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埃德蒙·唐泰斯(八)

不知怎么突然刮起一阵妖风,顺着窗户缝悍然闯入,开着一条缝隙透气的玻璃窗一下被撞上,窗台上的一个笔筒应声而倒,“稀里哗啦”地落了地,被惊动的费渡抬起头,同时,尖锐的电话铃声炸雷似的响起——

正好从外面进来的骆闻舟气都没顾上喘匀,一把抓起座机听筒:“喂?”

费渡的心口不明原因地一紧,随即,他就听见骆闻舟的声音陡然变了:“什么?你再说一遍!”

“……肇事的两辆皮卡车里事先放了易燃易爆物,陶副队的车跟他们撞在一起的时候产生了明火,一下点着了,其中一个肇事司机当场死亡,另一个重度烧伤,半路上死了。老大,这是蓄意……”

骆闻舟脑子里井然有序的多条线程一下短路了一半,轰鸣作响:“在、在哪?哪家医院?”

五分钟以后,整个市局都被惊动了,刑侦队里所有人、不管是正在局里的还是出外勤的,同一时间放下了手里的事,呼啸着赶往燕城第二医院。

车载空调吹出来的风十分“油滑”,燥热的暖气不住地往人身上乱喷,却好似始终浮在人皮表面上,就是不往毛孔里走。

骆闻舟开车开到半路,一把攥住了旁边费渡的手。

费渡的手仿佛刚从冰箱里冰镇过,凉得几乎失了活气,从接到消息开始,他就一言不发,这会坐在车里也是一动不动,半天才眨一次眼,像是成了个人形摆件。此时被他的小动作惊动,费渡才轻轻地捏了一下骆闻舟的手掌以示安慰。

骆闻舟看了他一眼,不怕费渡作妖,就怕他不说话——他把费渡的手拢入掌心紧紧地扣着,将炸了个底朝天的三魂七魄强行归位,拨出电话:“是我,我五分钟以后就到,你们在医院哪?现在什么情况?”

跟着陶然一起去尹平家调查老煤渣下落的刑警声音嘶哑,带着哭腔,一边跟骆闻舟说话,一边努力地往回忍,先是三言两语把到了医院怎么走说明白了,随即实在忍不住哽咽起来:“今天我们本来都要回去了,陶副队突然说尹平不对劲,我们回去找人的时候,尹平已经骑着他的电动车跑了,后来尹平路上出事故后逃逸,受害人报了警,正好大致锁定了尹平的方向,我不知道陶副队为什么那么着急,都不等咱们支援的人到齐……”

费渡的目光落在骆闻舟开着免提的手机上——尹平一跑,想要抓他,就必须要上报、要走程序,起码在对尹平会去哪这件事完全没有头绪的时候,必须得求助于数量庞大的摄像头——这样就必须要人协助,免不了惊动很多人。

“红色电动车肇事”的报警信息甫一发出,就不知进了谁的耳朵,陶然对这里面的泄密风险心知肚明,所以他必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谁也顾不上等,得抢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抓回尹平。

如果当年跟着顾钊进入罗浮宫的线人真的是尹平冒名顶替的,那他很可能是这桩旧案的最后一个证人了,即便此人一钱不值,这会儿也金贵得有进入保险箱的资格。

陶然的处理非常果断,可为什么对方的反应会那么快?

这不应该。

“我们是在南湾县北边一片拆了一半的城中村附近追上尹平的,那地方车不太好走,派出所有个骑摩托车的兄弟本来想先过去,可是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两辆皮卡车突然冲出来,陶副队当时就把他挤开,自己撞过去了……”

费渡蜷在身侧的另一只手陡然收紧。

“道太窄,三辆车在路口一撞,我们都进不去,幸亏那个兄弟看见皮卡车里呲火,当时就觉得不对,冲过去把车门砸开了,刚把人拖出来,那边就炸了,要不是他……”

要不是他,他们这会也没有往医院赶的必要了。

费渡忽然插话问:“尹平呢,还活着吗?”

