情地把脸扭向窗外,用一种提示“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语调平平板板地对郭长城说:“小郭,你看,窗外的落日多绿啊!像放在腊八醋里腌过的一样!”

郭长城情不自禁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赵云澜干咳一声,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严肃起来,重新端起他的领导范儿:“行了行了——祝红,你给他们打电话,让刑侦科那帮人一会儿都给我过来,尤其是林静,昨天晚上他一个皮糙肉厚大老爷们儿竟然好意思先开溜,今天我必定得让他知道,脱离群众的下场是什么。”

祝红“哦”了一声,转身给光明路4号刑侦科的众人发了条短信:“快来黄岩寺医院,围观鬼见愁,看那丫都得瑟成什么德行了。”

众人于是一窝蜂地在天黑之前赶到了医院,结果没能围观成,反而被赵云澜大爷一样地坐着、动都不动一下地指挥得团团转:“老楚,你去楼顶布两层‘网’,单向,能进不能出,以防他跑了,小郭跟着,看明白了回去交份学习报告给我,祝红去把住院部所有门窗全部上‘监控铃’,然后把这里的空间隔开,设成你的领域,别让闲杂人等误闯在,做得漂亮点,别留下痕迹……大庆去帮忙。”

大庆正听林静跟它交头接耳,林静刚说到“你看沈老师的胳膊,还露着一截纱布呢,咱领导是多禽兽啊”,大庆才刚开始想入非非,就骤然听见点名,顿时哆嗦了一下。

沈巍不自在地拉了拉自己的外衣袖子。

“至于林静……”赵云澜从兜里摸出一个小药瓶,林静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赵云澜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对林静说:“这里面装的是从一个受害人身上弄下来的怨咒。”

楚恕之适时地在旁边给狗屁不懂的新人注解说:“所谓厉鬼,都是因为怨气而生,这些下在别人身上的怨气,都好比他的一只触手,与他同出本源,因此都是有感应的。”

郭长城一直跟着赵云澜,还没来得及吃晚饭,听见这话,莫名地联想起了章鱼小丸子,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肚子“咕”地叫了一声。

楚恕之:“……”

他有时候实在难以理解这个新来的废柴整天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赵云澜翘起二郎腿,把药瓶扔在了林静怀里:“白天已经意外击毙了一个,但是估计是那东西不好光天化日地出来作祟,晚上我担心他不上钩,所以你的任务就是,等一会天黑了,出去把药瓶里的这只触手捏碎,把厉鬼招进祝红的领域里。”

林静默默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里的小药瓶,意识到自己成了专用拉仇恨的血牛,顿时用一种主持葬礼一样沉痛的口吻指责说:“你坑我。”

赵云澜毫不迟疑地回答他:“是啊,怎么样?”

能这样明目张胆黑人不含糊,可见他是个多么光风霁月的人啊!

林静抬眼四望,发现只有黑猫奸佞的冷笑和他人毫无同情心的漠然,一时间忍不住悲从中来。

只见这假和尚突然转过身,猛地扑向自他们来了以后就安静地靠墙站在一边的沈巍:“大王要拿贫僧祭旗,贵妃救命!”

沈巍:“……”

他是斩魂使的时候,谁见了他都像耗子见了猫,还没有在大庭广众下被人这样欢脱地调戏过,他顿时愣了几秒,求助似的转向赵云澜。

赵云澜表示这马屁拍得正是地方,他对此喜闻乐见,默默地扭过了头。

沈巍想了想,伸手要接过小药瓶:“那要不还是我去吧。”

这句话还没说完,林静就知道要坏,果然,两束阴森森的目光随后笔直地戳到了他的后脊梁骨上,大有用目光把他钉在墙上、插一万根剑的架势。

林静默默地干笑了一下,把小药瓶塞进怀里,往后退了一步,飞快地说:“阿弥陀佛,扬善除恶与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是我们应尽的义务,光荣又艰巨,怎么能推脱呢?我去了。”

说完,假和尚以光速跑了。

沈巍问:“那我能帮你做点什么?”

