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韦尔霍文斯基(二十六)

“老大,要不然……要不然咱们就算了吧?”

郎乔忽然出声,几个人一起回头看向她。

郎乔客串温情警花的时候总是演技浮夸,瞪眼恐吓别人倒很有一套,打架斗殴从来不怂,好像除了饥饿和香菜,她对任何事都无所畏惧。“算了”这个词,似乎就没有被收录进她的字典里过。

“王潇不愿意露面,那就随便她吧,”郎乔顿了顿,又接着说,“咱们现在的重点不还是在冯斌那案子上吗?也不是没有别的思路——毕竟夏晓楠交代了她手机里的追踪器是为魏文川装的,如果那个魏文川真的和卢国盛有关,那这事也不可能是他一个人策划的,再坏,他也是个学生,还得上学、还得住校,他不可能那么神通广大,我看不如重点调查一下他的家长吧?”

“你这思路有道理,”陶然皱起眉,“可是命案是案,其他的也是刑事案件,咱们总不能查个案子也讲究主次吧?我记得刑法里可没有‘抓大放小’原则。”

郎乔张了张嘴,随即又把话咽回去了。

骆闻舟:“怎么了?”

“我知道遇上事咱们得查,可是……” 郎乔犹犹豫豫地顿了一下,“别说是个孩子,就算是大人,遇到这种事也未必敢让人知道,她也够惨了,总觉得这样还去逼她,有点……有点不忍心。”

因为受害人好像永远都是有过错的,永远都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

只要一个胆大的强奸犯上前给她标注了一条“柔弱可欺”,成千上万个强奸犯立刻跟着蠢蠢欲动,纵然不敢付诸实际行动,精神上也要蜂拥而上,扒光她的衣服,再踏上一万只脚。

骆闻舟正想说什么,被身后一个很没有颜色的声音打断了:“骆队。”

肖海洋同手同脚地走过来,手里紧紧地拿着一个牛皮纸的文件袋,一声不吭地递来给骆闻舟。

骆闻舟看了他一眼,没伸手接:“干什么?”

“我写的检查。”肖海洋闷声说,“请求归队。”

陶然莫名其妙:“小肖没事写什么检查?”

肖海洋茫然地看了他一眼,小眼镜在人情世故方面迟钝得像一团惰性气体,一时没反应过来陶然为什么不知道。

骆闻舟三下五除二把牛皮纸袋打开,一目十行地扫过他的大作,别看肖海洋平时不爱跟人聊天,付诸笔端却十分了不得,简直是嘚啵起来没完,那玩意足有小一万字,全是手写的,是厚厚的一打稿纸。

骆闻舟一目十行地扫了一遍,冷笑一声,把“万言书”拍回肖海洋胸口:“谁跟你说写份检查就让你归队的?过家家呢?哪凉快哪待着去。”

肖海洋像个手足无措的近视眼僵尸,浑身紧绷地站在原地,涨红了脸,还是一具刚煮熟的僵尸。

费渡摇摇头,绕过他,正准备去办公室里倒杯咖啡暖和暖和,这时,有人叫住了他:“这不是……费总?”

费渡的眉头倏地一皱,然而仅仅是回头的瞬间,他脸上就变出了一副逼真的惊喜:“嚯,魏总!”

骆闻舟顺着他的视线回头看去,只见那是一个堪称清瘦的中年男子,打扮得衣冠楚楚,他两颊微陷,双目狭长,上眼皮长得很是异于常人——好似刀刻斧凿过,几乎没什么弧度,是一条锋利的横线,他那么一笑的时候,连目光也被那双特殊的眼皮压得沉沉的,仿佛刚饮过血的豺狼。

这就是传说中的魏展鸿了。

魏展鸿略带诧异地扫了费渡一眼:“这一大早的,费总怎么跑到公安局来了?”

