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埃德蒙·唐泰斯(三十九)

M国C省小镇。

埋伏的狙击枪枪口依次扫过陆嘉、周怀瑾,最后先对准了被推回小院的老人周超——狙击手冲一车的同伴使了个眼色——先打死那个早该死的老东西,再干掉狗日的周怀瑾,剩下的分拨解决。

小院里的周超正充满恐惧地叫喊着什么,陆嘉一脸茫然,问周怀瑾:“这假洋鬼子嚷嚷什么呢?”

周怀瑾矜持地回答:“夸你是强盗。”

“哎哟,是吗?”陆嘉闻声,整了整自己的衣领,立正站好,“这么夸我还怪不好意思的——老周先生,你要是非不配合也行,不过……”

他目光一凝,看见周超脸上闪过了一个小红点。

陆嘉:“闪开!”

按着周超的青年早有准备,反应极快,一把压下了那老头的脑袋,扯着他躲开。紧接着,打着旋的子弹擦着老头花白的头发,呼啸着击碎了他身后的玻璃窗,东南亚保姆放声尖叫,和“吱哇”乱喊的周超构成了男女二重唱。

“他娘的,连个预告也没有,这帮人一出国就无法无天了!”陆嘉一手拎起周怀瑾,一手拎起东南亚小保姆,用无影脚踹开门,强行闯进了周超家里。

周怀瑾身不由己地被他拖着走,同时不合时宜地想起了一句歌词——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

这时,后院三声车喇叭鸣笛,陆嘉吹了一声口哨,打着呼哨说“走着”,拖家带口地借着周超的房子掩护,带人穿了过去,一辆带货厢的大车已经等在后边接应:“老陆!”

陆嘉叹了口气:“不好意思,计算失误,还得麻烦老爷子再跳一次篱笆。”

他话音没落,周超、周怀瑾和小保姆这三位同时惊叫,已经给一起扔了过去,那伙持枪歹徒第一波突袭失手后,立刻围追堵截过来,堪称密集的枪声不断逼近。

这下连周超也别无选择,只能连滚带爬地上了陆嘉的贼车。

“大招呢?”陆嘉断后,一把甩上货厢门,子弹险而又险地打在铁门上,凹进去一块,他不知冲谁吼了一嗓子,“还藏着掖着干什么,再磨蹭,我们都要被打成筛子了!”

话音没落,机动车引擎声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几辆穷追不舍的车已经绕过周超的小院。大货车看着十分敦实,其实不太灵活,顿时进退维谷。

对方大概是看出陆嘉早有准备,为求速战速决,越发丧心病狂,两辆小型suv一前一后地夹过来,车上都有枪,货车司机在乱飞的子弹中急打方向盘,货厢里的人顿时活像进了滚筒洗衣机,稀里哗啦地滚作一团。

外面枪声、车轮刮地声、碰撞声,再加上货厢里的尖叫和闷哼……不用睁眼看,就能想象出一场惊心动魄的命悬一线。

货车躲开了前面的强敌,却没躲过后面的追兵,累累赘赘的大货厢被人追尾,“咣”一声巨震,周超那老东西吓得一把抱住自己的头,直接尿了裤子。

周怀瑾也被震得直想吐,五指痉挛似的扣住货厢壁,咬牙撑起了自己两条胳膊,摆出一个从电视节目学来的拳击防御动作,可能是打算表演徒手击飞子弹。

然而他的心吊到了嗓子眼,预想中的第二次追尾却没来,货车被人一撞之后毫不停留,反而借力往前,强行突围,而外面磕磕绊绊地乱响了一阵,竟然就这么消停了!

好一会,货厢里都只能听见粗重的喘息声和周超带着哭腔的哼唧,没人说话,随后不知是谁打开了货厢里的灯。周怀瑾抹了一把额角的冷汗,和一群劫后余生的同伴面面相觑。

陆嘉倒是镇定非常,一点也不慌,十分好整以暇地看了看周怀瑾:“你还行吗?”

