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韦尔霍文斯基(十五)

小胖子张逸凡傻乎乎地看着骆闻舟。

骆闻舟把信封放在桌上,让他气笑了:“三十万就想打发警察叔叔,差点意思吧?”

张逸凡没听出这是句玩笑话,竟然还信以为真,小圆脸上露出了一点走投无路式的慌张,他嗫嚅着说:“可是……我真的就只有这些了……”

“你这都是从哪学的?遇到什么事就拿两张卡解决,”骆闻舟笑容渐冷,冲着那小胖子板起了脸,“杀人偿命的事也是能用钱解决的吗?哪个混账老师教你的,你告诉我,我明天就让他滚出教育界!”

张逸凡在家里怕他爸,在外面也怕和他父亲一样强势严厉的男性,当时就被骆闻舟吓得噤若寒蝉,一声也不敢吭。

“如果夏晓楠杀了人,那不管是她亲自动手,还是她伙同他人,都必须得付出代价。向警方隐瞒一个通缉了十五年的通缉犯去向,勾结通缉犯,朝同学下手,多大的仇要这么丧心病狂?”

骆闻舟每说一句话,小胖子的脸色就要白一分。

“杀人不算,还要分尸——”

那天在市局里,警方只是询问,没有告诉几个学生冯斌案的细节,那么血腥的事,老师和家长当然也不会提起,张逸凡回了家就被关了禁闭,还没来得及回学校,骤然听说“分尸”两个字,他吓得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分尸?什、什么意思?冯斌被人……被人……”

骆闻舟很想给他描述一下冯斌的死状,话到了嘴边,看着那副还带着孩子气的面孔,又咽回去了,只是问:“你们为什么要出走,是谁撺掇的?是谁要害冯斌?”

“没、没有!没有人要害他!” 张逸凡连连摇头,在骆闻舟的逼迫下,他像是背了一千次台词一样,脱口而出,“我们是为了圣诞节……”

费渡把茶杯放在桌上,一声轻响打断了张逸凡。

“圣诞节?”他问,“圣诞节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张逸凡好像一只被掐住了脖子的小仓鼠,瞳孔连带着整个人都瑟缩了一下,可怕的沉默在小胖子家装修考究的客厅里蔓延开。

好半晌,那少年忍无可忍,发出一声难以抑制的哽咽。

“给你父母打电话,”骆闻舟伸手去摸桌上的手机,“有什么好应酬的,跟国家主席吃饭吗?”

张逸凡猛地扑上去,双手按住骆闻舟。

他手心里全是汗,湿哒哒、黏糊糊地贴着骆闻舟的手背,手心冰凉。

骆闻舟觉得他十指齐上的样子不像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反倒像个脆弱稚拙的走失儿童,因为缺少力量,连自己的手指都不打算信任,抓东西的时候本能地张开满把的手掌,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抓得牢。

“别……别打……”小胖子艰难地五脏里挤出一句话,“我害怕。”

“你怕什么?”费渡不动声色,见张逸凡在无意中碰到他的目光后立刻又滑开,他立刻敏锐地问,“你是怕我,还是怕某个跟我很像的人?”

“张逸凡,”骆闻舟低声接上话音,“那天在市局,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张逸凡哽咽得几乎难以安坐,整个人一抽一抽的,几次三番没能吐出一个清晰的话音。

费渡打量着他,这小胖子个头不高,长得小鼻子小眼,又招财又喜庆。

因为出走,他身上没有穿校服,T恤衫紧绷在身上,挺出一个有点圆的小肚子,小肚子上面是正在秀二头肌的超人,后背上则有一个巨大的拳头,倘若光看“包装”,恐怕会叫人觉得这块布料里包裹的躯体中充满了力量,是个威武雄壮的大块头。

从客厅的沙发上,能瞥见张逸凡的卧室,卧室门没关,门后挂着一个装饰用的沙袋和拳击手套,墙上贴着电影里超级英雄的海报,床单也能看到一角,上面印着一只咆哮的美洲狮,正睥睨无双地盘踞在床铺中央。

