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画得都是一个男人

楚恕之虽然不大和郭长城说话, 但是在为数不多的几次接触,他都无不恰到好处地露上一手, 在郭长城“幼小的”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郭长城认为, 领导虽然也厉害,但平时总是比较亲切,插科打诨惯有烟火气,他的角色顶多算个父兄, 再厉害的人, 近距离也没什么神秘感了。

而楚恕之不一样,楚哥, 他绝对是个只可远观的“世外高人”。

郭长城像网上的“新人入职场行为规范”里教的那样, 随身带着一个小笔记本,屁颠屁颠地跟着楚恕之, 一句话不敢多嘴, 看见什么都想记下来。

两人一进医院, 就看见个年轻的小警察在门口等着, 双方亮了证件, 一同往病房里走去。

接待他们的这位叫小王, 一边走一边说:“我们领导也在里面呢, 刚才和赵处打电话沟通过了, 这个事情节特别恶劣, 家属报警, 说是有人恶意贩卖有毒食品,中毒的那个在里面躺着, 到现在,医院也没查出来他中了什么毒。”

楚恕之问:“食品中毒?是什么食品?”

“水果。”小王说,“据说受害人头天晚上下班,还没来得及吃饭呢,据家属说,他就啃了个在路边买的橙子,刚吃完,人就歇菜了,赶紧给送医院——我就听说过往水里下毒、往食品里掺添加剂的,还真头一次碰见往水果里下毒的。”

他说着,一推病房的门,里面立刻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惨叫,郭长城吓了一跳,踮起脚尖,从楚恕之身后探出头来。

只见病床上躺着一个男人,大概有三四十岁,正在床上不住地挣动,医生护士好几个人,合力才按住了他,旁边还有个哭哭啼啼的女人,大概是家属。

病床上的男人死死地攥住一个医生的手,险些把那大夫的手给拽脱皮,用一种异常神经质的声音哀嚎:“我的腿,我的腿断了……我的腿!啊!啊!”

他连哭再嚎,脖子上的青筋暴起老高。

“救命啊!救救我啊……我的腿断了……疼死我了,救命……疼啊!”

“腿?”楚恕之侧头问小王,“你不是说他食物中毒吗?腿又是怎么了?”

“好好的,”小王说,“连块淤青都没有,拍了片子,也没检查出问题——就这才让人费解呢。”

楚恕之走过去,拍拍一个小护士的肩膀,让她让了个地方出来,然后抬手翻了翻那男人的眼皮,又盯着他的瞳孔研究了一阵,随后检查了他的两耳后,最后低低地念了句什么,伸手做了一个抓的动作,而后把攥紧的拳头放在男人的胸腹处,用力按住。

那不住挣扎的男人突然就平静了下来。

楚恕之俯身问:“现在还疼吗?”

男人好容易喘过来一口气,感激地看着他,摇了摇头。

旁边的医生护士都以一种看邪教组织的眼神看着他们。

于是楚恕之毫无同情心地松开了手,丝毫也不顾身后再次响起的惨叫,转身对郭长城说:“看完了,走吧,回去写报告。”

郭长城:“……”

这就看完了!那个……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巍当天的选修课时间是在晚上,看着最后一批学生离开,他才收拾自己的东西,回了人间的住所,一路上情不自禁地拿起手机来看了几次……就好像他很关心时间似的。

他的手机只有三个功能,打电话、发短信和看时间,游戏是手机自带的,他从来没玩过。

沈巍不喜欢这个东西,他始终觉得书信更方便,急事可以写便条,不急就徐徐道来,写长一点也没什么,不像打电话,当他想起这东西要按时间收费,就觉得好像有人盯着他说话一样,心里感觉十分别扭。

而拆信本身也是一种饱含期待的快乐,尤其来信人对他而言十分特别的时候,只有对方手写的字迹才能激起最深的思念,那些书信都是能经久地收藏的。

可惜赵云澜从不写信,他连签收快递都嫌名字笔画多麻烦,每次只稀里哗啦地画一个鬼画符一样的“赵”,就把人打发走了。对斩魂使”是让送信的傀儡捎口信,对“沈巍”则是没完没了的短信轰炸。

手机短信上冷冰冰的印刷体字迹看起来和电讯公司通知余额的没有任何区别,沈巍虽然一条也没舍得删,但总是觉得不习惯……不过眼下不用不习惯了,因为雪山回来以后,赵云澜就再也没有骚扰过他了。

