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埃德蒙·唐泰斯(三十二)

“恒安福利院原址就在在燕城市郊,不过年代太久远,那边早就改成滑雪场了,”临时落脚的度假别墅里,周怀瑾把从他家老菲佣那里拿到的东西展示给众人看,“这个人——这个女孩叫苏慧,费总跟我说过,这是个很重要的人物,她就曾经是恒安福利院收养的女孩之一。”

在座的一圈都沉默,因为除了周怀瑾,没有人不知道“苏慧”,不用他特意强调。

苏慧出卖亲生女儿换钱,继而犯罪又升级,利用自己的女儿拐卖其他女孩,拐、卖、杀一个全套,还把这一套传了三代人。

老照片上的少女天生眉清目秀,稍作打扮,能够得上一段赏心悦目的人间风景,谁能看出她手上的血债累累呢?甚至直到她死后十几年,罪行才大白于天下。

令人如鲠在喉的是,在这起横亘二十多年、耸人听闻的犯罪里,三个罪魁祸首的结局都不能尽如人意——苏落盏未满十四周岁,免于刑事处罚,而苏筱岚和苏慧都已经寿终正寝,躺在女孩们的尸体上醉生梦死,最后,除了虚无缥缈的丁点声名,终身没有为此付出过任何代价。

“民办福利院的收支平衡一直是个问题,一般最后就是两条路,要么想办法‘民转公’,要么找到固定的长期捐助,早年间有一些海外华侨华人投建捐助的福利院,恒安就是其中一家,后来大概是因为捐助人意外身亡,这家福利院无以为继,也就不了了之。”周怀瑾顿了顿,“它的捐助人就是周雅厚——方才我就在想,杨波的母亲和苏慧都是孤儿,又都来自燕城,那个年代城市又没有扩建,燕城能有多少人口,能有几家福利院?她们有没有可能来自同一家福利院?”

“长得漂亮的被高价卖到国外,挑剩下的,就和人贩子接头,流入人口买卖市场。”骆闻舟想了想,略微一点头,“这个想法有一定道理,但也有个小问题——照他们这个‘养孩子卖孩子’的做法,恒安福利院不但有收入来源,还应该很有赚头才对。就算没有周雅厚这个捐助人,应该也不至于倒闭吧?”

肖海洋说:“那也可能是东窗事发,被查封了?”

“福利院因为贩卖人口被查封,这种事就算没能轰动一时,肯定也会留下记录。”骆闻舟摇摇头,“不会消失得这么无影无踪。”

众人一时间也是累,也是没什么思路,全都安静下来,好一会没人吭声。

这时,周怀瑾忽然清了清嗓子,打破沉寂:“我想……我打算马上回周家老宅一趟。”

见众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他身上,周怀瑾又说:“我顺着我母亲的指引,随便找了个度假的借口离开周氏总部,找到那个老菲佣以后,从她嘴里听到了这些骇人听闻的事,之后我就直接回国找费总了,没来得及、也没想到要去仔细调查周雅厚——如果所有的事真的和他当年捐助的福利院脱不开关系,我觉得,只要是人做过的事,就不可能完全没有痕迹,一定有线索。”

“要真是这样,那我现在倒是能理解,他们为什么要穷凶极恶地追杀你了,”骆闻舟缓缓地说,“周先生,你一个人出国恐怕不安全,要不等两天,我想办法找人……”

“我可以陪同,”陆嘉在旁边插话说,“我可以多带几个兄弟,陪着周总一起去,放心吧,花钱请的私人保镖团也不会比我们更稳妥。”

“出国又不是随便飞一趟海南岛,”骆闻舟皱了皱眉,“你们现在临时办签证恐怕不太方便。”

“签证办好了,都是现成的,”陆嘉一笑就见牙不见眼,看着格外招财,“费总之前说,今年的员工福利就是让我们集体出国玩一圈,本来还以为白办了,现在看倒是正好。”

骆闻舟一愣:“什么时候的事?”