张逸凡生活空间的风格是如此的整齐划一,连一张小贴画都代表着父母对其难以言说的期待,恨不能化成刀片,千方百计地想把小胖子身上的肥肉削下来,贴贴补补,把他削成泰森,削成金刚狼,削成一个铜皮铁骨、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可惜事与愿违,这孩子还是个哆哆嗦嗦的小哭包。

“你喜欢超人吗?”费渡忽然问,“点头摇头就行。”

张逸凡躲躲闪闪地看了他一眼,用力抽噎了一下,摇摇头。

“哦,明白了,你爸妈喜欢给你买超人的衣服,是吧?父母总是和你的想法有一些出入,我小时候也经常与我父亲的期望背道而驰。”费渡说到这,略微一停,骆闻舟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看见他语气柔和,嘴角含笑,仿佛在说一段温馨与矛盾并存的成长经历,全无一丝勉强与胡编的痕迹。

费渡又说:“这种时候,我们往往得妥协,谁让你还没长大呢?但是我也有我自己的反抗方式。”

张逸凡一边打着哭嗝,一边眼巴巴地看着他。

费渡冲他笑了一下:“等一会再告诉你——你初中也是在育奋上的学吗?”

张逸凡点头。

“初中属于九年义务教育,公立学校一般都不收学杂费,但你们学校收,而且很贵,是吧?据说学校食堂还有专门的西餐厅?”

费渡闲聊似的问了小胖子几个问题,都是只要点头摇头就可以作答。

张逸凡急促的呼吸渐渐平息下来,费渡打量着他的脸色,估摸着他大约可以正常说话了,于是从茶几下面的杂物篓里捞出几块方糖,放在张逸凡的杯子里,又拿起旁边的暖水壶,给他加了一点热水,耐心等他喝得七七八八,才又抛出了下一个问题。

费渡:“你喜欢学校吗?”

张逸凡一顿,用力摇了摇头。

费渡略一倾身,手肘抵在膝盖上,让自己的视线和张逸凡齐平,放缓了声音:“学校里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这一次,张逸凡沉默了更长的时间,但他非常紧绷地摇摇头。

费渡思量着什么似的,反复捏着一块方糖的包装纸,同时观察着小胖子的神色——张逸凡此时已经多少平静下来了,方才那段沉默并没有什么情绪的起伏,从肢体语言判断,他似乎只是在回忆,摇头的时候动作也并不勉强。

要么是真的,要么是他认为自己没有受过欺负。

费渡:“那有没有人欺负过冯斌和夏晓楠他们?”

张逸凡先是一点头,随后迟疑片刻,又摇摇头,小声说:“……冯斌没有被欺负过,他跟他们是一起的,但他……他不一样,他这人挺好的。”

费渡点在包装纸上的手指一顿。

冯斌和“他们”是一起的,属于欺凌者那一派。

“他们……他们盯上了夏晓楠,”张逸凡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又吐出这么一句,“我们必须跑,这也是冯、冯斌说的。”

他说得前言不搭后语,骆闻舟却莫名从中听出了些许触目惊心的东西,追问:“谁盯上了夏晓楠?”

“他们……‘主人’。”

骆闻舟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什么人?主人?那你是什么玩意?奴隶吗?”

“我不是奴隶,我是普通人,就是‘平民’,”张逸凡低声说,“王潇他们才是奴隶。”

除了冯斌和夏晓楠以外,这次还有另外四个学生一起出走,王潇就是其中的唯一一个女孩——今天肖海洋被王潇的家长以孩子发烧为名,拒之了门外,没能见到她。

“王潇是跟你们一起的那个女生吗?”骆闻舟见张逸凡点头,又问,“你说‘王潇他们’,‘他们’是指谁,剩下那两个男孩?”

张逸凡再次点了点头。

“‘主人’、‘平民’,还有‘奴隶’,”骆闻舟重复了一遍从张逸凡嘴里听到的称谓,一时感觉中二气扑面,简直有些荒谬,这些熊孩子好像在认真扮演一个大型的真人版桌游,可是寒意却不断地从他脚下往上涌,“你的意思是,冯斌属于‘主人’,王潇他们几个属于‘奴隶’,只有你是‘平民’,我没理解错吧——那夏晓楠是什么?”