这样也好,沈巍想着,凡人一生不过几十年,对他而言,不过须臾弹指的光景,而后人死如灯灭,今生种种都不在话下,到那时候,赵云澜就会重新忘记他。

沈巍转身推开自己那始终关着的卧室门,门开的瞬间,里面的灯就自动亮了起来。

只见那屋里没有床,没有桌子,也没有椅子,墙上有几幅画像,看装裱已经很有些年头了,画得都是一个男人,正面,侧面,背影,身上的衣装打扮按年代排,历朝历代都不一样,然而人却总是那一个,连眉宇间最细微的神情都细致入微,生生世世没有变过。

再后来,陈旧占地方的画像变成了一张一张大大小小的照片,少年时候,长大之后……有的在笑,有的在皱眉,有的在和别人说话打闹,还有一张被蹿起来的猫扑到头上,他缩着脖子躲藏叫骂的。

全部都是赵云澜,只有他一个人。

沈巍觉得,有些事,终归只是他一个人知道、一个人记得就好了,等到时机成熟,他也会一个人消失,最好谁也注意不到——因为他本就是一个不应该存在的人。

在那之前,沈巍唯一能放纵自己的事,就是偷偷地在那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多看他几眼。

他会趁着深夜潜进赵云澜家里,可是那人警惕性很高,他也不敢久留,好在最近赵云澜饭局多,大多数时候到家都已经是半醉,他才敢稍稍走上前一点。

悄无声息地来,再悄无声息地离开。

沈巍留恋地看了一眼满墙的照片和画像,转身消失在了一片黑雾里。

他飞快地掠过黄泉路,奈何桥头有大判官带着黑白无常、牛头马面等一众鬼差迎接。

判官是个面白微胖的中年人,慈眉善目,并不可怕,见了沈巍,也是一副毕恭毕敬、笑容满面的模样:“大人,十殿阎罗有请。”

在荒疏而哀嚎遍地的奈何桥边,沈巍清秀的眉眼显得有些冷,他对着众鬼差微一点头,眼皮也不抬,只是客套地说:“有劳。”

判官察言观色,小心翼翼地说:“上次送因果册给令主,确实是我们思虑不周,乃至于险些泄露了大人的形迹,我们也都实在是愧疚万分。”

沈巍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险些把判官的冷汗给看下来。

于是这老头立刻卖乖说:“但是当年和昆仑君有关的一切记载都已经收拾干净,小神保证,绝无半分泄露,连一点蛛丝马迹也摸索不着,令主如今身在人间,只要那鬼面的嘴紧,他是绝对不会知道任何事的。再者令主光风霁月,鬼面那样的污秽之人,恐怕也是不敢‘惊醒’他的。”

沈巍轻轻地笑了一下,带着说不出的讥诮,并没说什么——他实在没什么好听的话可说。

判官干笑了一声,抬起袖子擦了擦汗。

他自己也觉得地府明目张胆地把因果册送给赵云澜这事,办得实在不高明,可又能怎么样呢?

说了算的又不是他。

他上面压着十尊大神,他们甚至还示意他暗中打探一下斩魂使心里是怎么想的,有没有立场不坚定的意思——人家斩魂使虽然不言不语,总一副温良恭俭让等人算计的模样,可心里跟明镜似的。

谁也不傻,他老骨头一把,一点也不想试试那斩魂刀快不快。

再说,真惊醒了那位大神,人家就会跟他们坐在一条板凳上?

他当年获罪受贬,可不就是因为太过离经叛道了吗?

分享到:
赞(569)

评论56

  • 您的称呼
  1. 哈哈哈

    女鬼2018/08/15 10:09:03回复
  2. 调戏呢

    镇魂小鬼2018/08/16 09:47:17回复
  3. 没有了小澜孩,沈巍就孤孤单单了。

    镇魂女孩2018/08/22 20:02:51回复
  4. 二刷,突然觉得这前面写的和后面的不太搭啊。这里说昆仑君是获罪受贬,可后面的回忆里明明就是化成镇魂灯啊,而且当时谁能给昆仑君定罪还能贬他。

    2018/08/29 01:02:51回复
    • 这话说的没毛病

      匿名2018/08/30 21:19:28回复
    • 获罪受贬?这里说了吗?

