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埃德蒙·唐泰斯(二十八)

说话间,陆嘉已经冲出了小胡同,一头扎进另一条路上——高速发展的城市一般都有这样的问题,建设初期没考虑到停车位,很多地方车位都非常紧张,没地方停的私家车就贴个联系方式非法放在路边,夜里与节假日往往能自发排成整齐的队列,是燕城一大特色。

此时一侧路边的车静静地沐浴在萎靡的路灯光下,车顶结着细细的白霜,好像已经沉睡多时。

周怀瑾探头看了一眼被活活蹭掉的后视镜:“甩掉了吧?”

陆嘉没吭声,周怀瑾一口气还没松到底,就见那胖子突然不知有什么毛病,好好的路走了一半,他再次毫无预兆地一个大转弯,车轮碾过碎冰碴,略微打了滑,后备箱在老旧的路灯杆上重重地撞了一下,陆嘉看也不看,把油门踩得“呜”一声尖叫,再次拐进细窄的小胡同,让这辆车强行瘦身,把另一边的后视镜也蹭掉了!

周怀瑾被安全带勒得生疼,回头望去,只见一辆原本在路口停靠的轿车诈尸一样地启动了,只比陆嘉慢了一步,这里竟然还有埋伏!

周怀瑾骇然:“你怎么知道的?”

“直觉。”陆嘉很没素质地把烟头弹进了墙角的雪堆里,“挨打挨多了,你就知道套麻袋的喜欢选在什么地方下手。”

周怀瑾单知道这个人是费渡派来照顾他的,以为大约是个“助理”之类的人物,闻听此言,终于忍不住问:“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大混混。”陆嘉先是随口说,随后感觉这个回答有些给费渡掉脸面,连忙又改口说,“不对……我应该算那个、那个什么玩意基金的行政总监……”

周怀瑾愣愣地问:“什么基金?”

陆嘉:“……”

名片印出来就没仔细看过,想不起来了。

俩人相对无言片刻,忽然,陆嘉脸色一变:“操!”

穿过小胡同,前方却并没有豁然开朗,而是一堆更加错综复杂的小路,叫人一看就晕,陆嘉不知从哪摸出了一面小镜子,拉下车窗手工代替后视镜,只见身后车灯凶狠地交错而来,几辆摩托从左边的小巷里追了出来。

周怀瑾这才反应过来陆嘉骂街不是因为想不起自己职位,连忙往副驾驶那一侧看:“这边也有!”

“看来他们选在这地方动手是有原因的,”陆嘉沉声说,“事先想到我们会来查杨波,特意围追堵截地把我们赶进来,这是要‘打狼’……你干什么?”

周怀瑾拿出手机:“喂,110,有一伙歹徒一直在追我们!”

陆嘉:“……”

真是个遵纪守法的文明公民。

可惜警察并没有任意门,不能立刻响应召唤从天而降,连陆嘉他们自己的人都来不了这么快。

等周怀瑾在刺耳的引擎声和撞击声中,好不容易跟接线员把自己的位置说明白时,他们俩已经被完完全全地堵在了一处小路中间。

周围没有路灯,交织的车灯却已经晃得人睁不开眼。

周怀瑾从来没经历过这种阵仗,往左右一阵乱寻摸:“怎么办,要动手吗?有武器吗?”

“后座底下有……”陆嘉先是说了几个字,随后快速评估了一下周少爷的软硬件,“唉,你还是算了,别给人家送菜了,自己藏起来。”

“藏……藏起来?”周怀瑾目光一扫这杀气腾腾的包围圈,“不……先谈判不行吗?”

他话音没落,围追堵截的那伙人已经争分夺秒地扑上来砸车了,陆嘉从车座底下捞出一个头盔扔给周怀瑾:“自己戴上,找机会跑。”

周怀瑾在一片嘈杂里什么也没听清,只得大喊:“你——说——什——么?”

陆嘉一把扯下了身上的外套,里面竟然只穿了一件紧身的T恤,随后他直接将凹陷的车门掀开,靠手劲撞飞了一个人,拎着铁棍横扫出去,铁棍砸在人肉体上的声音触目惊心。

周怀瑾本意是想帮忙,但是事到临头,完全不知道从何帮起,他才刚把自己斯文柔弱的脑袋塞进头盔,身边的车窗玻璃就被人砸了个稀碎,碎玻璃渣如雨下。时间好像忽然被拉得无比漫长,周怀瑾看见砸车的人鼻子里喷出白气,面部表情近乎狰狞,野兽似的朝他扑过来。他的四肢不经意识调动,已经手脚并用地动了起来,慌不择路地钻向后座。

冷风呼啸着灌进来,两把砍刀从凌乱的车门中直戳向他后背。这个时候,周怀瑾突然发现自己是不害怕的——顾不上,他只是一边努力地蜷缩起身体,一边思考:“防弹衣能防刀子吗?是一个原理吗?”