“哦,”赵云澜说,“我知道下面有家馆子不错,你陪我吃饭去吧。”

沈巍:“……”

祝红磨了磨牙:“敢怒不敢言。”

楚恕之默默低头:“不敢言。”

大庆:“喵——”

郭长城是真的不敢言。

好在沈老师还是有良心的,他看见群众的脸色和说出来的心声,立刻善良地摇了摇头:“那怎么合适?这么着,你在这坐镇,我去替你守住生门,万一有变,我也能支援一下。”

这话一说出来,众人顿时一阵静默。

祝红看着沈巍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复杂无比,连楚恕之也若有所思,只有郭长城傻帽兮兮地虚心求教:“生门是什么?”

楚恕之不理他,正经了一些,问:“沈老师怎么知道我的两层‘网’要布什么阵?”

沈巍轻轻地笑了笑:“‘双层四门八卦阵,有进无出生死门’,我方才看云澜点的几个监控的方位就明白了——只是如果厉鬼怨气太过浓重,临时布下的‘网’可能会被他撑破,到时候一旦生门变死门,会不易控制,我看住镇眼,可以以防万一。”

他说完,冲在场的人彬彬有礼地点了点头,然后目光落在了赵云澜身上,微微弯下腰,放低了声音说:“那我过去了,你自己小心。”

赵云澜感觉良好地目送他离开。

这一次祝红和楚恕之谁也没拿沈巍那句含蓄的黏糊调侃,他们俩一起转向赵云澜,黑猫大庆扒在了窗口,过了片刻,它看见沈巍走出了医院大楼,准确无比地站在了那个“点”上,甚至仿佛早就预料到它会从上面观察,还抬起头来对它笑了一下。

大庆眼神一闪:“高手。”

祝红压低了声音,眉头夹得死紧:“赵处,这位沈老师到底是什么人?”

赵云澜心情很好,一点也没在意她的语气,只是半开玩笑地说:“你不会想知道的。”

大庆扭过头,用碧绿的眼睛盯着他:“这么说你心里有数?”

赵云澜惫懒地靠在椅子上,似笑非笑地反问:“我什么时候心里没数过?”

祝红飞快地说:“我就觉得奇怪——第一次轮回晷出现的时候就有他,第二次山河锥我们又那么巧地和他在大雪山相遇,龙城这么大,我连我邻居都认不全,哪会有那么多巧遇?你不觉得太刻意了吗?你……”

赵云澜眨眨眼,他没有预料到祝红的反应会这么强烈。

连一边的楚恕之也默默地看了祝红一眼。

“哦,关于四圣,这里面确实有些原因。”赵云澜顿了顿,“不过我觉得他可能不想让你们知道,所以他的事,我也一时不好说,见谅哈。”

自以为天是老大他是老二的货说出了“见谅”两个字,可祝红一点也没感觉欣慰,她心里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如果沈巍只是那个龙城大学里普通的教授,她可以和林静他们一起,把这两人的事当成日常工作的娱乐,调侃并嘲笑领导,甚至在微博上编排自己领导的腐段子,可此时,当她发现沈巍不那么简单……甚至有可能是他们这种人的半个“同类”时,她心里忽然不是滋味了。

好像有人用一根细长的针在她心里不轻不重地刺了一下,里面流出酸疼的液体。

楚恕之:“那这个高手擅长什么?布阵吗?有空能不能和我们交流一下?”

大庆翘起尾巴,有些迟疑地问:“你这回招惹的不是普通人,是怎么打算的?就算不说,也大概让我们知道这位道友是哪一派的吧?”

祝红依然面色凝重地皱着眉——仿佛赵云澜不是找了个对象,而是认了个干爹。

终于,赵云澜因为好心情而造成的短暂的耐心,在他们的东问西问中彻底破灭了,他不耐烦地一挥手:“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都给我滚!哪来那么多事?我说要开记者发布会了吗?”

楚恕之兴奋地带着郭长城走了,摩拳擦掌地在心里决定,要把这次的网布置得好看一点——省得在行家面前露了怯。

祝红却似乎还想在说什么,大庆却已经从椅子上跳下来,在几步远以外的地方回头冲她“喵”了一声,祝红只好深吸一口气,垂下眼,藏在红色大衣宽阔的衣袖下面的手握紧了些,然后一言不发地跟上了大庆。

赵云澜发现了祝红隐约的敌意,不过没往心里去——依他看来,女人总是比较细心,想得也多,沈巍这么一个人,忽然就被他带进了他们的小圈子,连一句解释也没有,大概是让她不安了。

