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韦尔霍文斯基(三十一)

黑色轿车当时所处的位置确实是监控死角,其实再往前走一点,就能拍到前面的车牌,卢国盛显然注意到了这一点,车没冒头,他就立刻通知同伙退了回去,遮挡住了前车牌,这个处理非常及时——如果不是拐角处有一面凸面反光镜。

凸面反光镜一般立在路口或者比较复杂的拐弯处,供司机观察其他方位拐来的车辆和行人。

拐角处的反光镜大方向是对着路口的,也就是说,监控对准的正好是凸面镜的大半个“后脑勺”,二者的方向基本一致,理论上,摄像头拍不到镜子里的东西,所以卢国盛把它忽略了。

可惜智者千虑也有一失,一扇打开的玻璃窗刚好反射了半面凸面镜,而且龙韵城建得财大气粗,用的监控镜头刚好是造价最高的高清摄像头。

局部放大以后,能模模糊糊地分辨出车牌号的后三位数。

肖海洋用力推了一下眼镜,恨不能钻进屏幕里:“3……3,6……前面是什么看不见了,可能是‘3’,也可能是‘8’,等等,我再仔细分析一下记录。”

“不要紧,只要有蛛丝马迹就行。”骆闻舟盯着截屏里的卢国盛看了一会,站起来拿起手机拨了个号。

“喂,老邱,对,是我,我求你件事……前一阵子有个孙子刮了我对象的车,当时没逮住那人,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事……哎,人没事,人不在车里,不然当时不就知道是谁了么?其实是没多大事,主要那车漆挺贵的,糊一下咱大半年工资都进去了……嗯,好,麻烦你给我查查,别跟别人说啊,为这点私事传出去不好,毕竟也算违纪……是一辆黑别克,看着保养得挺好,十一月六号中午十二点前后,在北苑——北苑龙韵城附近,旁边一个监控里拍到它一个一闪而过的车牌尾号,是‘336’,我感觉本地车的可能性比较大……行,谢谢啊,不好意思,兄弟替我担着事儿了,回头我多带几盒好烟给你。”

他放下电话,就看见肖海洋在旁边瞪着他,刚推上去的眼镜又顺着鼻梁滑了下来。

“看什么看,”骆闻舟伸手在他脑袋上推了一把,“凡事不求人,自己瞎折腾就是英雄了?咱国家就人口资源最丰富,你还不知道把握,蠢货——等一会天亮,陶然和肖海洋先回市局,该干什么干什么,随时等我信息,我去趟交警大队,费渡你也是,等我的信儿,别擅自行动……行了别擦了,眼镜片都让你擦漏了。”

“我在想一件事。”费渡忽然低声说,“这么多年来,卢国盛一直在逃,关于他的信息不多,当年也没有做过关于这个人的心理侧写。所以我们一直先入为主,觉得他是个心狠手辣、胆大包天的人。”

陶然:“嗯,不然呢?”

“十四年前,卢国盛就曾经暴露在警方视野里——虽然后来不了了之。而这一次,他在杀了冯斌后,更是很无所谓地直接把夏晓楠给放了,还敢大喇喇地出现在公共场所,”费渡把一尘不染的眼镜重新架在鼻梁上,“综合以上,这个人给我的感觉是粗心、狂妄、目空一切,很可能伴有分裂和躁狂症状,虽然智商可能不低,但作案时会带有一定的发泄色彩,任性,也很不冷静,简单来说就是有点疯。我一直觉得,他能逍遥法外这么长时间,是因为有人在保护他——卢国盛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不应该这么谨慎,也不该有这么强的反侦察意识。”

北苑龙韵城是魏展鸿的地盘,但魏展鸿事先还真不一定知道他宝贝儿子要干什么。老魏再坏,也是坏得有理有据、目标明确,而且知道规避风险,手段也相对隐蔽。为了学校里“权力争斗”买凶杀同学……实在太幼稚太不计后果了,大人捅不出这么无聊的娄子,魏文川这回纯粹是坑爹。

卢国盛心里应该清楚这一点,所以显然也没把龙韵城当成自家地盘,他防备所有人,甚至那愚蠢幼稚的雇主。

可矛盾的是,既然这么不放心,他为什么还在十一月六号那天亲自露面?

想看谋杀目标也好,想看雇主也好,卢国盛都实在没必要亲自露面——让魏文川拍一段视频、甚至直接把包间里的监控给他不行吗?

“什么意思?”肖海洋飞快地问,“你说这人可能不是卢国盛吗?不对,不单是肢体语言和案发地钟鼓楼拍到的一模一样,还有他看摄像头时露出来的那双一大一小的斜眼,那么有特点的一双眼睛,不容易认错的。”

“不……我的意思是,我之前有点误解,他那天可能不是去看冯斌的。那个包间里还有什么人?我需要一份名单,”费渡顿了顿,“尤其是女孩子。”

“为什么是女孩子?”

