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韦尔霍文斯基(十九)

肖海洋后退两步,靠在楼梯间的墙上,缓缓往下滑了一点。

“是啊,”他呓语似的说,“火势从大楼地下室的一个办公室开始烧,点着了地下室的几个酒库,炸了,整个那一层的工作人员没几个逃出来的,逃出来的也都是人不人鬼不鬼,火势蔓延后,不少客人也被牵连其中,死伤无数,是一起……特大事故。”

他说到这里,骆闻舟才略微有了点印象——十四年前,伟大的中国队长还在自己的小宇宙里闹中二病,然而即使这样,他都能分出精力来对这事稍有耳闻,可见对于本地人民来说,那场大火确实是堪比“911”的大事件了。

“当时好像牵连了不少人,对不对?”骆闻舟皱起眉,“我记得好像也有本系统内的……”

“因为这场大火不单纯是消防事故,”肖海洋说,“根据当时从现场逃出来的幸存者口供,说那天是‘市局某领导’索贿未果,和领班起了冲突,推搡的时候失手把领班的头磕在了桌角上,人当场死亡,凶手本想毁尸灭迹,没想到这么大的一个高级会所消防工程竟然是个摆设,酒库设置也非常不合理,一不小心把自己也烧了进去。”

“等等,等等,”骆闻舟彻底服了肖海洋这个颠三倒四又快如爆豆的语言风格,感觉他年幼时确实因为家庭原因颠沛流离过,语言表达那一部分至今没发育好,连忙一伸手打断他,“费渡你闭嘴,又把他带跑了——你什么意思,‘市局的领导’指的是谁?顾钊吗?索贿又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知道的?还有,刚才咱们不是在说卢国盛的事吗,怎么串到这来了?”

“具体情况我不知道,这些是后来调查他的人在他家里翻查,我偷听来他们只言片语拼凑出来的——我只知道,顾叔叔当时确实在追查327案罪魁祸首的行踪,追到了罗浮宫,至于细节,他是不可能跟我一个小学生说的,可是这件事后来不知怎么,就变成了‘顾钊以追查通缉犯的名义,反复向商家索取巨额贿赂,并失手杀人’,有人证也有物证……”肖海洋的声音滚在喉咙里,含着沙哑的、变了调子的悲怆,“他要是索取贿赂,会每天住在我们那个……那个垃圾都没人收拾的破小区里吗?直到他死,家里最贵的一件电器还是他家的彩电——为了给我连游戏机用专门买的!”

骆闻舟和费渡一个靠在楼梯间门口,一个站在墙角,刚好把肖海洋夹在中间。骆闻舟头一次听见这中间的内情,强行将震惊掩在了不动声色下,无声地与费渡对视了一眼——这手段和周氏案中连环套一样的灭口风格太像了,一桩案子,最后有一个完美的解释,并且“罪魁祸首”全都死得合情合理,渣都不剩。

市局刑侦队,也算是系统内的精英,年轻有为的副队竟然干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负有领导责任的自然要吃挂落——怪不得当年就已经是正队的杨正锋比同期的张局陆局都走得慢了一步,老杨曾经背处分降级的传说原来不是空穴来风——而这起恶性案件还意外导致大火,牵连无辜无数,造成了堪称灾难一般的后果……那么这种领导责任,就不是当年老杨一个小小的刑侦队长付得起的了,连市政都要吃挂落。

怪不得顾钊的事被捂得这么严实。

幸而当年可怕的互联网还没在内地生根发芽,资讯传播没有那么快,无端被牵连的各方人马才能默契十足地一条锦被遮过,把整个来龙去脉深深地压在地下,以至于至今都追查不到当年的蛛丝马迹。

骆闻舟被人塞了一口发霉的旧事,皱着眉,原地咀嚼了好一会,这才说:“所以你打算怎么样,告诉所有人,说有人藏匿在逃犯卢国盛,还是借机把十几年前的旧事捅出来,逼迫市局重新调查顾钊案?既然你知道这个内情,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肖海洋梗着脖子,毫不退让地冲他冷笑:“因为我知道你们不敢查——运气好,这回你们瞎猫碰上死耗子,抓住卢国盛,顶多也就是结了这个案子,运气不好,卢国盛依然逍遥法外,你们上交个‘证据确凿’的报告,再发布一条新的通缉令,也能算是结案,什么为了别人的冤屈,说得好听!你们不就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吗?当年顾钊案那么多疑点,谁追查了!”

