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你连亲人一口都偷偷的……

从赵云澜的本意来说, 除了沈巍,他是不想带任何灯泡的, 但是鉴于前两天黑猫大庆的强烈抗议, 赵云澜还是在被粉红泡泡烧坏了的脑子里挤出了一点责任感,在临出门的时候给郭长城打了个电话,叫他一起跟来,顺便寓教于乐……哦, 不, 是在实践中给他做新员工培训。

可怜小郭警官,入职已经过了半年, 依然一问三不知, 直到此时才刚摸到一个入职培训的毛。

郭长城是个实在孩子,自然不敢让领导等他, 接到电话, 立刻就以光速冲出去了, 生怕早高峰堵车, 他一路小跑地冲进了地铁站, 在最拥挤的路段上车, 两次被人从地铁里挤出去, 第三次终于被一个彪悍的阿姨从身后踹了一脚, 在车门关上之前硬是把郭长城给塞了进去。

活生生地弄出一身大汗, 郭长城到了医院门口, 他这才发现,来得太早了, 上白班的医生才刚开始陆陆续续地往里走,至于他们领导,那还不知道在哪个温柔乡里乐不思蜀呢。

郭长城搓着手,缩着脖,在寒冬腊月的龙城里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鼻涕流了一包餐巾纸,整个人几乎冻成了一个冰花,才把姗姗来迟的赵云澜等来……哦,还有沈教授。

郭长城已经冻得话都快说不清楚了,张嘴:“赵、赵赵赵赵赵处。”

赵云澜被他的造型逗乐了:“什么时候来的?等多长时间了?”

郭长城:“快、快快快仨钟头了。”

“你不会给我打个电话或者找个地方避风”这种话,赵云澜没问,他早就习惯了——郭长城要是不蠢,那还是郭长城吗?

倒是沈巍诧异地问:“早来了为什么不进去?”

赵云澜锁好车,随手把车钥匙扔进了郭长城怀里,嗤笑一声:“他不敢。”

被说中了的郭长城用力吸溜了一下流下来的清鼻涕,偷偷看了沈巍一眼。

沈巍瞥见,好脾气地对他点点头:“早,吃过早饭了吗?”

郭长城一边点头,一边在心里胡思乱想地琢磨着,赵处怎么工作时间还带“家属”?

这事看起来像领导有问题,可郭长城还是觉得自己当了个硕大的灯泡,心里十分不好意思,看见沈巍和赵云澜在前面小声说话,他就只敢跟在三步以外的地方,弓肩低头,被冻得一脸凄惨,就像个亦步亦趋的小太监。

谁知此时恰逢流感高发期,医院里正是人满为患,郭长城这么一落下,立刻就被别人挤散了,他一边奋力地往人群外挣扎,一边踮起脚寻找另外两个人的踪迹,等他好不容易杀出一条血路来,赵云澜和沈巍已经看不见了。

好在郭长城来过一次,还知道顺着楼梯往上走,去六楼住院部。

刚到六楼,正好一群医生护士急匆匆地推着个病人从他身边经过,郭长城连忙闪开让路。

这一侧身,他就不小心瞥见了医院的窗户。

郭长城自从几次三番地从反光的玻璃上看见过“脏东西”后,就几乎已经有了心理障碍,他平时养成了习惯,到家就拉窗帘、开电视,把能反光的桌子都盖上棉布的桌布,笔记本电脑只有用的时候才掀开等等。

可谁知就这么无意的一眼,郭长城的目光还是被那玻璃吸住了。

他看见六楼的窗户外面有一个人,男的,清瘦,头上戴着一个破破烂烂的毛线帽子,帽子下面露出皮肤粗粝的耳朵和花白的头发,穿着一件同样破破烂烂的大棉袄。

郭长城本能地感觉到了他的不同寻常,他的心飞快地跳了起来,可是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是害怕,就越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

郭长城的目光慢慢地往下移动的同时,忍不住张大了嘴,脸上露出一个极惊骇的表情——他看见,那个人悬在半空中,腰胯部往下没有腿!