费渡在一个十分重口味的学校里混文凭的事虽然没有大肆宣扬,但也没有刻意藏着掖着,稍微下点功夫打听就能查出来,这些纨绔子弟们一天到晚挥霍时间挥霍金钱,什么出圈的都玩,倒也不足为奇。

可是猎奇归猎奇,他搀和案子的事就不太方便让人知道了。

费渡心里有些遗憾——魏展鸿父子在,他就不能赖在市局不走了。

“送个人过来,”费渡说着,抬手把松松垮垮的领口一拢,压低了声音递给魏展鸿一个意味深长的暧昧眼神,“昨天晚上把人家惹得不高兴了,这不是表现好点赔罪么?”

魏展鸿干笑了一声,目光扫过不远处的几个刑警,感觉这些不要脸的纨绔们着实是色胆包天,什么人都敢招惹:“你们年轻人……”

“好处很多的。”费渡凑近他耳边,悄声说,“感觉就不一样,而且经常锻炼身材好,最重要的是……能一不小心能提前知道不少事。”

魏展鸿脸色微变,想起周峻茂出事后,第一时间做出反应的费氏,

费渡略微后退了半步,拇指从自己嘴唇上扫过,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轻佻微笑。

骆闻舟:“……”

他就静静地看着某个人怎么装。

费渡又好似很关心地问:“不过这大周末的,您怎么也跑到这来了?”

魏展鸿面露苦笑,伸手把身后的一个少年推过来,那少年只有薄嘴唇和尖下巴同魏展鸿如出一辙,长得却比他父亲好看得多,仿佛照着偶像剧里的男学生会主席长的,见生人丝毫不怵,未语先笑,礼数周全地跟费渡打了招呼。

“儿女都是债,”魏展鸿叹了口气,也不知是回答费渡,还是说给不远处的警察们听,他刻意放大了音量,“都是这个不争气的小子在学校里惹是生非,还欺负别的孩子,闹得人家忍受不了出走校外出了事——你说说,他这办得都是什么事?都是家里没教育好,我惭愧啊,这不是带他来配合调查么。”

少年魏文川无动于衷,神色坦然,只是应景地略微低了头。

魏展鸿又用力掴了一下他的后背:“我在家怎么教你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现在出了事,也是自己有问题,如果不是你先欺负同学,哪来的谣言?哪会有这么多麻烦?”

费渡眉梢一动,搭了句话:“谣言?”

“他们学校有个女孩,”魏展鸿用一种“难言之隐”似的神色,皱着眉对费渡说,“因为这件事,据说是传出了些不太好的谣言……我们倒是没什么,不过这些事传出来,对女孩子影响多不好?刚才进来的时候,还在市局门口碰见了女孩家长,人说那些谣言根本就是没影子的事。”

魏展鸿一个日理万机的大老板,怎么会认识王潇父母这种普通小市民的?

“欺负别的孩子”,“配合调查”,“谣言”……明面上是个恨铁不成钢的老父亲,其实却是在暗示市局刑警们,所谓“集体性侵”,不管发生过还是没发生过,只能是一桩“谣言”,不管真相是什么,事情结果就是这个。

魏文川毕竟年轻,城府不够深,听了这话,脸上当时带出了三分抑制不住得色。

郎乔脸色一沉,被骆闻舟一抬手拦住。

“陶然,你带他们进去。”骆闻舟随口吩咐了一声,看也没看肖海洋一眼,径直走到费渡面前,从兜里掏出个东西给他,“车钥匙给你,别在这打扰公务了,快滚。”

费渡伸手一接那东西就笑了,瞥见旁边被骆闻舟公开承认镇住的郎乔和肖海洋一眼,他抬手在自己手指尖亲了一下,又伸手按在了骆闻舟的嘴唇上,在骆闻舟打他手之前飞快地撤退,飘然而去。

骆闻舟:“看什么,不干活了!”

十分钟后,肖海洋蔫头耷脑、一步三回头地从忙碌的市局刑警队里走出来,他人是竹竿似的一条,像一条流浪的瘦狗,看起来几乎有点落寞,独自走过周末清晨显得有些萧条的大街,他有点说不出的茫然,心里知道自己这回也许会被开除革职,只是不死心地想挽救一下……然而挽救得似乎不太得法,总觉得骆闻舟看见他以后更来气了。

可是以后不能当警察了怎么办呢?

