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韦尔霍文斯基(二十三)

追捕郑凯风的那天晚上,费渡曾经隐晦地向骆闻舟点出周氏、背后某种势力——以及苏家三代人贩卖谋杀女童案之间隐秘而惊悚联系。

周氏的案子、死亡车队、被豢养的通缉犯……

还有周氏的杨波,杨波平白无故被郑凯风看重,分明是个金漆的饭桶,却能一直在周峻茂身边做贴身助理。杨波的父亲也死于一起离奇的车祸,当时据说撞死了一个项目团队,而最大受益人有个隐形股东,名叫“光耀基金”,刚好是许文超处理小女孩尸体的滨海一带地块使用权的所有人。

事后骆闻舟想起来,确实顺着这条线路简单地探查过,只不过当时事情太多太繁杂了,调查也只是浅尝辄止,没能深入。

还有费承宇那场离奇的车祸,与老刑警杨正锋的死亡时间有微妙的重合,陶然曾经推断过,在这背后巨大的暗流与千丝万缕的联系中,费渡一定是知道最多的一个。

此时,他像千年的河蚌精一样,终于开了一个浅浅的口,将那鬼影幢幢的世界掀开了一角,已经让人心惊胆战。

骆闻舟问:“你说的这个‘寄生兽’,指的是那个‘光耀基金’?”

“公司只是个壳,像百足蜈蚣的一只脚,蜘蛛网上的一个环,没什么价值,反倒是如果你贸然动它,容易打草惊蛇,背后的控制人也很容易给你来一场金蝉脱壳。”费渡轻轻地说,“养通缉犯也好,杀人买凶也好,甚至是建立庞大的人脉网络,都需要大笔的资金——费承宇定期给他们捐助和利益输送,养着他们,而这些人则会无所不用其极地替他扫清障碍。”

费承宇其人,骆闻舟在早年调查费渡母亲自杀一案的时候,曾经接触过,印象里是个斯文又冷漠的男人,风度翩翩,但对妻子的死亡,除了最开始的震惊之外,怀念和伤感都是淡淡的,多少显得有些薄情。

可是骆闻舟记得前来帮忙的老刑警教过他,这样的情况下,像费承宇这种反应才是正常的,因为常年精神失常的女人会给家人带来漫长的折磨和痛苦,夫妻之间没有血缘与其他牵绊,本就是同林之鸟,费承宇那么大的家业,没有抛妻弃子,只是常年不着家投身事业,已经是难得的品行端正了,听说妻子死了,有解脱的想法是人之常情——反倒是如果他表现得痛不欲生,那还比较值得怀疑。

现在看来,费承宇当时的一举一动都是经过精密计算的,连从业二十多年的老前辈都被他蒙眼骗了过去!

屋里温暖如春,骆闻舟背后却蹿起了一层冷汗:“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费承宇连这也不避开你吗?”

费渡挣开束缚在他手上的围巾,有些狼狈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他没去管方才被骆闻舟扯烂的衬衫,随手捋了一把散乱的头发,那眼神平静得像是两片镶嵌在眼眶中的玻璃,清澈、冰冷,好似方才的大悲大喜与失魂落魄全然都是幻觉,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接着,他径自站起来,拉开橱柜门看了一眼。

骆闻舟一口气吊了起来,因为能让费渡开口,太艰难了,兴许会在他的逼迫下吐露一点端倪,过一会回过神来,没准又缩回去了。他说不说、说多少,得全凭运气,骆闻舟唯恐声气大了,就把这口运气吹化了。

他心里焦灼,嘴上却又不敢催,只是轻声问:“你找什么?”

费渡皱了皱眉:“有酒吗?”

酒当然是有的,逢年过节探亲访友的时候,大家免不了互赠几瓶红酒,可是骆闻舟看了一眼费渡那好似打晃的背影,着实不太想给他喝,纠结了好一会,才不知从哪翻出了一瓶传说中甜度最高、度数最低的,倒了一个杯底给他。

温和的酒精很快随着血流散入四肢百骸,略微驱散了说不出的寒意,好似浸在冰冷的泥水中的大脑反而清醒了一点。

费渡捏着空酒杯,却并没有要求第二杯——他天生很懂什么叫做“适可而止”。

“抱歉,我从没跟人说过这些事,有点复杂,一时捋不清头绪。”费渡顿了一下,顺着思绪倒到了一个很久远的开头,“我有个没见过面的外公,是最早一批‘下海’的人,生前攒下了一点家业,当初曾经很反对我妈嫁给费承宇,后来拗不过女儿鬼迷心窍,婚后曾经一度不与他们来往。”

骆闻舟不知道为什么故事换了主角,一下从罪案情节切换到了家庭剧,却也没有急着发问,试探着顺着他的话音搭了一句:“因为老人家眼光毒,看出你……费承宇有问题?”