“挺行的,”周怀瑾苦笑,“我觉得我就快习惯了……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安全了,放心,他们应该不敢追了。”陆嘉满不在乎地挽起袖子,嫌弃地把周超拎了起来,“大爷,您身体不错,心理素质可不行啊。”

“不敢追?为什么?”货厢里是封闭的,看不见外面的情况,周怀瑾联想起陆嘉方才那呼唤的“大招”,不由得对驾驶员展开了丰富的想象,“你们昨天晚上在酒店里准备了什么?司机那里是有什么杀伤性的武器吗?”

大炮筒?火箭弹?还是生化炸药包?

周怀瑾不由得十分忧心忡忡:“不会太招摇吧,惊动这边的警察可麻烦。”

“没那么洋气,”陆嘉无语片刻,朝他摆摆手,谦逊道,“土办法。”

周怀瑾求知欲旺盛:“什么土办法?”

“你在国内没接过那种神秘的骚扰电话吗?”陆嘉冲他笑了一下,“你额己在我叟丧。”

张东来兄妹落脚的别墅里,张婷正对着窗外发呆,她此时依然觉得十分不真实,隐约还有点不安,一想起自己离家万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又忍不住惆怅起来。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的房门被人敲了两下,还不等张婷回话,外面的人就近乎失礼地直接推开门,张婷诧异地回过头去,见那位一路陪同照顾他们的“管家”大哥脸色铁青,问她:“张小姐,你知道你哥去哪了吗?”

张东来的房间拉着窗帘,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房门紧闭,他进屋之前还拿走了两瓶酒,一副打算醉生梦死、连睡24个小时倒时差的架势。

作为燕城知名纨绔,张东来是什么德行,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他非得睡到日上三竿不可,上午也没人敢去打扰他,结果居然谁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溜走的!

这地方安保一流,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来,还偷走张东来这么个大小伙子,这事难度系数太高——只能是他自己跑的。

“他能去哪?他会联系谁?”

张东来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外语不要提,字母表能背全已经算对得起九年义务教育,让他独自出去买包烟他都买不利索,还能跑哪去?

张东来兄妹之所以被送到国外,就是为了他俩的安全,没想到他俩在风起云涌的国内都全须全尾,刚到了“安全”的地方,反而马失前蹄,直接丢了一个!

张婷吓得不敢吭声。

奉命照顾他们俩的“管家”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刚才有人给他发来一张照片,照片上张东来蜷缩着躺在那,身边还放了一瓶他昨天自己拿走的酒,闭着眼,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照片底下附赠了一句话:“再追,我们可就只能把人化整为零地还给您了。”

管家手有点哆嗦,张春龄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视作命根似的,来之前上面特意嘱咐过,别的不管,一切以他们兄妹俩为先,万一在他手里出点什么事……

“东来认识周怀瑾吗?”

“谁?”张婷先是有点懵,好一会才想起来,“没、没听说过,姓周的他好像就认识一个,就是前一阵子出事的那个,而且以前来往也不是很多,我哥说那人是个傻……傻那什么。”

当年周氏的中国区负责人是郑凯风,周怀瑾不像没心没肺的周怀信,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在郑凯风的地盘上露面,基本不回国,而且此人是名校出身的精英,跟张东来他们这些纨绔子弟是两个世界的物种,尿不到一个壶里,也没有交集,“管家”实在想象不出姓周的到底是怎么把张东来弄走的。

“怎么了?”张婷无意中扫到他手机上的照片,一把抓住“管家”的胳膊,“我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他……他昨天还好好的呀,是被人绑架了吗?”

“管家”被她晃得冷汗都下来了。

张婷慌张地说:“可是……可是我就在隔壁,没听见什么动静啊。再说咱们这么多人……早知道国外治安这么差,我就不闹着要出国了,叔叔,现在怎么办?他们要多少钱啊?我要给爸爸打电话。”

“不,等等!”“管家”被她最后一句话说得一哆嗦,连忙挤出了一个笑容,“哪来那么多绑票的?你哥可能就是被朋友叫出去了,他又爱玩,没事,他身上有定位的东西,你放……”

“管家”话音没落,又一张照片传来,“管家”勉强挤出来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下去了——张东来身上那个不能用的手机、衣扣、皮带里的追踪器,一个不差,全被搜出来排在了一起,对方还留言说:“要来找我们吗?”