陆嘉:“去年秋天,他刚出院那会儿张罗的。”

周怀瑾忍不住睁大了眼睛——费渡曾经约他在医院见面,给他细数了郑凯风谋杀周峻茂一案中的可疑细节,还提示他回去查看他母亲的遗言,自己走后没多久,费渡又立刻着手让陆嘉他们准备出国……世界上那么多国家、那么多景点,为什么他偏偏把“度假”目的地安排在那里?

他是从那时候就开始布置了吗?

周怀瑾都听得出来,一个比一个敏感的刑警们当然更明白,陆嘉十分泰然地接受着众人的注目礼,并不解释,只是意味深长地一笑:“我这就去订行程。”

“明天一早分头行动,”骆闻舟第一个收回目光,“你们去查周家老宅,我们这边去找找有没有恒安福利院的蛛丝马迹,随时保持联系,千万注意安全——现在什么都别想,抓紧时间休息,养精蓄锐。”

众人习惯于听他发号施令,齐刷刷地站了起来,各自回房,打算借着难得一住的六星,把头天晚上睡猫窝的委屈补回来,肖海洋的脚步却是一顿,看向光动嘴没动地方的骆闻舟:“骆队,你还不睡?”

“小武那边还没消息,我有点不放心,再等一等。”骆闻舟摆摆手,“你先去。”

肖海洋“哦”了一声,被他糊弄走了。

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骆闻舟一个人,他站在落地窗边,一抬头正看见悬在中天之上的猎户座。并列的三颗大星星勾勒出光芒璀璨的“猎户腰带”,缓缓地横陈在如洗的夜空之中。

骆闻舟原本拿出了烟盒,捏在手里看了看,不知想起什么,又给塞回到兜里,他推开窗户,借着冬夜的寒风醒神。方才的只言片语,让骆闻舟难以抑制地想念费渡,虽然分开的时间还不如出趟短差长,他却有点一辈子都没见过费渡了的错觉。

费渡刚出院的时候……那时候他们俩关系很微妙,费渡满口甜言蜜语,没一句实话,他一方面告诫自己不能操之过急,一方面又恨不能马上把人抓在手里。

骆闻舟记得费渡那时精神很差,好像随时随地都能靠在哪睡过去,连骆一锅都不怎么搭理,偶尔能看见他坐在阳台上发呆,一不吭声,就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那时他心里都在想什么?

这时,有人在他身后突兀地出声:“费总说,所有的事都应该有个源头,那些看起来匪夷所思的人,往往也有匪夷所思的过去,追溯到那个源头,有些事能简单很多。”

骆闻舟一回头,看见陆嘉吊着胳膊溜达过来,胳膊上的枪伤对他来说就好像擦破点油皮,毫无影响,陆嘉随手从付费的小冰箱里拿出了一大盒坚果,开了盖递给骆闻舟:“你吃不吃?”

“……不吃,”骆闻舟看了看陆嘉手背上的小坑,“把八块腹肌吃没了,以后我拿什么施展美男计?”

陆嘉被骆闻舟人模狗样下的厚颜无耻吓得一哆嗦,连忙又开了一瓶可乐,给自己压惊。

“你在想什么?”陆嘉问,“想费总为什么能事先做这么多安排吗?”

“周峻茂和郑凯风为了谋夺周家家产,联手杀了周雅厚,十几年后,他们公司还没在国内扎稳脚跟,先找人撞死了绊脚石,一个是谋财害命,一个是买凶杀人,虽然看起来手法不太一样,但其实两起案子有相似之处——都是协作犯罪,都需要合谋共犯之间有某种程度的信任,都是伪装成意外的谋杀,”骆闻舟低声说,“周峻茂和郑凯风两个人会像‘狗拉三摊屎’一样,每次都换人合作,把自己的把柄丢得满世界都是么?所以两起案子之间一定有某种程度上的关联,这是合理推测,他事先做了安排也不奇怪,只是比别人想到得稍微早些而已。”

陆嘉穿着短袖,就着窗外的寒风嘬冰可乐,寒暑不侵似的,他静静地看了骆闻舟一眼,没吭声。

骆闻舟顿了顿:“怎么,你怕我会觉得他心机太深,未卜先知得太可疑吗?”

