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韦尔霍文斯基(三十七)

从市局赶到西郊的科技开发区,还是很有一段路程的,再赶上周末市区的“双旦”购物节大堵车,心急如焚已经不足以形容陶然心里的焦灼了,他得是心急如核聚变。

爆炸的消息传出来的时候,陶然差点捏碎手机,开车的同事方向盘打了个突,险些碾上无辜的马路牙子。

陆局一听,眉目几乎要齐齐飞出脸盘:“怎么回事?”

陶然没顾上回答,因为一时间,无数乱七八糟的询问一窝蜂地挤进了他的手机和无线电,他脑子里“嗡嗡”作响,一片混乱。

又失败了吗?

在顾钊和杨正锋之后,在郑凯风和周峻茂之后,等着他们的又是一群死无对证的尸体吗?

可就在他还没来得及理出一个头绪来的时候,提前赶到现场的分局方面又发来消息。

“什么?抓住了?”陶然这回是实打实地一脑门茫然,没有一点水分,左脑的水和右脑的面和了浆糊,陶副队感觉自己虽然勉强还算风华正茂,但已经有了提前谢顶的风险,他舌头打了个磕绊,几乎语无伦次起来,“抓住什么了?不是……到底抓住了还是爆炸了?”

在市局众多同仁们心情好比“股票k线”图一样的上蹿下跳中,卢国盛与其一干同伙全体落网,蜂巢与魏家旗下所有产业第一时间被强行查封。

骆闻舟回到市局,递交了完整的监控记录资料,同时也很自觉地去领了两沓稿纸,准备给自己和擅自把魏展鸿锁厕所里的肖海洋一人一沓,写检查用——分纸的时候才发现不够,因为打晕魏展鸿的事还有郎乔一份。广大男同胞们对她一言不和就擅闯男厕所的行为深表不安,强烈要求她对此作出反省。

由于取证手段不正当,所有技术人员只能在寒冬腊月天里哆哆嗦嗦地赶回单位加班,试着修复被动过手脚的监控记录。

同时,经过证实,在龙韵城堵住的可疑人物是魏展鸿公司特别签约的“顾问”,年薪高达七位数,却不负责公司的任何具体职责,只单单挂个名。总而言之,魏展鸿父子、神秘顾问、魏氏高层乃至于蜂巢的法人、高管等一干人全被拘留。

由于出动了武警,整个事件的严重性呈几何级直线上升,从一个偏重于道德伦理的社会热门话题摇身一变,成了严肃的公共安全问题。

整个市局灯火通明,预备对外发布的通报改了十四稿都没通过,门口堆满了等着拿第一手资料的媒体。

冯斌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心心念念想要曝光的校园暴力事件,最终发酵成了这样一场风波。

骆闻舟脸上的淤青敷了没多大一会就基本消肿了,只留下一个浅浅的印,郎乔羡慕嫉妒恨地围着他转了几圈:“老大,你年轻时候肯定是那种长痘不留印的牲口吧?”

“你才牲口,我现在也青春……”骆闻舟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镜子,发现自己此时确乎是一副胡子拉碴的邋遢样,满头乱发赛陶然,嘴角还破了口,对着这幅尊容,饶是他的脸皮坚如长城,也没能说出“青春年少”这四个字,只好非常烦躁地冲郎乔一挥手,“滚,滚远点。”

郎乔没有滚,她像平时那样,闹着玩似的凑到骆闻舟耳边,好似打算小声嘲他几句,嘴里说的话却是:“我在203审问学生的时候被窃听了,当时监控室里没人,后来找后勤查了一下,我发现203那间审讯室里的设备在前年修过一次……还有206和小会议室,都是同一批检修的。”

骆闻舟眼角一跳,抬头对上了郎乔的目光。

郎乔僵着脸强行冲他笑,大眼睛里却透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惊惶——这里是市局,如果连“家里”都不再安全,还有什么地方能让人放心?

“写你的检查去吧,人没有豆大,操心得倒多,”骆闻舟说着,漫不经心地冲门口等着叫他的同事点点头,站起来用卷成一团的稿纸敲了一下郎乔的头,“天塌下来还有父皇顶着呢。我要去会一会卢国盛,你想参观一下十五年的通缉犯长什么样吗?走着!”