那人的双腿从大腿根附近就被截断了,在细长的窗户上,郭长城几乎能看清那人腿上不规则的伤口,在烂肉外面露着短短的一截骨头,还、还在滴血!那血顺着窗户缝里流进来,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成了一小滩,好像总也流不完。

而过往的医生护士没有一个注意到。

那没有腿的人静静地盯着医院的住院部,半张脸上全都是土和血,他双目凸出,就像恐怖的蜡像那样面无表情,只是阴阴地盯着室内来往的人群,干裂的嘴角歪歪斜斜地往一边挑起,露出一个说不出怨毒的冷笑……

就在这时,一只手猝不及防地用力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郭长城惊恐到了一定程度,竟然连尖叫都没顾上,顿时一声不吭地跳起了老高,双目圆睁,呼吸都停了,胸口的心脏明显“咯噔”一下,跳空了一样卡了一拍。

不夸张地说,当时郭长城十分清晰明显地感觉到自己涌上了一股尿意。

好在他随即就看清了拍他肩膀的是赵云澜,又硬生生地把尿憋了回去。

赵云澜见他的脸都吓白了,弯腰做了个夹腿的猥琐动作,顿时皱起眉:“你又怎么了?”

郭长城张开嘴想解释,无奈脑子里依然是一片空白,还处在短暂失语、忘了人话怎么起头的状态里,只好哆哆嗦嗦地抬起手,指了指走廊尽头的窗户。

赵云澜疑惑地抬头,往他指的方向看了一眼——不算窗明几净,不过也不算很脏,除了尘土和细小的冰碴,那里什么都没有。

赵云澜奇怪地问:“你看见什么了?”

等郭长城张皇失措地再抬头望去,竟然发现那里只剩下一扇空空的窗户,什么也看不见了。

他抓耳挠腮地往四周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这里,于是压低了声音,以一种快要哭出来的语气说:“我看见一个男的在窗外飘着……不,是只有半个男的,他的腿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弄断了,血都顺着窗户缝流进来了,一地都是。”

赵云澜皱着眉看了看他,郭长城用力把快流出来的鼻涕吸溜了回去,依然是一脸对别人说“快来欺负我吧”的傻样。

赵云澜知道他没说谎,根据他对郭长城的了解,他怀疑这熊孩子的智商能不能支持“在领导面前扯谎”这么高难度的事。

他于是径直走到窗口,明鉴表没有反应,平静地一分一秒往前走,赵云澜抬手在窗棂上摸了摸,而后把已经锈住了一点的窗户推开了一条缝,冷冽的西北风立刻横扫进来。

可也就只是风而已,除了冷冽,他什么都没感觉到。

赵云澜在窗口站了不久,就有一个住院部的护士小姑娘跑过来抗议:“哎,那位先生,你能把窗户关上吗?要透气麻烦出去透,一点暖和气都泄出去了,这可还有病人呢。”

赵云澜拉好窗户,回过头来,不好意思地冲年轻的小护士笑了一下,点头以示歉意。

小姑娘骤然遭遇了高品质帅哥,一下没反应过来,过了片刻,她红了脸,半真半假地低声抱怨了一句,转身走了。

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的沈巍这时忍不住,在旁边轻咳了一声,故意侧过身挡住小姑娘偷偷回头瞟的目光。

赵云澜似笑非笑地扫了他一眼,抬手拉了拉他的围巾,一下凑过去,几乎是贴着沈巍的耳朵低声问:“着凉了?你咳嗽什么?”

沈巍忙往后退了一步,那神态动作,赵云澜怀疑,要是给他穿一身长袍,他就要拢袖低头,来一句“光天化日之下,男男授受不亲”了。

他忍不住低低地笑了起来。

“你在看什么?”沈巍耳朵尖有些泛红,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赵云澜扫了一眼站得远远的、死活也不敢靠近窗户的郭长城一眼,把方才的事简短地说了。

沈巍听完想了想,也跟着压低了声音说:“按理说他没有天眼,但是奇怪得很,我觉得他似乎能通过反光的东西看见原地发生过的事。”

赵云澜一挑眉:“怎么说?”

