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就算勒,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

沈巍心神巨震, 险些没能把持住。

他才知道,千年以来自己这样过来, 并不是无知无觉, 也并不是不委屈的,赵云澜那些话从来只在他梦里出现过,他一方面心知肚明,这都是不可能的, 一方面又忍不住地心怀期冀。

期冀就如同一根吊命的蛛丝。

他因这人而生, 又因这人而一路走到今天。

然而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 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 或是那句在他耳边温声说出来的:“回家吧。”

他有一瞬间很想质问,为什么偏偏他是斩魂使?为什么朝生暮死的蝼蚁尚且能在阳光雨露下出双入对, 风餐露宿的鸟雀尚且能在树枝间找到个栖身之地, 天地之间, 他生而无双, 却偏偏没有尺寸之地是留给他的?

每个人都怕他、卑躬屈膝地算计他, 甚至处心积虑地想要他死。

他生于混沌、暴虐和凶戾, 总有压制不住心里杀心的时候, 杀意如潮, 他想把那些人一个不落地全都斩于刀下。

可那……不行, 他到底还是无声地守住了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承诺, 算而今,已经有不知几千年光景, 不敢有分毫叛离,因为那几乎是他与那人之间唯一的联系。

赵云澜看见沈巍的眼睛都红了,就仿佛下一刻要滴出血来。

不知过了多久,沈巍才极缓极缓地摇了摇头。

他听见沈巍轻如耳语地说:“我是不祥之人,会伤了你的。”

赵云澜轻佻地挑起嘴角,两颊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好啊,你要不要试试看是你的攻击力强,还是我的血比较厚?唉,照你的意思找个吉利的,我应该弄一只招财猫来结婚,咳……不用这么重口吧?”

沈巍没听出他的玩笑,更没打算接下去,手掌几乎要被他自己掐出血来,他终于忍不住脱口说:“你怎能……怎能这样逼迫我?”

赵云澜的笑容渐渐淡去,转身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

他第一眼看见沈巍就觉得喜欢,原本还以为自己只是偏爱这种类型,却一时忽略了那仿佛与生俱来的亲切感,斩魂使的前因后果,赵云澜还没来得及查明白,却总是不忍心开口问他。

因为他总是觉得沈巍心里好像压了很多的苦,不然为什么他每次身披黑袍出现的时候,身上都会带着那么多的寒意呢?

他难道就不冷么?

“对不起。”赵云澜沉默了一会,轻轻掰开沈巍的手指,窝在手心里,然后俯身在他的手背上轻轻吻了一下,随手把那贵重无比的房本扔在了一边。

沈巍闭上眼睛,觉得自己非常无耻。

要躲为什么不躲得远一点,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地待在黄泉下,那么哪怕赵云澜活个十生九世,两人也绝对碰不上,对方可能压根不知道有他这么个人,可他偏偏忍不住、受不了。

他认为自己简直就像一个不知廉耻的婊/子,故意搔首弄姿地站在当街,等别人来了,他又要装出一副三贞九烈、欲拒还迎的嘴脸给人看。

他一直厌恶自己的心,至此强烈到了极致。

赵云澜侧身在床上躺下,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时,他低低地说:“我别的东西也有,只是你可能大多都看不上,只有这一点真心……你要是不接着,那就算了吧。”

这句话像是一块石头狠狠地砸在了沈巍心上,他想起不知多久以前,有一个人也是在他耳边,也是这样似乎漫不经心地叹了口气,难得地沉下了声音,一字一顿地说:“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你要?拿去。”

一如往昔,历历在目。

他忽然一把抱住赵云澜,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他的骨头都掐得“咯咯”作响,埋首在他颈边。

豪放的人在心中郁结的时候,总是放声大哭或仰天长啸。

而沈巍,只是越过赵云澜的肩头,一口咬住了自己的手腕,他也不知下了多狠的口,手腕上立刻就一片鲜血淋漓,伤口几乎见了骨。

他却依然似乎感觉不出疼。

十万丈幽冥全都压在身上,他流不出眼泪,可疼到了极致,大概就只好流血。

赵云澜闻到了血腥味,立刻感觉到不对:“沈巍!你干什么!放开!”

沈巍却只把他扣得更紧。

人一生不过几十年,转瞬就过去,仿佛浮光掠影,沈巍忽然想,难道自己就连这么一点罅隙间的光阴都不配有吗?

