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就算勒,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

沈巍心神巨震, 险些没能把持住。

他才知道,千年以来自己这样过来, 并不是无知无觉, 也并不是不委屈的,赵云澜那些话从来只在他梦里出现过,他一方面心知肚明,这都是不可能的, 一方面又忍不住地心怀期冀。

期冀就如同一根吊命的蛛丝。

他因这人而生, 又因这人而一路走到今天。

然而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 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 或是那句在他耳边温声说出来的:“回家吧。”

他有一瞬间很想质问,为什么偏偏他是斩魂使?为什么朝生暮死的蝼蚁尚且能在阳光雨露下出双入对, 风餐露宿的鸟雀尚且能在树枝间找到个栖身之地, 天地之间, 他生而无双, 却偏偏没有尺寸之地是留给他的?

每个人都怕他、卑躬屈膝地算计他, 甚至处心积虑地想要他死。

他生于混沌、暴虐和凶戾, 总有压制不住心里杀心的时候, 杀意如潮, 他想把那些人一个不落地全都斩于刀下。

可那……不行, 他到底还是无声地守住了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承诺, 算而今,已经有不知几千年光景, 不敢有分毫叛离,因为那几乎是他与那人之间唯一的联系。

赵云澜看见沈巍的眼睛都红了,就仿佛下一刻要滴出血来。

不知过了多久,沈巍才极缓极缓地摇了摇头。

他听见沈巍轻如耳语地说:“我是不祥之人,会伤了你的。”

赵云澜轻佻地挑起嘴角,两颊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好啊,你要不要试试看是你的攻击力强,还是我的血比较厚?唉,照你的意思找个吉利的,我应该弄一只招财猫来结婚,咳……不用这么重口吧?”

沈巍没听出他的玩笑,更没打算接下去,手掌几乎要被他自己掐出血来,他终于忍不住脱口说:“你怎能……怎能这样逼迫我?”

赵云澜的笑容渐渐淡去,转身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

他第一眼看见沈巍就觉得喜欢,原本还以为自己只是偏爱这种类型,却一时忽略了那仿佛与生俱来的亲切感,斩魂使的前因后果,赵云澜还没来得及查明白,却总是不忍心开口问他。

因为他总是觉得沈巍心里好像压了很多的苦,不然为什么他每次身披黑袍出现的时候,身上都会带着那么多的寒意呢?

他难道就不冷么?

“对不起。”赵云澜沉默了一会,轻轻掰开沈巍的手指,窝在手心里,然后俯身在他的手背上轻轻吻了一下,随手把那贵重无比的房本扔在了一边。

沈巍闭上眼睛,觉得自己非常无耻。

要躲为什么不躲得远一点,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地待在黄泉下,那么哪怕赵云澜活个十生九世,两人也绝对碰不上,对方可能压根不知道有他这么个人,可他偏偏忍不住、受不了。

他认为自己简直就像一个不知廉耻的婊/子,故意搔首弄姿地站在当街,等别人来了,他又要装出一副三贞九烈、欲拒还迎的嘴脸给人看。

他一直厌恶自己的心,至此强烈到了极致。

赵云澜侧身在床上躺下,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时,他低低地说:“我别的东西也有,只是你可能大多都看不上,只有这一点真心……你要是不接着,那就算了吧。”

这句话像是一块石头狠狠地砸在了沈巍心上,他想起不知多久以前,有一个人也是在他耳边,也是这样似乎漫不经心地叹了口气,难得地沉下了声音,一字一顿地说:“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你要?拿去。”

一如往昔,历历在目。

他忽然一把抱住赵云澜,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他的骨头都掐得“咯咯”作响,埋首在他颈边。

豪放的人在心中郁结的时候,总是放声大哭或仰天长啸。

而沈巍,只是越过赵云澜的肩头,一口咬住了自己的手腕,他也不知下了多狠的口,手腕上立刻就一片鲜血淋漓,伤口几乎见了骨。

他却依然似乎感觉不出疼。

十万丈幽冥全都压在身上,他流不出眼泪,可疼到了极致,大概就只好流血。

赵云澜闻到了血腥味,立刻感觉到不对:“沈巍!你干什么!放开!”

沈巍却只把他扣得更紧。

人一生不过几十年,转瞬就过去,仿佛浮光掠影,沈巍忽然想,难道自己就连这么一点罅隙间的光阴都不配有吗?

“沈巍!”沈巍晃神的时候,赵云澜终于挣扎着别开了他的手,猛地坐了起来,发现自己的床单竟然都已经被染红了,立刻愤怒了,险些把沈巍当成郭长城骂,“你脑子有坑吗?!老子就他妈是个猪八戒,也没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男,你摇头我说什么了吗?我说什么了吗?你至于就直接血溅三尺吗?!”