电话那边的刑警情绪太激动,没听出说话的换了人,立刻做出汇报式回答:“尹平被陶副队甩出去了,甩那一下可能摔得不轻,小腿被电动车压骨折了,不知道是不是受爆炸的影响,他方才一直在昏迷,现在也在二院。”

费渡平静得可怕,神色纹丝不动,和他的手一样没有活气。

他一抬眼,已经能看见不远处的医院建筑,骆闻舟横冲直撞地越过停车场的减速带,车身也跟着狠狠震颤。

费渡一抬手抓住了门扶,语气却毫不颠簸:“找信得过的人看住了尹平,不管他是住院也好、抢救也好——24小时一秒钟都不能放松,尹平不死,来灭口的人就还会来。”

“是!”

骆闻舟本想补充几句,思前想后片刻,实在没什么好补的,于是一言不发地挂上了电话,停下车。

“狗急跳墙,看来陶然怀疑尹平当年冒充老煤渣的猜测不单对路,假的老煤渣可能还直接接触过核心人物。”费渡不慌不忙地开口说,“因为魏文川,魏展鸿被召唤到市局来,随即又被扣下,那时对方都没有那么紧张,说明魏展鸿一直以来的抵赖可能不是抵赖——他真的只是持有一部分蜂巢股权,这些年使用对方的‘资源’,合作的幕后老板是谁,他也并不知道。”

骆闻舟没吭声,低头看了一眼费渡那只被他攥住的手。

费渡的脉搏飞快,快得几乎有些紊乱,沸腾的血流反而在不断带走他四肢的温度,他手心只有一层薄薄的冷汗。

如果不是从这只手上感觉到的生理反应,骆闻舟几乎要有种错觉,好像陶然对费渡来说,就只是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和其他案件中的当事人一样,在他心里只是复杂案件的一个环节,并不值得投入太多的心力和感情。他的逻辑永不停摆,永远条分缕析地客观着。

但……植物性神经是不会骗人的。

费渡的身体、情绪乃至于他在说什么、想什么,好似都是彼此脱节的,他仿佛一台本应浑然一体的精密仪器,被来回拆装太多次,咬合不良的齿轮转起来不甚灵便,一旦过载,就不免有些微妙的不协调。

这时,几辆警车同样匆忙地冲进来,车上的人几乎是没等车挺稳就蹿了出来,跑得太急,都没留意到骆闻舟他们也在停车场。

骆闻舟忽然说:“你不急着进去看看陶然吗?”

“进去也看不到,”费渡神色不变,“那里面在抢救,抢救室又不能随便进,再说看得到也没用,我也不是大夫。到医院里等和在车里等没什么区别。”

骆闻舟沉默下来。

“首先,当年陷害顾钊的那伙人和受害人一样,不知道老煤渣是被一个虽然长得像、但气质上天差地别的畏缩老男人冒充的,否则要杀尹平太容易了,不可能现在才动手,” 费渡并不急着解开安全带,接着说,“而如果假设,对方被陶然要求追捕尹平的关键信息惊动之后才意识到什么,调来两辆皮卡来灭口呢?”

骆闻舟:“除非他们正好有两辆装着易燃易爆物的皮卡,正好就等在鸟不拉屎的南湾。否则按理来说他们不应该比警察快,更不应该比抢在所有人前面的陶然快。”

“所以他们得到信息的时间点一定会更早一点。”费渡说,“当时陶然身边跟着一个市局的搭档,一个南湾派出所带路的民警,还有……”

“还有就是,他给我打了个电话。”骆闻舟沉声说,“陶然包里搜出窃听器之后,我们就一直很注意,他当时拨的是我私人电话,我可以拿这小十年的工龄担保,我的电话百分之百没问题。”

“那么可能出问题的就是两个人和一辆车,”费渡缓缓地说,“车是公车,停靠使用都应该有记录——这调查范围听起来是不是小多了?”

骆闻舟牙关紧了紧,摸出电话打给了肖海洋。

电话响了不到半声就被接起来了,肖海洋有些语无伦次地说:“我马上到医院,骆、骆队,我……”

“先别过来,”骆闻舟沉声说,“医院楼道里不缺人站岗了,我要你现在立刻去调查两个人最近的行踪,姓名和警号我一会给你发过去,还有陶然今天开走的那辆公车近期使用记录,我要知道它去过哪,什么人碰过——包括日常擦车和维修人员,记住,是所、有、人。”

费渡:“你不方便查的,我叫陆嘉他们找人配合你。”

