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埃德蒙·唐泰斯(二)

“警方现在已经正式进入魏氏总部,具体情况还要等待进一步调查——据本台记者了解,魏氏历经三十年、两代人,由餐饮业起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餐饮集团,近些年转做房地产,突然声名鹊起,成为我市知名企业之一,去年被提名为我市龙头企业候选人。掌门人魏展鸿先生一直十分低调,鲜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但屡次传出热心公益的消息,公众形象也比较健康,那么现在是什么导致……”

电视里的女主播嘴皮子仿佛装了两片弹簧,语速快得蹦豆一样,正在聚焦魏展鸿被调查的消息。

与此同时,“买凶杀人”四个字短暂地享受了一会网红待遇后,很快被各大门户网站列为违禁词,化身为形状各异的马赛克。

陶然在市局值班,肖海洋挂着一对硕大的黑眼圈,坐在骆闻舟家的客厅里,他双手举着个茶杯,两眼无神地对着电视发呆,连骆一锅钻进他杯子里偷喝都不知道。

“顾叔叔没有别的亲人了,”广告时间,肖海洋突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说,“我能确定,所以谁会给他扫墓?”

骆闻舟对着骆一锅的屁股扇了一巴掌,把它打跑了,他拿过肖海洋飘满了猫毛的水杯,拎到厨房重新洗涮干净,又给他倒了杯水:“他当年的同事、线人、朋友,你有认识的吗?”

肖海洋犹豫了片刻,缓缓地摇摇头:“老太太来料理他后事的时候,确实有一些人陆陆续续地上门来看过她,只不过都被拒之门外了,那些人最多来个一两次,走马灯似的,我基本一个都没记住。”

十几年前,他毕竟太小了。就算肖海洋记忆力超群,他或许能记住童年时代每一件事情的经过,但要认出当年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就太难了。而顾钊当年的交际网、线人网是怎么样的,也不会对一个八九岁的孩子说。

骆闻舟沉吟片刻:“既然是合法购买的墓地,当时肯定会留下记录,如果是系统内的人有心要查,那倒也不难查到……”

“不是的,骆队,”肖海洋有些紧绷地说,“那个墓园运营得不错,是封闭管理的,也还算严谨,扫墓的访客去了都得登记,遇到清明之类的客流高峰时段,还得预约。可是我今天一大早就赶过去查了访客记录,发现这些年除我以外,没有其他访客。除非去的人像我昨天一样,是半夜翻墙进去的,如果是我们的人,何必这样?”

骆闻舟皱起眉——的确,无论顾钊生前是蒙冤还是真的犯了罪,人死如灯灭,生前的是非对错都一了百了,以前的同事朋友即便股念旧情去看他,也是无可厚非,实在不必这样偷偷摸摸……尤其在这个准备重新调查旧案的节骨眼上。

“卢国盛交代的策划人‘A13’,龙韵城里失踪的神秘保安,还有魏文川和冯斌的网友,这些人到现在为止,我们一点线索都没有,”肖海洋抿了抿干得起皮的嘴唇,饮驴似的一口灌了大半杯水,这才艰难地继续说,“整件过程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就像是……有人想要引诱我们重新调查当年的案子一样。我觉得……”

骆闻舟抬眼看着他。

“觉得对方是为了给顾钊报仇。”费渡悄无声息地走到肖海洋身后,把那小眼镜吓了一跳。

费渡脸色有些苍白,嘴唇却不知为什么比平时更有血色,坐下的时候轻轻皱了下眉,眼睛好似一直没睁开,几乎要陷进柔软的沙发垫里:“首选把目标锁定在魏文川身上,通过调查解读他的心理状态,适当引导,不动声色地接近他。”

骆闻舟:“包括指导他怎么在育奋那个垃圾学校里称王称霸吗?”

“哦,魏文川不用引导也会这么做的。”费渡说着,伸手去摸桌上为了招待客人摆放的易拉罐啤酒,被骆闻舟用中性笔敲了一下手背,“啪”一下,连魂不守舍的肖海洋都跟着看了一眼。

费渡:“……”

然后他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转而拿起桌上关于魏文川的详细资料,人五人六地推了一下眼镜:“卢国盛供述,魏文川是在蜂巢碰见他的,所以他应该是从小和其父魏展鸿出入蜂巢这种销金窟,魏展鸿干什么大概也不避开独生子,你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魏文川的肢体语言和魏展鸿很像,他会在各方面模仿他父亲,包括为人处世、自恋和淡薄的道德观念——不过方法很可能是那个神秘的‘向沙托夫问好’教他的,这种成体系、有理论支持的恶毒更像成年人的手笔。”

“可是,”肖海洋犹豫了一下,“他怎么能确准魏文川一定会顺着他的引导走到杀人的那一步呢?”