接着,他暴躁地想跳起来,去翻自己的家用医药箱,沈巍却忽然伸出手,一把拉住了他。

“我接住了。”

赵云澜听见沈巍这样轻轻地说。

赵云澜愣了一下,沈巍却笑了,用一种与方才大相径庭的……几乎是平静的口气继续说:“我接住了,你这一辈子,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我都再不会松手,哪怕你有一天烦了、厌了、想走了,我也绝对不会放开你,就算勒,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

赵云澜:“……”

他眨了眨眼,才似乎理解沈巍的意思。

直到这时,他终于从这面人一样的“沈老师”身上嗅到了一丝属于斩魂使的的东西。

然后赵云澜没有对他这一番甜蜜又狠戾的话做任何评价,他只是一言不发地从床底下拖出一个医药箱,拽出消毒湿巾,皱着眉坐在床边,拉起沈巍血肉模糊的手腕,擦去那些与主人同样偏凉的血迹,下手轻柔,说出来的话却不大好听——过了好半天,赵云澜才叹了口气,然后评论说:“你这人真是太操蛋了。”

完事以后,赵云澜大概真是累得要命了,特别调查处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多得要命,一个也指望不上,他总是不得清闲,好像天生就是个劳心费力的命,这天晚上还经历了这样一番劳心费力的事,他把血淋淋的床单换下来以后,几乎连逞色/欲的心情都不剩了,一头栽在床上,不过片刻,就呼吸平稳。

这回他是真的睡着了。

沈巍抬手看了看被包裹得严实又整齐的手腕,轻轻地掀开另一边的被子,几乎是用屏住呼吸的轻柔动作,缓缓地躺在赵云澜给他留下的另一半床上。

他张开手掌,反握住赵云澜的手,然后闭上眼睛,贴在了自己的胸口处。

沈巍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也能一觉睡过一整宿,他从未受到过黑甜乡的垂怜,几乎从来也不知道什么叫一夜无梦。

这对于他来说,是太久违的快乐了。

沈巍是第二天清早,被厨房里传来的奇怪的味道弄醒的,他醒来后竟然呆愣了半分钟,才想起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罪证”,沈巍总是显得有些苍白的脸上几乎立刻就飘起一层薄红。

看看他头天晚上都干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

真是……不堪回首。

这时,有人含糊不清地说:“早啊。”

沈巍一抬头,就只见赵云澜叼着一双筷子,手里端着一个不知从哪找来的塑料板,那塑料板足足有一米来长,上面有一排凹槽,一共五个,每个槽都刚好能放下一个大碗或者一个中等大小的盘子。

五个位置,假如人不多,标准配置的四菜一汤,正好可以让他一次端完。

……也不知是什么人,要懒到怎样的地步,才发明了这样的神物。

而赵云澜手里的神物上还有神物,只见托盘上从左到右,放了整整一排的桶装方便面,混合出一股非常难以言喻的味道,一个个的还在冒烟。

沈巍:“……”

只见赵云澜大马金刀地往沙发上一坐,指点江山般地说:“左一是开水泡的红烧牛肉面,左二是热牛奶泡的老坛酸菜面,中间的是热水加一块黄油扔在微波炉里转出来的蘑菇炖鸡面,右二是海鲜面,我觉得有点淡,所以又加了一勺甜面酱,右一是用热咖啡泡的培根奶油面……这个应该不错,你喜欢吃哪个,自己挑吧。”

说完,他终于自己也觉得不大好意思:“那什么……我也不大会弄别的东西,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泡两碗方便面实在不大像样。”

于是他泡了五碗……多大方哪。

沈巍的目光从五个冒热气的桶装面上扫过,十分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还没把自己毒死。

不过好在他弄出来的东西,就算是一碗砒·霜,沈巍也愿意面不改色地吃下去——只不过沈老师最后还是选择了最中规中矩的那一碗,最后绕着弯地提醒了一句:“这些油炸的东西对身体不好,还是少吃一点。”

赵云澜坦然承认:“最近穷嘛,年终奖再不下来,我都快去我爸那要饭了。”

他说到这里,飞快地看了沈巍一眼,一句话福至心灵地到了嘴边,赵云澜笑眯眯地脱口说:“求包养,会暖床。”

沈巍被一口微辣的汤呛住,扭过头剧烈地咳嗽起来。

赵云澜“嘿嘿”一笑,随口提起:“说起来快到年关了,归总功德的时候又到了,最近人间小偷变多了,妖族和鬼修又一个个地临时抱佛脚起来。”

沈巍坐得端端正正地擦了擦嘴,慢条斯理地说:“有意为之的不过是些肤浅的因果而已,功德哪是那么容易成的?”

