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韦尔霍文斯基(三十八)

骆闻舟摸出了烟盒,低头一看,才发现刚才最后一根烟已经给了卢国盛,他手里只剩下一个干瘪的空盒。

他坐在这众人瞩目的审讯室里,过热的暖气烤着后背,他却仿佛置身于荒郊野外的乱葬岗中,亲手挖出了一口腐烂的旧棺材。

触目惊心,几乎要长出一口气才能坐稳。

骆闻舟端起茶杯,把里面的凉水一饮而尽。

“你说你们自己烧了罗浮宫,”骆闻舟清了清嗓子,咬字很重地说,“还推到了一个警察头上?那个警察叫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有十多年了吧……十四、快十五年了。”卢国盛伸出一根手指搔了搔额头,轻轻一撇嘴,“你问我警察叫什么?我哪知道?”

骆闻舟缓缓地把那空烟盒捏成了一团,在手心里来回揉了几次,然后他偏头看了一眼监控的摄像头,仿佛隔着那小小的仪器与一众目瞪口呆的旁听者们对视了一眼,随后他面无表情地收回了自己有些吊儿郎当的坐姿,缓缓推开了那“棺材”腐烂的盖。

“十四年前,市局里有个刑警,名叫顾钊,是327案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一直对没能抓住你这件事耿耿于怀。有一天他无意中得知,一起聚众斗殴的事件现场找到了一枚与数据库中你的指纹相符的印记,他开始循着线索搜查,最后把目光锁定在了‘罗浮宫’上。”

监控室里一片哗然,有人脱口问:“什么情况,老陆,有这事吗?”

“等等,顾钊……我记得这个人当年不是……”

“这是怎么回事?”

“他是怎么知道的?”

陆有良一言不发,整个人好似一座敦实的石像。

骆闻舟:“可是追查到这一步,后来却不了了之,顾钊死于罗浮宫大火,涉嫌故意杀人、勒索、收受贿赂,所谓‘通缉犯的指纹’也只是他勒索的工具,系子虚乌有,这件事被当成一桩巨大的丑闻掩盖了起来,直到今天。”

卢国盛回忆片刻,点头表示同意:“差不多吧,大概就是这意思。”

“所以你们确实曾经用‘罗浮宫’当过据点,顾钊蒙受了不白之冤。”骆闻舟说,“你们怎么操作的?”

卢国盛颇为玩味地把“不白之冤”念叨了两遍,冲他一耸肩:“骆队,我只是个小人物,你问我,我问谁去?当年要是没有这个警察当挡箭牌,我们都得玩完,我还担惊受怕呢。”

肖海洋在监控室占了一个小小的墙角,好似被一盆滚烫的白漆当头浇下,心里是一片烫坏了知觉的空白。

周遭的人、声音乃至于整个世界,都跟着滚成了一锅粥,半晌回过神来,他才发现自己正被费渡狠狠地扣在墙角。

费渡一手按住他的肩,一手捂住他的嘴,眉目间好像染着一层冷冷的霜。

肖海洋看着他近在咫尺的眼睛,觉得那眼珠像两片漠然的玻璃,随意反射出微光,照见他自己狼狈而扭曲的面容。

他一时想不起来自己在哪,想不起来自己是该喜该怒,好似神智短暂地跳了闸,只是一阵茫然。

火烧火燎的茫然。

不知过了多久,费渡才松开牵制着他的手,监控室里灯光晦暗,所有人都被卢国盛那句话震住了,恨不能给他那张嘴加个快进,没人留意到这小小的角落中足以把人淹没溺毙的悲与恨。

