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埃德蒙·唐泰斯(四十)

骆闻舟不用去仔细查,也能从卫兰这种无法无天的语气里大概推断出她是个什么人,看着费渡的视线越发山雨欲来,他没发作,一直等卫兰挂了电话,才沉声问:“你答应了她什么?”

“照顾卫卫。”

骆闻舟紧接着又问:“你什么时候联系上她的?”

费渡目光一闪,这个事情要说起来,那可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了。

骆闻舟:“嗯?”

“我刚出院的时候,”费渡惜字如金地回答,随后不知是睫毛又把眼镜片刮花了还是怎样,他认认真真地擦起了眼镜,并干脆利落地转移了话题,“有苏程自首作证、有张东来发的照片,幸运的话,也许还能把跟苏程接过头的人引渡回国,你觉得以这些条件来看,申请逮捕张春龄可以吗?”

骆闻舟面无表情地瞪着他。

费渡并不接招,抬手把他敞穿的外衣扣子系上一颗,目光顺着他被衣服勾出的腰线扫过,眼角一眯:“张东来那条状态更新时间是五分钟以前,我能看见,张春龄兄弟也会看见,再不快点,可就来不及了。”

“等我回来再找你算账!”骆闻舟抄起电话,转身就跑。

他只是听了个冰山一角,就知道费渡隐瞒的事不止这些,骆闻舟心里隐约觉得不对,然而此时迫在眉睫,已经无暇仔细追究。

费渡一直目送骆闻舟的背影离开,然后他双手撑在旁边的窗台上,长长地吐出口气。

过了午夜,就到了农历年的最后一天。

生肖交替、爆竹解禁。

调查组在从费渡那里“意外”得知张东来兄妹秘密出国后,立刻加强了对春来集团和张家兄弟的监控,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盯着张家,每一辆进出车辆都要仔细排查,确保张春久和张春龄兄弟在调查组视野中。

东八区时间,凌晨一点半,一声巨响惊醒了夜色,风平浪静的张家好像什么东西炸了,窗户碎成了渣,舌头似的火苗紧接着奔涌而出,奉命紧盯张家的“眼睛”惊呆了,然而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上报,就先收到了配合逮捕张氏兄弟的命令。

燕城这种地方,再低密度的小区也有近邻,偏巧有风,干涩的风推着诡异的大火到处乱窜,眨眼间已经一发不可收拾起来,呼救声和着尖锐的火警警报声音此起彼伏,警察与同步赶到的调查组把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火场里有助燃物,越是压制,气焰就越高,热浪几乎驱散了冬夜的寒意,消防队不断叫增援,使尽了浑身解数,片刻后,一辆足能以假乱真的消防车悄无声息地停在外围,全副武装的“消防员”们进进出出,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又开走的。

足足半个多小时,火势才算控制住,警方迫不及待地冲进去搜查,只看见一片狼藉、人去楼空!

至此,被要求保持通讯畅通的张春久失去了联系,确定已经潜逃。

呼啸的警车奔驰而过。机场、火车站、交通路网,乃至周边省市全部接到逮捕张春久和张春龄的协查通知。

与此同时,已经金蝉脱壳的张春龄瞪着“张东来发的照片”,神色极其阴沉地联系上跟在那倒霉儿子身边的人:“张东来那混账……什么!”

张东来失踪的消息也终于纸里包不住火,从大洋彼岸传了回来。

凌晨两点一刻,东坝河附近发现了一辆被遗弃的消防车,遍布各处的天网系统中终于在附近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监控中显示,一辆黑色商务轿车里有疑似张春久和张春龄兄弟的人,越过东坝后,正在往东南出城方向行驶。

路障、无人机紧急出动。与此同时,监控着春来集团的调查组发现,春来集团一个留守值班的高管无声无息地换了衣服,扮成一个送外卖的,背着个外卖人员常见的大包乘车离开,也是往东南出城方向!

调查组立刻派出跟踪人员,缀上了那个自以为隐蔽的人。

“追!立刻追!”

“等等!”带人赶到的骆闻舟只听了一耳朵就觉得不对——没什么根据,只是以张春久的经验和反侦察能力,不该被人这么快发现踪迹,“等一下,我建议再仔细排查一下近几天张家附近的监控……”

“骆队,那辆消防车里扫到了张春久的指纹。”

“骆队,你看看这个。这是附近一辆私家车的车载监控。”

警方地毯式排查了那辆被遗弃的消防车周围,其中一辆私家车的车载监控角度正好,拍到了假消防车上的人弃车潜逃的一幕,其中一个男人一边走,一边把身上的伪装往下剥,那人走路的姿势、细微的小动作……

他突然若有所觉地转过脸来四下看了一眼,监控拍到了正脸,正是张春久本人!