紧接着,车身巨震一下,更多的碎玻璃片劈头盖脸地掉下来,刀子划破了周怀瑾的小腿,与此同时,那几个持刀行凶的行凶者被身后的偷袭拍在车身上,一股难以言喻的馊味四下弥漫开。

周怀瑾定睛一看,只见原本在路边好好站着的大垃圾桶居然也无端加入了战局,被力大无穷的陆嘉横着砸了过来,这一片疏于管理,铁皮的垃圾桶挺着个半饱的肚子,里面装的大约还是陈年的旧垃圾,在孤独的岁月里彼此发生了奇妙的反应,气味堪比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这么片刻的功夫,陆嘉身上已经沾满了血迹,不知道是别人的还是他自己的,他揪起周怀瑾,一把将他拽下了车,抬起比腿还粗壮的胳膊勾住他的脖子:“跑!”

周怀瑾的头盔被碰歪了,厚重地挡住了一半视线,感觉自己成了一只东倒西歪的大头蘑菇,完全被陆嘉扯着走。

突然,他的头盔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仿佛是个崩起的小石子,“当”一下,声音很大,周怀瑾正在五迷三道,按在他脖子上的那只手陡然下压,生生把他按矮了半尺,以浓缩状态冲进了一条小巷。

周怀瑾伸手乱摸,摸了一手的冰冷粘腻,陆嘉的呼吸粗重极了,他连忙将偏移的头盔扒拉回原位,这才发现,头盔右侧竟然布满扎手的裂痕,而陆嘉方才搭着他脖子那条胳膊血肉模糊。

周怀瑾骤然变色:“他们怎么还有枪?”

陆嘉没吭声,沉重的呼吸里带着痛处的颤音,一手摸进腰间,他的皮带上挂着一把弹簧刀,冰冷的刀柄硌在手心,陆嘉身上蒸出了带着血腥气的汗。

然而他只是摸了一下,下一刻,他就猛地把周怀瑾往后推去,重新拎起了那根已经砸弯的铁棍——刀是好刀、好凶器,他冲出去捅死几个人没问题,他有这个本事,也有足够的愤怒和血气。

可是不能,因为他是那个……“什么玩意基金”的“行政总监”。

虽然基金的名字硬是没记住,但他知道里面周转的钱是干什么用的——那是给那些伤痕累累、求告无门的人买面包的,虽然无法治愈精神上永无止境的创伤,至少让他们物质上不至于走投无路。

哪怕他胸中有万古长刀,他也不能代表费渡去砍人,更不能代表那些认识或不认识的可怜人去砍人。

“跑。”陆嘉抽了口凉气,对周怀瑾说,“我给你挡着,跑出去找警察,找骆闻舟!”

周怀瑾心说这不是扯淡么,一伙拿刀拿枪的歹徒在前面索命,这位陆先生提着一根砸弯的铁棍就打算要抵挡千军万马?

“我不……”

陆嘉回手推了他一个踉跄,紧接着一棒子挥出去,把一个追上来的歹徒撞了出去,与此同时,他一冒头,旁边的墙上就响起一阵“噗噗”声,子弹在墙上弹得乱蹦,尘土飞扬。陆嘉被迫缩回矮墙后,正这当,引擎声乍起,一辆摩托车横冲直撞地向他藏身的地方撞了过来!

陆嘉为了躲子弹,正好贴着墙角,眼看无处退避,要被那摩托车挤死在那,忽然,黑暗中有个什么东西横空砸了过来,正好砸中了摩托车的前轮,高速的两轮车平衡顿失,一个前滚翻扑了出去。

陆嘉蓦地回头,只见方才跑开的周怀瑾居然又去而复返,还不知从哪弄来了几块板砖,扔出去一块,手里还拎着俩!

陆嘉:“我不是让你……”

“我知道的事都告诉费渡了,”周怀瑾举着傍身的两块板砖,大声说,“就算我死了,他们也能继续查,也能猜得出他们为什么要杀我!我怕谁?”