“夏晓楠是……‘鹿’,”张逸凡从喉咙尖上挤出这么几个字,尚未发育完全的声线细如一线,好似随时要崩断,“每年圣诞节,英语老师组织的圣诞晚会之后,都是学生自己的活动,学校圣诞节和元旦都不熄灯,寝室楼也不锁门,可以玩通宵,从初中到现在,每年都有一次……”

骆闻舟直觉这个“活动”不是聚众斗地主,立刻问:“玩通宵,玩什么?”

“玩打猎游戏,就像《幸存游戏》里的那种,”张逸凡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声音,“他们每年在圣诞节前抽奖,从‘平民’里抽中五个人,可以参加打猎游戏,最后赢了的就能加入他们。”

“加入他们——意思是以后从普通人变成了‘主人’的那个小团体?加入了有什么好处,可以随便欺负别人吗?”

“加入以后就安全了。”小胖子可怜巴巴地对骆闻舟说,“只要不和别的‘主人’闹矛盾,以后就不会随便被人欺负,不会变成‘奴隶’,也不会莫名其妙地成为‘猎物’,下课以后可以第一时间去食堂,不用避开‘主人’,可以配寝室和寝室楼的钥匙,不用怕被锁在外面,可以……可以好好上学。”

反抗不了,只好努力加入他们,才能得到一个正常学生应有的待遇。

“袁大头复辟那会,都不敢复辟元朝的制度,你们学校的学生真可以,”骆闻舟缓缓地说,“今年你被抽中了吗?”

张逸凡看了他一眼,无声默认。

骆闻舟:“你们这个打猎游戏怎么玩?”

张逸凡握紧了拳头,客厅里的大钟一下一下地往前走着,“咯噔”“咯噔”的秒针行动时带着金属的颤音,一下一下地往没有终点的前方走去,不知它跋涉了多久,张逸凡才攒足了开口的勇气——

“开始以后,所有参加打猎游戏的人要在学校里找‘鹿’,只有游戏开始的时候,他们才会宣布‘鹿’是谁,之前没人知道这会落在谁头上,他们宣布完以后,‘鹿’有五分钟的时间可以跑,可以躲藏,‘猎人’们要去把他抓出来,一直到天亮,谁抓住了,谁就赢了。”

“你们学校那么大,那么多教学楼和寝室楼,一个人藏,五个人找,那怎么能找得到?”骆闻舟问,“再说像夏晓楠那样的小女孩,随便往哪个犄角旮旯一躲不能躲一宿?”

“不是五个人在找,”旁边费渡轻轻地说,“是全校都在搜她一个人。”

骆闻舟倏地一愣。

张逸凡却点点头。

欺凌者的小团体在学校里掌握话语权,普通学生就像是暴君暴政下的百姓,像小胖子张逸凡一样,只想过平静的生活,只求不要莫名其妙地成为被欺负的对象,一旦接受了这个秩序体系,就会本能地顺从,像那些看见同学被欺凌,心怀不满却只敢冷眼旁观的人一样。

能参加游戏的人就像是“候选人”,每个候选人都是潜力股。

为未来能加入那个小团体中的某个人提供“鹿”的关键信息,以后自然而然地能得到那个人的保护——不,或许在游戏开始之前,机灵一点的就已经加入了某个候选人的阵营。

所谓“打猎游戏”的五个候选人都是被抽中的吗?

小胖子在这一点上显然说谎了,看他企图拿钱贿赂警察那一套做得那么熟悉,大概就能推断出他是怎么拿到的“名额”。

“鹿被抓住以后,”费渡问,“会怎么样?”

