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韦尔霍文斯基(三十六)

一只眼蓄满力气的一刀还没来得及递出去,突然猝不及防地被一条胳膊勒住了脖子,一只眼大惊之下反手就是一刀,身后的人被迫侧身让开的同时,挥起一条棍子就砸向他颈侧,同时,手臂不躲不闪地迎上了歹徒的刀,刀锋划划过那胖得直颠的手臂时发出“呛”一声轻响——来人胳膊上扣了个钢铁质地的护具!

来不及感慨对手好贱,一只眼已经在一愣之时错失了反击的机会,手腕粗的大棍子精准地削上了他的动脉,下一刻,他手一软,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骆闻舟刚扛着个人从小黑屋里出来,还没适应光线变化,就见面前寒光一闪,一把弹簧刀掉在了土地上,他惊愕地一抬眼,对上陆嘉阴沉沉的目光,那胖子随手把人事不知的一只眼扔到一边。

“没死,”陆嘉盯着卢国盛看了片刻,才艰难地把自己带着血气的目光从那凶手身上撕下来,“我听得懂人话。”

骆闻舟:“……身手不错。”

“小时候的梦想是当特种兵,”陆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乱颤的肥肉,苦笑说,“一言难尽。”

这时,费渡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多少受了干扰器的影响,有些模糊,他说:“晚上我请你俩喝一杯,到时候再聊儿时梦想,现在注意你们右侧前方的院门口,两道门外、大约五十米处,他们在集结警戒。”

骆闻舟低低地骂了一声,用眼神示意陆嘉把“一只眼”拖走:“这种时候,他们不应该先去看看配电或者总闸吗?”

“唔,他们可能不如你乖——天没黑,又不是用电高峰时段,突然断电,这些在阴沟里泡了不知多了多少年的耗子们会在第一时间进入应激状态……我这航拍有点延迟,看见他们已经在清点人数了,应该很快会注意到这位独眼先生的缺勤,”费渡不管什么时候都带着点漫不经心的劲儿,微微一顿,他问,“成年人的五十米跑,耗时多少算达标?”

骆闻舟扛着一个也算高大健壮的卢国盛,竟然丝毫也不影响行动,助跑几步,伸手一撑,倏地越过一道矮墙,陆嘉紧随其后,居然也没落后多少,实在是个能打又很灵活的胖子,颇有功夫熊猫“神龙大侠”之风采。

骆闻舟回头给了他一个眼神,发现这小子不用照顾,立刻自顾自地往前跑去,顺口跟费渡嘴贱了一下:“反正你这种得爬一分钟的选手是达不了标的。”

陆嘉:“……”

总觉得自己好似不存在一样。

两人一路狂奔,前脚刚冲出小院墙根,小黑屋的那个院子随后就被人强行闯了进去,眼看地牢门开着,探照灯似的手电往下一扫,对方立刻发现卢国盛不见了。几个手脚麻利的男人互相使了也眼色,纷纷已经越过矮墙,沿着小院飞快地展开搜索,而这时,“一只眼”竟然好巧不巧地醒了!

这杀人越货的强盗没有贸然行动,先是保持静止,仍像只死狗一样装晕,继而不动声色地开始挣开手上的绳子——陆嘉情急之下绑得不怎么结实,片刻后,居然真的给他挣脱了。一只眼小心翼翼地配合着陆嘉行动间的颠簸,保持着双手背后的姿势,将手缩进了袖子里,藏在袖口暗袋中的刀片顿时滑入他手心,随后他骤然发难,狠狠地将刀片划向陆嘉的脖子。

在他发力的一瞬间,陆嘉已经感觉到不对,本能地将肩上的人扔了出去。

一只眼落地,站都没站稳,直接往陆嘉身上扑去,细小的凶器划过空气,在空中发出微弱的尖鸣,陆嘉把腰间的棍子一横,撞在刀片上,“叮”一声响。

一只眼甩了甩震得生疼的手,咬牙问:“你不是警察,你们是谁?要干什……操!”

