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听老婆的话跟党走

医生护士乃至于受害者家属都暂时被李警官请出去了, 因此病房里只剩下两个相映成辉着二重唱的重病号。

赵云澜在这两人身上扫了一眼,先抬手打晕了一个, 然后问郭长城:“笔记本带了吗?”

郭长城忙点了点头。

“好好记, ”赵云澜弯下腰,问受害人,“大姐,您是腿疼吗?”

这受害人是个中年妇女, 疼得直打滚, 医护人员之好把她绑在床上,妇女泪眼朦胧地冲着他点了点头。

赵云澜掏出一个钱夹, 只不过这“钱夹”里没装钱和卡那一类的东西, 一翻开,里面厚厚实实的一沓, 是一水的黄纸符。

赵云澜挑挑拣拣, 一边翻一边对郭长城解释说:“纸符是非常必要的道具, 平时保存的时候也最好有规律, 按照类别——比如攻击的、辟邪的等等——分别归置好, 省得到时候要用, 你乱七八糟地找不着自己要的那张, 学会怎么用也是一门学问……”

这不着四六的领导竟然在床上受害者杀猪一样的叫喊声中, 慢条斯理地开始授课了。

郭长城没有那么过硬的心理素质, 他可完全听不进去, 注意力都被凄惨的受害人给吸引了。

“就说她这种情况吧。”赵云澜继续说,像医学院的教授在尸体身上指指点点给学生讲课一样, 他走过去,翻开了那位中年妇女的耳朵,“你没有天眼,看不见她的阴德亏损,可以需要借助一张非常基础的符完成。”

他抽出一张符纸递到郭长城面前:“这叫请天目符。”

郭长城刚要伸手去接,赵云澜的手就突然一翻,“啪”一下,准确无误地贴在了郭长城的眉心上:“像这样。”

郭长城猝不及防地被当成个干尸贴了,顿时只觉得额间的纸符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冰冷,仿佛有重量,一下敲进了他眉间,他眼前一花,眼前的世界立刻发生了变化……然而究竟变化在了什么地方,他却又说不出。

“你过来看。”赵云澜冲他招招手。

郭长城忙一低头,这时,他惊恐地发现躺在床上的受害人浑身笼罩着一层说不出的黑气,原本只是有些憔悴的脸显得说不出的怪异,隐隐透出一股行将就木的死气来,两条好好地长在身上的腿更是已经整个没入了黑气中,只露出一个参差不齐的大腿根。

郭长城再一看这女人的耳朵,只见她耳后有一大片黑印,颜色不深,但灰扑扑的,几乎糊住了她的脖子,就像一个怪异的胎记。

“耳后发黑,代表阴德有亏。”郭长城身后的沈巍忽然开了口,“生死簿上一生功德都有记载,人每作恶,耳后就会被小鬼按上一个黑手印,颜色越深,说明做的坏事越大,像这位这样,手印虽都不深,黑影范围却很大,这说明她一生未曾出圈,但看来自私自利,小恶是不断的。”

沈巍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当然,这罪不至死,那东西这么害她,是有点过分了。”

郭长城先是虚心信服地点了点头,随后很快发现自己点头哈腰的对象有点不对劲,顿时以一种看外星人的表情看着沈教授。

“看什么看,”赵云澜扳过他的脑袋,“那位才是高人,我之前那叫有眼不识泰山。”

郭长城原本只是诧异,听了这话,就已经是大吃一惊了,顿时对这位领导口中的“泰山”高山仰止。

只见赵云澜又拿出了另一张符纸,依然是放在郭长城面前,让他仔细看清楚:“这是一张简单的驱邪符咒,比较基础,所以有时候管用有时候不管用,当然,如果它不管用了,有助于我们判断对手的强弱。”

郭长城:“……”

他不大想知道听见这话的那位女同志的心情。

随着赵云澜把那张黄纸符拍到病床上的女人身上,郭长城借助人工的天目看见有一大团黑气,好像井喷一样,从她身上冒出来,张牙舞爪地冲天而起,触碰到天花板又落回来,在半空中凝成了一张扭曲的人脸,张开大嘴,对着他们发出歇斯底里的嚎叫。

这一切电光石火般,方才还是理论知识授课,下一秒就变成了鬼屋惊魂。郭长城“嗷”一嗓子,反射性地扭头就往门外跑,结果被他们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的赵处一抬手,给拎着领子捞回来了。

赵云澜淡定地一手拎着郭长城,一手插在兜里,跟半空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大眼瞪小眼了片刻,然后嘀咕了一句:“奇怪,怎么有这么大的怨气?”