费渡缓缓地抬起眼:“我想知道他不杀夏晓楠,是不是和移情作用有关。”

“陶然回市局以后想办法旁敲侧击地问问,”骆闻舟飞快地说,“不过现在第一要务还是找到卢国盛的藏身之处,只要抓住他,想怎么观察怎么观察,想怎么审就怎么审——这事夜长梦多,必须速战速决,大家听好了,第一注意速度,第二注意保密,第三注意自己的安全,第四注意通讯设备,不能肯定自己有没有被窃听的情况下,说话都走点心——肖海洋同志,也麻烦你也把‘口头机关枪’的神通收一收,别什么话都往外喷。”

肖海洋没听出骆闻舟是在损他口不择言,闻言还心平气和地为自己做出辩解:“骆队,我虽然体能测试是擦边过的,但还没有智障。”

骆闻舟无力地吐出一口气,摆摆手:“对,我是智障——走!”

再大的房间,四个大老爷们儿凑在一起,也会显得十分拥挤,可是转眼人都走光了,屋里又瞬间安静下来。

费渡从早晨一睁眼,整个人就是紧绷的,忙到这会,天还没亮。屋里乱糟糟的,头天晚上吃完的火锅都还没来得及刷,跟一堆盘子碗一起随意泡在了洗碗池里,费渡推开窗户通风,想稍微收拾一下,不知道从哪下手,只好故技重施,打电话叫人来。

这个节骨眼上,实在不便叫外人来,费渡只好叫了个“自己人”。

那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姓桑,面相上看不出身世凄苦,她原籍在D市,丈夫早亡,含辛茹苦地拉扯儿子长大成人、娶妻生子,有了下一代人,方才高高兴兴地住进新居,打算以后含饴弄孙。

可是普通人的幸福就是这么脆弱,她住的正好是魏展鸿那个倒霉竞争对手的小区,出事的时候,桑老太正推着婴儿车在楼下散步,不到一岁大的小孙子被突然闯进来的杀人狂举起来活活摔死了,儿媳妇无人可恨,只能把怨气记在老太太头上,带着怨气离婚走了,儿子受不了刺激,酒后驾车撞上了路边防护栏,也没了,那代表幸福的新居价值几乎腰斩,当年的购房贷款却一点折扣都不打,巨额的房贷都落在了一个满头白发的孤寡老人身上,银行怕她还到一半死了,还要要求缩短贷款期限。

费渡:“我这里的事不急,就需要随便打扫一下,有别的事你就先忙,忙完再说,到时候打车过来,我给你车费,不要去挤公交。”

“费总难得有用得着我的事。”电话里传来温柔的女声,随后桑老太嗫嚅了一下,又说,“今天早晨,卫卫有东西要传给你,经了我的手……我知道我不该多嘴打听,可……桑姨就问一句,是不是快要抓住坏人了?”

费渡面朝打开的窗户,望向遥远的地平线,清冽的空气从外面涌进来,灌进他的肺。

“是啊。”费渡轻轻地说,“这次说不定很近了。”

桑老太突然哽咽起来:“好……好,好,需要我干什么,费总让人给我送个信,你不要亲自来,省得牵连到你,我……我这把年纪了,什么也不怕,背上炸药去跟他们同归于尽都不要紧……”

“不会的,”费渡垂下眼,“我们没到这一步。”

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到这一步了。

这时,大门突然从外面打开,骆闻舟不知想起了什么,又裹着一身寒意去而复返,招呼都没打,先钻进了厨房,把酒柜锁上了——养猫的人要时刻注意把吃剩的食物放进冰箱,养费总的人要时刻注意锁住酒柜。

费渡:“……”

真够可以的。

骆闻舟收好钥匙,看了费渡一眼,突然一言不发地走过来,一把抱住他,狠狠地把人压在怀里,闻到费渡身上有自家沐浴液的味道,他才仿佛一颗心砸回心窝里,重重地松了口气。

费渡呆了呆,迟疑片刻,才缓缓抬起胳膊,放在他的后背上:“我……”

骆闻舟一抬手打住他的话音:“你是我的人,你就算喘气,都跟我有关系,撇不清的,记住了。”

费渡:“……”

骆闻舟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又一阵风似的跑了。

一个小时后,市局里开始新一轮的较量,涉事学生家长和律师们七嘴八舌地摆事实讲道理,从警方的证据质疑到程序,恨不能将“诽谤”俩字落成钉子,喷在警察脸上,就差在市局门口立一块“千古奇冤、暴力执法”的牌子了。

其中一个家长也不知是有什么背景,竟然还辗转找到了陆局的电话,当场告起状来。

陆局当然不可能周末在市局加班,被烦得受不了,只好又打电话找骆闻舟。

骆闻舟摸出手机看了一眼,随即关上铃声和震动,无视了领导的来电。

“你描述的车型虽然常见,但是把时间地点、车牌尾号,还有什么本地车、保养得不错之类的条件都加上,差不多全部符合的就只有一辆。”交警大队的老邱没注意到骆闻舟的小动作,给他看了当天路网拍到的监控截图,“你看看,是这个吗?”