于是他善解人意地叫住了祝红:“哎,等等。”

祝红脚步一顿。

赵云澜说:“那什么,尊重他的意思,我不好多说,但是他肯定是没问题的,你不用担心,把他当我一样就行了。”

祝红听了,一声没吭,往外走去,有心想扇这姓赵的一个大嘴巴。

分享到:
赞(533)

评论57

  • 您的称呼
  1. 沈巍:看来不干干你就不知道我是攻了

    哦耶耶耶耶耶2018/08/08 22:42:17回复
    • 厉害୧(๑•̀◡•́๑)૭

      匿名2018/08/09 08:52:51回复
  2. 搅字讲究

    苏幕遮2018/08/10 20:14:58回复
  3. 刷四五遍,因为剧版颜值太让人想入非非了

    匿名2018/08/24 12:45:43回复
    • 啧,是不是代入感超强

      匿名2018/08/30 12:33:40回复
      • 是的是的,自动脑补居老师北老师的脸

        北居少女2018/09/26 01:02:56回复
  4. 一楼有毒

    ECI家的小可爱2018/08/27 00:18:36回复
  5. 我觉得如果后面还有祝红内心OS,那么可能还是酱紫的,,,,,,,,,,‘呵呵呵呵人家沈老师这么好,让我把他当成你呵呵呵呵,,,’

    面面错了!下次还敢!2018/08/31 17:48:47回复
  6. 姨母笑姨母笑

    楼上的是魔鬼吗?2018/09/04 15:11:06回复
  7. 该搞搞了

    魏无羡2018/09/09 08:11:51回复
  8. 沈巍飞快地往四周扫了一眼, 放轻了声音说:“还在外面呢, 你注意点。”

    赵云澜闻言,立刻扭头去瞪那边往这边看的人, 满不在乎地说:“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搅基是不是?”
    (一口奶茶喷出来,赵处讲究)

    匿名2018/09/15 19:42:28回复
  9. 想知道我的内容吗嘿嘿嘿?

    红姐微博2018/09/17 22:21:40回复
  10.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 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话对于小澜孩只怕不合适,不合适。”红姐心里有没有这样……

    请叫我险哥2018/09/20 18:46:44回复
  11. 第一次看这种文,什么攻受的分不清,但这段让我有点明白什么叫做以为自己是攻的受了

    匿名2018/09/21 02:02:36回复
  12. 笑出猪叫

    2018/09/26 21:12:19回复
  13. 喔呦喔呦嗯哼╯^╰姨母笑:-D

    匿名2018/09/27 21:51:12回复
  14. P大点镇魂看得无比慢,因为看一段就要倒回去回味N遍,甜虐苏爽

    喵喵喵2018/09/28 13:07:06回复
  15. 腐段子,想看

    英语老师我的爱2018/10/02 15:58:28回复
  16. 11楼,看书请不要吃饭或者喝水后果自负,还好

    第一次看枕魂2018/10/05 11:15:06回复
  17. 很心疼红姐啊嘤嘤嘤

    匿名2018/10/07 04:25:57回复
    • 红姐的感情世界作者描写的真好

      陈栎媱2019/01/12 14:57:01回复
  18. 妈耶全程姨母笑
    对就是我妈能把我当变态的那种yy的笑

    滑稽笑2018/10/07 18:55:18回复
  19. 祝红是喜欢赵处吗?第一次看镇魂……

    凹凸世界大旗永不倒!2018/10/21 15:48:56回复
  20. 祝红木然了片刻,然后面无表情地把脸扭向窗外,用一种提示“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语调平平板板地对郭长城说:“小郭,你看,窗外的落日多绿啊!像放在腊八醋里腌过的一样!”