“你还记得第一次在龙大的时候,我突然出现打断他吗?”沈巍说,“其实头天晚上我就听说了学校出事,当时因为怀疑是和落跑的饿死鬼有关,我就派了个傀儡查了查死者的寝室,不过傀儡在天亮之前就已经撤了,可这个年轻人爬到窗台上的时候,他跟我的傀儡忽然建立了一种微妙的联系,我怕泄露自己行踪,这才不得不出面制止……只是当时实在不知道你在那。”

当时有人通过某种方法,短暂地切断了他对赵云澜位置的感应。

郭长城后来交的报告里,确实提到了他在窗户上看见了一个骷髅,以及“骷髅眼睛里有一个黑袍人”之类的事,只不过后来那份报告赵云澜也就扫了一眼,发现其中百分之九十都是鸿篇巨制的屁话,就把那打报告纸垫茶杯用了——他本也没指望郭长城能写出什么像样的材料来。

赵云澜:“也就是说,也许是头天晚上的某一个时间,确实有这么一个断了腿的人……或者魂魄,曾在这里窥视过?”

沈巍把声音压得更低:“你不是说那两个人是半夜被送来的?要是我害了人,大概也会想亲自跟来看看,那些人是什么下场。”

赵云澜坏笑起来:“你才不会害人,你连亲人一口都偷偷的……”

沈巍实在难以适应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与人交头接耳说这样私密的话,脸上顿时不自在地红了,骤然低喝一声打断了他:“别胡说八道!”

赵云澜依言闭了嘴,不过贱.人就算闭了嘴,用眼神视/奸之类的事他也做得炉火纯青。

最后,沈巍终于被他上三路下三路的目光扫得挂不住了,转身大步往病房的方向走去。

三人别别扭扭地同行到了病房门口,郭长城发现,头天的野兽派惨声独唱如今已经变成了二重唱,第一个受害人已经不在这地方了。

愁容满面的分局大盖帽迎出来,握住赵云澜的手,亲切得简直就像当年红四方面军和红二方面军胜利会师,一脸苦大仇深地说:“您就是赵处吧?我姓李,唉,我们领导嘱咐过我,都在这等了您一上午了。”

赵云澜问:“昨天送来的那个呢?”

李警官:“快不行了,送ICU了,医院现在想把这两位也移驾过去呢。”

赵云澜问:“怎么个不行法?”

李警官说:“叫唤了一天,跟离开水的鱼似的,睁着眼睛,就不会说话,也不搭理人,整个就是一个昏迷状态,偶尔抽搐几下,大腿往下毫无知觉——这真是投毒吗?我干了这么多年,真没听说过什么药能把人药成这样的。”

“没准还真不是投毒。”赵云澜看了他一眼,李警官只觉得这男人的目光幽深,好像别有意味,顿时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冷战,赵云澜拍了拍他的肩膀:“再说医院这边也没定论呢,什么都有可能——你们先别忙着搬,我跟受害人沟通一下,了解了解情况。”

分享到:
赞(947)

评论74

  • 您的称呼
  1. 真好

    匿名2019/07/29 21:14:16回复
  2. 怎么办?看他俩亲密互动我就想到剧版的se结局,好想哭。

    居老师的小娇妻2019/07/31 23:30:38回复
    • 想起来剧版的结局就很……

      哈哈哈2019/08/01 01:48:04回复
    • se是什么意思

      2019/08/17 23:52:42回复
      • se应该是sad end 悲伤的结局

        肥宅快乐水2019/08/19 06:53:17回复
  3. 赵处长nb,搞得我差点以为你攻了

    沈教授手中的斩魂刀2019/08/02 22:43:41回复
  4. 把居居和白叔带入进去看,真是太爽!

    匿名2019/08/15 10:20:59回复
  5. 呃……剧版的结局是什么,我没看过

    染柒2019/08/20 08:54:00回复
  6. 反正我是不要看剧版结局了,我就沉浸在这里就好了,五刷再来一遍!

    匿名2019/08/21 09:18:57回复
  7. se好像是shit ending 专指剧版镇魂结局

    匿名2019/08/23 09:42:17回复
  8. 狗屎般的结局~害

    聿儿2019/08/25 20:13:5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