周怀瑾,金玉其表、败絮其中。

他懦弱无能,前半生都在惶惶不可终日里徘徊着瑟瑟发抖。

“真是窝囊啊。”他想,“我他妈谁都不怕!”

陆嘉脸上的神色有些难以言喻,但此时已经来不及再说什么,更大的引擎声随即响起,其他的摩托车也跟着效仿,周怀瑾再次故技重施,可惜不是专业选手,两块飞天板砖连失准头,已经无计可施。

他本能地抬手挡住刺眼的车灯,被一腔热血冲的头重脚轻之余,又有些难过——陆嘉本来想让他老老实实地在酒店里待着,是他非放不下谜一样的杨波母子,非要自不量力地出来查访。

他觉着怀信的事还没完,他还没有得到最后的交代。

自投罗网,恐怕还连累了别人。

怀信还在天上看着吗?周怀瑾想,如果还在看着,能不能借一点运气给没用的大哥?

大哥这辈子别无所长,大约也只能靠运气翻盘了。

这时,一身尖锐而短促的警笛声凭空响起,周怀瑾一呆,还以为是幻听。

随后,那警笛声大喘气似的续上了,红蓝相间的光在夜空中大起大落,直奔着他们的位置迫近过来——

周怀信的画在他店里挂着,周怀信的名字摆在他心里的神龛之上,应了他绝境下走投无路的祈祷。

小骷髅专业户的半吊子画手,在他大哥这里,具备了作为“信仰”的资格。

只可惜警察虽然赶到,警车却不便向陆嘉那样从窄缝里强挤,一时进不来这“风水宝地”,一个骑摩托车的人发出一声尖锐的呼哨,手起刀落,迅速解决了倒地不起的同伴,不留一个活口,剩下的迅速沿着预先算计好的小路逃窜而去——往来路径掐算得十分精确,如果不是陆嘉意料之外的扎手,警察又跟开了挂一样来得太快,简直是一次完美又从容的刺杀!

陆嘉晃了晃,周怀瑾本来想拉他,也不知是自己手太软还是陆先生超重,没拉住,俩人同甘共苦地一起坐在了地上,急促的脚步声涌上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问:“没事吧,人呢?”

“我一猜就是你。”陆嘉攥住不停流血的胳膊,勉强冲匆匆赶来的骆闻舟笑了一下,“等接线员通知再调度出警,估计我们俩尸骨都凉了。”

“费渡手机上有你们俩的精准定位,”骆闻舟皱着眉仔细看了看陆嘉的伤口,“别废话了,先去医院。”

“老大,”郎乔带着几个刑警在旁边把尸体翻动了一圈,说,“留下的这几个都没气了。”

“带走,核对DNA和指纹。”骆闻舟沉声说,随即他不知想起了什么,深深地看了陆嘉一眼。

“正当防卫,刀都没动,”陆嘉一眼看出他在担心什么,老神在在地笑了,“我还怕你自己一个人过来呢,没想到你这个大英雄除了会背后偷袭,还不太孤胆——怎么,费总出事,你没被停职?”

“我又不傻,”骆闻舟一弯腰,跟周怀瑾把陆嘉架了起来,“停职归停职,我的人还是我的人,我说话还算数,是吧,孩儿们?”

郎乔、肖海洋、小武,还有一大帮市局刑侦队的精英,值班的、休假的,全被他调动出来了,还有个身不能至的陶然,在通讯器里跟众人同在,陶然说:“毕竟都是被你喂到这么大的。”

郎乔大言不惭:“反正我是心腹。”

肖海洋板着脸:“反正我信不过别人。”

“老脸都快让你们说红了,”骆闻舟面不改色地一摆手,“先确定死者身份,可能都是有案底的,然后借着追,以市局名义,紧急向各区分局、派出所请求支援协助,就说有一伙持枪劫匪在流窜——眼镜跟二郎等会,先跟我一起把伤员送医院,谋杀未遂,我怕他们会有别的异动,速度!”

他一声令下,封现场的封现场,叫支援的叫支援,所有人都有条不紊地行动了起来。

费渡不知道外面这一段惊心动魄,他正态度良好地“配合调查”。

“你不知道你父亲在哪?”

“我过来之前刚接到疗养院电话,”费渡无所谓地一耸肩,“还没来得及确认,怎么,看来是真的了?”

调查员仔细观察着这个费渡——他年轻,好看,从头发丝到手指甲无不讲究,袖口透出一股扁柏、罗勒叶和雪松混杂的香水味,整个人就是个大写的“纨绔子弟”。调查员忍不住低头扫了一眼费渡的基本资料,太年轻了点,还是个学生:“你一点也不担心他?”

