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韦尔霍文斯基(十四)

骆闻舟目瞪口呆地看着费渡插着兜、抬脚进屋,他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一身学院派风格的衣服,胳膊底下还假模假式地夹着一本书,抬手在门框上轻轻一敲,费渡的目光扫过整个散发着“求包养”气息的刑侦队,发出一个群体性的点头致意:“我的办公桌还在原位吗?”

虽然费渡在刑侦队待的日子并不长,但自古“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所有人都记得六星酒店专门配送的夜宵、取之不尽的饮料零食,在强大的糖衣炮弹之下,几乎生出了条件反射——看见费总这位玉树临风的美男子,第一反应是分泌唾液。

骆闻舟眼睁睁地看着手下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弟们散德行,恭迎散财童子一样,簇拥着费渡占领了他的办公室,终于回过味来了——怪不得他头天晚上说让费渡不用来接的时候,这倒霉孩子答应得那么痛快!

陶然从后面撞了他的肩膀一下,压低声音对骆闻舟说:“你俩这算什么情趣?”

骆闻舟顷刻间收起了自己“找不着北”的表情,散发出高深莫测的冷淡,语重心长地对陶然说:“你啊,整天坐在家里幻想老婆的人,目前还属于社会主义萌芽阶段,明白吗?萌芽!温饱都没混上,追求什么精神文明建设?嗯?情趣和你有什么关系?”

陶然:“……”

骆闻舟故作不耐烦地看了一眼表:“这点钟才来,是在食堂订桌了么?我真没法说他。”

陶然保持着微笑,认真思考着绝交的一百零八十式:“你刚才不是要去家访出走学生吗?”

“是啊,”骆闻舟甩了甩身后看不见的大尾巴,“要不为了等他我早走了,净耽误我事——费渡,别废话了,有什么要我签的赶紧整理出来。”

陶然看着骆闻舟扒拉开人群进屋逮费渡的背影,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感觉他以前的两块心病以毒攻毒地内部消化了,着实是一身轻松。然而他一个放松的微笑还没来得及成型,兜里的手机就震动了一下,陶然掏出来看了一眼,来信人是常宁。

常宁问他:“我朋友送了两张水上杂技表演的票,就是这个周末,她刚才临时放我鸽子,你要不要来?”

短短一条信息,陶然活像个阅读障碍患者,来回看了十分钟,恨不能把每个字都掰开嚼碎,吞进肚子里。

常宁不是那种性格强势张扬的姑娘,就连请他去看一场表演,也要先说出一长串理由,然而这对她来说,已经能算是很明确地表明态度了,可是……

老杨生前,和陶然聊得比较多——他每次看见骆闻舟那个“老子为什么这么帅”的臭德行就想怼他,心平气和不下来。

就在他出事前不久,老杨拿出手机里拍的女儿的录取通知书给陶然显摆,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叹了口气,对陶然说:“一转眼孩子都这么大了,我们这一代人,稀里糊涂地就过了大半辈子。想起当初她妈嫁给我,还是老领导给介绍的对象,当时心里可美了,觉得自己好不容易算是骗回个媳妇,往后不用打光棍了,也没想别的,现在觉得太草率了,光知道看人家条件好,不知道自己是个拖累。”

陶然当时嘻嘻哈哈地调侃老家伙得便宜卖乖,没往心里去,之后很久才回过味来,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太太平平的时候,谁不想和一家人腻在一起、老婆孩子热炕头?遇到危险的时候,却恨不能自己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猴子,无父无母、无亲朋无故旧,是光脚的光棍一条,“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陶然轻轻地吐出口气,在旁边同事们的七嘴八舌中,删掉了差点发出去的“好”,重新回了一条:“抱歉,这周末要加班。”

他想趁着周末,偷偷去看看师娘,哪怕师娘不愿意见他,放下点东西,也算聊表心意。老杨留下来的那些照片还等着他去查,还有那些触目惊心的只言片语……陶然掐了掐自己的眉心,觉得自己可能从骨子里就不是个干大事的人,有点事就往心里去,就要夙夜难安、辗转反侧,不由得羡慕起天塌下来也能当被盖的骆闻舟来。

裹着“天字号厚棉被”的骆闻舟在十分钟之后拐走了刑侦队的首席金主。

“费总,从小到大没挨过骂吧?”骆闻舟坐在车里说,“走,我带你挨顿骂去——宏志路的幸福苑小区,不认识路开导航,走吧。”

骆闻舟总觉得,如果有人能说出点什么来的话,应该就是那个小胖子张逸凡,所以打算再去找他一次。

那天在市局,几个学生已经都接受过问询了,今天肖海洋他们再上门,家长们已经很不耐烦,再一再二不再三,这会他再去一次,骆闻舟用腰带都能想出学生家长得给个什么脸色。

骆闻舟一边琢磨,一边打开了从人事那里弄来的肖海洋的档案和政审材料——肖海洋父母离异,母亲已经因病去世,他成年之前由父亲监护,父亲和继母经营一家4S店,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马上要高考,家庭条件还不错,但也算不上多富贵,全家都是普通人,近亲属里没有涉案人员、没有死于非命的,甚至连个有公检法背景的都没有。他本人刚从学校毕业没几年,家庭背景又干净简单,所以资料并不多,一目了然。

骆闻舟皱起眉——这就奇怪了。

费渡余光瞥了他一眼,没问他在看什么,只是提醒了一句:“快到了。”

骆闻舟合上肖海洋的材料,抬头望向前方一大片高档小区,短暂地把思绪收回来。他十分头疼地叹了口气,说:“要不然一会这样,你先假装去上个厕所,等人家甩完脸色,你再过来。”

费渡不慌不忙地听着导航往前走:“放心吧,只要他们家有女性成员,我就不会挨骂。”

“……”骆闻舟伸手捏了一把他的侧腰,“当着我的面勾引已婚妇女?小崽子,你是不想活了吧?”