十多年来,绷在肖海洋脑子里的那根弦毫无预兆地断了,汹涌的记忆与痛楚呼啸而来,让他难以抑制地想要大口喘息、想要大哭大闹一场。

可是还不行。

时机不对,场合不对,什么都不对。

他面前的费渡好似一道人形的封印,强行拽住了他摇摇欲坠的理智,强行将他几欲脱壳而出的魂魄塞回躯壳里。

肖海洋仿佛听见自己的皮囊一寸一寸撕裂的声音,他觉得太痛苦了。

这让他六亲不认地瞪向费渡,有那么一瞬间,几乎要怨恨起对方来。

可是费渡的目光纹丝不动,像两根叫人无法挣脱的钉子,无视对方一切情绪,牢牢地钉着他,禁锢着他。

费渡无声地竖起一根食指,极轻极轻地冲肖海洋摇了一下头,动了动嘴唇,口型在说:“给我忍着。”

骆闻舟不动声色地吐出一口浊气,继续问:“孙家兴——也就是那个出狱以后化名‘孙新’,在蜂巢当迎宾司机的前诈骗犯——他交代说,你经常私下里用他的车?”

“对。”卢国盛点点头,“那个人胆小,又好说话,他知道我是谁,一开始有点怕我,后来有一次提起来,好像是家里小孩有病才干这一行的,都是当爹的,我就跟他聊过几次小孩,渐渐也熟了,他需要钱,我前前后后地给过他不少钱,让他私下里给我开车,我去看我女儿,看了就走,不让她知道。”

骆闻舟问:“你的钱是哪来的?”

卢国盛悠然地弹了弹烟灰:“我是蜂巢的‘电工’,他们按月会发工资给我。不太多,我估计跟你们警察收入差不多,不过我没有花钱的地方,攒钱也没用。”

“蜂巢白养你们?”

“不白养,”卢国盛说,“我们和那些偷鸡摸狗的小喽啰不一样,我们是做要紧事的,是真正给他们赚钱的人。”

“什么是要紧事?赚谁的钱?”

“真正的客户,活儿一般有两种,一种是活差事,一种是死差事。死差事一般就是有去无回了,走投无路的人才会去接,有点类似于新闻里说的那种自杀式袭击——只不过往身上绑炸弹的那种是为了让所有人知道,我们这个活儿要干得让所有人不知道,比如人造一场车祸,撞人的和被撞的谁也不认识谁,都死了,这个事看着就是一场事故,到交警那就结束了,不会招人查。”

“活差事更复杂一点,首先一条,接活儿的人自己得有名,无名小卒不行——比如我,倒退十年,本地没几个不知道327国道的,”卢国盛说到这里,还颇有些不可名状的洋洋得意,“其次,做事的时候要故意暴露出自己来,就是要让警察来了一看就知道是你干的,明白吧?”

骆闻舟:“为什么?”

“为了保护委托客户啊,”卢国盛说,“有人死了,你们警察不是第一时间会去查利害关系人么?我们事情做完以后,第二天报纸上登出来的必须得是‘某在逃犯流窜至本地,为劫财杀人害命’这种,把你们的视线转移走了,客户那边当然就消停了,反正你们也抓不着我们。这种活儿就得干得利索,我们动手之前都有人专门策划,要么一旦警察怀疑到了客户头上,我们就没用了,只能出来给人顶缸,有再多的钱也花不着,这叫‘生死有命’,也挺刺激吧?”

撞死周峻茂的,接的应该就是郑凯风的“死差事”,而卢国盛杀冯斌,应该是属于“活差事”——假设魏文川雇他杀人走得是“正当程序”。

骆闻舟沉声问:“所谓的客户都有谁?”

卢国盛摇摇头:“不知道,都是大老板,不会跟我们这些人直接接触的。”

据说费承宇在位时,分明是个眼光毒辣的精明人,却跟被人下了降头似的,投过不少“稳赔不赚”的生意,此外,还有捐款途径,以合作名义给的利益输送、虚假阴阳合同、巨额海外洗钱资金……他们用这种方式悄无声息地养着一个蛰伏在暗处的怪物,不涉及明面上的资金往来,比低级的买凶杀人要隐秘无数倍。

“那我问点你知道的,”骆闻舟敲了敲桌子,示意旁边已经听呆了的书记员集中精力,“卢国盛,钟鼓楼景区里的少年冯斌,被害当天,现场监控中拍到了你的脸,尸体和当年327案的第三个受害人陆裕的处理方式一模一样,现场还留有你的指纹,你有什么话说?”