“买凶杀人在普通人看来是有去无回的重罪,不到万不得已时绝不会做出这种选择,但在魏文川看来,这就是一种仅限大人使用的高级手段,是他父亲的特权,青春期的少年对成人世界的渴望和好奇是非常强烈的,只要给他两种东西,他就会这么做——自以为长大成人的膨胀感,以及接触到这个‘工具’的能力。”费渡的指尖在魏文川的照片上划了一下,“一手建立学校里的秩序给了他这种膨胀感,机缘巧合之下让他接触到卢国盛给了他工具,他就像个手持火种的孩子,按捺不住去点是迟早的事。”

骆闻舟顿了顿,忍不住略微走了神。他觉得费渡说得有道理,正因为有道理,才让他觉得不对劲——小孩在一张白纸的年纪里,是不知道所谓善恶之分的,父母就是模仿对象,他对一些东西的看法,在学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初具雏形,通过后天教育也很难转变,所以魏文川长成这样不算稀罕。

可是细想起来,费渡和魏文川的成长环境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是什么让他这样激烈地反抗费承宇?

骆闻舟很难想象这仅仅是他母亲的缘故。

因为大部分人觉得“妈妈”这个称呼温暖而神圣,是因为学到这个发音和称呼的时候,把它和抚养教育自己的家长形象联系在了一起,正因为对人充满感情,才赋予这个词特殊意义。但仅仅从费渡流露出来的只言片语来看,他对“妈妈”一词最早的认知,恐怕是个歇斯底里的疯女人,每天因为做错事被惩罚,脑子也不正常,还没有保姆的地位高。

这样一种形象的女人,真的能凭借一条命,就推翻费承宇留下的烙印吗?

骆闻舟又忍不住想起他们追查卢国盛行踪的时候,费渡对班车做出的奇怪而准确的推断,当时没来得及细想,此时,疑惑却又浮了上来。

大约是他盯着费渡看的时间太长,费渡递了他一个略带疑惑的眼神,骆闻舟突然发现他眼角泛的红还没褪干净,原本一步一个脚印严谨推算的思绪一个趔趄,险些滑入下流的深渊里,他连忙收回目光,干咳一声,正襟危坐起来。

“冯斌带人出走时写了一封信,被人发到了网上,莫名带起了热度,”费渡接着说,“教育体制和青少年心理健康一直是热门话题,所以当时没人怀疑,但现在想起来,这波热度很不正常,肯定有人工操作的痕迹——就在人们快要忘记这件事的时候,冯斌死了,育奋中学的校园暴力立刻发酵,关于校园暴力的讨论铺天盖地,极高的社会关注度,凶手是通缉了十五年的通缉犯,致使这件本应被社会版一带而过的谋财害命事件被转入市局,成为所有人瞩目的焦点。”

“等等,”骆闻舟突然想起了什么,“冯斌死前一天,这起中学生出走事件莫名被系统推送到了我那里——也就是说,很可能不是巧合!”

费渡一耸肩:“我们不小心打草惊蛇的时候,连你都在想,这一次恐怕是抓不住活的卢国盛——不过其实即便卢国盛死了,那个生态园的存在也暴露无疑,凭龙韵城里魏文川和卢国盛接触的视频记录,足以给警方调查魏家的理由,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未必揪不出这些人。”

“可是有人冒险第二次换了龙韵城的监控记录,拖延了魏展鸿他们的动作。”骆闻舟轻轻地说,“我怀疑就算我们当时特别不给力,让人开了一路绿灯都没赶上,那个神秘失踪的A13很可能亲自出手去救卢国盛。”

肖海洋:“等……等等,为什么?”

“因为只有卢国盛活着,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亲口证实,十四年前那个通缉犯的指纹并非子虚乌有,不是顾钊捏造出来索贿的,罗浮宫的大火里有冤情。”费渡伸手敲了敲桌面,“我找人把那天所有的航拍记录找出来筛一遍,当时那个A13一定就在生态园附近。”

骆闻舟一点头,又对肖海洋说:“你以深度调查魏文川谋划同学一案为由,到最早接警的派出所走一圈,挨个问问,我要知道那条推送是谁干的。”

肖海洋抿了抿嘴唇,欲言又止。

“顾警官的尸检是市局的法医科亲自做的,那么多同事和专家的眼睛盯着,法医不可能连死者是谁都认错,相关的尸检报告都在档案里,”骆闻舟仿佛看出了他在想什么,十分笃定地说,“小肖,借尸还魂的故事我是不信的。”

肖海洋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不知是失落还是庆幸地叹了口气:“嗯,我知道。”

“至于那个‘A13’究竟是谁的人,是不是明里暗里地帮了我们一把,最终目的是什么,这是我们下一步需要调查的,但有一条,”骆闻舟竖起一根手指,正色说,“他是杀害冯斌的嫌疑人之一,明白吗?”

