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画得都是一个男人

楚恕之虽然不大和郭长城说话, 但是在为数不多的几次接触,他都无不恰到好处地露上一手, 在郭长城“幼小的”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郭长城认为, 领导虽然也厉害,但平时总是比较亲切,插科打诨惯有烟火气,他的角色顶多算个父兄, 再厉害的人, 近距离也没什么神秘感了。

而楚恕之不一样,楚哥, 他绝对是个只可远观的“世外高人”。

郭长城像网上的“新人入职场行为规范”里教的那样, 随身带着一个小笔记本,屁颠屁颠地跟着楚恕之, 一句话不敢多嘴, 看见什么都想记下来。

两人一进医院, 就看见个年轻的小警察在门口等着, 双方亮了证件, 一同往病房里走去。

接待他们的这位叫小王, 一边走一边说:“我们领导也在里面呢, 刚才和赵处打电话沟通过了, 这个事情节特别恶劣, 家属报警, 说是有人恶意贩卖有毒食品,中毒的那个在里面躺着, 到现在,医院也没查出来他中了什么毒。”

楚恕之问:“食品中毒?是什么食品?”

“水果。”小王说,“据说受害人头天晚上下班,还没来得及吃饭呢,据家属说,他就啃了个在路边买的橙子,刚吃完,人就歇菜了,赶紧给送医院——我就听说过往水里下毒、往食品里掺添加剂的,还真头一次碰见往水果里下毒的。”

他说着,一推病房的门,里面立刻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惨叫,郭长城吓了一跳,踮起脚尖,从楚恕之身后探出头来。

只见病床上躺着一个男人,大概有三四十岁,正在床上不住地挣动,医生护士好几个人,合力才按住了他,旁边还有个哭哭啼啼的女人,大概是家属。

病床上的男人死死地攥住一个医生的手,险些把那大夫的手给拽脱皮,用一种异常神经质的声音哀嚎:“我的腿,我的腿断了……我的腿!啊!啊!”

他连哭再嚎,脖子上的青筋暴起老高。

“救命啊!救救我啊……我的腿断了……疼死我了,救命……疼啊!”

“腿?”楚恕之侧头问小王,“你不是说他食物中毒吗?腿又是怎么了?”

“好好的,”小王说,“连块淤青都没有,拍了片子,也没检查出问题——就这才让人费解呢。”

楚恕之走过去,拍拍一个小护士的肩膀,让她让了个地方出来,然后抬手翻了翻那男人的眼皮,又盯着他的瞳孔研究了一阵,随后检查了他的两耳后,最后低低地念了句什么,伸手做了一个抓的动作,而后把攥紧的拳头放在男人的胸腹处,用力按住。

那不住挣扎的男人突然就平静了下来。

楚恕之俯身问:“现在还疼吗?”

男人好容易喘过来一口气,感激地看着他,摇了摇头。

旁边的医生护士都以一种看邪教组织的眼神看着他们。

于是楚恕之毫无同情心地松开了手,丝毫也不顾身后再次响起的惨叫,转身对郭长城说:“看完了,走吧,回去写报告。”

郭长城:“……”

这就看完了!那个……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巍当天的选修课时间是在晚上,看着最后一批学生离开,他才收拾自己的东西,回了人间的住所,一路上情不自禁地拿起手机来看了几次……就好像他很关心时间似的。

他的手机只有三个功能,打电话、发短信和看时间,游戏是手机自带的,他从来没玩过。

沈巍不喜欢这个东西,他始终觉得书信更方便,急事可以写便条,不急就徐徐道来,写长一点也没什么,不像打电话,当他想起这东西要按时间收费,就觉得好像有人盯着他说话一样,心里感觉十分别扭。

而拆信本身也是一种饱含期待的快乐,尤其来信人对他而言十分特别的时候,只有对方手写的字迹才能激起最深的思念,那些书信都是能经久地收藏的。

可惜赵云澜从不写信,他连签收快递都嫌名字笔画多麻烦,每次只稀里哗啦地画一个鬼画符一样的“赵”,就把人打发走了。对斩魂使”是让送信的傀儡捎口信,对“沈巍”则是没完没了的短信轰炸。