“没有,”卢国盛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干的。”

“你认识冯斌吗?”

“不认识。”

“那你为什么要杀他?谁让你这么干的?”

“既然都被你们抓住了,我总归也就这样了,没什么好隐瞒的,”卢国盛说,“一个小子,叫‘魏文川’,是个富二代,他们家在蜂巢也有点股份,去过蜂巢,我去蜂巢找车的时候被他盯上的……那小子很不是东西,他认出我来了。”

骆闻舟神色一动:“魏文川认出你?”

“有一天他在员工通道里堵住我,对我说‘我知道你是干什么的,那天我在学校附近看见你偷偷跟踪我同学了,我认识蜂巢的车。’”

骆闻舟皱起眉——这未免太巧了。

“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杀了他,”卢国盛咧了一下嘴,“可是他拿出了一个手机,说他已经把录音和我的照片传到了一个什么地方……我不懂这些小孩的新玩意――他说是他爸爸出钱养着我们,让我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所有人都会立刻知道我的秘密。”

骆闻舟:“他要你干什么?”

“一开始没让我干什么,就是偶尔缠着我给他讲杀过的人,还刨根问题,问我杀人时的感受,说是觉得很有意思……这些闲得无聊的小崽子。我一直在想办法摆脱他,但是有一天,那小子拿来一份亲自鉴定书,对我说‘原来梁右京不是梁校董亲生的,是你的种’。”卢国盛一直是惫懒而平静的,只有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目光有了些波动。

“这事不能让人知道,就连孙新也不知道,他一直以为是我跟姓梁的有仇,没事去盯梢他女儿,是想报复他们。”卢国盛说,“那些人养活你不白养,你的老婆孩子、有一点关系的人都在他们的视线里,别说我们,就连孙新他们这种喽啰都是一样——我不能让她被这些人盯上。不瞒你说,我这些年也不是没找过其他的女人,想让她们给我留个种,可是一夜情的女人都鬼精鬼精的,又吃药又什么,不乐意给你生孩子,可要养个情人呢,不等怀上就会被他们发现。我们老卢家没人了,那是我们家正根,没有她,香火不就断了吗?”

饶是骆闻舟见多识广,也不由得无言以对。

这个人,杀人越货、心狠手辣,对人命与狗命一视同仁——全都当闹着玩似的。

什么父母兄弟、亲朋好友,他一概没有感情,一概无动于衷,唯独在乎梁右京这么个从来没有认识过的女儿——因为在他眼里,她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段“香火”,是个“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肯定很宝贝”的传家宝。

这念头如此根深蒂固,卢国盛深信不疑,就像他对“死人眼会留下死前最后的影像”一样深信不疑。

骆闻舟:“魏文川要挟你去帮他杀人。”

卢国盛一点头:“说是有人要害他们,还拿出一段聊天记录给我看——我没大看明白,这帮小崽子念个书也能念出点篓子来,都是些小孩的鸡毛蒜皮,不过那小子说,办成了这件事,他会帮我私下里认回我女儿。”

骆闻舟多少有些不解:“这么多年过去,你都没想办法认她,为什么现在为了认她,连命都不要,私下里接杀人的活?你不怕你们那个‘公司’知道了,让你们父女俩都死无全尸?”

卢国盛被他问得一愣,跟骆闻舟面面相觑片刻,那双歪斜的眼里有一点茫然。

骆闻舟瞬间想通了什么:“所以你不是私自接的活——”

“私下接活?我疯了吗?”卢国盛说,“那小子有蜂巢的‘黑卡’——蜂巢普通的VIP卡就是金银钻石三种,‘黑卡’只有我们真正的客户才有,里面没有钱,所有的点数都是他们和公司往来里记的账,拿着黑卡到蜂巢,找人帮他们策划,再由我们这些人动手,他是带着黑卡和策划人一起来找我的,这是个‘活差事’,干成了我也有一大笔奖金,还能认回女儿,我为什么不干?”