      匿名2018/10/04 15:20:42回复
    • 什么?!里面的“他”指的是昆仑君吗?不是判官??(>_<)

      匿名2018/11/28 20:22:55回复
    • 应该是他们不知道斩魂使与神农的契约,是斩魂使求神农让昆仑入的轮回,这么高级的事难道神农和斩魂使还四处说嘛,当然是其他人瞎猜以为昆仑是受罪被贬为凡人的啊。

      噘噘2019/01/02 23:26:21回复
    • 上古神仙之间的事儿了,跟如今我们说不清历史瞎猜一个道理

      匿名2019/01/16 17:44:11回复
    • 记得后面大神木中的记忆不,有些事是真的。结合沈巍说的话,神农借了昆仑左肩魂火创建了幽冥,然后天降大洪水,昆仑君利用蚩尤头部灭了一个xxx族。嗯,大概就是这样

      匿名2019/02/11 11:36:54回复
    • 说的是昆仑当年被雷劈的事情吧

      吃芒果的那只猴儿2019/03/06 01:23:36回复
    • 按书的逻辑,昆仑神君是盘古开天斧幻化而成,属于自生神,有什么人或神魔可以订他的罪啊。。。盘古因开天辟地力竭而消散与天地。女娲因造人,后人祸乱天下致天塌地陷,而以身补天,身殉与天地。所以啦,神吗,自惩其罪呗。

      匿名2019/03/30 22:48:02回复
  5. 深夜,沈巍去赵云澜家看他睡觉,,,,痴汉吗?

    P大文的一点肉沫2018/08/31 18:38:33回复
  6. 加一,隐藏痴汉属性

    PP传说中的肉2018/08/31 18:39:13回复
  7. 加二是痴汉属性无疑了

    匿名2018/09/01 01:53:57回复
  8. 痴汉属性诶嘿嘿嘿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镇魂女鬼2018/09/01 20:25:22回复
  9. 驚到了x

    54150號幽魂2018/09/07 23:56:26回复
  10. 偷偷去看媳妇

    匿名2018/09/10 16:00:01回复
  11. 莫名伤心,替沈巍难过

    孤瞳2018/10/02 00:10:19回复
  12. 希望看的人能越来越多,这个网站挺好没有弹窗没有广告,希望镇魂能再次上架!!!

    2018/10/02 14:39:42回复
  13. 奈斯

    匿名2018/10/05 18:13:16回复
  14. 对对希望镇魂能再次上架

    匿名2018/10/07 19:25:21回复
  15. 明明是卧室,却连一张床都没有,心疼巍巍。

    巍巍一笑2018/10/07 22:31:46回复
    • 有床又能怎么样,又没有
      赵云澜暖床

      面面嫂子爱毛猴2019/03/17 12:29:57回复
  16. 心疼沈巍!

    匿名2018/10/15 15:22:01回复
  17. 巍巍可怜,看媳妇都敲咪咪的,,,,

    郭郭郭的牛津字典2018/10/15 20:16:29回复
  18. 小澜孩曾经很是风流,巍巍看他一世世地娶妻,谈恋爱,一定不好受

    匿名2018/11/08 13:23:18回复
  19. 全部都是赵云澜,只有他一个人

    匿名2018/11/14 18:27:58回复
    • 不知道沈美人有没有画清朝留着长辫子的小澜孩(λಡ_ಡ゙)

      匿名2019/01/12 19:36:37回复
      • 逛评论区都是心疼,到你这儿我闲了

        匿名2019/02/16 15:10:39回复
  20. 看这一章好想哭,沈巍太可怜了

    匿名2018/11/17 13:23:22回复
  21. 一想到如果后来的事都没有发生,赵云澜安稳的度过这一生,然后投胎转世忘记沈巍,而沈巍又像以前五千年如一日的继续悄悄陪伴,就好心疼

    沈巍的马甲2018/11/18 20:34:36回复
    • 和以前一样都做不到,大封快破了,等澜澜下次轮回的时候巍巍很可能已经遵守约定和大封同归于尽了

      匿名2019/02/14 17:44:30回复
  22. 怎样的情才能忍受孤独坚持五千年,独自前行这个词让人很心疼,后面赵云澜去黄泉下潜水寻沈巍那段的心境描写,小鬼王太惨

