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埃德蒙·唐泰斯(四十四)

预想中的爆炸并没有响。

“地下埋着炸弹,在恒安福利院旧址上,从当年的建筑物一直埋到后院,”骆闻舟说,“我们已经拆除了——张局,福利院也已经拆除好多年了,不管你当年有多恨它,这地方都变成这样了,还有什么意义呢?”

张春久缓缓地放下举着引爆器的手。

骆闻舟一手按住耳机,尽管他现在恨不能顺着手机钻过去,却仍要先分心应付眼前的人:“都结束了,张局。”

张春久嘴角带上了一点微笑:“哦,是吗?”

骆闻舟惊觉不对,下一刻,一股热浪“轰”一下炸开,巨响让他短暂失聪,有什么东西撞在防弹衣上,他好像被人猛推了一把,瞳孔在强光的刺激下急剧收缩——张春久身后那个藏在人群里的“张春龄”炸了!

大火中飞起了分辨不出本来面貌的血肉,人体炸弹旁边正好站着个举手投降的人,他举起的两条胳膊中有一条不翼而飞,小半张脸皮都被燎了下去,不知是吓呆了还是怎样,他竟然站在原地也不会动,扯着嗓子惨叫起来。

所有的防爆盾同一时间举起,训练有素的特警们立刻分开寻找掩体,张春久整个人往前扑去,重重地栽倒在地上,他后背仿佛是着火了,火辣辣的疼,攘起的土石劈头盖脸地喷溅在他身上,他看见警察们乱成了一团,耳朵里轰鸣一片,什么都听不见,只能从大地的震颤里感觉到优美的爆炸。

血与硝烟的味道浓得呛人,唯一美中不足,是修整过多次的地面变了,变成了沥青、水泥、橡胶交杂的东西……不再是当年那泛着腥气的泥土地了。

张春久做梦都能闻到那股泥土的腥气,因为年幼时的头颅不止一次被踩进其中,刻骨铭心的憎恨随之而下,毒素似的渗透进泥土里,到如今,辗转多年,毒液终于井喷似的爆发了出来。

除去假扮张春龄的胖子,他总共带来了五个人,每个人身上都有个加了密的小保险箱,张春久告诉他们那里面是应急用的现金和金条,让人分头拿着,贴身保管,假扮张春龄的人不必亲自拎包,因此炸弹藏在他小腹上的假填充物里。

他做了两手准备,万一地下的炸弹无法引爆,五个人体炸弹也足够把这块地方炸上天了——在场的警察们都是垫背的,到时候面对着一堆尸体碎块,法医们恐怕得加班到元宵节才能把混在一起的血肉分开,张春龄早就脱身了。

他计划得很好。

最重要的是,这样一来,他就可以痛痛快快地一了百了,不必落在警察手里,遭到他们的盘问和审讯。

他们没有资格——这个世界上没人有资格判他的罪。

张春久伏在地上,略微偏过头去,望向体育场的方向,防护栏隔出的小练习场幽静而沉默地与他对视,随后练习场渐渐融化,化成了铁栅栏围起的旧院墙,那些孩子默默地、死气沉沉地注视着他,就像一排阴森的小鬼。

他冲他们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张春久胸口一空,旧院墙和小鬼们的幻觉倏地消散,他整个人被粗暴地从地上拎了起来,张春久眼还是花的,一时没弄清怎么回事,手腕就被扣上了什么东西,骆闻舟揪着他的领子吼了句什么,张春龄蓦地睁大眼,随即意识到不对。

震颤的地面消停了!

张春久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时竟然从骆闻舟手里挣脱出来,猝然转身——除了那假扮张春龄的胖子外,其他五颗“炸弹”竟然全哑了!那几个懦夫瑟瑟发抖地东躲西藏成一团,也顾不上身上的皮箱,其中一个皮箱摔开,里面掉出来一堆废纸和石头,原本的炸弹不翼而飞!

皮箱里塞的旧报纸大多已经被火燎着,其中有一角轻飘飘地飞到张春久面前,上面还有一些字迹依稀可辨,日期是十四年前,报道的是罗浮宫大火——

张春久嘶声咆哮起来,被冲上来的警察们七手八脚地按在了地上。

骆闻舟铐上张春久,立刻把他丢给同事,抬手抹去额头上蹭出来的一条小口,他把方才不知怎么断了的电话回拨了过去,没通,陶然关机了!