陆嘉不置可否地一耸肩:“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我们这种……揣着秘密和创伤,跟别人隔着一层什么的人。”

“兄弟,”骆闻舟拍了拍他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你老替有主的人这么操心,出去是很容易挨揍的。”

陆嘉“哈哈”一笑:“费总救过我的命,为了他,挨顿揍算什么?”

骆闻舟:“费渡对你们很好。”

陆嘉:“对你不好吗?”

“一般吧,就会嘴上哄人,在家从来不主动干活,支一支动一动、拨一拨才转一转,没事还老气我,”骆闻舟先是面无表情地矜持说,“很欠教育。”

陆嘉无言以对,一脸“狗男男天天显摆”的唾弃表情。

骆闻舟又绷不住笑了:“你刚说的‘创伤’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他从来没提过,”陆嘉犹豫了一下,说,“就是一种感觉,那种不信任外人、朝不保夕的感觉。有时候你觉得离他很近,触手可及似的,他一抬眼看过来,忽然就又远了。”

骆闻舟一顿。

费渡一度模糊的记忆,停不下来的咳嗽,奇怪的应激反应,地下室前紧绷的身体……这是典型的创伤后应激障碍。

可是那天费渡到底也什么都没说,又给他混过去了。

那一段曾经被他遗忘的记忆里究竟发生过什么?

这么长时间的软磨硬泡,骆闻舟觉得自己每天都忙着把费渡罩在身上的画皮往下撕,撕完一张又一张,跟俄罗斯套娃似的,直到这时,他终于觉得自己距离最后的核心只差薄如蝉翼的那么一层了——

这时,骆闻舟电话响了,他低头一看来电显示是“小武”,赶紧清扫了万千思绪,接起来。

“老大,”小武在那边压低声音说,“我们找到他们当做据点的仓库了,这些人警惕性很高,杨欣又认识我们,一直不敢靠太近,兄弟们都在这埋伏一天了,正好现在外面人少,准备马上实施逮捕。”

“嗯,”骆闻舟点点头,“小心。”

“除了杨欣,”还有一个人,小武用头颈夹着电话,手里举着望远镜,对骆闻舟说,“好像是你们说的那个朱凤,就是男人被精神病捅死的那个女的,傍晚七点左右,跟另一拨人来的。”

骆闻舟深深地皱起眉,想起费渡临走时匆忙对他说过的话——

画册计划归纳整理犯罪心理特征,没有必要把无行为能力人冲动杀人也列入研究计划中,范思远又说过,他只做过六起案子……

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这起精神病杀人案,根本不是范思远当年列入画册计划的案件之一?而是某个人偷偷把它混进来的,之后以模仿犯的手法,模仿范思远的“私刑处决”,杀了那个精神病凶手。

这样一来,范思远失踪后,这起案件自然而然会被栽在他头上,不会引人注意!

可是这里面有些问题:首先,必须确保范思远死亡或者失踪,否则一旦他被逮捕,他做了什么、没做什么,很快就能审出来,到时候非但不能达到“掩人耳目”的效果,反而会吸引别人的注意——这倒是容易解释,范思远杀人后潜逃,虽然没有正式发布通缉令,也是潜在的通缉犯之一,通缉犯是“那些人”的收藏品,范思远这样坏出了专业的人物更应该是“收藏品”中的极品,够得上放进玻璃罩子里的级别,所以应该是很快就被保护起来了,那个内鬼知道他绝不会落在警察手里。

但是,为什么要费尽心机地杀一个精神病人?

“收到,”骆闻舟对小武说,“朱凤是重要证人,一定抓活的回来。”

小武挂上电话,冲旁边的同事打了个手势,借着夜色掩映,狙击手迅速到位,特警训练有素地从三面逼近仓库,刑警们分头把外围和附近的无关人士疏散,一触即发。

突然,仓库里走出了一个男人,大约是守夜巡逻的,太敏锐了,一步刚迈出来,立刻嗅出了空气中味道不对,不远处的一个特警反应极快,一颗麻醉子弹“咻”地飞了出去,不偏不倚地击中了那人,男人立刻往后倒去,倒下去的一瞬间,他伸长的胳膊拨动了什么,尖锐的警报器声顿时“叽嘹”乱叫起来,仓库里的灯全亮了!