平心而论,如果不是那双斜眼,卢国盛长得非但不骇人,还有点一表人才的意思——大高个,宽肩膀,面如刀刻,而且坐有坐相,并不像那些混混出身的犯人一样没型没款。

见骆闻舟进来,卢国盛一抬眼,颇为平静地和骆闻舟对视了一眼。

书记员有些紧张,因为知道这场审讯有很多人在旁听,唯恐自己哪个不雅观的小动作落在领导眼里,十分拘谨地站起来:“骆队。”

骆闻舟拍拍他的肩,拖过一把椅子坐下。

“骆队,”卢国盛跟着书记员叫了一声,目光扫过骆闻舟嘴角的破口,“就是你扛了二十多条疯狗,把我救出来的?谢谢。”

“少自作多情,我是把你抓出来。”骆闻舟不轻不重地纠正了他的用词,翻了翻桌上的文件夹,他公事公办地说,“卢国盛,男,三十九周岁,籍贯是燕城莲花乡莲花镇,燕北工程大学肄业,近亲属都已经不在人世,当年有个兄弟叫卢国新,十五年前已经被判处死刑并执行了——对吧?”

卢国盛了然地笑了一下,知道这都是过场,没搭腔。

骆闻舟盯着他的眼睛,大概是斜视的缘故,卢国盛的目光总是显得有些散乱。

骆闻舟问:“卢国盛,十五年前,327国道上先后发生三起专门针对中短途货运司机的抢劫谋杀案,是不是你干的?”

监控室里挤满了人——市局的领导,市政和武警的人,还有部分一线刑警等等,一时间,全都屏息凝神地望着监控上的男人。

“嗯,”卢国盛的肢体语言坦然而放松,一问,他就痛快地承认了,“是我,我想的招,找没人的地方等着,有目标来了,就往他轮子底下扔条猫狗,有的人傻一点,没什么经验,很容易就被诓下来了。不过有经验的老司机一般不会,就算知道自己轧死了动物,也通常不会下车查看,但不管怎么样,轧着东西,多少会稍微带一点刹车减速——这时候,我们就让那女的冲过去。”

轧死动物不停车可以,但总不能冲着人撞。

“只要他停车,我和我哥就能把人弄下来。”卢国盛顿了顿,随后,他冲骆闻舟一伸手,“也给我根烟行吗?”

骆闻舟点了根烟,给他递过去。

卢国盛连吸了两大口,半晌,才缓缓地吐出一口白烟,在一片烟雾缭绕中,他略微眯了眼,喃喃说:“我早知道得有这么一天。”

骆闻舟:“为什么杀人?”

“杀人越货还要什么动机?”卢国盛嗤笑一声,“为了钱呗,我哥整天游手好闲,也找不着什么正经工作,为了那个女的神魂颠倒,要什么给什么,钱当然不够花。半夜喝多了酒跟我哭,求我给他想一个来钱快的主意。我正好和一个开车拉货的有仇,就跟他说那些人身上有钱,不如抢他们的,有胆子就试试……第一个司机是送电器的,那会家里正好还缺一台冰箱,干脆从他车上拉走了一台,人是我们俩一起杀的,没经验,扎了十几刀人都没断气,弄得一身血淋淋的,半夜才敢回镇上。不过第二个就有经验多了,我专门去查了什么地方能一击毙命,在动物身上试了几次,练熟了,果然,放人身上也好使。”

骆闻舟追问:“那第三个人呢?”

卢国盛话音轻轻地一顿,随后他面不改色地说:“时间太长,有点记不清了。”

“第三个受害人,你把他双目戳烂,还砍下了他的四肢,杀人分尸,”骆闻舟缓缓地说,“还是深仇大恨式的杀人分尸,前两个都记得清清楚楚,这个你说你忘了?”

卢国盛神色不动,略一思索,说:“哦,我记得好像是钱太少了,费了好大力气,发现他身上就一两百块钱,连一件值钱的东西也没有。我一时郁闷,就那么干了……戳眼是我大哥让干的,他不知从哪听来的,说是死人眼里有个‘镜子’,能照见最后看见的人。”

骆闻舟“啪”一下合上文件夹,轻轻靠在椅背上,缓缓地说:“你哥卢国新当年的供词说,最后一个受害人身上揣着好几万,他当时求你们放他一马,说这钱是预备着给家人买药的,卢国新非常高兴,抢了钱,甚至不想杀人了,你却不同意——有这么回事吧?”