骆闻舟双臂抱在胸前,听了这番厥词,不由得为光阴荏苒而心生感叹——不用说多久,就是三五年前,有人在他面前这么讨打,他一定会撸起袖子满足对方的愿望。

“别说你们不一样,王洪亮在花市区一手遮天这么多年,那些冤死的女孩们、还有被毒品害得家破人亡的倒霉鬼们,有人管吗?市局管过吗?因为王洪亮不傻,他也知道现在是法治社会,‘法治社会’保护体面人,所以他挑来下手的都是没根没靠的穷人、来了又走的打工仔,活着没人见、死了没人埋!如果不是正赶上开会时东窗事发,如果不是黄敬廉猪油蒙心,动到你骆公子头上,分局这群人渣能太太平平的地久天长!你们这些正义使者都哪去了?”

骆闻舟还没说什么,费渡却微微皱起眉。

“对,被杀的冯斌有父母、有朋友来鸣冤、来哭闹,他念私立学校,家里有人有钱有地位,你们当然得重视,当然要做足姿态查案破案,将来都是履历上添的光。可是顾钊呢?他光棍一条,家里只有个老母亲,也在他出事后一病不起,没多久就没了,谁来替他讨真相?谁会吃力不讨好地念着他的冤屈,有谁还记得他!”

骆闻舟无奈地说:“你……”

这时,费渡不徐不疾地打断他,局外人似的凉凉地插了话:“你想曝光,这个思路有一定道理。”

“不过首先,你选的曝光媒体挑错了,‘燕都传媒’主打网媒,不瞒你说,到现在为止,自己的局面都还没打开,这才想整天弄点大新闻博人眼球,不见得真能主导舆论,而且新鲜事那么多,明星出轨都比杀人案好看,就算能引起讨论,多不过一个礼拜,也就被人遗忘了。顾钊当年‘谎报通缉犯线索,并以此为名索贿’的罪名既然已经板上钉钉,翻不翻得开这一页,不是网上几句闲言碎语就能左右的。”

肖海洋一愣,透过模糊的泪眼看着他,不明白费渡为什么突然站在自己这边了。

费渡话音一转:“其次呢,显然你也明白,卢国盛是被人藏起来的,冯斌的案子,说得冷酷一点,确实非常惨,但也是我们能碰到幕后人的一个契机——只要你不打草惊蛇。你在这个不上不下的时候把过去的脓疮捅破,惊动了背后的狡兔,会怎么样呢?”

肖海洋方才种种行动抢白,完全是凭着一口冲动做出来的,此时发泄得差不多了,不多的理智渐渐回笼,把费渡这番客观又平静的话听进去了。

“如果我是藏匿通缉犯的幕后人,听说事情闹大了,我会随便找个理由弄死卢国盛,把尸体丢出来送给市局结案——我相信这对于幕后人来说,连‘壮士断腕’都不算,最多算是扒下一件溅上泥点的袜子。”费渡和风细雨地看着肖海洋,“肖警官,你这个剑走偏锋的手段很可能有用啊,没准能帮大家争取到一个不用加班的周末呢。”

费渡每说一句,肖海洋的脸色就白一点。

“至于那个冯斌,一个小高中生,半夜三更不睡觉,自己溜出去瞎跑,死了也是自己作的,仗着家里有钱,还要不依不饶地浪费公共资源和警力去反复侦查,真正有冤情的人却深埋黄土,无人问津——实在是想一想都觉得很不公平,对吧?”费渡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回手推开楼梯间的门,“顾警官要是泉下有知,怨气一定也很大,真是可怜。”

肖海洋:“你、你胡说!”