    匿名2018/11/23 14:52:55回复
  23. 自己为神,就能判定别人对错,是非对错是个神就能判定对错吗?要我,我也离经叛道,昆仑那也是被算计,神农自认神非把昆仑算进去,认为这是顺应时代发展要求,狗p

    龙哥疼你2018/12/11 10:26:32回复
  24. 这样也好,沈巍想着,凡人一生不过几十年,对他而言,不过须臾弹指的光景,而后人死如灯灭,今生种种都不在话下,到那时候,赵云澜就会重新忘记他。好心疼巍巍

    灵子2018/12/23 16:28:07回复
  25. 沈巍觉得,有些事,终归只是他一个人知道、一个人记得就好了,等到时机成熟,他也会一个人消失,最好谁也注意不到——因为他本就是一个不应该存在的人。

    在那之前,沈巍唯一能放纵自己的事,就是偷偷地在那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多看他几眼。心疼我巍

    灵子2018/12/23 16:30:22回复
  26. 怎么只是判个的看法吧!

    山委身于鬼2018/12/31 00:13:00回复
  27. 怎么叫受贬?这个只是判官个人的看法吧!谁又能贬昆仑君呢?

    山委身于鬼2018/12/31 00:16:05回复
  28. 巍巍看着一世一世的昆仑娶妻生子,心里该有多苦啊,心疼死了。

    龙龙他小姨2019/01/06 20:31:12回复
  29. 剧版太虐,来看小说

    倾负2019/01/08 16:46:51回复
  30. 第一次看看你们这些刷了好几遍的感觉自己弱爆了

    沈巍帅掉渣啊啊啊啊啊2019/01/13 13:03:04回复
  31. 巍巍对澜澜的爱,世间无人能及

    被感动得皮馅分离2019/01/21 07:48:14回复
  32. 可惜赵云澜从不写信,他连签收快递都嫌名字笔画多麻烦,每次只稀里哗啦地画一个鬼画符一样的“赵”,就把人打发走了。对斩魂使”是让送信的傀儡捎口信,对“沈巍”则是没完没了的短信轰炸。

    匿名2019/01/23 14:26:14回复
  33. 匿名2019/02/01 13:05:09回复
  34. 有没有人觉得沈老师这里有点像变态跟踪狂??我感觉更带感了hhhhh

    斩魂使在我床上2019/02/04 23:57:09回复
  35. 好心疼。。。是有多偏执的爱才能守护一个人五千年。。

    匿名2019/02/22 01:39:54回复
  36. 我想表白一下这个网站。干净,全面,整体很清爽。

    匿名2019/03/03 20:45:30回复
  37. 看的次数越多,越觉得p大文笔了得,刻画人物内心更是入木三分,没有一个字是多余的,关键是深刻还不失幽默,总能有笑点,看得我真是一个字都舍不得落下

    拢龙是我的,谁也抢不走2019/03/10 20:35:10回复
  38. 满墙都只有一个你!…………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3/13 00:27:28回复
  39. 心疼巍巍

    匿名2019/03/14 01:46:10回复
  40. 这样也好,沈巍想着,凡人一生不过几十年,对他而言,不过须臾弹指的光景,而后人死如灯灭,今生种种都不在话下,到那时候,赵云澜就会重新忘记他。

    就会重新忘记他……多么深的爱才能撑起这种单恋暗恋的苦啊……以前天天看着喜欢的人和别人谈笑,我就觉得好苦……一万年,所以啊,大家看小说觉得是甜的,只有我觉得很难过吗……

    匿名2019/03/20 23:37:38回复
    • 哪里就1万年了!不是5000么

      匿名2019/04/21 00:14:49回复
  41. 就觉得好像有人盯着他说话一样,心里感觉十分别扭。——手机真的是行走的牢笼,随时捆绑着我们。——另外,小鬼王真是爱的小心而卑微啊…

    祝红2019/03/21 03:20:12回复
  42. 这网站果然是亲生的,页面清爽,设有污秽的广告,必须表白

    沈美人是我的2019/04/18 23:25:21回复
  43. 有些事,终归只是他一个人知道、一个人记得就好了,等到时机成熟,他也会一个人消失,最好谁也注意不到!——好心酸呀!

    匿名2019/04/19 12:02:2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