“如果费承宇愿意,他能伪装成世界上任意一种人,没那么容易露出破绽。”费渡笑了一下,他的笑容一放又收,又说,“虐待狂首先要潜移默化地斩断施虐目标的社会关系——例如她的父母、亲戚、朋友……让她变得孤助无援,同时对外抹黑她的形象,即使她求助,也没人相信她,这是第一步,这样你才能肆无忌惮地不断打压她的自尊,破坏她的人格,把目标牢牢控制在手里。”

骆闻舟心里隐约觉得不对劲,因为觉得费渡说起这些的时候,就像个真正的犯罪心理专业学者一样,充满了学术和客观——就好像他说的不是切肤之痛一样。

“普通朋友,挑拨离间几次,很容易就心生误会不再来往,亲近一点的,也是一个道理,多费点工夫而已,我妈家里的亲戚在旧社会战争年月里走散了,还有联系的不多,没有七大姑八大姨,省了不少事——但你知道,除此以外,总有些关系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我外公早年丧偶,只有一个独女,置气归置气,继承人却从来没改变过,我想不通费承宇是怎么斩断这一层联系,还顺利得到我外祖家遗产的。”费渡说,“所以我问了费承宇。”

凭借着多年审讯室里装神弄鬼的强大心理素质,骆闻舟勉强维持住了自己的表情,他咬了咬自己发僵的舌尖,艰难地按平了自己的语气:“你是说,你去询问过你爸,问他虐待和控制你妈妈的细节。”

这也太……

“这很难理解吗?虐待狂往往会伴随无可名状的自鸣得意,费承宇尤其自恋,他认为这些都是他的能力和作品,乐于向我展示,还把这当做言传身教,”费渡轻飘飘地说,“我只是不懂就问。”

如果听完没有问题,会被当做没有思考,态度不端正,年幼的费渡并不很想知道“态度不端正”的后果。

骆闻舟心里蹿起一层无名火,恨不能把费承宇从舒适的植物人状态里揪出来,一脚踹进监狱里喂他两颗枪子。

他深吸了一口气,好半晌,才按住起伏的心绪,沉声问:“然后呢?”

“费承宇告诉我,割断这种联系很简单,因为死人是没办法和任何人建立联系的——我外公死于一场车祸,他当时意外得知了我妈怀孕的消息,终于按捺不住想见她,在此之前,我妈被费承宇误导,一直以为他已经跟自己断绝了父女关系,收到父亲递来的橄榄枝时,她欣喜若狂……但是约好了见面的那天,一辆醉驾的车撞了我外公。”

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的谋杀,顺理成章地继承受害人的家产……这故事太耳熟了。

“是不是很像周氏那场豪门恩怨的翻版?”费渡露出了一个不太明显的微笑,“我当时还问过费承宇,万一交警认为这起车祸有值得推敲的地方呢?比如追查到司机生前行踪诡异,或者他的背景有什么问题,一旦警方疑心这不是一场事故,而是故意谋杀,那么作为遗产受益人,费承宇就太可疑了。”

骆闻舟实在不知道是不是该表扬他,从小思考起杀人放火的事就这么缜密。

“费承宇当时轻描淡写地跟我说‘这些事有专业人士处理,不会出纰漏’。”费渡说,“这是我第一次从他嘴里听到‘他们’的存在。费承宇曾经对我说过,他手里有一把传世的宝刀,将来可以给我,只要我能拿得起来。”

骆闻舟的心脏停了一下,费渡说到这里,却一抬头,正好和骆闻舟陡然紧张起来的目光对上,他倏地一笑:“不用担心,这把刀没能到我手里。”

骆闻舟声音有些干涩地说:“你认识我和陶然这么多年,一个字都没透露过,是不相信我们吗?”

费渡沉默了一会,没有正面回答,只说:“你知道当年的画册计划吗?”

骆闻舟一愣。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在他的地下室里看见过当年画册计划的负责人,范思远的论文吗?不止一篇论文,他那里有当年画册计划的详尽资料,包括所有参与人及其亲属——你说你师父叫‘杨正锋’,对吧?他有个女儿叫杨欣,当年正在念小学,在市十二小,周一到周四由一个住在附近的同学家长顺便一起接送,只有每周五晚上在学校逗留一小时,等她妈妈,对吧?”

骆闻舟一阵毛骨悚然,这些细节大部分连他都不知道。

那张看不见的网有多大的能量?

还有当年的画册计划到底是为什么成立的?真的仅仅是编纂学术资料吗?除了燕公大的专家之外,派个学生沟通,找个管档案的配合不行吗?为什么有这么多一线刑警参与,保密级别这样高?