卢国盛沉默不语。

骆闻舟冷冷地逼问:“怎么,你们兄弟俩隔着十五年,这没串好供?”

此时,旁观审讯的监控前已经有人窃窃私语,有人低声问:“他怎么还不问冯斌的案子?还有爆炸和藏匿的事……干嘛老逮着这点以前的事不放?”

旁边连忙有人小声“嘘”了他一声,用眼神示意不远处背着手站得不动如山的陆局――领导都没说什么,好好听着。

“骆队,”卢国盛轻轻地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我以为你会问我,杀那个小崽,我收了多少钱。”

“我知道你没收钱,否则早就被人知道了,市局下面没有埋炸弹,咱们有的是时间,你可以慢慢说,”骆闻舟神色不变,淡淡地看着卢国盛,“我知道当年的第三个受害人名叫陆裕,生前从未和你有过任何形式的接触,这个三十出头,脾气非常温和,是个沉默寡言的老好人,从来没和别人起过冲突——为什么你对他有那么大的仇?”

卢国盛的眼神微沉。

“我稍微问了一下专家,他提醒我说,这很可能是移情作用产生的迁怒。”骆闻舟说,“你因为什么迁怒于他?在第二个和第三个受害人出现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费渡悄无声息地推开监控室的门,却没有进来,而是像个晚辈一样侧身,等着身后的人先走,一个中年人缓缓地踱步进来——他长着一张不苟言笑的国字脸,戴着眼镜,镜片却挡不住刀锋似的眼神。

年轻些的都是一头雾水,上了点年纪的人却已经认出了他:“潘……老师?”

陆有良回过头来,隔着几步远,和潘云腾遥遥对视了一眼,随后他一言不发地转过头去,丝毫不问潘云腾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管他站在这合不合规。

卢国盛被手铐铐住的手在桌下轻轻地颤动着,脸上的微笑好似长在那的一样,紧紧地闭着嘴缄口不言。

只见骆闻舟从文件夹里抽出一份名单:“不但我们,估计你那些同伙肯定也很好奇,为什么11月6号那天,你会冒着风险出现在龙韵城,所以我们问出了那天到场的人名单,给你念念——王怡琳,周舒,黄敏敏,梁右京……”

卢国盛的脸色倏地一变。

“梁右京,”骆闻舟十指交叠,蹭了蹭自己的下巴,“怎么,你认识她?”

卢国盛短促又干涩地说:“不认识。”

“育奋中学校董之一的女儿,”骆闻舟笑了起来,“一个挺张扬跋扈的小姑娘,现在还在我们局里,涉嫌组织参与校园暴力,对其他同学进行人格侮辱和人身伤害——这教养,啧,真不像好人家的女孩……”

卢国盛倏地抬起眼,狠狠地瞪向他。

骆闻舟眼皮也不眨,冲着监控的方向打了个指响:“去把那小女孩领过来问问,看她是在哪见过卢国盛的,取个指纹和DNA备案,我看没准这里也有她的事……”

“没有她的事。”卢国盛突然开了口,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话。

骆闻舟面无表情地回视着他。

“没有……没有她的事,”卢国盛宽阔舒展的肩膀突然垮了下来,良久,他抬起头,“你们警察应该有保密纪律,就算报道,未成年人的姓名也会打码对吧?我在这里说出的话,不会……不会落到不相干的人耳朵里……”

骆闻舟嗤笑一声:“怎么,像你这种丧心病狂的王八蛋,还指望警察给你免费广告宣传个人形象?”

“十五……就算是十六年前吧,我没拿到毕业证,只好屈就在一家运输公司里当文员,干得很没意思,都是瞎混,可是这时,我碰到了一个女人。”

“女人?”骆闻舟忍不住问,“你同事和亲戚都说你为人孤僻,没有走得近的异性。”

卢国盛顿了顿:“因为不能说。”

骆闻舟瞬间懂了:“是谁的老婆?”

“老板。”卢国盛轻轻地说,“叫梁志兴。”

骆闻舟轻轻地翻过手头的资料,梁右京的监护人签字就是“梁志兴”——看来是早年做运输生意发了家,现在已经俨然是社会成功人士了。

“梁志兴老牛吃嫩草,根本满足不了她,”卢国盛说,“我们俩在一起两个多月,没想到被公司一个司机撞破了,那个贱人趁机勒索,我想弄死他,可是那女人胆小……嘿,既嫌弃老男人,又舍不得老男人的钱,舍不得太太身份。”

“你和那个司机是因为这个发生冲突的?”