“唔,”赵云澜好像个味觉失灵的人,喝着他那咖啡汤和泡面汤混合出来的绝代神物,“你别说,还真有个顶风作案的。”

四圣以轮回晷为首,而后是山河锥,第三个就是功德笔,如今前两样都已经现世,沈巍不免对“功德”两个字有些过敏。

不过他才刚要追问,赵云澜扔在一边的电话就响了。

赵云澜匆忙放下方便面桶,一看来电显示:“真禁不住念叨,又来了。”

才不过一晚上,医院里又进去俩。

症状依然是相同的,没灾没病没外伤,就是抱着腿满地打滚。家属凌晨五点打电话报警,把暂时负责那案子的分局同志们硬生生地从被窝里给挖了出来。

投毒对社会治安的影响非常恶劣,眼看着事件在恶化,正是年底维·稳的关键时期,分局相关领导一筹莫展,只好催命一样地骚扰赵云澜。

楚恕之他们现在已经基本断定,这案子早晚是要归到特别调查处的,等早晨一上班就往上递报告,赵云澜也不好直接一推二五六。

但等手续流程跑全,最快也要个半天一天的功夫,赵云澜只好在电话里答应,自己今天会亲自到医院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

我没虐,还没到甜的时候呢,哪能先开虐

分享到:
赞(587)

评论134

  • 您的称呼
  1. “我接住了”
    瞬间泪奔,啊喂,我在大马路上啊,已经红眼忍很久了,偏偏来这么一句,要了血命了!
    好不容易躲起来控制住了,就看到“求包养,会暖床”,啊啊啊啊啊,要怎样?非要我演绎一下什么是神经病,又哭又笑给路人欣赏么?

    匿名2018/11/11 13:20:09回复
    • 同样的在大马路上又哭又笑,真的怕路人把我当神经病

      匿名2018/11/26 19:05:05回复
    • 太真实了

      匿名2019/02/14 20:25:15回复
  2. 赵云澜看见沈巍的眼睛都红了,就仿佛下一刻要滴出血来。
    这不就是剧版最后一个场面吗,呜呜呜呜呜

    匿名2018/11/12 22:10:15回复
  3. 巍巍的血是红色的,面面的血是黑色的?

    匿名2018/11/14 18:38:43回复
    • 巍巍被昆仑强升神格,算半神,所以血是红的,面面是纯鬼族,所以血是黑的。

      匿名2019/02/15 18:52:23回复
  4. 为什么感觉小说刷几遍还是会温暖会心痛

    匿名2018/11/17 17:17:02回复
  5. 刷完电视剧来刷小说,每每看到, 都忍不住心颤。

    waterlan2018/11/18 17:47:14回复
  6. 太感动的场景,没演出来真是可惜,咱们的电视也应该弄个分级分年龄段看的那种,太拘束了,真不明白那些剧情荒诞没脑子的神剧怎么就能过审还能电视台播出

    匿名2018/11/19 19:17:53回复
  7. 老天对内心柔弱的人赐予了别样的礼物,那是眼泪,人在遇到极度痛苦难忍的事情就会流出眼泪,这是好事因为眼泪能够冲刷掉悲伤缓解伤痛,但是人生也有眼泪无法冲刷的。有些人就像沈巍身背万重山河,千挑十万幽冥,苦到极致不敢掉泪也不能掉所以流血用痛来止痛。也有些人越是悲伤越是大笑,可不管是哪种都坚强得让人忍不住的心疼

    想进特调处的小迷妹2018/11/20 10:28:59回复
  8. 只见赵云澜大马金刀地往沙发上一坐,指点江山般地说:“左一是开水泡的红烧牛肉面,左二是热牛奶泡的老坛酸菜面,中间的是热水加一块黄油扔在微波炉里转出来的蘑菇炖鸡面,右二是海鲜面,我觉得有点淡,所以又加了一勺甜面酱,右一是用热咖啡泡的培根奶油面……这个应该不错,你喜欢吃哪个,自己挑吧。”

    说完,他终于自己也觉得不大好意思:“那什么……我也不大会弄别的东西,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泡两碗方便面实在不大像样。”

    于是他泡了五碗……多大方哪。
    真的大方啊

    小澜孩的黑暗料理2018/12/01 13:57:37回复
  9. 看到那个能一次端四菜一汤的神器我心动了。

    镇魂女神2018/12/04 17:33:56回复
  10. 为什么来到巍巍说 我接住了 我笑了 然而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下来了呢 哎