肖海洋的脚步停在人行横道上,察觉到自己似乎也并没有觉出天崩地裂似的失业之痛——费渡说得对,这份工作、顾钊,这些年都是沉甸甸地压在他身上的枷锁,一朝卸下,还没顾上失魂落魄,先有种隐隐的解脱感。

“我是这样的人吗?”他心里默默地想。

这时,对街上突然有一辆车对他鸣了笛,肖海洋刚开始以为是自己挡路了,连忙加快脚步走过人行横道,随即又看了一眼,才注意到那好像是骆队的车。车窗摇下来——想谁来谁,只见方才被骆闻舟轰走的费渡露出脸来。

“上车。”费渡说。

“不用了,我家不远,”肖海洋说,随即又想起什么,生硬地补了一句,“谢谢。”

“没想送你,”费渡笑了起来,“我准备去一趟那个女孩王潇家,记不清她登记的地址了,你记得吗?”

肖海洋愣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莫名其妙地坐上了费渡的车。

分享到:
赞(156)

评论22

  • 您的称呼
  1. 费渡真是骆骆肚子里的蛔虫…
    啊,看p大这么隐晦的清水文,忍不住想给补出来肉啊!

    汪!2018/10/22 14:13:00回复
  2. 太太动手啊!补!我给你们画小条漫qwq

    匿名2018/11/15 03:12:04回复
  3. 这俩人默契的太禽兽了,不得不说:嗷嗷嗷嗷嗷嗷!

    隔壁镇魂过来的2018/11/26 10:41:40回复
  4. 莫名想到衣冠禽兽

    花城家的娃2018/12/03 21:58:02回复
  5. 我觉得嘟嘟这复杂的面具性格和美男子的外形也只有龙哥的演技和颜值可以hold住了。

    匿名2018/12/26 15:12:45回复
  6. 陶然这个人物刻画的有点不立体

    匿名2018/12/29 16:42:41回复
  7. 不挑不挑,有剧情和肉沫沫我就已经超级开心了!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8/12/31 23:34:14回复
    • 就喜欢p大这种清水文,细水长流的感情很戳心

      匿名2018/12/31 23:50:28回复
  8. 我只是想弱弱的问一句,买了实体书的太太们,书里有没有删减掉粥嘟的暖昧互动和社会阴暗面的描写呢?(来自买了实体书但还没到货的惶恐不安的小腐女)

    我的将军不必死守边关只需给长庚一生到老2019/02/15 14:51:52回复
    • 实体书肉都删光了,感情线也抹掉很多

      匿名2019/03/18 08:38:24回复
  9. 肉肯定是没的了~

    匿名2019/02/15 19:10:49回复
  10. exm……同志们 你们竟然还看出肉了……我咋一点都没察觉到呢……

    成为骆闻舟2019/04/16 04:24:03回复
  11. 啊!

    匿名2019/04/22 18:26:46回复
  12. 记得有人说过,镇魂是p大文里面感情线最深的

    匿名2019/05/25 13:52:55回复
  13. 不不不,感情戏的话觉得过门是最好的

    葱花鱼2019/06/13 12:38:33回复
  14. 每本書裡的感情線都有不同啊,很難說那本最好。不過默讀的實體書真的把感情線都改了、刪了,真的可惜啊!
    感情線,別忘了殘次品,大推!

    哎呀2019/06/15 06:57:42回复
  15. p大说肖海洋是惰性气体的时候,我心里默默的背出了:氢氦锂铍硼……

    匿名2019/06/23 09:47:48回复
    • 哈哈哈哈,被学习蒙蔽了头脑

      川下穷河2019/07/13 12:56:34回复
    • 碳氮氧氟氖……

      滴滴2019/07/15 20:47:24回复
  16. “他抬手在自己手指尖亲了一下,又伸手按在了骆闻舟的嘴唇上,在骆闻舟打他手之前飞快地撤退,飘然而去”。
    费渡你好骚啊……

    哈哈哈2019/06/24 09:01:38回复
  17. 明天就要考试辽 可我依旧沉迷默读无法自拔【来自一个初三狗的小声叨叨】

    龄龙的崽儿2019/06/24 12:14:10回复
  18. 我想到的是氦氖氩氪氙氡哈哈哈哈

    匿名2019/06/30 21:36:2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