“直接冲进去!堵住后门!”

“快快快!”

幢幢的人影飞快地掠过,紧接着,让人心头发紧的枪声响起了!

小武头皮一炸——骆闻舟事先嘱咐过,这里面有重要证人,杨欣又和他们在一起,所以尽可能不要伤害他们,警方不会先开枪,那么……

如果说杨欣之前只是知情不报、只是跑,甚至她出于某种目的,故意让肖海洋发现医院的杀手等等,这都不是什么原则性的大问题,如果她事后配合、又是烈士家属,甚至可以免于处罚,可是现在公然拒捕、非法持枪,还跟警方对峙,这性质就不一样了!

小武狠狠地一咬牙,套上防弹衣就冲了出去。

仓库里的人虽然有武器,但真动起手来,属于乌合之众水平——尤其他们还把车停在了一起,代步工具被控制住,外围特警们打出了灯火通明的包围圈,警笛四下乱响,完全是被堵在了仓库里。

狙击手一枪一个,放倒了守在门口的两个人,子弹全打在大腿上,连位置都基本一样,那两人来不及反应,就被破窗而入的警察控制住了,小武带人冲了进去,在仓库外围逮住了三四个人,随后,他看见一个白色羽绒服一闪,往仓库后面的小楼方向去了,小武转身就追。

零星的枪声在夜色中分外刺耳,凛冽的空气中飘来硝烟的味道,涌进肺里,火辣辣的呛人,

小武咆哮起来:“杨欣!你给我出来!”

随着他闯进那小楼里,远处一颗子弹也跟着打进来,“哗啦”一声脆响,原本躲在玻璃窗后面的人影飞快地闪开,小武肝胆俱裂地冲着对讲机喊:“他妈的谁打的?说了別开枪!”

他一边骂,一边追了出去,想起刚上班的时候第一次去老杨家,快要高考的女孩做不出题目,赌气不肯吃饭,一圈号称“大学毕业”的大人们被老杨逼着给小师妹辅导,结果发现这群废物点心早把“元素周期表”还给了中学老师,几个人互相嘲讽了一顿饭……

方才躲在窗户后面的似乎不是杨欣,也是女的,有点瘦小,似乎上了些年纪,小武越追越近,认出这好像是朱凤。

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扑了上去,朱凤后背的衣服被他扯住,回手把什么东西向他砸过来,小武敏捷地避开,用力一掰那女人手腕,朱凤“啊”一声,手里的凶器落了地。

小武气喘吁吁地铐住她:“杨欣在哪?你们还有……”

身后突然一声枪响。

小武整个人僵住了。

那一瞬间,他没觉出疼,只是感觉整个人被用力推了一把,脑子里“嗡”一声。

一颗子弹穿过了他的脖子,穿白羽绒服的女孩双手颤抖,自己也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

小武侧身倒下,无法控制地往墙角滚去,浑身抽搐着,对上杨欣呆呆的目光。

“你……”

他努力做了个口型,却没能说出声音来。

你妈妈刚刚抢救无效,在医院里……

小武想。

你怎么还不回去?

你怎么那么不懂事啊?

他准备了一肚子的教训,没料到都是徒劳。

分享到:
赞(104)

评论34

  • 您的称呼
  1. 难受。。。

    吸居一拢2018/10/21 15:54:08回复
    • 看的想哭

      匿名2019/01/01 23:00:03回复
  2. 从付费的小冰箱里发出:发出→拿出

    小武不会死了吧啊啊啊

    汪汪2018/10/23 12:09:02回复
  3. 今天份的眼泪给小武

    沈韵2018/11/17 15:34:57回复
    • 牺牲了

      匿名2019/01/01 22:59:44回复
  4. 元素周期表: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钠镁铝硅磷,硫氯氩钾钙

    2018/12/09 13:55:56回复
  5. 匿名2018/12/17 08:48:48回复
  6. 我操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他妈哭死了

    匿名2019/01/13 00:38:26回复
  7. 正中脖子,大动脉…..近距离射击……无任何防备……小武他……….可能吗…..很不想说……我还是往下看下去吧,P大啊…..不要突然来个催泪弹…不!是一个大炸弹….^ _ ^

    镇魂家的小无邪2019/01/16 18:49:46回复
  8. 都看到这儿了,第一次流泪,为了小武!唉……是被洗脑了吗?一直不理解传销,被洗脑,那些人那么没有主见吗?