“沈巍!”沈巍晃神的时候,赵云澜终于挣扎着别开了他的手,猛地坐了起来,发现自己的床单竟然都已经被染红了,立刻愤怒了,险些把沈巍当成郭长城骂,“你脑子有坑吗?!老子就他妈是个猪八戒,也没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男,你摇头我说什么了吗?我说什么了吗?你至于就直接血溅三尺吗?!”

接着,他暴躁地想跳起来,去翻自己的家用医药箱,沈巍却忽然伸出手,一把拉住了他。

“我接住了。”

赵云澜听见沈巍这样轻轻地说。

赵云澜愣了一下,沈巍却笑了,用一种与方才大相径庭的……几乎是平静的口气继续说:“我接住了,你这一辈子,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我都再不会松手,哪怕你有一天烦了、厌了、想走了,我也绝对不会放开你,就算勒,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

赵云澜:“……”

他眨了眨眼,才似乎理解沈巍的意思。

直到这时,他终于从这面人一样的“沈老师”身上嗅到了一丝属于斩魂使的的东西。

然后赵云澜没有对他这一番甜蜜又狠戾的话做任何评价,他只是一言不发地从床底下拖出一个医药箱,拽出消毒湿巾,皱着眉坐在床边,拉起沈巍血肉模糊的手腕,擦去那些与主人同样偏凉的血迹,下手轻柔,说出来的话却不大好听——过了好半天,赵云澜才叹了口气,然后评论说:“你这人真是太操蛋了。”

完事以后,赵云澜大概真是累得要命了,特别调查处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多得要命,一个也指望不上,他总是不得清闲,好像天生就是个劳心费力的命,这天晚上还经历了这样一番劳心费力的事,他把血淋淋的床单换下来以后,几乎连逞色/欲的心情都不剩了,一头栽在床上,不过片刻,就呼吸平稳。

这回他是真的睡着了。

沈巍抬手看了看被包裹得严实又整齐的手腕,轻轻地掀开另一边的被子,几乎是用屏住呼吸的轻柔动作,缓缓地躺在赵云澜给他留下的另一半床上。

他张开手掌,反握住赵云澜的手,然后闭上眼睛,贴在了自己的胸口处。

沈巍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也能一觉睡过一整宿,他从未受到过黑甜乡的垂怜,几乎从来也不知道什么叫一夜无梦。

这对于他来说,是太久违的快乐了。

沈巍是第二天清早,被厨房里传来的奇怪的味道弄醒的,他醒来后竟然呆愣了半分钟,才想起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罪证”,沈巍总是显得有些苍白的脸上几乎立刻就飘起一层薄红。

看看他头天晚上都干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

真是……不堪回首。

这时,有人含糊不清地说:“早啊。”

沈巍一抬头,就只见赵云澜叼着一双筷子,手里端着一个不知从哪找来的塑料板,那塑料板足足有一米来长,上面有一排凹槽,一共五个,每个槽都刚好能放下一个大碗或者一个中等大小的盘子。

五个位置,假如人不多,标准配置的四菜一汤,正好可以让他一次端完。

……也不知是什么人,要懒到怎样的地步,才发明了这样的神物。

而赵云澜手里的神物上还有神物,只见托盘上从左到右,放了整整一排的桶装方便面,混合出一股非常难以言喻的味道,一个个的还在冒烟。

沈巍:“……”

只见赵云澜大马金刀地往沙发上一坐,指点江山般地说:“左一是开水泡的红烧牛肉面,左二是热牛奶泡的老坛酸菜面,中间的是热水加一块黄油扔在微波炉里转出来的蘑菇炖鸡面,右二是海鲜面,我觉得有点淡,所以又加了一勺甜面酱,右一是用热咖啡泡的培根奶油面……这个应该不错,你喜欢吃哪个,自己挑吧。”

说完,他终于自己也觉得不大好意思:“那什么……我也不大会弄别的东西,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泡两碗方便面实在不大像样。”

于是他泡了五碗……多大方哪。

沈巍的目光从五个冒热气的桶装面上扫过,十分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还没把自己毒死。

不过好在他弄出来的东西,就算是一碗砒·霜,沈巍也愿意面不改色地吃下去——只不过沈老师最后还是选择了最中规中矩的那一碗,最后绕着弯地提醒了一句:“这些油炸的东西对身体不好,还是少吃一点。”

赵云澜坦然承认:“最近穷嘛,年终奖再不下来,我都快去我爸那要饭了。”

他说到这里,飞快地看了沈巍一眼,一句话福至心灵地到了嘴边,赵云澜笑眯眯地脱口说:“求包养,会暖床。”

沈巍被一口微辣的汤呛住,扭过头剧烈地咳嗽起来。

赵云澜“嘿嘿”一笑,随口提起:“说起来快到年关了,归总功德的时候又到了,最近人间小偷变多了,妖族和鬼修又一个个地临时抱佛脚起来。”

沈巍坐得端端正正地擦了擦嘴,慢条斯理地说:“有意为之的不过是些肤浅的因果而已,功德哪是那么容易成的?”