“怎么,他都没有怨气吗?那可真是个圣人——既然这样,你在这撒泼是为了谁?”费渡挑起修长的眉,表演了一个浮夸的惊讶,偏头看了他一眼,“哦,我明白了,那就是你自己觉得自己放弃了那么多东西,就为了给一个人洗刷冤屈,背负着这么多秘密,你替自己委屈。”

肖海洋哑口无言中带了几分惊惧。

“委屈就不要继续了,顾警官也没要求过你替他翻案,翻案不成,他死了还落你一身埋怨,多可怜,何必呢?”费渡那画上去一样的笑容蒸发了,冷冷地睨了肖海洋一眼,抬脚走了。

骆闻舟这时才嗅到费渡话音里淡淡的火气,混了他身上残留的、基调低沉的木香,凑成了一对“干柴烈火”,钻进骆闻舟的胸口,狠狠在他心里放了一把烟花——别人骂他,有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居然生气了!

“为了我。”他心想。

骆闻舟回过味来,费了好大的劲,才算憋住了没当场傻笑出来,再面对肖海洋,骆闻舟心里一点脾气都没有了,非常和蔼可亲地冲肖海洋一伸手:“工作证和警用品交上来,我暂时停你的职,没有意见吧?”

肖海洋满腔怒火被费渡一把冰泼成了灰烬,愤怒冷下来,愧疚却冒出了头,这傻狍子不由自主地又被费渡带跑了,心里恐慌地想:“我在怨恨顾叔叔?”

他仿佛直面了自己卑鄙的灵魂,魂不守舍地呆立片刻,一言不发地掏出工作证和手铐交到骆闻舟手上,霜打茄子似的飘走了。

费渡径直去找夏晓楠,经过办公室门口,正好看见郎乔刚挂了电话走出来。

费渡:“通知梁右京的家长了吗?”

郎乔点点头,继而抬头看了他一眼,觉醒了野兽一般的小直觉,总觉得费总身上裹着一层冰碴子。

“我想去和夏晓楠聊几句,”费渡温文尔雅地对她说,“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跟年轻漂亮的大姑娘在一起,可以缓解小姑娘的紧张。”

“哦……哦。”郎乔莫名其妙地跟上了费渡,试探着地问,“费总,天凉了,王氏是不是要破产了?”

费渡没听懂这个梗,回头问:“王氏是什么?”

郎乔用手指撑住眼角,给了他一个充满世界和平的微笑。

夏晓楠被来人惊动,飞快地抬头看了一眼进来的人,又深深地埋下头去。

“你的同学都告诉我们了,”费渡进来之后没有做冗长的开场白,单刀直入地说,“关于圣诞节的打猎游戏。”

夏晓楠猝不及防,哆嗦了一下,慌张地望向费渡。

“告诉我你在怕什么,”费渡看进她的眼睛,看见那女孩的瞳孔在紧张中明显地收缩,慌乱地试图躲开他的视线,“夏晓楠,看着我说话,冯斌已经死了,可以说是为了你,你的另一个同学本来可以置身事外,也是为了你才把这些事透露给我们,你爷爷坐着电动轮椅从家跑到市局,现在还不吃不喝地在外面等着消息,你这一辈子只想当个糊在墙上的美人灯吗?能不能像个人一样堂堂正正地为自己、为别人说句话?”

一直以来只会尖叫和沉默的夏晓楠呆了片刻,突然毫无预兆地哭了。

费渡一声不吭地等着她哭完,足有十几分钟,直到女孩只剩下抽噎的力气,他才继续说:“特招生一般要和学校签协议,你不能转学,必须要在育奋参加高考,否则要把已经拿到的奖学金还给学校,对不对?”

夏晓楠上气不接下气地点点头。

“所以刚开始你只是为了在学校生存下去,”费渡说,“圣诞节被捉弄的对象在公布出来之前,本人一般是不知道的——但是这次有人提前告诉了你,除了冯斌以外,还有一个人,对不对?你点头摇头就行。”

夏晓楠迟疑了一下,再次点了点头。

“这个人在学校里比冯斌有权力,他要求你把善意提醒过你的人出卖给他,否则不单让你在学校待不下去,还要让你偿还奖学金,但是那些钱早已经拿回家给你爷爷看病,补贴家用了,你还不出来,只能屈服。”