肖海洋:“是!”

“干活去吧,”骆闻舟说,“公安局都快被这些杂碎的眼线穿成筛子了,能信任的人实在不多,我去找……”

他的话刚说了一半,手机忽然一震。骆闻舟的手机上接到了一条群发的消息。他低头一看,见来信人是杨欣——老杨的小女儿。

杨欣说:“我妈今天刚做完手术,医生说不乐观,人还在ICU里,感谢诸位亲人和朋友们的关心,询问太多,在此统一回复,我会努力照顾她的,生老病死,都是常事,大家都要好好保重。”

骆闻舟心里“咯噔”一下,愣了半晌:“我……我有点事,咱们下午见吧。”

他匆忙打了声招呼,就赶去了医院。

骆闻舟为人圆滑,但脾气其实也不小,骨子里有点少爷习气,他对师父的情分不比陶然浅,逢年过节都会通过杨欣给他们送东西,杨家要是有什么事,杨欣一条信息就能把他叫出来两肋插刀,但知道师娘傅佳慧不待见他,他也不会像陶然一样忍辱负重地去看她脸色。算起来,自从师父没了,他就没怎么和这个师娘接触过。

没想到再见,中间已经隔了一道讨厌的重症病房门。

骆闻舟赶到医院,先去安慰了杨欣一番,又跑去跟医生聊了一通,出来的时候,老远看见杨欣正跟一个熟悉的人说话,他愣了愣,走过去打招呼:“陆局。”

陆有良冲他点点头,温声对杨欣说:“闺女,没事,叔叔们都在,需要人还是需要钱,咱们都有,不怕,回头让你阿姨陪你住几天,学校里忙就不用总往医院跑,我们帮你守着。”

杨欣眼圈红红的点头。

陆有良又指着骆闻舟说:“正好,让你大哥开车送你回去,我今天也蹭个车。”

骆闻舟眉心一动,没说什么,等把杨欣送回学校,他才从后视镜看了陆有良一眼。陆有良脸上有深深的疲倦,正揉着眉心闭目养神。

骆闻舟想起头天晚上临走时,陶然借着打闹在他耳边说的话——陶然说:“那天我一直跟在陆局身边,我觉得不是他。”

“闻舟啊。”陆有良突然开口叫他。

“嗯?我送您回单位还是回家?”

陆有良:“你随便开吧,我有点事要跟你说。”

分享到:
赞(143)

评论46

  • 您的称呼
  1. 费渡脸色有些苍白,嘴唇却不知为什么比平时更有血色,坐下的时候轻轻皱了下眉。
    好隐晦的肉渣……但是……好激烈……

    肉馅的小笼包2018/10/22 17:44:31回复
    • 费渡脸色有些苍白,嘴唇却不知为什么比平时更有血色,坐下的时候轻轻皱了下眉。
      什么也没明说但又什么都说了……

      匿名2018/11/09 00:36:06回复
      • 你们都是人才……

        匿名2019/01/01 15:18:19回复
    • 我喜欢你的名字

      居老师的娃2018/11/10 00:44:46回复
    • 坐下的……时候……我去……

      匿名2019/01/01 15:17:43回复
    • 骆闻舟突然发现他眼角泛的红还没褪干净,原本一步一个脚印严谨推算的思绪一个趔趄,险些滑入下流的深渊里。。。。。意味深长啊,嘟嘟不会是那啥哭了吧

      大庆炖一锅2019/02/10 15:03:56回复
  2. 为什么会眼角红?…………骆骆你是魔鬼哦

    匿名2018/11/10 00:44:29回复
  3. 你们不说我还没看出来

    沈韵2018/11/16 17:21:32回复
  4. 眼角红,,。我想不出
    骆队你对费总干了什么!!!

    匿名2018/11/28 08:27:10回复
  5. 基督山伯爵

    匿名2018/12/04 00:02:14回复
  6. 被那啥哭了嘛 禽兽啊骆骆

    匿名2018/12/12 12:57:51回复
  7. 天呐,在座的都是幽畜

    匿名2018/12/16 18:13:15回复
  8. 都是九年义务教育,缘何诸位,如此优秀

    匿名2018/12/21 19:43:14回复
    • 楼上的鬼畜戏精们都是大佬,你们椅子上是有钉子吗!快坐下!