“管家”神色阴鸷,手直哆嗦,把信息回了过去:“你到底要什么?”

“叮”一声,信息回得相当快,一张一寸照片发了过来,“管家”一愣,缓缓地抬起头,众人的目光一时都随着他集中在别墅里的一个人身上。

神秘信息说:“我要这个人来换。”

“管家”心里一凛,这人是这一次张春龄特意交代,和张东来兄妹一起送出国躲避调查的,是和苏程接过头的人!

神秘信息随后发过来一个时间和地址:“要活的,规定的时间送不到,就在小少爷身上割点什么送给你,别耍花样,小少爷可比这些垃圾值钱。”

“管家”在张婷含泪的目光注视下,愤怒地摔了手机。

燕城——

调查组再次秘密将调查重点转向张春久的时候,骆闻舟回到了群龙无首的市局。

“你有什么?”骆闻舟奇怪地问费渡。

“这个。”费渡摸出自己那个鸡零狗碎的手机,刷出一条朋友圈给骆闻舟看,一个备注名是“哲学家”的好友发了两张照片,取名叫“无聊”,一张是自己的自拍,另一张则是一个客厅的场景,一群人带着一堆行李箱,好像正在七手八脚地整理行李,打算要长住的样子。

“这是张东来?”骆闻舟一愣,扫了一圈,没从照片里看出什么来,“他这时候发的什么照片?这照片怎么了?”

“你当然不认识,但是苏程肯定有认识的,不但认识,交往应该还颇为密切,毕竟他们曾经合谋,打算在我回公司接受调查的路上撞死我……”

骆闻舟:“什么!”

“嘘——”费渡伸出一根手指,点在骆闻舟的嘴唇前。

骆闻舟的回应则是一巴掌拍上了他的后脑勺,冷酷无情地打断了费渡装神。

费渡:“……”

一丝不乱的头发被骆闻舟糊成了一把,费总脸上带着几分诡秘的笑容顿时开裂。

“费渡你个孙子,你当时不是信誓旦旦地跟我说没事吗?我他妈居然还以为你靠谱!”

“本来就没事,”费渡默默后退两步,预防骆闻舟再动手动脚,“苏程心大胆小,感觉到我防着他就知道事情败露,肯定会立刻逃跑。像他这种没用的东西,除了灭口没别的用途。可是苏程中途离奇失踪,根据张春龄以前的处事风格,这个时候他应该立刻做出反应,并且给自己安排后路。接触苏程的人不可能是他豢养的那些通缉犯,我猜这种时候,他不会贸然处置自己的心腹,最大的可能性是把接触过苏程的人都走,和他自己的软肋一起送到一个他自以为安全的地方。”

骆闻舟揪着他的领子,把人拽回到自己跟前:“张东来这爹坑得也太凑巧了。”

“不凑巧,他信任我。”费渡说,不知道为什么,这回他没有笑,也没有用方才那种向喜欢的人显摆什么的语气,只是平铺直叙地说,“张东来是个耐不住寂寞、也沉不住气的人,突然到了陌生的地方,会在第一时间跟他认为靠谱的人诉苦,是我把他骗出来的,照片是我让人假装美女,忽悠他拍的。”

“你什么时候安排的?”

“去公司接受调查的路上。”费渡说,“苏程是我故意留下的饵,他身边有我的人盯着。”

骆闻舟:“苏程现在在什么地方?”

费渡从骆闻舟上衣胸口内袋里摸出自己放在他那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对方好像一直在等他,电话才刚拨出去就接通了。

“卫卫,”费渡用十分轻柔的声音说,“是我。”

“费总,天哪,我等您电话等好久了!”少女的声音从免提听筒里传出来,语速快得有些语无伦次,“担心死我了,陆大哥他们顺利吗?您又一直不联系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费渡笑了一下:“马上就结束了——姐姐在吗?”