郭长城:“鬼!鬼鬼鬼!”

赵云澜嗤笑:“多新鲜哪,你没见过鬼啊?没鬼还不让你来呢。”

“这是害人的!这是厉鬼!”随着郭长城“嗷”一声叫唤,他兜里爆发出一阵强电光,好在赵云澜已经有了经验,在自己亲手做出的神器面前也只好立刻松手退避,于是半空中的黑影就遭到了和瀚噶族密道里大刀相似的款待。

“还没问明白呢,谁让你击毙了!”赵云澜事后诸葛,等那股黑气已经完全烟消云散了,才一巴掌糊上了郭长城的后脑勺。

郭长城潸然欲泣地看着他:“我……我害怕……”

“那你就不能先憋会儿吗?”总有一些傻逼领导不过脑子,喜欢对下属提一些人类所不能达到的要求。

可惜郭长城是自家领导的脑残粉,对他向来是又敬又怕,恨不得哪怕赵云澜放个屁,他也敢奉之如金科玉律,认为领导放得真有道理。

听见这话,郭长城立刻如他所言,一声不吭地在原地开始憋,只把脸都憋红了,感觉自己还是肝颤,于是蚊子似的“嗡嗡”说:“我……我实在憋不住。”

赵云澜意味不明地斜眼看了他片刻,把郭长城吓得心惊胆战,险些再来一发十万伏特,谁知这没良心的领导忽然笑了起来,并称赞说:“你真解闷。”

郭长城:“……”

他总觉得这句称赞怪怪的。

沈巍看了他们俩一眼,终于发话了:“别欺负他。”

赵云澜二话不说,立刻表现出“听老婆的话跟党走”的优良素质,松开郭长城的领子,稍息立正站好,动作之迅捷,训练之有素,大约能入围新一轮“名犬大比拼”的决赛名单。

病床上的妇女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她目睹了这一切的过程,目瞪口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忙吃力地爬起来,跪在病床上直给郭长城作揖:“谢谢神仙,谢谢小神仙!”

郭长城大窘:“不不不,我我我……”

他舌头打结,面红耳赤,面对陌生的妇女脑子里一片空白,兜里的电棒适时地“噼啪”一声,爆出个火花,差点燎着了赵云澜的大衣。

郭长城连忙讷讷地闭了嘴,在找到了安全感的同时,也深切地体会了霹雳贝贝的心情。

赵云澜正色下来,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冲病床上的人摆摆手:“行了,您也甭拜了,我就问您几句话,希望您能配合一下。”

中年妇女忙不迭地点头。

“昨天您也是吃了一个路上买的橙子才进了医院的吗?”

“对,已经天黑了,我去超市买点东西,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路边有卖橙子的。”

“等等,你进超市的时候也看见那个卖水果的了吗?”赵云澜打断她。

中年妇女想了想,有点疑惑地说:“好像……没有吧?应该没有,我当时正打算买水果,要是有肯定会注意到。”

那是故意在那等着她的。

“卖水果的长什么样?”

“呃……男的,挺瘦,戴着一顶破破烂烂的毛线帽子……好像、好像还穿了一件灰不溜秋的大棉袄吧?”

赵云澜问:“他的腿呢?”

“腿?”这妇女被他问得愣了一下,好一会才想起来,“哦,对了!我想起来了,那个人腿脚好像是有点问题,走路一扭一扭的,挺费劲,你不提我还没想起来,别是个安了假肢的瘸子吧?”