不等他把台词念完,身后一只脚突然踹在了他的后心上。

一只眼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跟着动荡了片刻,被胸口堵的气体噎得闷哼一声,一头撞在了陆嘉的短棍上,陆嘉顺势用短棍套住他的脖颈,勒着他的脖子把他往旁边一带。

一只眼短暂地挣扎了片刻,再一次偃旗息鼓,失去意识之前,只听见那偷袭他的人厚颜无耻地说:“不好意思,就是警察。”

可是就这么一耽搁,跑得最快的追踪者已经转过围墙,看见了他们。

骆闻舟说:“俩人你扛得动吗?”

陆嘉能打能跑,体重也一个顶俩,自然不在话下,可是此时听了这话,他却微微一愣:“你……”

“扛不动就拖着跑,反正拖不死他俩。”骆闻舟说着,直接将卢国盛扔给了陆嘉,“先走,记着,这个人死了咱们就前功尽弃了。”

陆嘉下意识地伸手接过死狗一样的卢国盛,藏在一身肥肉里的肌肉全体紧绷起来,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块快要裂开的石头。

他用那双被挤得几乎看不见的眼睛,死死地盯了骆闻舟一眼,心想:“你不怕我监守自盗吗?”

骆闻舟:“别磨蹭!”

陆嘉一言不发地拖起那两个人,撒腿就跑。

他从小就梦想着当一个特种兵,是军事迷,收藏过整整五年的《轻兵器》,可是他哥认为当兵的又苦又累又危险,还没什么前途,总是想让他多念念书。他哥比他大十三岁,小时候父母多病、后来又早亡,他有印象以来,自己就是哥哥带大的。

大哥为了生计,早早出来跑车,在当时来说也算是高收入,可一直是个光棍,就因为想多赚点钱,让陆嘉能毫无后顾之忧地上个好学校,奔个好前程。

然而年轻的小弟并不能领会家人的良苦用心,妥协后考了个不上不下的普通大学,整天泡在学校附近的小拳馆里,不肯正经读书,那时候拳馆不流行,也不正规,刚装修完,装修材料十分粗制滥造,他剧烈运动时吸入有害气体,诱发了一场大病,休学住院两年,成了大哥一个沉甸甸的拖累。

治疗时用过大量含有激素的药,把他吹成了一个气球的同时,也耗光了家底,大哥为了他,不得不玩命赚钱攒钱,从没抱怨过一声。

可是十五年前他永远地留在了327国道上,死无全尸。

而那个他做梦都想要千刀万剐的杀人凶手,此时就毫无知觉地被他拖着走。

陆嘉觉得自己脑子里空白一片,只会跟着耳机中费渡的指挥跑,每一次心里想到手里的卢国盛,那一步就仿佛踩在刀锋上。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担心附近还有这伙人的同伙,他也不敢大声宣泄,只能张大嘴,青筋暴露地发出无声的呐喊,忍着撕心裂肺的杀意。

断后的骆闻舟神色有些凝重,向他冲过来的那群人里有好几张眼熟的面孔,不管他们以前是杀过人,还是抢过钱,十几年的躲躲藏藏,都已经让他们变异成了同一种人——亡命徒。

骆闻舟按住了自己的耳机,费渡好似和他心有灵犀,立刻开口说:“整个生态园都在航拍监控范围里,目前周围还没有闲杂人等靠近。”

“知道了。”骆闻舟低声说,“打架斗殴这种事我是熟练工,拆弹可就差点意思了,万一我真成爆米花了,你怎么办?”