肖海洋那边顿了顿,重重地吸了一下鼻子,连声“是”都没说就挂断了电话。

两人在已经熄火的车里相对无声片刻,骆闻舟安排完了所有事,一仰头,他闭上眼靠在了车座上。

他一时不能去细想陶然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抢救得怎么样了,他得用全部的心志去忽视自己的愤怒和焦灼、处理需要他处理的事。

费渡犹豫了一下,拢过他的肩头,侧身抱住他,嘴唇轻轻地碰了碰他的头发,轻声说:“要是难过需要宣泄,都没关系,反正只有我在这。”

“在学校那会……有个女同学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约他出去,他盯着人家的眼影说‘你看你眼圈都熬黑了,赶紧回去休息吧,我听人说那是个烂片,网上评分才五分’……就这种货,我有一段时间还以为他跟我一样是弯的。”骆闻舟几不可闻地说,“后来看他谈了个女朋友,才发现他不是弯,就是二百五,一点套路也不懂,直得一本正经的。女孩一开始觉得他可爱,后来马上面临毕业,才发现花花世界里,男人光是可爱不行,慢慢就淡了。分手的时候他偷偷摸摸消沉了一个多月,回头还任劳任怨地帮那女孩搬家扛行李,扛完找我喝酒,吐得一塌糊涂……我说‘没事兄弟,天涯何处无芳草,以后娶个比她好一百倍的,我给你当伴郎’,他说他们老家那边讲究伴郎都得是未婚男青年,像我这样的,没准哪天就抛弃他脱团了,我没忍住,就跟他出了个柜,我说‘我结不了婚,婚姻法不让’。”

“结果那二货反射弧有十万八千里,当时居然没听明白,过了大半个月才琢磨过味来,大惊失色地跑过来找我,担心我会被我爸打死。” 骆闻舟眼圈有些发红,“陶然如果……如果……”

费渡抱着他的手紧了紧。

“陶然如果……”这个念头随着骆闻舟的话音,在费渡心里一闪,立刻被他掐断了,连同有关于陶然的一切回忆,就像多年前,他循着音乐声走上楼,看见门后吊死的女人时一样。

这是费承宇教会他的——永远保持无动于衷,如果不能,那就学着装得努力一点,稍有破绽,费承宇会一遍一遍地反复教,直到他“学会”为止,这几乎已经成了刻在他骨子里的条件反射,每遇到无法面对的事,都会自发启动,保证他做出最理智的选择。

“我知道,”他用恰到好处的温柔拍了拍骆闻舟的后脊,“我知道——走吧。”

陶然人缘好,医院的等候区里长椅坐不下,不少人都坐在地上,连原本在医院陪着师娘的杨欣也闻讯赶来了,一见骆闻舟,全都站了起来。

骆闻舟进来的时候已经飞快调整好了情绪,冲大伙摆摆手,他正要说什么,突然里面门一开,一个脸色有些发沉的护士走出来摘下口罩,不像往常一样叫着病人名字通知亲朋好友帮忙推病床,她目光在殷殷注视着自己的人群里一扫:“你们都是公安局的吧?那个……对不住,我们大夫也实在是尽力了……”

骆闻舟脑子里“嗡”一声响,费渡一把握住他的肩膀。

护士硬着头皮继续说:“……病人孔维晨,颈部被爆炸产生的碎片打穿,送来的时候就已经因为失血过多……”

孔维晨是当时陪着陶然他们的派出所民警,这名字骆闻舟刚发给肖海洋,是两个嫌疑人之一。

好一会,才有人回过神来,屏住呼吸问:“那……另一个……”

“另一位主要是撞车的时候造成的骨折和内脏出血,汽车爆炸的时候被同事用后背挡了一下,需要在重症观察一宿,如果情况稳定,应该就没有生命危险了。”

整个等候区里鸦雀无声。

陶然发现那两辆车来者不善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挤开摩托车,让只戴了一个头盔的同事退后,而那位兄弟在意识到可能要发生爆炸的时候,想也不想就冲上去把人拖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有个从南湾派出所赶过来的才发出一声压抑的哽咽。

市局这边连口气都来不及松,又被那汉子的呜咽声激起兔死狐悲的念头。

“骆队?”

“通知……咳,”骆闻舟声音有些发紧,用力清了清,才续上自己的话音,“通知这个兄弟的家属了吗?去……”

他的话再次被几个飞快跑过来的医护人员打断。

“尹平——这个叫尹平的也是你们送过来的吗?”