“在的,稍等。”

片刻后,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有些低沉的女声:“我是卫兰。”

卫卫亲生父亲早亡,母亲是个不负责任的酒鬼,在当地名声很差,小时候别的孩子欺负她,都说她是“野鸡的崽子”,她有个年长七岁的大姐姐,从小护着她,桀骜不驯,早早辍学出走,想要闯出一番天地来,带着小妹摆脱这个见鬼的家,可是天地如囹圄,哪有那么好闯呢?

姐姐离开以后,年幼的卫卫随母亲改嫁,然而生活却并没有好转,反而因为所托非人而雪上加霜。禽兽的继父给年幼的女孩造成了终身难忘的噩梦,直到她终于鼓起勇气逃出可怕的“家”,被费渡的基金会救助。

刚开始,基金会一边帮她寻找离家多年的姐姐,一边想办法替她讨回公道,但是在证据确凿、警察上门逮人的时候,卫卫的继父畏罪潜逃,随后他的尸体被人在离家三公里左右的小池塘里发现,死于刀伤,浑身赤裸,身上多个器官被切除,头朝下浸泡在淤泥里。

凶手处理完尸体以后,十分镇定地带着血迹离开,途中遇到了一个路过的目击证人,居然还冲目击证人笑了一下,而凶器就插在尸体心口上,上面大喇喇地沾着凶手的指纹。

当地警方通过目击证人的画像还原与凶器上的指纹判断,认为卫卫离乡多年的姐姐卫兰有重大作案嫌疑,并在当地发布了通缉令。

这些年基金会和警察都在找她,她却凭空消失,成了被豢养的通缉犯中的一员,直到费渡放在苏程身边监视那蠢货的人回报,说苏程招了一个身份不明的女助理。

“我现在可以把这老货出手了是吧?”卫兰轻轻笑了一声。

费渡沉声嘱咐:“你要小心。”

卫兰漫不经心地哼了一声:“用你多嘴?小宝贝,老娘动刀砍人的时候,你还在家吃奶呢。”

费渡没在意她出言不逊,只是问:“你想好了吗?”

她毕竟杀过人,毕竟是通缉犯,这次一暴露,下半辈子都会在监狱里蹉跎。

“那就不用你操心了,”卫兰说,“费渡,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

指路牌:卫卫的背景和出场时间在120章,卫兰和费渡暗通款曲在97章。

分享到:
赞(42)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前半部分是不是少了几段,感觉连不起来了。

    匿名2018/11/26 23:41:11回复
  2. 不对……上一条评论我发错了,是后半部分……

    匿名2018/11/26 23:42:31回复
  3. 来回切换,我脑袋乱,P大的脑回路让人佩服

    匿名2018/11/29 13:32:34回复
  4. 伏笔埋得好深

    花城家的娃2018/12/05 19:34:32回复
  5. P大你的脑子是不是有一个完整的剧情系统…..我的天…这么多的伏笔内容…我是不行啊

    镇魂家的小无邪2019/01/16 19:15:43回复
    • 写以前会有 plan out吧。。
      玄色写6要把1-5看一遍/三叔翻旧案头都大了。。。(所以不要乱挖坑,见好就收

      我就是来捣乱的2019/01/28 00:19:20回复
  6. 失忆君在此,emmm完全忘记了卫卫和卫兰是谁……

    唯爱一龙2019/01/31 22:32:42回复
  7. 之前看97的时候有人在下面评论168的内容涉及到了97,于是我就从97跳到168来看。。。虽然云里雾里,但是我好歹明白卫兰是谁。

    匿名2019/02/09 00:33:16回复
  8. 原谅我并没有在97里找到卫兰

    匿名2019/02/09 14:52:25回复
  9. 看到卫兰下意识的去看这一章是不是168

    嘟嘟嘟嘟2019/03/18 22:08:02回复
  10. 周怀瑾身不由己地被他拖着走,同时不合时宜地想起了一句歌词——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
    哈哈哈哈哈哈我我我承认我是想歪了 ……(ಡωಡ)

    奚和2019/03/19 16:41:33回复
  11. p大的脑子,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我真的,看不懂了。

    贺子熹x2019/03/20 02:00:43回复
  12. 周大哥
    你是觉得自己是一只鸡呢还是一只鸭呢
    哈哈哈

    匿名2019/04/03 22:50:0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