“这是张春久吗?是吗?”一个调查员冲骆闻舟嚷嚷,“你们在市局待了这么多年,认不错吧?不惜代价把他追回来!”

天罗地网似的追捕在寂静的东南城区铺开,等着一头撞上去的毒虫。

费渡开着窗户等待夜风,忽然旁边轮椅的声音“吱吱呀呀”地传来,他头也没回,说:“伤员怎么也不好好休息?”

“睡不着。”陶然推着轮椅,磨磨蹭蹭地挪到他身边。

费渡扶住轮椅扶手,回手关上窗户,又脱下外套搭在他身上。

陶然作为一个脆弱的木乃伊,没有推辞他的照顾,他在光线晦暗的楼道里发了好一会呆。

“师娘把师父的遗物给我的时候,我也没睡着觉。那封遗书我每一个标点符号都能背下来,我觉得它比什么穷凶极恶的歹徒都可怕。我对着那封遗属看了一宿,第二天自以为已经做好了准备……” 陶然低头苦笑了一声,“没想到准备的方向不对。”

老杨说“有些人已经变了”,说来真是讽刺,因为现在看来,罪魁祸首恐怕并不像他们最初揣测的那样,被什么金钱权力腐蚀,人家是坚如磐石、从一而终的坏,反倒是保存这封遗书的人,被风刀霜剑削成了另一种形状。

陶然哑声问:“张局到底为什么?他缺钱吗?缺权力吗?”

“我想可能是因为这个。”费渡摸出手机,把一张黑白的旧照片递给陶然看。

那是一张合影,相当有年头了,照片上有十几个孩子,几岁到十几岁不等,全体面无表情,站成两排,簇拥着两个男人,那两个男人一个西装笔挺、抬着下巴,另一个满脸油光,还谢了顶,一人捏着一角,共同捧着一张纸板,上面写着“爱国华商周氏集团捐赠”云云。

神气活现的中年男人们和周围死气沉沉的孩子们对比鲜明,仔细一看,几乎能让人看出些许恐惧的意味来。

照片一角写着“燕城市恒安福利院”,日期大约是四十多年前。

“这是陆嘉刚刚发过来的,他们找到了周雅厚当年的助理。”

老东西周超一开始不配合,后来被追杀者吓破了胆子,得知自己行踪已经败露,不配合唯有死路一条,他年纪虽大,却依然怕死,二话不说就全交代了——照片上那个代表周氏集团送捐款的就是周超。

“恒安福利院,”陶然借着灯光仔细看了看,“是……苏慧曾经住过的那家?哦,我好像看见哪个是她了。”

“你再仔细看看,上面还有熟人。”费渡说,“缩在角落里的小男孩,还有站在福利院院长旁边的少年。”

小男孩约莫有五六岁,瘦得像个小萝卜头,紧紧地攥着那少年的衣角,阴郁的目光从画面上射出来,垂在身侧的小拳头是攥紧的。陶然乍一看觉得男孩有些眼熟,皱起眉仔细辨认了好一会,他突然从这张经年日久的黑白照片上看出些许端倪。

陶然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费渡:“这……这是……”

那男孩没有巴掌大的脸上好像只能装下一双眼睛,五十多年锦衣玉食的生活也没能将年幼时长在骨子里的削瘦带走,眉目间依稀能看出长大后的影子——陶然想起自己无数次看见过的、陆局桌上那张他们年轻时的照片:“这不可能是张局吧?”

“春来集团的大老板不爱露面,但公共场合下的照片也有,”费渡用手机搜罗了片刻,在网上找到了一张张春龄年轻些的照片,放在院长旁边的少年身边,“像吗?”

“张局……张春久和张春龄是恒安福利院里出来的?孤儿?”陶然艰难地调整了一下坐姿,“不,等等,我记得你们说这个福利院是个贩卖人口的窝点,那……”

“陆嘉说,当年那个接受捐赠的院长名叫‘郝振华’,燕城人,出生于19XX年5月,有名有姓有籍贯和出生年月,能查到他的下落吗?”