    奈何缘2018/10/31 22:30:23回复
  21. 人间不直得

    祝红2018/11/04 11:18:15回复
  22. 祝红:“人间不直的”

    爱上了虚拟的爱情2018/11/05 17:43:26回复
  23. 贵妃救命 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1/06 10:26:45回复
  24. 只见这假和尚突然转过身,猛地扑向自他们来了以后就安静地靠墙站在一边的沈巍:“大王要拿贫僧祭旗,贵妃救命!”
    这个时候的林静挺说道的

    女鬼2018/11/07 10:49:28回复
  25. 还真是没见过

    楚桓卿2018/11/07 16:01:47回复
  26. 反复看了,又不停脑补了很多画面。太有代入感。喜欢沈大人的羞涩,更爱赵处的痞气。入坑

    白家小宇宙2018/11/10 08:51:16回复
  27. 红红的脑补最妙

    匿名2018/11/12 18:04:56回复
  28. 沈巍:“……”

    看到这句,总觉得沈巍宠澜澜啊

    匿名2018/11/12 22:30:27回复
  29. 大王要拿贫僧祭旗,贵妃救命
    林静你要笑死我么

    匿名2018/11/17 17:38:58回复
  30. 搅字讲究

    匿名2018/11/18 16:46:06回复
  31. 楚恕之兴奋地带着郭长城走了,摩拳擦掌地在心里决定,要把这次的网布置得好看一点——省得在行家面前露了怯。

    我要被楚哥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1/19 07:59:52回复
    • 楚哥也是个人才啊

      想进特调处的小迷妹2018/11/20 10:56:46回复
  32. 牛逼

    巍澜2018/11/21 19:53:49回复
  33. 林静一个和尚,经常神助攻,达摩修的就是这个啊……

    匿名2018/11/28 19:29:22回复
  34. 楚哥 也是比较厉害的闷骚的人啊~~~~

    匿名2018/12/01 13:51:20回复
  35. 下一章的题目……自动带入bygg的声音

    黑袍哥哥慢走,人家等你哟2018/12/04 19:11:49回复
  36. 真的太喜欢看镇魂小说了,电视剧也不错

    匿名2018/12/10 17:44:55回复
  37. 沈巍:叫贵妃的那个你是认真的吗…

    匿名2018/12/12 22:24:31回复
    • 就是,人家是皇后

      匿名2019/01/13 08:29:25回复
  38. 啊啊啊啊啊啊!下一章阴兵斩,好帅的!不过沈教授生气了

    故司2018/12/15 13:24:48回复
  39. 窗外的落日多绿啊!像放在腊八醋里腌过的一样,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2/19 22:24:22回复
    • 红姐~人间不值得

      匿名2018/12/22 23:09:32回复
  40. 赵云澜一把拉住他, 充分发挥他牛皮糖的本色:“不许走, 万一你回头后悔了, 这一走我再抓不着了怎么办?”粘人的小妖精 好甜啊 哧哧…

    灵子2018/12/23 17:19:11回复
  41. N 刷的表示,每次看到好几个的沈巍:“……”,就想求沈美人的内心OS ……

    沈美人威武霸气不解释2019/01/01 13:41:01回复
  42. 为什么林静喊贵妃调戏沈巍,沈巍向小澜孩投过去求助的眼神让我想到了龙龙接受采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时向助理求助的无辜的小眼神儿。

    匿名2019/01/06 23:08:14回复
  43. 我看这一章的时候我朋友以为我傻了

    匿名2019/01/19 18:02:00回复
  44. 于是他善解人意地叫住了祝红:“哎,等等。”
    赵处还是很细心的~

    二刷2019/01/24 09:37:18回复
  45. “……我方才看云澜点的几个监控的方位就明白了……”
    云澜叫得真亲密。因为看得太认真又吃了狗粮。

    一字一句认真看2019/01/29 00:39:19回复
  46. “大王要拿贫僧祭旗,贵妃救命!”
    66666666666

    匿名2019/02/11 15:59:18回复
  47. 祝红飞快地说:“我就觉得奇怪——第一次轮回晷出现的时候就有他,第二次山河锥我们又那么巧地和他在大雪山相遇,龙城这么大,我连我邻居都认不全,哪会有那么多巧遇?你不觉得太刻意了吗?
    看完这段突然想起来龙龙的豆子
    您不觉得您有些叛逆吗!笑死我了

    好想亲一口龙龙2019/02/12 09:23:20回复
  48. 真把自己当攻了,其实不过是受啊,唉,可怜的孩纸!但我怎么感觉沈巍是受?

    匿名2019/02/14 12:37:35回复
  49. 真的每次看小说都会带入居居和bei宇哥哥的脸,天哪那画面

    匿名2019/02/15 02:52:18回复
  50.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章笑死我了
    沈美人内心os:不知检点!

    匿名2019/02/23 01:27:0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