而在保密级别这么高的情况下,竟然还是泄露了一个底掉,那只可能是……只可能是……

“这把刀究竟是什么,是谁、在哪、能量有多大,这些我都不知道,直到费承宇意外事故后变成无行为能力人,我花了几年的时间彻底接管了他的产业,挖出了一些蛛丝马迹,我发现相关的捐款和利益输送也已经在多年前停止,如果不深挖财产经营情况,根本发现不了费承宇曾经和他们有这一层隐秘的联系。直到这时,我开始怀疑他的车祸不单纯。”

对,如果费承宇只是意外,那么那些和他“血脉相连”的人不可能连面都不露,更不可能连公司的权利交接都毫无干涉,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失踪。

费渡摆明了是费承宇唯一的继承人,无论他是否符合继承人标准,那些人都应该接触过他,不会就这么抛弃昔日的大金主。

骆闻舟:“他们闹掰了。”

费渡吐出口气:“对,他们闹掰了,而且费承宇就是被他养的这口‘妖刀’反噬的。”

骆闻舟这时已经顾不上去想表白被拒的事,也无暇为费渡难得的坦白欣喜若狂了。

他拖过一把椅子坐下,皱着眉思量良久,试图捋清思绪:“为什么?”

费渡:“我记得我当时和你探讨过许文超可能抛尸的地点。”

骆闻舟一点头——永远不会被翻出来的私人属地,或是发现了尸体也不会有人报警的特殊地域。

滨海地区哪一条都不符合,非常出人意料,但尸体确实就在地下埋着,也确实好多年没人发现,只能归结为“机缘巧合”,毕竟中国这么大,几十年没人动过的荒地数不胜数,这样的运气也不算太离奇。

“费承宇当家的时候,光耀基金曾给过他一份滨海项目的合作开发企划,董事会以‘盈利模式不明’为由拒绝了——哦,董事会的意思就是费承宇一个人的意思。”

骆闻舟:“……”

他感觉今天晚上,自己这天生的一双耳朵有点不够用了!

“也就是说,许文超抛尸滨海不是因为他觉得那里风景秀丽,”骆闻舟说,“而是因为他知道那里是个安全的‘坟场’?他和那些人联系过,甚至可能是付钱租用这块坟场的!”

以许文超那往骨灰盒里藏东西的尿性,他干得出来——如果那块地方被买下来就是干这个的,那里岂不就是个更大的“骨灰尸体寄存处”?

费渡:“就是苏家的这起案子,让我对费承宇出事的原因有了一个推测——”

骆闻舟试着以正常人的思维方式去看待这件事:“也就是说,你爸爸看不惯这种恋童癖的买卖,拒绝出资参与这件事,所以和那些人分道扬镳了?”

费渡无声地笑起来:“怎么可能?这也太正人君子了。”

分享到:
赞(157)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没人??是看推理看入迷忘了嘛/滑稽

    Luke2019/01/01 19:08:43回复
  2. 被震惊了……

    匿名2019/01/05 03:31:31回复
  3. 最近看的比较多这个类型的小说和电视剧,真的把人性的丑陋刻画的淋漓尽致

    匿名2019/01/05 12:43:35回复
  4. 这一章真的震惊了,佩服P大的逻辑思维,一张大网无声无息的铺开了。一点不乱,所有的坑都有合理的解释,一环套一环。我是侦探迷,但是也不得不佩服P大。

    p大牛逼2019/01/20 11:50:06回复
  5. 第一次看见就是奔着悬疑去的。我个人真的是悬疑小说狂热爱好者,结果被这神仙爱情感动了。

    n刷p大文章的食堂阿姨2019/02/07 15:45:23回复
  6. 只有我一路看下来无动于衷吗?

    没有2019/02/08 23:18:26回复
    • 不,你不是一个人。

      2019/02/09 19:08:55回复
  7. 一入豪门深似海,

    平凡人2019/03/15 23:49:11回复
  8. 二刷在等着我。。。。

    唐槐久2019/03/17 13:29:24回复
  9. 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_→一些地方忘了,逻辑太强了!

    。。。2019/03/19 20:06:41回复
  10. 這麼大的網,要真改編電視劇,以廣總的尿性不面目全非是不可能了

    小十六2019/03/27 14:37:27回复
  11. 这个已经有广播剧了,应该不会改编成电视剧

    2019/05/28 23:30:06回复
  12. 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巍澜2019/05/30 20:25:43回复
  13. 看的我…一脸懵逼 行了我去二刷了 各位拜拜

    某狐2019/06/10 21:02:13回复
  14. 费脑,但深陷

    p大小迷妹2019/06/19 16:16:49回复
  15. 甜啊,去开个侦探事务所吧Σ( ゚ω゚;≡懵逼

    匿名2019/06/28 09:01:2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