“嗯,她息事宁人,为了掩人耳目,还要把我打发走——给了我一笔钱,说是等她彻底解决这些事,我再回来,钱我没拿,我知道那娘们儿是想让我这个麻烦离她远点。”卢国盛冷笑了一声,“可我还是妥协了,因为她给我看了体检报告……说那孩子其实是我的。”

监控室里的陶然飞快地嘱咐旁边的同事:“去对比一下梁右京和卢国盛的DNA。”

骆闻舟:“然后呢?”

“我回了家,心气一直不平,也没攒下钱,做了那件事——就是抢钱。”卢国盛低声说,“做成了两票,警察也抓不住我们,我胆子就大了,血气也上来了,一次喝多了,给那个勒索我的贱人打电话,说我总有一天要弄死他,结果……过了几天,就收到了一封信。”

“是什么?”

“一沓照片,打下来的小孩的照片,耗子似的一团血,有的地方能看出是人,闭着眼,四肢……还有小碎骨头都摆在旁边,放在一个……”卢国盛伸手比划了一下,“托盘里。”

骆闻舟深深地吸了口气:“你是因为这个,迁怒了第三个受害人,还把他的四肢也砍了下来,尸体一团血肉模糊?就因为这个倒霉蛋也是个开货车的,刚好那天阎王叫他,让他经过你们埋伏的路段。”

卢国盛一扬眉:“唉,是啊,后来想想,挺对不起那兄弟的,其实跟人家也没关系,不过反正我们也得杀他,怎么杀也没多大差别,算他倒霉吧。”

监控室里的费渡叹了口气,转过头,目光好像穿墙而过,落在等在外面的陆嘉身上。

人为什么非得知道真相呢?有些荒谬的真相知道了,反而不如一辈子蒙在鼓里来得舒坦。

“但其实那个孩子没死,是司机接了你的骚扰电话以后故意拿出来气你的。”

“警察找上门来的时候,我其实去了城里,”卢国盛说,“我想先宰了那个女人,再去剁了那个贱人,结果看见她好好地挺着肚子从医院里出来,那老王八陪着她,还不知道自己头上变绿了,我却机缘巧合地躲过去一次。”

卢国盛说着,咧开略微有些歪的嘴笑了笑:“就冲这个,我觉得我走妻儿运。”

骆闻舟简直无言以对。

“我在城里躲了一阵子,到处都贴着我的通缉令,有一次住小旅馆的时候被前台认出来了,那人当时没说什么,等我一进屋,就偷偷报了警。”卢国盛长出了口气,“可是……那天在警察来之前,就有几个人找到了我……领头的就是生态园加油站里的‘牧羊犬’,我们那一个基地都是他管的。”

监控室中旁听审讯的所有人鸦雀无声,只听卢国盛漫不经心地说:“他在警察来之前把我带走了,给我办了假身份,那会我们都住在一家叫‘罗浮宫’的夜总会里,鱼龙混杂地藏着。可是那天我女儿出生,我实在忍不住,偷偷出去看了,回来心里难受,找了个地方喝酒,没想到两拨人闹事,打出了人命,我那天有点喝多了,不小心在现场留了指纹。”

“差点让警察循着踪迹找到罗浮宫。”那斜眼的凶手好似讲起什么惊险的趣事似的,摇了摇头,“幸亏他们反应快,放了把火烧了那地方,推到那个傻警察头上,我们才脱身。”

分享到:
赞(76)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心疼顾钊

    匿名2018/10/22 17:06:00回复
  2. 顾钊……是个好人,是个好警察。怎么就……

    匿名2018/11/07 00:10:17回复
  3. 顾钊……

    匿名2018/11/09 23:00:52回复
  4. 顾钊是个好警察,可惜,运气不好

    沈韵2018/11/15 04:30:01回复
  5. 总感觉要出事,,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9/01/01 07:57:29回复
    • 楼上的称呼很耐人寻味啊

      匿名2019/01/01 10:01:13回复
  6.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陶然“心急如核聚变”

    匿名2019/02/04 11:49:03回复
  7. 大哥,不止一次看见你了

    大庆炖一锅2019/02/10 14:09:04回复
  8. 真难受啊

    坎坷2019/03/10 17:00:22回复
  9. 哎。

    北辰2019/03/23 15:03:5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