“唔,”赵云澜好像个味觉失灵的人,喝着他那咖啡汤和泡面汤混合出来的绝代神物,“你别说,还真有个顶风作案的。”

四圣以轮回晷为首,而后是山河锥,第三个就是功德笔,如今前两样都已经现世,沈巍不免对“功德”两个字有些过敏。

不过他才刚要追问,赵云澜扔在一边的电话就响了。

赵云澜匆忙放下方便面桶,一看来电显示:“真禁不住念叨,又来了。”

才不过一晚上,医院里又进去俩。

症状依然是相同的,没灾没病没外伤,就是抱着腿满地打滚。家属凌晨五点打电话报警,把暂时负责那案子的分局同志们硬生生地从被窝里给挖了出来。

投毒对社会治安的影响非常恶劣,眼看着事件在恶化,正是年底维·稳的关键时期,分局相关领导一筹莫展,只好催命一样地骚扰赵云澜。

楚恕之他们现在已经基本断定,这案子早晚是要归到特别调查处的,等早晨一上班就往上递报告,赵云澜也不好直接一推二五六。

但等手续流程跑全,最快也要个半天一天的功夫,赵云澜只好在电话里答应,自己今天会亲自到医院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

我没虐,还没到甜的时候呢,哪能先开虐

分享到:
赞(1114)

评论212

  • 您的称呼
  1. 他认为自己简直就像一个不知廉耻的婊/子,故意搔首弄姿地站在当街,等别人来了,他又要装出一副三贞九烈、欲拒还迎的嘴脸给人看。
    他一直厌恶自己的心,至此强烈到了极致。
    我没见过这么A这么美这么nb的这么正人君子的“婊子”

    真正的2019/07/25 16:06:35回复
    • 说到我心坎里了!棒!

      匿名2019/07/25 21:16:34回复
  2. 可那……不行, 他到底还是无声地守住了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承诺, 算而今,已经有不知几千年光景, 不敢有分毫叛离,因为那几乎是他与那人之间唯一的联系。

    有几个人能做到几千年如一日的守着只有自己知道的约定,并硬生生压抑弑杀的本性,把自己逼迫成端方君子?一约既定,万山无阻!沈巍这卑微又深沉的爱啊!

    2019/07/25 23:58:56回复
  3. 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你要?拿去。”

    www感动.

    镇魂我爱了.2019/07/30 11:44:09回复
  4.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还没把自己毒死

    惊鸿一猴乱芒心曲2019/08/01 15:27:32回复
  5. 写的很棒啊

    匿名2019/08/02 20:33:25回复
  6. 看完剧版来看小说了~希望结局不要太虐啊w。
    求包养,会暖床~/什

    墨荼✨2019/08/04 15:30:01回复
  7. “我接住了。”
    不知道为啥,我哭的稀里哗啦

    苏笙2019/08/06 20:10:11回复
  8. 说的太好了

    快乐的幽畜2019/08/07 15:50:44回复
  9.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好喜欢!!

    匿名2019/08/07 19:54:37回复
  10. 1551实体书改的一塌糊涂

    一口甜甜的小獠牙2019/08/10 15:08:08回复
  11. 某天在书店看到实体书,激动地翻开…
    然后……
    甘霖娘…
    TMD,什么玩意,这是啥,改了那么多……
    一口凌霄血……
    PS:心疼我甜甜女神辛苦的改。唉,出版过审好烦啊!

    匿名2019/08/19 22:19:55回复
  12. 莫名心痛,肿么肥四

    染柒2019/08/20 08:42:56回复
  13.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接住了接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朱一龙太太2019/08/20 17:09:20回复
  14. 所以表白之后不应该干点什么吗???
    PS:楼上ID很nb

    我把赵云澜和沈巍封印在床上了2019/08/24 12:31:48回复
  15. 哇!楼上的那位大佬的ID闪瞎了我的黄金幽畜眼!

    一只会唱歌且被闪瞎了眼的幽畜2019/08/25 10:44:0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