    匿名2018/12/05 19:37:09回复
  11. 那个赵云澜的黑暗料理原型其实是甜甜的杰作-_-||

    城南盛夏2018/12/06 23:24:29回复
    • 女神自创的料理就如此销魂

      匿名2018/12/21 18:13:12回复
  12. 糖中夹刀。。嘤嘤嘤

    好吃不过小笼包2018/12/08 20:05:10回复
  13. 为什么这章评论这么少?难道不精彩吗?
    两碗不大像样,所以泡了5碗,多大方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吃哈哈哈
    笑死我算了

    龙哥么么哒2018/12/11 11:12:18回复
    • 老赵,真爱生命,远离厨房

      匿名2019/01/21 18:01:55回复
  14. 下一章哈哈哈哈哈哈哈楚恕之看赵云澜的眼神都不对了

    故司2018/12/15 11:08:28回复
  15. 我接住了,你这一辈子,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我都再不会松手,哪怕你有一天烦了、厌了、想走了,我也绝对不会放开你,就算勒,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

    匿名2018/12/16 12:47:35回复
    • 真好

      匿名2019/01/19 17:23:06回复
  16. 笑死我了,真的是大方啊

    小鱼2018/12/24 17:25:02回复
  17. 时而甜蜜时而心碎

    匿名2018/12/24 20:31:20回复
  18. 妈呀……这集我是看得哭惨了

    匿名2018/12/29 09:28:13回复
  19. 初看这章,哭得手都抖了,震撼心灵

    匿名2018/12/30 18:59:19回复
    • 同感

      匿名2019/02/05 18:42:37回复
  20. 我能说我还去淘宝搜了那东西吗(*/∇\*)

    匿名2018/12/31 00:41:17回复
    • 。。搜了啥

      匿名2019/01/27 20:23:44回复
  21. 哭了哭了

    匿名2019/01/03 14:08:35回复
  22. 巍巍心里活动太让人心疼了。

    匿名2019/01/06 21:43:06回复
  23. 笑抽了好吧 两碗泡面哪说的过去 五碗 很有诚意的小澜孩 哈哈哈可爱死了

    朱一龙2019/01/10 02:48:12回复
  24. 然而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 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 或是那句在他耳边温声说出来的:“回家吧。”

    匿名2019/01/12 23:44:55回复
  25. 啊啊啊哭瞎了

    匿名2019/01/16 22:28:09回复
  26. 真的哭了,莫名点中泪点

    匿名2019/01/19 15:51:14回复
  27. 赵处,您可真大方!!!!!!!!!!!!!!!!!!!!

    匿名2019/01/23 15:39:15回复
  28. 好甜呀

    匿名2019/01/24 00:53:20回复
  29. 沈巍的爱卑微到骨子里面,突然这个爱了这么深的人对他发自内心的表述,他也只能自己咬自己去发泄这些年的委屈,为什么要这么虐啊

    有一种爱叫心痛2019/01/24 09:05:15回复
  30. 看哭了

    匿名2019/01/25 03:52:36回复
  31. 看前面看哭了,看到五桶方便面,多大方哪。那一块笑疯了哈哈哈哈

    匿名2019/02/05 12:39:37回复
  32. 看哭了,同情巍巍,大爱巍巍

    匿名2019/02/06 13:16:48回复
  33. 沈巍心神巨震, 险些没能把持住。 我只想说……把持不住就上啊!!!

    居居老师好2019/02/08 21:47:32回复
  34. 今日份眼泪已用完

    匿名2019/02/10 00:23:07回复
  35. 十万丈幽冥全都压在身上,他流不出眼泪,可疼到了极致,大概就只好流血。
    呜呜呜 心疼我巍

    匿名2019/02/11 15:45:56回复
  36. 冬天里面,看这章的时候眼睛一暖一暖的

    匿名2019/02/11 23:30:37回复
  37. 那句:回家吧。。。想起来剧版结局 沈巍拉着面面的手说的,回家吧。

    匿名2019/02/14 09:01:14回复
  38. 深夜打卡,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刷镇魂了

    匿名2019/02/15 02:33:34回复
    • 同上(ಥ_ಥ)看的想哭

      陈栎媱2019/02/15 11:18:12回复
  39. 我想养那个长胡子的,可我打不过那个戴眼镜的(◦`~´◦)

    匿名2019/02/16 06:59:27回复
  40. 我接住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到这里眼泪都快出来了!
    心疼巍巍

    匿名2019/02/18 12:13:28回复
  41. 真好

    匿名2019/02/22 10:18:3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