手机短信上冷冰冰的印刷体字迹看起来和电讯公司通知余额的没有任何区别,沈巍虽然一条也没舍得删,但总是觉得不习惯……不过眼下不用不习惯了,因为雪山回来以后,赵云澜就再也没有骚扰过他了。

这样也好,沈巍想着,凡人一生不过几十年,对他而言,不过须臾弹指的光景,而后人死如灯灭,今生种种都不在话下,到那时候,赵云澜就会重新忘记他。

沈巍转身推开自己那始终关着的卧室门,门开的瞬间,里面的灯就自动亮了起来。

只见那屋里没有床,没有桌子,也没有椅子,墙上有几幅画像,看装裱已经很有些年头了,画得都是一个男人,正面,侧面,背影,身上的衣装打扮按年代排,历朝历代都不一样,然而人却总是那一个,连眉宇间最细微的神情都细致入微,生生世世没有变过。

再后来,陈旧占地方的画像变成了一张一张大大小小的照片,少年时候,长大之后……有的在笑,有的在皱眉,有的在和别人说话打闹,还有一张被蹿起来的猫扑到头上,他缩着脖子躲藏叫骂的。

全部都是赵云澜,只有他一个人。

沈巍觉得,有些事,终归只是他一个人知道、一个人记得就好了,等到时机成熟,他也会一个人消失,最好谁也注意不到——因为他本就是一个不应该存在的人。

在那之前,沈巍唯一能放纵自己的事,就是偷偷地在那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多看他几眼。

他会趁着深夜潜进赵云澜家里,可是那人警惕性很高,他也不敢久留,好在最近赵云澜饭局多,大多数时候到家都已经是半醉,他才敢稍稍走上前一点。

悄无声息地来,再悄无声息地离开。

沈巍留恋地看了一眼满墙的照片和画像,转身消失在了一片黑雾里。

他飞快地掠过黄泉路,奈何桥头有大判官带着黑白无常、牛头马面等一众鬼差迎接。

判官是个面白微胖的中年人,慈眉善目,并不可怕,见了沈巍,也是一副毕恭毕敬、笑容满面的模样:“大人,十殿阎罗有请。”

在荒疏而哀嚎遍地的奈何桥边,沈巍清秀的眉眼显得有些冷,他对着众鬼差微一点头,眼皮也不抬,只是客套地说:“有劳。”

判官察言观色,小心翼翼地说:“上次送因果册给令主,确实是我们思虑不周,乃至于险些泄露了大人的形迹,我们也都实在是愧疚万分。”

沈巍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险些把判官的冷汗给看下来。

于是这老头立刻卖乖说:“但是当年和昆仑君有关的一切记载都已经收拾干净,小神保证,绝无半分泄露,连一点蛛丝马迹也摸索不着,令主如今身在人间,只要那鬼面的嘴紧,他是绝对不会知道任何事的。再者令主光风霁月,鬼面那样的污秽之人,恐怕也是不敢‘惊醒’他的。”

沈巍轻轻地笑了一下,带着说不出的讥诮,并没说什么——他实在没什么好听的话可说。

判官干笑了一声,抬起袖子擦了擦汗。

他自己也觉得地府明目张胆地把因果册送给赵云澜这事,办得实在不高明,可又能怎么样呢?

说了算的又不是他。

他上面压着十尊大神,他们甚至还示意他暗中打探一下斩魂使心里是怎么想的,有没有立场不坚定的意思——人家斩魂使虽然不言不语,总一副温良恭俭让等人算计的模样,可心里跟明镜似的。

谁也不傻,他老骨头一把,一点也不想试试那斩魂刀快不快。

再说,真惊醒了那位大神,人家就会跟他们坐在一条板凳上?

他当年获罪受贬,可不就是因为太过离经叛道了吗?

分享到:
赞(879)

评论74

  • 您的称呼
  1. 前头小澜孩曾经说过,可能沈老师是变态狂,跟踪自己很久了。。是不是实锤了。。

    乱心曲2019/08/06 17:46:05回复
    • 哈哈哈

      匿名2019/08/06 18:53:18回复
  2. 下章题目什么的。。。(≧∇≦)好期待啊

    priest 家的戏精2019/08/19 11:59:28回复
  3. 虽然心疼沈美人,但我还是想说,不是说拉出来调戏么,怎么不调戏?

    染柒2019/08/19 22:59:5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