“撒点奶油就着美国大片吃了。”费渡没心没肺地说,然而在骆闻舟看不见的地方,他把车开到了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正好能看见那处加油站——在这地方窝藏一群通缉犯,肯定要找人看着,那个看管他们的人既然不在生态园里,只可能是在这个加油站了,这里距离生态园还有一段距离,切断了信号,相当于短暂地切断了联系。

费渡从微型望远镜里射出视线,扫过加油站几个闲散的工作人员,轻声说:“放心吧,我盯着呢,有可疑人物,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的——我叫人接应你吗?”

“不,后援应该快到了,这一会我还撑得下去。”骆闻舟听出他话音里的危险,连忙说,“叫你的人别露面,你自己也是!”

他话音刚落,领头的两人已经扑了上来,骆闻舟空手撂倒了一个,第二个人举着一条大棍,随即劈头盖脸地向他当头砸下,骆闻舟一矮身,顺手把手铐甩了出来,充当了变异版双截棍的,正好砸中对方持拿凶器的手。

“警、警察!他是警察。”

“我操,哪来的警察?”

“快……妈的怎么还没信号!”

这些人畏惧警察,就好似老鼠怕猫,听见猫叫尿裤子是本能,但不代表耗子们鼠多势众的时候,不能把猫分而食之。

“嚷什么,见个警察至于新鲜成这样吗,乡巴佬,”骆闻舟喘了口气,用拎着手铐的爪子在自己下巴上抹了一下,笑了,“我真是不理解,你们一天到晚把自己憋在这,跟坐牢有什么区别吗?坐牢还有人保障你们的合法权益呢,在这是要做什么,等着给人家卖血卖命吗?”

他这话道理真诚,然而态度不太感人,很快招来了愤怒的围攻。

巧的是,骆闻舟很快发现,自己怕惊动对方的同伙,对方仿佛也忌惮招来他的同伙——毕竟警察出门,鲜少单打独斗。通缉犯们想杀人灭口,尽快逃脱,骆闻舟想拖住他们,一窝端了,双方保持沉默的默契,一言不发地动起手来。

费渡不理会骆闻舟的逞强,抬手拿起另一个通讯系统:“是我,靠近生态园西北角,距离宿舍民房30米处,有老陆和我朋友,来人接应一下……”

话没说完,耳机里骆闻舟气急败坏的骂了句什么,费渡倏地一抬眼:“你怎么了?”

骆闻舟用肩膀硬扛了一个人砸过来的铁锹,脚下不由得踉跄了一步,一瞬间心里袭来一阵危机感,他下意识地就地滚开,地上炸起一簇翻飞的土层。

“娘的,还有人开着消音器放冷枪。”骆闻舟飞快地说,“没看清是气枪还是……”

他话音没落,身后又是“嗖”地一声,骆闻舟来不及仔细观察,有些狼狈的往前一扑,纵身跳进一辆运水泥的小推车后面,一把将车掀起来,挡住迎面飞过来的一板斧头。

费渡的眼神冷了下来,转向另一个频道里他自己的人,强硬地说:“动作快点,除了卢国盛,剩下的那些杂碎死活不论。”

骆闻舟大惊:“费渡你大爷,不行!”

就在这时,陆嘉气喘吁吁的声音突然插话进来:“费总,有人来了!”

费渡倏地捏住耳机。

来人没有十分大张旗鼓,行动极快且悄无声息,从生态园后门的大野地那边过来,极其隐蔽,航拍器难以面面俱到,而且略有延迟,等陆嘉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了,他刚从生态园里跑出来,兜头遭遇对方,耳机里一时除了骆闻舟那边打得“叮咣”乱响的声音外一片沉默,几支枪口戒备似的提起来锁定了他。

陆嘉打量了对方片刻,缓缓地放下卢国盛和一只眼,举起手:“我就是报案人,我朋友在里面。”

武警终于赶到了。

由于骆闻舟事先嘱咐过,生态园里可能有炸药,附近也可能有对方的眼线,武警是从生态园西边靠近的,那附近荒凉无人烟,只有一个园子里冒出来的监控摄像头,已经被突如其来的断电搞残了,不到一分钟就接管了战场。