骆闻舟隐约抓到了一条线索:“所以杀冯斌的时间、地点,还有来去的路径,都是这个策划人告诉你的?是他让你杀冯斌,留下夏晓楠?”

“夏晓楠?”卢国盛露出一点疑问神色,随即反应过来,“你是说那个手机上有定位的小丫头么?策划说那是我们的人,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小丫头,我看她挺不经事的,吓得要尿,怕她出纰漏,才把她身上的定位器收走的。”

骆闻舟立刻追问:“策划人是谁?”

“编号A13。”卢国盛说,“我不知道他叫什么。”

骆闻舟冲监控方向做了个手势,监控室里,陶然立刻对旁边同事说:“从蜂巢逮回来哪些人?去整理一份材料,让他指认A13是谁!”

肖海洋实在是在监控室里待不下去了,一言不发地领了命令,转身就走。

“11月6号当天,你为什么会去北苑龙韵城?是去看梁右京?”

“策划人说,这事办完,就送我去外地躲避搜查,我们这种人,一旦被挪地方,可能三年五载都回不来,所以我瞒着他和魏文川私下商量,看能不能在我走之前让他先兑现承诺。他答应了,让我先去见一面,什么都不要说,等他慢慢告诉她。”

骆闻舟低声说:“龙韵城——你就不怕有人认出你,或者被监控拍下来?”

“十五年了,谁还能认出我来?”卢国盛笑了一下,“魏文川是龙韵城的少东家,不会在他们家门口留下他和我在一起的证据,那小子鬼精鬼精的,早把那段视频删了,不过我估计他只关心龙韵城里、跟他有关系的镜头,大门口和周围的未必会管,所以还是留心了——怎么,还是出纰漏了么?”

骆闻舟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一阵惊涛骇浪——魏文川早把卢国盛出现在旋转餐厅里的视频删了,为什么费渡的人还能拿到完整的?

那么后来那些人搜索龙韵城的监控,却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难道是因为他们面前的监控记录是当初被魏文川删节过的版本?

那么龙韵城里的监控记录就是被人不动声色地换过两次!

骆闻舟倏地站了起来。

“哎,骆队,”卢国盛叫住他,“我可能是得枪毙吧?”

骆闻舟一顿。

卢国盛一摊手:“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不过我女儿可没犯法——她应该知道自己是谁生的了,不管接受不接受,到了这步田地,你让她有空来看看我吧。”

骆闻舟懒得理他,转身就走。

这一年阳历年的年根底下,大雪纷飞中的燕城人民已经遵循着农耕民族的本能开始无心工作,学生准备放寒假,大人准备换日历——各行各业都在倦怠地期盼年终奖,两件大事却把市政和公安系统炸得连年终总结都没时间写。

知名企业家魏展鸿父子买凶杀人,利用蜂巢等娱乐机构做幌子,豢养窝藏通缉犯这件事如“都市传说”一般,席卷了各大媒体的门面,简直给街头巷尾的老百姓们在茶余饭后制造了一场狂欢。

骆闻舟在值班室里住了整整四天四宿,完全是晨昏不辨昼夜不分。

陶然把他叫醒的时候,他才刚裹着不知从谁身上扒下来的军大衣睡了五分钟。

“蜂巢的人从头到尾审完了一遍,”陶然说,“没有卢国盛说的这个A13。”

骆闻舟从行军床地下摸出一瓶矿泉水,喝了大半瓶,剩下的都倒在了脸上,激灵一下清醒过来。

“魏文川交代了,黑卡是从他爸那偷来的,”陶然说,“A13接待的他,他觉得当时那个A13其实看出来他这张卡是偷的,非但没声张,还帮他把事办了——怪不怪?还有更怪的,他几年前在一个专门讨论如何杀人的小众猎奇论坛上认识了一个网友,网名叫‘向沙托夫问好’。”

骆闻舟眼角一跳。

“他在学校里折腾的那些所谓‘制度’,有一半是从小说电影里学来的,还有一半是和这个人商量出来的,327案的详细资料是这个人给他的,包括卢国盛就藏在蜂巢的信息。”陶然说,“我们通过ip查到了这个人的住址,已经人去楼空了。”

骆闻舟闭了一下眼:“龙韵城监控室里的工作人员呢?”