说完,她不等赵云澜回答,就自顾自地发表起见解来:“我跟你说啊大仙,这些瘸子啦、哑巴啦什么的残废,都可不是东西了,那些人身上缺零件,所以心理都是扭曲的,他们给人投毒,那不是太正常了?要是我说,应该把这些人都集中到一个地方看管起来,反正放出来他们也没法正常生活,还扰乱社会之安宁。”

赵云澜皱了皱眉,听到这里,他终于明白这女的耳朵后面那大巴掌糊上一样的黑印是怎么来的了,有些人就是天生五行缺德,身上每个毛孔都渗透出咄咄逼人的小恶毒,没一处致命,但是没一处不咬人。

女人继续说:“……就说我们家那片的那个聋子吧,娶不上媳妇,就弄了条破狗,只要他们家一开门就能听见那狗叫,他聋子敢情听不见,也不管管,我那耗子药都买得晚了,早该把它弄死……”

赵云澜没了耐心,骤然抬起眼,直视女人的双眼,毫不怜惜地强力压制了对方的精神,那打了鸡血一样喋喋不休的妇女双眼立竿见影的迷茫了,不到片刻,她就翻着白眼,一头栽下去了。

赵云澜面无表情地在她耳边说:“你吃坏了东西,但是方才出去方便了一下,已经把脏东西都排泄出去了,哦,还因为没站稳,一脚踩进了屎坑里,身上的味真是洗都洗不下去……”

沈巍听他越说越不像话,只好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哦,虽然你把自己变成了一颗屎香香,但食物中毒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下午来过的帅哥警察们只是例行公事,来问了几个卖有毒橙子的人的信息,顺便对某些公民的思想道德修养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教育……”

沈巍:“咳!”

“没别的事了,你自己反省吧。”赵云澜应沈巍的要求闭嘴,最后一个走出病房,并且在将出未出的时候,回过头来露出一个坏笑:“祝你做噩梦,大妈。”

沈巍一回手把他揪了出来,生怕他再声情并茂地在人家耳边讲个午夜凶铃。

“她明显不认识投毒者。”一出门,赵云澜就对郭长城进入了授课模式,“眼皮下因果线也不重,虽然我觉得这人也挺烦的,但卖橙子下毒的不大可能是条狗,根据经验,这种情况很有可能是投毒的人平白无故地生事害人。”

他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正在自己的小本上奋笔疾书的郭长城一眼,略微放慢了语速,等了郭长城一会,这才似乎漫不经心地继续说:“如果方才那个大妈跟害人有直接关系——比方说是她把人家害死了,那别人回来报仇,我们是管不着的。人间的法律虽然不允许冤冤相报,但是阴阳的因果秩序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郭长城忙不迭地点头。

“可听受害者的意思,她明显不认识那个卖橙子的,加上因果线浅得程度,他么两人的交集说不定就只是在路边,擦肩而过谁踩了谁一脚之类的鸡毛蒜皮——当然,也许里面会有更深的隐情,但是最常见的情况,是厉鬼出于某种目的故意害人,这种情况,我们不但可以抓,还可以就地处决。”

郭长城下意识地拍了拍自己装小电棒的衣兜,赵云澜嘴角抽搐了一下,觉得自己有点蛋疼。

“这样,我去ICU看一下那个更倒霉的。”

他目光方才扫过来,沈巍就会意地点点头:“我去处理另一个受害者。”

赵云澜春风拂面地对沈巍笑了笑,然后转头变脸,分给了郭长城一张凶神恶煞的:“你去,打电话让祝红跟上级领导沟通一下,麻烦他们快点审批,今天晚上之前我要全权处理这件事——别磨磨蹭蹭,看你磨蹭就想踹你屁股,快点!”

能替他不平的沈教授已经走了,郭长城只好默默地捂住屁股,办事去了。

分享到:
赞(454)

评论36

  • 您的称呼
  1. 标题优秀

    匿名2018/08/07 20:37:15回复
    • 作者c位出道

      匿名2018/08/09 08:48:29回复
    • 你才知道么?已经不是一成两次了,,,,,,,搞事搞事,,,,作者在线搞事

      电视剧刷完被虐哭来看小说安慰安慰自己受伤的脆弱且黏性超强的玻璃心2018/08/31 17:34:19回复
      • 打这么长的id你不累啊!