来了后援,骆闻舟立刻撤退,活动了一下方才受伤的皮肉,他有些过劳地吐出口气,靠着墙根一屁股坐下,点了根烟——实在是身累心更累。

武警来得及时,费渡那只带着致命刀子的“手”已经悄无声息地缩回到了黑暗里,通讯器里一时一片沉寂,他一根烟没抽完,从天而降的武警已经迅雷不及掩耳地收拾了二十几个通缉犯,同时来去如风似的,悄无声息地把他们的聚居点搜了个遍。

“是公安的同志吧?”一个武警过来打招呼,“这下面还真有炸弹,你说他们可能有同伙,有没有具体线索,现在直接排除炸弹会不会有危险——对了,你通知单位领导了吗,你们的人什么时候赶到?”

骆闻舟微微一愣。

按理说,那些人方才就已经锁定了龙韵城,应该一下就能找到卢国盛在旋转餐厅大堂里和魏文川见面的片段,立刻就该有反应才对,即使他们屏蔽了整个区域的信号,暂时排除了手机遥控炸弹的危险,对方也应该有相应的行动才对,为什么没有动静?

他们查个监控要这么久吗?

这时,好半天没说话的费渡才开了口:“我不知道,我没让人在龙韵城的监控记录里做手脚,比起单纯地偷出来,这样太危险了——但是……你记得那个神秘的电台吗?”

骆闻舟心里飞快地转念,从地上一跃而起:“把人都撤出去,我们躲起来,我有个想法——”

早在武警赶到的时候,费渡就悄悄撤走了区域信号阻断,骆闻舟用自己的电话打给了陶然,最后特意叮嘱了一句:“事态紧急,不知道怎么处理,你就跟紧老领导。”

他把“老”字咬得很重,陶然是反复看过老杨遗书的,立刻明白了他的言外之意。而就在警方接到消息后,一只眼的手机意料之中又情理之外地随即响了。被半瓶矿泉水浇醒的一只眼在一圈武警的注视下战战兢兢地接打了两个电话。爆炸余波尚在,准备“事了拂衣去”的“牧羊犬”就被堵了个正着。

至此,这滑不溜手的据点终于被完整的连根拔起,然而市局内部有鬼的事实,也以无可辩驳之势被端上了台面。

骆闻舟押着“牧羊犬”突然出现在一脸懵的分局同事面前,顶着淤青的颧骨冲一帮找不着北的刑警们一笑:“北苑龙韵城里有一伙‘扫黄打非’的兄弟们,刚才堵住了一帮可疑人物,疑似和本案有关,能不能劳驾帮忙处理一下?”

分享到:
赞(70)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p大威武!

    匿名2018/12/16 16:25:18回复
    • 对手好贱……真的佩服p大描写这么紧张的案情还能不忘了搞笑……

      匿名2019/01/01 09:49:21回复
      • 嘟嘟一听骆队有危险,急得呦~

        匿名2019/01/01 09:55:47回复
  2. 嘟嘟好攻啊好攻啊但爱到深处也就是受啦~感觉甜甜的文章里都是两1相遇,然后有一个变成0~~~

    匿名2019/01/15 01:53:59回复
  3. 天呐看的我一个劲儿地紧张

    匿名2019/02/04 11:38:20回复
  4. 我读了好几次才意识到这里费渡因为骆闻舟打算出手意味着什么…第一是提前在朗读者和春来那群人面前暴露自己甚至自己处心积虑多年的计划。第二他已经说了死活不管,动起手来真的死了人也不在乎但是不代表警察找不到他头上也不代表骆闻舟能接受他指示杀人。果然爱情使人感动

    匿名2019/02/17 21:16:11回复
  5. 偃旗息鼓和找不着北是p大的口头禅(ಡωಡ)hiahiahia,脑子不够用,好多细节没看懂

    刨。。。2019/03/21 14:26:2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