      白银六卫2019/05/23 09:53:16回复
  9. 禽兽

    匿名2018/12/25 13:47:11回复
  10. 感觉眼角红了是被禽兽的骆驼弄哭了

    匿名2018/12/26 23:20:25回复
    • 禽兽啊禽兽……

      匿名2019/01/01 15:19:17回复
  11. 你们这群幽畜,,好吧,我也是!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9/01/01 08:28:39回复
  12. 费渡脸色有些苍白,嘴唇却不知为什么比平时更有血色,坐下的时候轻轻皱了下眉,眼睛好似一直没睁开,几乎要陷进柔软的沙发垫里

    匿名2019/01/05 05:08:50回复
  13. 眼睛红…是骆队时间太长了吧

    匿名2019/01/21 15:05:18回复
  14. 莫名心疼嘟嘟,老骆,我劝你温柔

    匿名2019/01/21 23:59:33回复
  15. 给诸位表演一个痴汉笑,嘿嘿嘿

    阿鲤2019/02/06 04:20:40回复
  16. “费渡脸色有些苍白,嘴唇却不知为什么比平时更有血色,坐下的时候轻轻皱了下眉。”“他眼角泛的红还没褪干净”哇咔咔这隐晦的肉渣啊……啧啧啧战况激烈啊骆队啊禽兽啊禽兽啊噫

    二舅妈2019/02/06 11:37:25回复
  17. 嘟嘟这么可爱,怎么可以酱紫对嘟嘟…骆驼是禽兽吗!都把嘟嘟内个哭了!真的是…丧(干)心(的)病(漂)狂(亮)

    骆·一夜七次·闻舟2019/02/12 03:21:35回复
  18. 泛红的眼角!骆队过分了啊!诶嘿嘿嘿嘿嘿

    我是床2019/02/12 15:27:16回复
  19. 你们品的好细啊,我都没发现

    匿名2019/02/17 13:59:45回复
  20. 实在是……战况激烈……(笑容逐渐变态)

    奚和2019/03/15 08:42:07回复
  21. 看完评论笑容逐渐邪恶

    嘟嘟是一锅的麻麻还是哥哥2019/03/16 12:25:52回复
  22. 看了评论才知道原因哈哈哈,以为是骆哭了,立马滚回去重看

    刨。。。2019/03/22 11:04:03回复
  23. 诶诶诶骆队你过分了啊,嘟嘟都被欺负哭了……(笑容逐渐变态)

    北辰2019/03/23 15:35:24回复
  24. 看評論才知道有肉渣(邪惡臉)

    小十六2019/03/28 00:22:49回复
  25. 还有还有 嘴唇意外的有血色是不是因为用嘴了

    啊啊啊啊啊2019/05/13 10:18:52回复
  26. 不应该是咬着嘴巴忍着

    巫女 才发现有肉渣的二刷狗2019/05/14 22:31:18回复
  27. 你们都是人才……如此紧凑烧脑的剧情你们居然……还能扣出肉渣来……跪了各位都是大佬……我这就回去重看一遍(๑•ั็ω•็ั๑)

    陈栎媱2019/05/16 23:07:20回复
  28. 诸位都是人才啊,佩服,学习了。

    曌曌2019/05/16 23:30:42回复
  29. 又是嘴巴红,又是眼角还有泪水红红的。引人遐想啊,啧啧,这算是皮皮开的隐形小黄嘛

    匿名2019/05/18 14:44:56回复
  30. 大家看P大的文都要一点一点的抠肉渣吃,一点点车我都会看得很激动,太卑微了,(求皮皮给点力吧)

    匿名2019/05/18 14:49:44回复
  31. 费渡脸色有些苍白,嘴唇却不知为什么比平时更有血色,坐下的时候轻轻皱了下眉 骆队你对我们嘟嘟温柔点,这肉末呀

    巍澜入坑2019/05/26 18:40:10回复
  32. 看到龙韵城 就想到了镇魂的龙城大学

    匿名2019/06/01 21:57:55回复
  33. 这三处肉渣,嘴唇,坐下,眼角红,我都看懂了的,眼角红是哭着求饶吗,哈哈哈

    湛羡迷2019/06/23 22:17:42回复
  34. 眼角不红何以为1!那肯定会反啊!

    冥洺2019/07/04 14:51:09回复
  35. 评论区都是魔鬼哟(笑容逐渐邪恶)

    滴滴2019/07/16 10:05:36回复
  36. 险些滑入下流的深渊?骆队你已经进去并且爬不出来了

    匿名2019/07/19 12:07:43回复
  37. 楼上是我,写的时候忘记称呼了,各位眼熟我哦

    一个常换网名的崽2019/07/19 12:09:37回复
  38. 自以为够能浮想联翩了,没想到还是比不过在座的各位,都是人才啊~(舟渡好甜!)

    夏天儿2019/07/19 21:34:19回复
  39. 离楼上上时间好近啊|ω・)

    还是夏天儿2019/07/19 21:36:2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