    匿名2019/01/23 23:52:01回复
  9. 小武你一定要活下去啊

    笑红尘2019/02/07 14:06:26回复
  10. 小武……没救了
    这杨欣是有病吧啊,她是傻逼吗?谁为她好她那么大了心里没数吗?

    匿名2019/02/13 00:23:38回复
  11. 我艹,这女的有病,脑子有病

    2019/02/15 18:07:17回复
  12. 小武……这么好的孩子,不要死啊

    今天也是西北一枝花鸭2019/02/19 11:07:28回复
  13. 猎户腰带是在猎户座内的一个星群,它包含猎户ζ(Alnitak)、猎户ε(Alnilam)、和猎户δ(Mintaka)三颗亮星。寻找猎户座的腰带是在夜空中定出猎户座位置最简单的方法。在每年一月中旬的晚间9点钟左右,猎户座通过子午线之际,是最容易找到猎户座腰带的时间。
    给P大跪了

    忘羡无羡暖花怜2019/02/25 05:10:13回复
  14. 我特么还以为小武和杨欣会组cp

    你怎么还不回去?你怎么那么不懂事?2019/03/17 23:41:01回复
  15. 又哭一次……好揪心

    奚和2019/03/19 15:17:26回复
  16. 看的真的难受,小武去追杨欣时的回忆,中枪倒地看到开枪人是杨欣时的内心动态,写的特别温暖人,好难过。

    匿名2019/04/09 15:08:52回复
  17. 心疼小武这个连全名都没有的烈士……前面的受害人和嫌疑人好歹都有个名字啊

    匿名2019/04/22 12:30:56回复
  18. 呜呜呜

    花楹2019/04/25 19:20:43回复
  19. 第一次 想要落泪 为小武

    匿名2019/04/26 11:24:46回复
  20. 不要啊 小武

    匿名2019/05/05 12:58:05回复
  21. 杨欣是傻逼吗?!气死了!

    匿名2019/05/06 05:14:43回复
  22. 尼玛……小武啊啊啊啊啊啊 哪个丧心病狂的开的枪?这帮人脑子真的有坑 尤其这个杨欣 不仅寒了老杨的心 更是寒了一群看着他长大的叔叔哥哥们的心

    居居的♥️头肉2019/05/11 18:24:36回复
  23. 看了评论才发现竟然真的是杨欣开的枪 傻x!

    居居的♥️头肉2019/05/11 18:27:06回复
  24. 我特么……我……我哭死算了
    向小武致敬

    陈栎媱2019/05/17 19:52:56回复
  25. 陆嘉无言以对,一脸“狗男男天天显摆”的唾弃表情。
    看哭了找点开心的看。

    白银六卫2019/05/24 09:03:50回复
  26. 杨欣太过了

    巍澜2019/05/31 17:02:16回复
  27. 看似纯良无公害的最他妈不是东西

    右上角 点关注2019/06/01 09:43:18回复
  28. 小武……看着她长大的呢,就算杨欣有恨,小武是无辜的啊

    匿名2019/06/18 23:21:51回复
  29. 心痛,杨欣太不懂事了

    xiao wu2019/06/29 16:47:22回复
  30. ……抱歉,我一点点触动都没有……其实我和费嘟嘟大概有一个共同点…缺少共情…我现在已经哭不出来了每个人都有阴暗面,或多或少罢了。

    芥渊2019/07/04 13:58:03回复
  31. 哇太他喵过分了!

    滴滴2019/07/17 13:51:56回复
  32. 皮皮又来骗眼泪了,小武好惨啊,好歹也算看着她长大的,就这么开枪了……姓杨的那个,你是智障吗?你就这么舍得吗?你还有良心吗?

    k玖笙2019/07/19 07:35:5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