夏晓楠抓住了自己的衣角。

“这时,冯斌对你说出了他的计划,他想要带你们出走,把学校里这些不正常的秩序捅出来——看得出来他策划很久了。你成了他们这些人里的‘内奸’。”

“他……他只说想找人整冯斌……”夏晓楠终于声如蚊蝇似的开口说了话,“我以为他们是要找人在校外打他,或者让学校来抓他,给他记个处分什么的……”

“冯斌家境宽裕,父母都很有办法,即使被学校抓回来,也会有人想办法不让他处分留档,他有那么多退路,大不了还可以转学——对不对?”费渡轻轻地说,“可是小姑娘,你想过吗?即使退学,也不是走投无路,人的际遇高低起伏,再过两三年,又不一定会怎么样,但是你有可能一辈子也遇不到一个这么喜欢你的男生了。”

夏晓楠再次泣不成声,郎乔感觉自己都快被费渡说哭了,连忙掏出纸巾递了过去。

夏晓楠把纸巾团成一团,攥在手心里:“他……他在我手机上……装了追踪软件……”

费渡:“他是谁?”

夏晓楠狠狠地抠着自己的手,抠得皮开肉绽,说不出话来。

郎乔不由得追问:“你不用怕,这里是公安局,没人能把你怎么样,他是谁?”

夏晓楠哭得好似随时要背过气去,就是摇头。

郎乔看了费渡一眼,就见费渡忽然站起来,把外套一拖,扔在了监控上,然后他走到夏晓楠身边,从兜里摸出一张名片放在她面前,俯身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

夏晓楠一脸震惊地抬头看向他。

郎乔:“……”

帅哥,脱衣色诱未成年不合规定!

费渡给了那女孩一个无懈可击的微笑,直起腰:“你信不信?”

夏晓楠打着哭嗝屏住了呼吸,良久,她吐出了一个名字:“是……魏文川。”

分享到:
赞(68)

评论17

  • 您的称呼
  1. 为了我。

    骆骆的小心心噗通噗通2018/10/22 12:16:23回复
  2. 所以王氏要破产了是什么梗

    2018/10/22 20:06:09回复
    • 我也纳闷。

      匿名2018/11/02 00:32:15回复
    • 估计是“王室”

      匿名2018/11/08 23:37:00回复
  3. 这梗有点熟悉啊

    匿名2018/11/15 02:23:09回复
  4. 应该就是霸道总裁那梗,天冷了,该让王氏破产了

    王氏小妹2018/11/16 00:45:51回复
  5. 天凉王破啊2333

    匿名2018/11/23 15:28:52回复
  6. 诶呦为了我

    匿名2018/12/31 18:40:21回复
  7. 不知道我是没同情心还是怎么了,觉得苏落盏都比这孩子让人觉得舒服些

    匿名2019/01/02 20:51:12回复
    • 我也觉得,苏落盏是被自己母亲逼的,夏晓楠虽然家境不好,可父母都爱她,她却不肯给予爱自己的人一丝一毫的温暖,自私。

      匿名2019/02/08 11:02:52回复
  8. 想到了猫腻的天凉王破
    好吧,百度里说是指某人装逼过度

    匿名2019/01/21 10:38:00回复
  9. 有点绕不过来 啊 我的脑子呀

    匿名2019/01/24 23:00:57回复
  10. 二刷就会绕过来了……我一刷的时候全程关注感情线

    匿名2019/02/08 15:17:42回复
  11. 但是你有可能一辈子也遇不到一个这么喜欢你的男生了
    后面看嘟嘟和粥粥矛盾时超级心疼,冯斌之于夏晓楠,骆闻舟之于费渡,都是阴翳日子中的一道光。不过嘟嘟要更幸运一点

    顾长卿2019/02/15 02:07:29回复
  12. 嘟嘟这随手撩真是,,连长公主也不放过

    依一2019/03/15 10:18:21回复
  13. 嘟总生气了(*`・з・)ムッ好甜

    。。。2019/03/19 17:47:49回复
  14. 哈哈哈哈哈天凉王破难道你们都没听过吗

    北辰2019/03/23 11:25:4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