“担心什么?费承宇被人绑架吗?”费渡笑了起来,笑容却没有上升到颧骨以上,“他这三年多一直靠机械维持基本生存需求,大脑已经没有恢复的可能,您说他是人也行,说他是一团泥也没什么不对。前些年公司里的老人们不服我,有这么个将死没死的‘太上皇’镇着他们挺好,现在费承宇就没什么用了,一个累赘,绑就绑了吧,最好撕票。”

调查员盯着他的眼睛:“你说费承宇的大脑已经没有恢复的可能性,这是谁告诉你的?”

费渡一脸莫名其妙地挑挑眉:“医院啊,这还能是我编的吗?二院、五院、北苑脑外——还有滨海疗养院,您可以挨个问……不是,您不会觉得,是我为了家产对他做了什么手脚吧?”

调查员神色凝重。

费渡“哈”地一笑,是一脸不屑解释的样子——不管怎么说,费承宇出事的时候他才十八岁,十八岁的独生子富二代弑父谋夺家产,怎么听怎么像是匪夷所思的小说情节。

调查员发现,费渡好像一点也没有意识到,如果费承宇真是植物人,那他自己就是嫌疑人,他好像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而被叫到这里来的。

这什么都不知道的态度好似倒为他无意中撇清了关系,如果这也是装的,那这年轻人城府未免太深。

调查员清了清嗓子:“几年前——也就是你父亲车祸前不久,贵司旗下一家融资租赁公司曾经有一笔业务往来,合作方是‘泰华数字技术有限公司’,你知道这笔业务吗?”

“不知道,”费渡平静地回忆片刻,眼神波动都没有,“我爸没出车祸之前,我就是个要钱花的,没搀和过他的工作。”

“那你接手后呢?这应该是你接手之前不久的事。”

费渡看了看他,忽然笑了。

分享到:
赞(114)

评论14

  • 您的称呼
  1. 嘟嘟啊我的嘟嘟啊

    匿名2019/01/01 22:05:27回复
    • 看的要哭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匿名2019/01/01 22:05:54回复
  2. 地一摆手,“先确定死者身份,可能都是有案底的,然后借着追,—地一摆手,“先确定死者身份,可能都是有案底的,然后接着追,

    匿名2019/01/06 20:10:45回复
  3. 嘟嘟的重头戏开始上演了,终于嘟嘟主角了

    匿名2019/01/19 00:53:21回复
  4. 郎乔、肖海洋、小武,还有一大帮市局刑侦队的精英,值班的、休假的,全被他调动出来了,还有个身不能至的陶然,在通讯器里跟众人同在,陶然说:“毕竟都是被你喂到这么大的。”

    郎乔大言不惭:“反正我是心腹。”

    肖海洋板着脸:“反正我信不过别人。”
    被这种感情感动到了嘤嘤嘤

    闻舟渡我2019/01/29 16:25:40回复
  5. 前面眼熟的ID怎么都不在了-_-。。。哎,只有我一个高三生天天这么闲看小说吗哈哈哈

    今日份坑已经刨完,睡等明天2019/03/24 21:46:37回复
  6. 我知道为什么看的要哭,因为我也这样,p大可以把人与人之间最难能可贵的信任和温情用很柔软的话一笔带出,有种四两拨千斤的感觉,很普通的一句话却藏着特别特别真也特别特别深的感情。骆队说,停职归停职,我的人还是我的人,陶然在通讯器里和众位同在,就这一句,我就开始鼻子发酸了。是啊,一众信得过的热血团队,永远同在。

    匿名2019/04/09 14:32:45回复
    • 说的真好

      茶邺2019/07/13 23:53:30回复
  7. 长公主好样的

    居居老师2019/04/17 23:21:50回复
  8. 这章我忽然看的热血沸腾

    呵呵哒2019/04/30 18:26:34回复
  9. 喜欢长公主,小肖,陶然,骆队之间这种情谊啊

    蒋丞选手的顾飞2019/05/03 16:33:17回复
  10. 再看到这里还是无比动容,陆嘉值得敬佩……另外警队这些人的感情真的让人动容。表白楼上长评,p大真的好厉害

    陈栎媱2019/05/17 19:18:48回复
  11. 想跟骆队表白,抢不过戴眼镜的那个

    巍澜入坑2019/05/27 23:10:31回复
  12. 我哭了
    热血沸腾的那种

    匿名2019/06/17 01:47:4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