骆闻舟倏地回头。

“这人多少年没去体检了,高血压自己不知道啊?这低压都接近一百三了,头部撞击导致脑出血,得马上手术,有人能来签个字吗?”

骆闻舟:“……”

古人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办了亏心事,迟早有报应。

可是尹平这报应来得未免也太寸了!

这时,骆闻舟的手机再次震了一下,他在一团乱麻中低头一看,只见是一条来自“老太爷”的信息,“老太爷”骆诚同志发短信从来不打标点符号,永远都是一串——“顾钊案蹊跷调查组已进驻重点调查老人你们老陆已被叫走问话长点心”。

分享到:
赞(115)

评论20

  • 您的称呼
  1. 老太爷这一句本娃差点念断气……

    居老师的娃2018/11/10 17:49:56回复
  2. 骆驼喜欢过淘然? 不喜欢这种设定啊,从头到尾1v1多好 小说总的比生活简单才爱看啊

    匿名2018/11/25 06:20:50回复
    • 你喜欢那种自己去看无脑1v1甜宠文去.还没到3p呢就别计较那么多了

      匿名2019/01/25 00:52:53回复
  3. 杠精?

    匿名2018/12/04 07:58:15回复
  4. “顾钊案蹊跷,调查组已进驻,重点调查老人,你们老陆已被叫走问,话长点心”。

    2018/12/05 10:55:43回复
    • “顾钊案蹊跷,调查组已进驻,重点调查老人,你们老陆已被叫走问话,长点心”。

      2019/02/10 21:50:41回复
  5. 想多了 不是喜欢陶陶

    匿名2018/12/12 13:53:27回复
  6. 好像费渡和骆队都喜欢陶然,两个人才掐了那么久,到最后发现陶然是直的,就都放弃了

    匿名2018/12/22 17:47:07回复
    • 其实骆队和嘟嘟对陶陶都不是那种喜欢啦,但不可否认陶陶是他们很重要的人

      匿名2019/01/01 15:53:24回复
  7. 都不是真正的喜欢,陶陶是他们重要的人,顶多是逗他玩

    匿名2019/01/03 16:06:40回复
  8. 骆骆和嘟嘟对陶陶都四玩玩滴辣种喜欢嘞,骆骆是拿陶陶过嘴瘾,嘟嘟是拿陶陶走形式

    匿名2019/01/17 01:09:34回复
  9. 情敌变情人啦,虽然之前也不是真的认真的,他们不想把陶然变弯

    刨。。。2019/03/23 06:41:36回复
  10. 纠结这个干嘛?喜不喜欢那都是过去式了啊,不把感情细分的话都可以算是“喜欢过”陶然,这怎么了?贞洁党连之前喜欢过都不让了?必须全文1v1?说不喜欢的人建议重新阅读。【当然他俩的确没准备掰弯陶然,也没那么喜欢】

    匿名2019/03/31 13:21:09回复
  11. 断了一会句,果然是老太爷

    顾山羊2019/05/04 12:31:57回复
  12. 说喜欢过陶然的是认真看书了吗?明明是两个彼此喜欢的人,为了气对方才会在一个人身上争宠

    匿名2019/05/15 23:25:30回复
  13. 对嘛!之前陶陶跟嘟嘟说的话不记得了吗?而且这俩货明显就是互相喜欢但是幼稚的互怼而已,陶陶躺枪啊~\(≧▽≦)/~

    陈栎媱2019/05/17 10:15:17回复
  14. 其实1V1也没必要刻意强求,古代文还有可能,毕竟神话一些,现代文不太现实,而且骆队都30了,还不能让人谈几段恋爱啊

    混血小甜心2019/06/18 07:48:04回复
  15. 骆队和陶陶,嘟嘟和陶陶,是兄弟情,骆队和嘟嘟是社会主义兄弟情。

    匿名2019/06/23 16:44:27回复
    • 我现在都不能正直的理解‘社会主义’了……

      匿名2019/07/15 21:55:11回复
  16. 楼上加一,我现在在学校看见这几个词都会浮现出一种微妙的表情,只有我一个闺蜜看得懂,因为她也是腐女

    一个常换网名的崽2019/07/19 12:39:3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