“我正要跟你说这个,”陶然说,“其中有一个名叫王健的中年男子在案发后神秘失踪了,他在龙韵城干了五年,居然没人发现他的证件是假的。”

骆闻舟重重地吐出口气,冲陶然摆摆手,哀叫了一声:“你快滚吧,没一个好消息。”

“有好消息。”陶然一双眼睛里布满血丝,眼睛却亮得吓人,“梁右京和卢国盛的DNA对比出来了,两人根本没有亲属关系,卢国盛的精子成活率很低,很难有后代,而且魏文川承认,所谓‘亲子鉴定’是他顺着卢国盛的妄想症诓他的。什么认亲认女儿的,他根本没和梁右京说过,A13私下里答应他,杀了冯斌,就让卢国盛‘自然死亡’,给警察交差,总共三个人,两两之间私下里都有协议,你说逗不逗——我们打算抓阄抽奖,谁手气好谁去告诉卢国盛这个消息,你要不要试试?”

骆闻舟一愣之后被他逗乐了,摆摆手:“别闹,让肖海洋去吧,这事别跟他抢。”

“第二件事,是今天领导们都去上面开会了,过完年就正式重启调查当年的顾钊案。”陶然露出了一个难以自抑的笑容。

骆闻舟:“真的?”

“你赶紧回家好好休整一下,”陶然一把将他拉起来,“第三个好事是你家那谁在外面等着接你回去呢,老光棍看你俩就碍眼,打着我的旗号掐了好几年,一转头搞到一起了——什么玩意,赶紧领走!”

骆闻舟二话不说,满血复活似的一跃而起,毫无怨言地挨了陶然一拳。

“哎,你把公共财产留下,那棉大衣是值班室的宝贝,别装傻充愣地披了就走!”陶然闹着玩似的伸手扒他的衣服。

“一边去,老子才刚捂热……”骆闻舟连忙捂住领口,“耍流氓!”

陶然借着打闹,飞快地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骆闻舟一愣,陶然趁机一把扒下了年久失修没扣子的棉大衣,抱起来就跑。

骆闻舟咆哮:“陶然,你小子要造反吗!”

陶然撒丫子跑远了:“你也过年好——”

分享到:
赞(53)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喜欢顾钊

    小庄亦是江疏2018/09/16 14:51:42回复
  2. 突然粉起了骆陶

    匿名2018/10/05 19:31:01回复
  3. 小肖也挺好的

    匿名2018/10/09 14:30:10回复
    • 小肖让我想起了郭长城

      居老师的娃2018/11/09 23:21:47回复
  4. emmm

    啦啦啦~2018/10/10 19:46:07回复
  5. 你们怎么操做的?→操作

    汪!2018/10/22 17:18:55回复
    • 谢谢你的认真。

      匿名2018/11/09 00:09:19回复
    • 在《山河表里》眼熟了你

      镇魂女孩2019/02/17 19:58:02回复
  6. 就粉all陶

    匿名2018/11/15 04:37:51回复
  7. 所以陶然对骆队说了什么

    匿名2018/12/23 22:49:56回复
    • 我也好奇这个,陶然到底说了啥?

      匿名2019/01/03 02:42:39回复
      • 我也想知道

        夏日限定2019/02/15 23:02:24回复
  8. A13是范思远吗

    闻舟渡我2019/01/29 12:22:40回复
  9. 我是失忆了吗⊙﹏⊙范思远在哪里出现的

    阿鲤2019/02/06 03:54:46回复
    • 费渡在他父亲地下室发现范思远的论文;陆局桌子上摆着几个人的合影,那几个人当中就有范思远,还有被挡住的顾钊

      匿名2019/02/08 14:58:36回复
  10. 突然发现…原来这里还有回复这个功能……

    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2019/02/11 20:53:1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