陶然花了不知多久才挣脱了梦魇,醒来一看外面还是漆黑一片,他根本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长时间,整个人又慌又懵,第一反应就是抓起电话打给骆闻舟,谁知道刚接通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突然一声巨响,陶然吓得手一哆嗦,直接从椅子上滚了下来,把手机电池给摔掉了。作为一个半身不遂的伤患,陶然要使出吃奶的劲,才把自己翻过身来,连忙满地爬地到处摸索手机零件。

骆闻舟一个电话打了六遍都不通,再想起陶然方才那声没有下文的“费渡”,心口都快炸了,一时间,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时,旁边同事已经迅速排查了嫌疑人身上的其他易燃易爆物,一个警察跑过来:“骆队,一死一重伤,死的人好像是张春龄,爆炸物很可能是他贴身装着的。”

骆闻舟的手指几乎是下意识地重新挂断拨号:“不可能,张春龄不可能自己当第一个人体炸弹,而且刚才后面那胖子方才一句话都没说,也不像张春龄的风格,应该是个幌子。”

“啊?幌子?”同事听懂了,目光有些复杂地望向不远处被塞进警车里的张春久,“你是说张局……不是,张……那个谁,他亲自把我们引开,是为了掩护张春龄?那张春龄去哪了?”

骆闻舟没顾上回答——第七遍电话通了!

陶然瘫在地上,觉得自己简直没有人样,气喘吁吁地对骆闻舟说:“费渡……费渡给我下了药,我……我现在不知道他去哪了……”

陶然说着,回头看了一眼,他用来查郝振华信息的那台电脑开着,屏幕下是对讲机和他的另一部手机——不少警察平时都用两部手机,自己的私人手机,还有一个是单位统一配的,一般是办公专用。

“他走之前动过我的电脑、对讲机和办公手机,”陶然艰难地拖着自己打满石膏的腿动了一下,挪到椅子旁边,打开电脑,“方才……方才跟踪过你们追捕张局的情况,还有张东来发的那条朋友圈……嘶,这个兔崽子!”

陶然试图爬上椅子,没成功,实在没忍住,爆出一句二十年也难得一见的粗话:“张东来发的照片很不对劲,他不是发给我们看的,是……”

骆闻舟方才神经一直绷紧在张春久身上,没来得及细想,此时听了陶然一个话头,就已经回过味来,他倏地抬起头,望向张春久,张春久双耳流下的血迹已经干涸,透过车窗,正冷冷地注视着他。

张春久方才故意提起费渡,应该是为了让他分神,好顺利引爆炸弹……但为什么偏偏说起费渡?费渡用张东来的账号发了那两张照片是给谁看的?张春龄在哪里?

还有……张春久准备了那么长时间的大戏,绝不应该只是一死一重伤的效果,其他的炸弹在哪,为什么没炸?

几个紧急处理现场的警察正在东跑西颠地收集皮箱里漏出来的碎报纸,骆闻舟扫了一眼,一瞬间明白了什么,不等陶然说什么,他就直接挂了电话,咬牙切齿地拨了另一个号:“陆、局,你、好、啊。”

费渡是被晃醒的,意识刚恢复一点,他就被人一把揪起来扔下了车,四下一片昏暗,他脚下还是软的,一沾地就趔趄了一下,绑在身后的双手无法保持平衡,有些狼狈地摔在地上。

黏在身上的血气熏得他想吐,费渡也懒得挣扎,他干脆就着倒在地上的姿势随便翻了个身,笑了起来。

抓他的司机见不得他这么嚣张,一脚踹在他胸口上:“笑什么!”

费渡实在不是个体力型的选手,整个人顺着对方的无影脚贴着地飞了一段,登时呛咳起来,沾着血的长发垂下来,盖住他一边的眼睛,好一会,他一口卡住的气才上来,低低地感叹了一声,他说:“真野蛮啊,范老师,你手下的这位朋友一路上都对我动手动脚的,反智,实在太没有品位了。”

“野蛮人”听了这番厥词,立刻上前一步,打算让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动手动脚,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听起来有些孱弱的咳嗽声,一个男人气血不足似的开了口:“行了,别让人笑话。”

绑票的野蛮司机听了这话,眨眼就从磨牙吮血的野兽变成了驯养的家畜,乖乖地应了一声,退后几步。

费渡吃力地偏过头去,看见一个女人推着一个轮椅走了过来——如果是骆闻舟在这,就能认出来,推轮椅的女人正是当年鸿福大观里给他塞纸条的那个前台小姐。

而轮椅上坐着个男人,固有的骨架勉强撑着他人高马大的皮囊,人却已经是瘦得脱了相,他头上带着一顶朴素的毛线帽,脖子有气无力地垂在一边,似笑非笑地注视着费渡……

即便这个人曾在他的意识深处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刀,费渡也几乎没认出来。

分享到:
赞(37)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拖着自打满石膏的腿→拖着自己打满石膏的腿

    汪汪2018/10/23 18:25:16回复
  2. 轮椅上费渡他爹啊,另外兔崽子对陶陶来说就是脏话了吗哈哈哈

    匿名2018/12/21 10:18:55回复
  3. 楼上的,轮椅上是范老师

    匿名2018/12/28 14:26:31回复
  4. 第十八段,“张春龄蓦地睁大眼,随即意识到不对。”中的“张春龄改为“张春久”
    这个时候假的张春龄早死翘翘啦,真的没在现场。

    匿名2019/02/09 01:12:2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