骆闻舟凑过去看了一眼,隐约在副驾驶上坐着一个戴帽子和口罩、全副武装的男人,当即不由得精神一震:“对,它后来去哪了。”

老邱点开一张地图,在上面某个地点画了个圈:“在这个区域附近。”

“不会是这里。”费渡到了指定地点,只探头看了一眼,人都没下车就得出了结论。

此时已经临近中午,骆闻舟把费渡接出来,一起去了老邱帮他追踪到的地址。

那几乎是一处地标性建筑,外观上看是个非常奇特的几何体造型,航拍照出来像个蜂窝,因此又叫“蜂巢”。

“蜂巢”打的是“高端消费”的牌子,里面有各种娱乐设施和奢侈品店铺,还有大型餐饮会所,后面是一个高尔夫练习场,高高的防护网竖着,画着小球的旗子迎风招展。

“太招摇了,”费渡摇摇头,“这些年高端消费场所已经严查过好几轮了,整个行业萎缩得厉害,他们把通缉犯养在这么树大招风的地方,是不要命了么?”

“也许是灯下黑呢?”骆闻舟拉下车窗,示意他去看练习场门口,一水的黑色轿车停在那,“练习场提供接送服务,用的车和那天去龙韵城接卢国盛的一模一样。”

他说着,从兜里摸出一个小望远镜,打开老邱给他的视频截图。

“车牌号‘燕X53336’的那辆应该就是。”骆闻舟把望远镜递给费渡,“东边角落里那辆——想办法先接触这些接送服务的司机。”

费渡还没回答,骆闻舟手机又响了。

“陶然。”骆闻舟看了一眼,按灭了屏幕,没接。

费渡:“怎么不接?”

“老陆让他找我的,”骆闻舟说,“说好了‘等我信息’,陶然没事不会随便给我打电话,我手机上有十几个老陆的未接来电,估计他是找不着我,找陶然去了。”

费渡沉默片刻:“你怀疑陆局?”

骆闻舟顿了顿,却没有正面回答:“陆局工作的年限比你岁数都大,当年和我师父是过命的交情,身上的伤疤数都数不清楚,不知道有多少监狱里的无期犯和死刑犯做梦都想除掉他。我刚到市局的时候,亲自参与过一次抓捕行动——有个刚放出来的抢劫犯半夜提着砍刀去他家报仇,幸亏当年有线人提前通风报讯……”

“说到线人,”骆闻舟苦笑了一下,“我们手头的线人,小部分是有特殊原因,大部分还都是为了奖金,出于特殊原因和特殊情怀加入这一行的,往往干不长,反倒是为了钱的能相对长久,这些人里有嗜赌的,有酒鬼,有吸毒的,还有背着高利贷的,都是可怜人,但有时候你又必须提防他们——顾钊当年栽在‘罗浮宫’,我怀疑很可能就是栽在了他自己的线人手里……钱这玩意,说起来低级得很,可它就是无孔不入,把你对别人的信任破坏殆尽。”

费渡不置可否,而且在五分钟后就让他感觉到了资本的力量。

蜂巢的高尔夫练习场突然接到了一打接送单子,据说是个外地来的暴发户摆阔请客,客人要求蛮横无理,一定要需要预约的接送服务马上去接人,偏偏暴发户不知傍上了何方神圣,借来了一张蜂巢的白金卡。

超级VIP客户得罪不起,高尔夫练习场门口的黑色轿车被迫倾巢而出。

骆闻舟:“……”

“走,先去吃饭。”费渡踩下油门,把车开向蜂巢的会所方向,露出一点似有似无的笑意,“跟了我这么久,都没请你吃过一顿好的。”

分享到:
赞(65)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那个抱,很甜呀,怎么没有评论

    匿名2018/11/27 17:44:13回复
    • 确认他在,心便安

      匿名2019/01/01 08:45:45回复
  2. 资本的力量kk

    匿名2018/12/11 13:59:08回复
  3. 哈哈!资本的力量

    匿名2018/12/25 00:18:40回复
  4. 突然被老太太说哭了

    匿名2019/01/05 18:30:00回复
  5. ,骆闻舟不知想起了什么,又裹着一身寒意去而复返,招呼都没打,先钻进了厨房,把酒柜锁上了——养猫的人要时刻注意把吃剩的食物放进冰箱,养费总的人要时刻注意锁住酒柜。

    哈哈哈,记下了。

    2019/02/17 22:17:2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