“你等等。”陶然一扫方才的颓废,示意费渡把他推进办公室,开始打电话查。

有了具体信息,查起来方便得多,陶然一边道歉,一边叫醒了一串昏昏欲睡的值班人员,片刻后,随后居然真的打探到了一个年龄与姓名对得上的。

“是有这么个案子——死者郝振华,男,当年四十六岁,死于刀伤,凶手敲开他家门后,冲受害人胸腹部连捅三刀,受害人内脏大出血,随后往屋里躲闪逃命,血迹从门口一直延伸到卧室,凶手追了进去,又持死者家里的铜花瓶,猛烈击打死者头部,连续多次,直至其死亡……现场狼藉一片,据说尸体的头被砸得像个烂西瓜。家里所有贵重物品和现金被扫荡一空,当时警方判定为入室抢劫。”

“后来呢?”费渡不知从哪寻摸出一包速溶的奶粉,用热水泡了,又额外加了糖,放在陶然身边,问,“这起入室抢劫谋杀案是什么时候的事?”

“后来不了了之,后来市里集中组织了几次打黑行动,打掉了几个暴力犯罪团伙,有那些穷凶极恶的,可能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做了多少案子,稀里糊涂一并认下了。”陶然顺手接过牛奶,喝了一口,差点没喷出来,怀疑费渡是手一哆嗦,把整个糖罐子都倒进去了,甜得简直发苦,“谋杀案发生在周雅厚死后第二年,骆队他们那天说得有道理,这个恒安福利院并不是因为周雅厚的死才关门的……费渡同志,腌果脯也用不着这个吨位的糖啊。”

“太甜了?”费渡很无辜地一扬眉,冲他伸手说,“那给我喝吧。”

陶然三岁以后就不好意思把自己吃不下的东西剩给别人了,连忙摆摆手,仿佛为了表示自己也能凑合,他又灌了一大口,喝掉了大半杯:“也就是说,福利院院长很可能是第一个受害人,当年的孤儿们策划了报仇,伪装成入室抢劫谋杀了院长,当年刑侦手段不发达,事后死者家属没有不依不饶,所以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结案了。”

“院长郝振华的家属大概也知道他做的是什么买卖,”费渡说,“就算知道凶手是谁,他们也未必敢追究,死于入室抢劫还能博取同情,说出真相闹不好就身败名裂了……他们大概从此尝到了甜头,开始走上这条路——哥,你困了么?”

也许是室内暖气太充足,也许是费渡低沉和缓的声音太催眠,陶然觉得自己乍听见这么让人震撼的内情,神经应该兴奋才是,可是这会却莫名觉得眼皮有点长沉。

“没有,”陶然含糊地揉了揉眼,“你继续说。”

费渡调大了手机的音量,放出陆嘉的语音。

陆嘉说:“当时福利院里收养的大部分是女孩,每年圣诞节,周雅厚投建的几家福利院都会把12-15岁之间女孩的照片送来,由他去挑,挑中的送出国,按人数计费,以捐款的形式支付给福利院,送过来的女孩平时养在周雅厚的别墅里,有时候也招待跟他一样人渣的朋友。”

“挑剩下的女孩养大了卖给人贩子。至于男孩——那时候男孩更容易被人领养,所以福利院里剩下的健全男孩不多,就那么几个。”

“女孩们要留着给金主们,看着好歹要有个人样,福利院平时不会对她们太过分,所以那些金主们不要的男孩,就会遭到变本加厉的虐待,只要路能走稳当,就不能闲着,过了七八岁,每个月要向福利院交自己的口粮费,当童工也好、偷和抢也好,交不够下场会很惨,打骂是家常便饭,而且……”

陆嘉的语音信息中断了一下,似乎是手一滑,没说完就不小心发出来了。

过了一会,陆嘉后面的语音才传到:“而且那些等着被拿去卖的女孩必须‘完整’,剩下的不存在这个问题,所以……费总,你懂的。”

分享到:
赞(49)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遗嘱吧

    匿名2018/12/03 23:34:49回复
  2. 同天诶

    眼熟我2018/12/04 23:41:05回复
  3. 张春久和张春龄……张久龄,张九龄
    每次看见这对兄弟就想起张九龄

    匿名2019/01/22 09:56:20回复
  4. “陶然顺手接过牛奶,喝了一口,差点没喷出来,怀疑费渡是手一哆嗦,把整个糖罐子都倒进去了,甜得简直发苦”
    “It is sweet berry, just eat it all. You need it.” ” Syrup!” Kateniss 强行喂Peeta也是甜的不对劲…中外统一作案药物?

    喵喵喵2019/01/28 00:31:07回复
  5. 嘟嘟把陶陶放倒了

    匿名2019/01/29 17:16:37回复
  6. 我不懂(ΘへΘ)

    今天继续刨2019/03/26 06:26:0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