费渡无声地笑了起来。

不过费总并没有得到勾引已婚妇女的机会——敲开张逸凡家门的时候,战战兢兢的小胖子表示他父母不在家,晚上出去应酬了。

大人们大抵都是繁忙的,因此才会花大价钱把孩子送往寄宿学校,全权交托给老师——这不能算不关心孩子,花了那么多钱,能算不关心吗?

成绩好、表现好,就给他奖励,给他买东西。犯了错、胆敢出走,当然就要罚,罚不许吃饭,扣光零用钱,把他关在家里让他反省。

奖惩分明,多么有原则的教育。

至于青春期的孩子心里在想什么,那并不重要。一帮小崽子能有什么有价值的想法?广袤的非洲大地上还有那么多饥饿的儿童,这些要什么有什么的祖宗还有什么可矫情的?

“请坐。”张逸凡还算有礼貌,给他们倒了水,只是十分认生,不肯抬头和客人们对视,像接受审讯一样,蔫头耷脑地坐在对面,“今天有别的警察叔叔来过了,你们还要问一样的问题吗?”

骆闻舟端详着他:“你还记得我吗?”

张逸凡飞快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骆闻舟放缓了声音:“我不知你听说没有,昨天晚上,夏晓楠从医院里溜出去,爬上了一个楼顶——”

张逸凡吃了一惊,猛地抬起头,双手攥紧拳头:“啊!”

“救下来了。”骆闻舟伸手比划了一下,“差这么一点,就从八楼跳下去了。”

张逸凡先是大大地松了口气,又连忙追问:“她没事吧?”

“没受伤,”骆闻舟说,觑着小胖子的反应,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们把她带回去以后,她跟我们承认,那个杀了冯斌的凶手和她有勾结,是她害死冯斌的……你们已经超过十四周岁了,我觉得这不能叫没事。”

张逸凡先是睁大了眼睛,脱口说:“不是的!”

随后,他脸上的血色倏地褪了个干净,张逸凡死死地咬住牙,在暖气充足的屋里,鼻尖上浸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珠。

这时,费渡在旁边插嘴说:“你也喜欢夏晓楠吗?”

他一句话像是一把躁动的火星,小胖子的脸又由白转红,他紧紧地闭着嘴,憋得好像要炸,然而就在骆闻舟以为他快要憋不住的时候,小胖子忽然看向了费渡,目光掠过他敞穿的大衣、腕表,以及他那懒散又显得游刃有余的坐姿,那一瞬间,费渡清晰地从少年的眼睛里读出了恐惧。

费渡才刚一愣,就见张逸凡好像个漏气的气球,精气神肉眼可见地干瘪下去,紧紧地抿上了嘴。随后,只见小胖子坐立不安片刻,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站起来走回他的卧室,片刻后,拿了个信封出来,往骆闻舟和费渡面前一推。

骆闻舟诧异地接过来,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是两张银行卡。

“这里面是我妈给我存的教育基金和我从小到大的压岁钱,两张卡的密码一样,都是我生日,就是在警察局里登记过的那个日期——里面一共应该是三十万……唔,应该还有一点利息。”张逸凡努力坐正了,用不知从哪个电视剧里看来的汉奸贿赂鬼子的姿态,笨拙地压低声音说他的台词,“麻烦您多照顾照顾夏晓楠,她不是那样的人,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

骆闻舟:“……”

费渡:“……”

这真是能载入史册的一刻,骆队混到现在,收到了他从业以来赃款数额最大的一笔贿赂,行贿者还是个未成年!

现在的熊孩子都是从哪学来的这一套!

骆闻舟屈指轻轻一弹,把银行卡弹回到信封里。

“你不告诉我你们出走的真正原因,不告诉我夏晓楠和冯斌的关系,也不告诉我冯斌在学校里和谁结过怨——就想通过这玩意……打算让我怎么样?私自把夏晓楠放出来吗?”骆闻舟心累地叹了口气,“宝贝儿,你有病吧?”

分享到:
赞(74)

评论12

  • 您的称呼
  1. 诶呦,淘淘可别立flag

    隔壁镇魂过来的2018/11/25 19:38:03回复
  2. 这孩子有出息

    匿名2019/01/02 19:42:22回复
  3. 陶陶,你这样会打一辈子光棍的啊,能不能学学你老大,或者老大家属也行啊(恨铁不成钢脸)

    闻舟渡我2019/01/18 19:54:20回复
  4. 感觉中了镇魂的毒太深了,看到一点有关内容都自动联想到那边去了,比如找不着北

    匿名2019/01/26 13:44:39回复
  5. 恭喜骆老爷喜提天字号棉被一床

    阿鲤2019/02/05 05:22:17回复
  6. 宝贝儿,你有病吧
    看这句话我怎么这么想笑

    匿名2019/02/08 15:50:27回复
  7. 哈哈哈哈哈哈哈骆队口头禅:宝贝儿~

    琪琪可遇不可求2019/02/11 20:03:30回复
  8. 大猪蹄子叫谁都是宝贝儿

    宝贝儿2019/03/15 11:01:51回复
  9. 找不着北!~( ̄▽ ̄~)~

    刨。。。2019/03/19 14:58:17回复
  10. 宝贝儿你有病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fo了 我看一中午笑一中午了
    笑点莫名低的可怕

    好想亲一口龙龙2019/04/06 16:06:57回复
  11. 宝贝儿

    匿名2019/04/07 17:00:31回复
  12. 三十万。。。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匿名2019/04/17 23:39:0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