        奈何缘2018/12/05 08:16:07回复
    • 屎香香
      也优秀,,,,,

      P大文的一点肉沫2018/08/31 19:22:04回复
    • 屎香香……我真是……作者大大真是……太太太可爱了

      陈栎媱2019/01/12 14:32:47回复
  2. 涩会,涩会

    匿名2018/08/10 12:59:26回复
  3. 快点告诉我谁是攻谁是受,我有点迷

    镇魂女鬼2018/08/16 01:38:57回复
    • 赵云澜是受,沈巍是攻。

      匿名2018/08/16 07:38:00回复
    • 沈教授攻,赵云澜是只自以为攻的受

      匿名2018/09/02 08:00:14回复
      • 赞同

        匿名2018/12/02 08:13:35回复
  4. 赞同

    匿名2018/08/18 18:32:52回复
    • 嗯嗯≧∇≦

      匿名2018/09/01 10:28:47回复
  5. 赵处是自以为攻的受

    匿名2018/08/20 18:48:48回复
    • 不想反攻的受不是好受

      匿名2018/08/30 16:30:59回复
  6. 沈巍看了他们俩一眼,终于发话了:“别欺负他。”

    赵云澜二话不说,立刻表现出“听老婆的话跟党走”的优良素质,松开郭长城的领子,稍息立正站好,动作之迅捷,训练之有素,大约能入围新一轮“名犬大比拼”的决赛名单

    匿名2018/08/31 13:40:02回复
  7. 蛤蛤蛤蛤蛤领导这个屁放的真有道理。笑死了。

    匿名2018/09/01 22:44:53回复
  8. 好看

    匿名2018/09/02 18:28:54回复
  9. 大型双标现场

    匿名2018/09/02 20:21:23回复
  10. 标题太优秀

    匿名2018/09/16 15:16:34回复
  11. 宝贝,你也太辣了~

    赵处2018/09/17 22:17:23回复
  12. 你真解闷,啊,优秀

    英语老师我的爱2018/10/02 15:10:47回复
  13. 130!

    大大的2018/10/05 11:06:24回复
    • 啥意思

      匿名2018/12/01 10:10:14回复
  14. 赵处欺负小郭都完了,沈教授才发话。是不是有点晚。不过我喜欢

    赵处沈教授的粉丝2018/10/08 15:53:50回复
  15. 大型双标现场啊

    匿名2018/11/18 13:36:37回复
  16. 澜澜真可爱,哈哈哈

    匿名2018/11/26 07:31:26回复
  17. 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大眼瞪小眼了片刻,然后嘀咕了一句:“奇怪,怎么有这么大的怨气?”
    请问谁是大眼?

    奈何缘2018/12/05 08:15:09回复
  18. 优秀优秀

    匿名2018/12/15 13:19:40回复
  19. ∵沈教授=泰山=毛猴=朱一龙
    ∴沈教授=朱一龙
    神仙选角没毛病

    匿名2019/01/07 23:20:51回复
    • 噗…哈哈哈,你厉害。

      匿名2019/01/29 00:15:49回复
  20. 我操nice

    居夫人2019/01/30 19:41:02回复
  21. 反攻,反复被攻

    匿名2019/02/03 01:06:03回复
  22. 好喜欢沈巍

    橙汐2019/02/07 16:13:12回复
  23. 赵云澜面无表情地在她耳边说:“你吃坏了东西,但是方才出去方便了一下,已经把脏东西都排泄出去了,哦,还因为没站稳,一脚踩进了屎坑里,身上的味真是洗都洗不下去……”
    沈巍听他越说越不像话,只好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哦,虽然你把自己变成了一颗屎香香,但食物中毒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下午来过的帅哥警察们只是例行公事,来问了几个卖有毒橙子的人的信息,顺便对某些公民的思想道德修养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教育……”
    沈巍:“咳!”
    “没别的事了,你自己反省吧。”赵云澜应沈巍的要求闭嘴,最后一个走出病房,并且在将出未出的时候,回过头来露出一个坏笑:“祝你做噩梦,大妈。”
    沈巍一回手把他揪了出来,生怕他再声情并茂地在人家耳边讲个午夜凶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2/11 15:54:54回复
  24. 沈美人明明就是攻,澜澜少做反攻白日梦了

    巍澜992019/02/15 15:55:4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