张逸凡的脸色煞白。

分享到:
赞(134)

评论19

  • 您的称呼
  1. 校园霸凌真的很恐怖,每次看到都细思极恐……

    匿名2018/12/26 10:59:03回复
    • 看p大这篇文之前,真的想不到校园霸凌这么……

      匿名2018/12/31 18:09:45回复
  2. 太可怕了……十分庆幸从小到现在 同学都是一群无害的沙雕

    南清2019/01/30 13:18:53回复
    • 真好

      花啊那么美,然后一那么攥2019/04/24 13:14:52回复
  3. 在我小学的时候我的中学也是一所充满校园欺凌的学校啊,还好我出生的晚,学校改革了:D

    匿名2019/02/05 05:28:44回复
  4. 同意楼上…突然觉得我的沙雕同桌挺好的…

    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2019/02/11 15:36:14回复
  5. 我们学校还好,隔壁学校出事了,闹的挺大。我的妈,那还是所老牌重点中学,我妈当初还想塞我进去,幸亏我家没门路,不然……

    积虑2019/02/15 13:14:55回复
  6. 有时候也还真是挺感谢我高中严格的管理的……

    奚和2019/03/13 10:20:18回复
  7. 身边最严重的事也就是打架了,跟这些一比,真的不算什么了

    依一2019/03/15 09:30:01回复
  8. 还好农村没这些问题,心智异常健康,属于萌芽时期,陶然哥哥考虑一下

    沙雕2019/03/15 11:15:29回复
  9. 幸好我同学都是一群脑子不好使的怂包……

    北辰2019/03/23 10:54:16回复
  10. 上面那个说“真好”的是??什么意思

    匿名2019/05/11 00:02:33回复
  11. 以前真没想到校园霸凌这么可怕……现实生活真的会有这样的吗?emmm之前看亨伯特那章就想到熔炉那部电影…艺术有时候真的影射了一部分现实吧

    陈栎媱2019/05/14 16:35:00回复
  12. 以后的孩子上学都这么危险吗

    巍澜2019/05/30 19:00:07回复
  13. 咱班……比较乱,因为有“领袖”,以前有一个辍学当混混的,不过还是尊敬老师的。然后班上莫名其妙塞进来一个小富二代(男),不明白我们这种小旮旯怎么会被塞个人……然后班上一些男生就和他走得比较近,小富二代周末经常请客,听说他爸爸也很赞同。说实话我有点悚然,但又说不上来是哪里。班上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和小富二代走得也近,成绩是班上唯一一个倒数的女生,但是人缘还不错。不过我就……反正莫名其妙不想接近。后来那个小富二代和那个女孩子都不上了。现在班里还有一个“刺儿头”,时不时头疼脚崴,下午让老师打电话让他家长来带他走。上课经常打断老师,开一些智障的玩笑。我真不知道班上人是怎么笑出来的,这种情况明明很讨厌。他也经常和初三的人勾搭,什么时候都一股大爷范,让人看得想打他。有一段时间我们这有个人,因为不想补课和家长发生争执,跳河了,跳完就后悔了,幸好穿得羽绒服,没沉下去(出门估计踩狗屎了)。那段时间有领导视察,他又闹上了,摔下班门直接出去,说要跳河,直接撞上其他老师。亏我们老师那么宽容他,这种败类就应该一封休学书踢回家。而且,他会挑事,和班上一个学跆拳道的打了很多次,每次要大家拉架。而且这人真的是……一点素质都没有,具体原因……我给您一个微笑自己体会。总而来说,这家伙是班上一霸,完全不听老师的话,“朋友”众多,家长都管不了他,老师都不收他作业了。由此章发出感慨啊……

    匿名2019/06/22 19:37:24回复
  14.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班属于成绩啊,纪律啊都倒数的,但班里出奇的和谐,没有过那种欺凌的现象,也没惹过大事,感觉很幸运能在这样的班里生活(虽然沙雕特别多)

    匿名2019/06/30 10:39:50回复
    • 很羡慕啊……沙雕同班欢乐多嘛……

      冥洺2019/07/03 19:43:28回复
  15. 我觉得我的初中生活就有轻微霸凌

    xue2019/07/09 02:39:24回复
  16. 幸好啊 刚过去初中三年遇到的都是沙雕

    滴滴2019/07/13 19:35:4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