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韦尔霍文斯基(十二)

费渡诧异地抬起头:“怎么了?”

骆闻舟在那一瞬间,身体是快于思维的。

从陶然开始讲夏晓楠家的事,他就无端想起了费渡,想起七年前的夏末,他推开门,看见满屋的鲜花败了,楼上传来絮絮的歌,幽静又空旷的大宅子里飘满尘埃,落定时,有一份“大礼”在等待着他。

无数次午夜梦回时,费渡也会反复回忆起她么?

回忆的尽头,他在想什么?

然而骆闻舟冲动之下抓住了费渡的手,打算要说些什么,他心里却是没数的。

说什么呢?

这毕竟是一件伤心事,心上就是擦破一层油皮,都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好的。

“不用紧张,”费渡拍拍他的手,“不出意外,我猜她就算站在了楼顶上,最后也不会往下跳的。”

“我刚才就觉得你穿太少了,后备箱里有件棉大衣,”骆闻舟搜肠刮肚出一句,“你去披上。”

费渡开着他的车跑了好几天,从未注意到后备箱里那一坨是件衣服——他一直以为那是擦车用的破抹布,听了这话,费总感觉到了精神和眼睛的双重虐待,堪比遭遇了另类的家庭暴力。

他二话不说挣脱了骆闻舟,衣冠楚楚地快步走了。

骆闻舟:“等等,你还没说完呢,你怎么知道她最后不会往下跳?”

这时,耳机里传来同事的声音:“骆队,那女孩真在行政楼顶上!”

高处的风更凛冽,刮着骨,发出“簌簌”的摩擦声。

夏晓楠的病号服一吹就透,皮肤已经没有了知觉,她居高临下,望着不远处黑着灯的教学楼。

她记得自己当时正在做一份物理试卷,绞尽脑汁地分辨着那些佶屈聱牙的概念,把笔帽啃秃了一角,突然,班里骚动了起来,同桌用力撞了一下她的胳膊肘,冲着她的耳朵大喊一声:“快看,有个人要跳楼!”

笔尖在纸面上留下了一条锋利的创口,夏晓楠心里忽悠一下,扭过头,就看见一个人影从对面的行政楼上一跃而下,像一块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的灰烬。

半个班的人都站了起来,争相涌到窗口围观,把原本在窗边的夏晓楠挤到了一边,大家都在看,只有她不敢。

直到警察后知后觉地处理了现场,夏晓楠都不知道跳下去的人是谁,也没来得及见她最后一面。

这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从出生到现在,整整十五年,只活成了一个大写的“不敢”,她不敢挺身而出,不敢开口要求分担一部分家庭的重担,总想假装自己是个和其他人一样的普通少女,能两耳不闻窗外事地读自己的书。

她不敢为别人出声,也不敢为自己说话,不敢反抗一切毫无道理的欺凌,过往的生活只教会了她默默忍耐,期待着无常的命运之风把那些不好的东西都吹走。然而命运从不雪中送炭,只会雪上加霜。

她也不敢和那个傻乎乎的男孩逃之夭夭,不敢扔掉自己的手机,不敢在那个时候,从那个垃圾桶里出来——

甚至一切结束时,她都不敢去看冯斌一眼。

只要不去面对,就可以当一切只是噩梦,一切还未发生。

夏晓楠双手扶住冰冷的护栏杆,手心“闻到”了那上面腥甜的铁锈味,一长串的眼泪从八楼的楼顶滚落而下。

骆闻舟扣上对讲机:“别开警笛,消防和救护车也都闭嘴,当心刺激她!嘴皮子利索腿脚好的,都准备跟我上去,动作快!消防气垫呢?”

警察、消防队员、救护车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放学后原本已经变得宁静的校园里乱成了一锅粥,行政楼的管理员吓得直哭。

费渡无声无息地绕开众人,往行政楼正对的教学楼走去,他和管理员要来了钥匙,打听清楚后,径自走进了当年初二六班的教室。

教室里空无一人,粗心大意的值日生没把黑板擦干净,剩下一角字迹,似乎是一道代数题。费渡朝窗外看了一眼,抬手打开了教室的灯。

然后他推开窗户,对上已经站在了护栏外的女孩。

夏晓楠一直在盯着那间教室,没想到里面突然有人开灯,一时晃了下神。

与此同时,效率奇高的消防员已经飞快地把安全气囊充满了,开始预判她有可能坠落的落点,骆闻舟带着一帮消防员和刑警接近了顶楼,费渡修长而挺括的衣摆被窗口的风往他身后卷去,衣袂翻飞。

他眯起眼睛,和楼顶上不知所措的女孩遥遥对视。

“姑娘,”骆闻舟上了顶楼,远远地对夏晓楠开了腔,“风太大了,你小心一点。”

夏晓楠的身体陡然一晃,她双手抓住护栏,蓦地扭过头来,不言不语,先开口发出了一声尖叫。

骆闻舟把双手放在胸前,摊开给她看,非常舒缓地做了一个下压的动作。

“一个人如果自己都走到了要跳楼的这步田地,却连句话也不能对人说,你不觉得遗憾吗——小姑娘,你其实是可以说话的,对不对?”

夏晓楠不言不语,冰冷的小脸上苍白一片,她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又扭过头去望着开灯的教室。

费渡冲她笑了一下,伸手点着教室的座位,靠窗一排,他数到了第五个,拉开椅子坐在了那里,顺手推开旁边的窗户。

初中生的座位对于手长脚长的成年男人来说略显狭小,他的腿委委屈屈地蜷在桌下,手肘撑在桌面上。

夏晓楠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随着他动,此时忽然一震——那正是她自己曾经坐过的座位。

骆闻舟飞快地打了几个手势,趁着夏晓楠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一边,几个刑警和消防员分别从几个方向朝夏晓楠移动过去,这样,她的行动就会被锁定在一个极小的区间内,她要么不跳,要么只能原地跳,即便真的一跃而下,消防气垫能接住她的概率也大大增加。

骆闻舟压低声音,冲着对讲机说:“人在顶楼西侧,距离拐角大概一米五的位置,七楼的救援人员立刻就位——”

“收到。”

对讲机里话音落下,几个消防员紧跟着从七楼西侧的楼道窗口爬了出来,紧张地待命,以防她万一摔下去。

楼下的消防员们正拉扯着消防气垫,不住地微调位置。

“我妈就是从这跳下去的。”夏晓楠沉默片刻,望着亮灯的教室,终于开了口,她不尖叫时,声音细且甜,带着一点轻微的鼻音,显得非常柔软,“你们别过来。”

悄悄靠近的刑警同时回头看骆闻舟,骆闻舟示意他们暂停——虽然不能靠近,但至少这个站位是把她逼到那里不能动了。

“我们都知道,那确实是个悲剧,你现在打算重蹈她的覆辙吗?”骆闻舟说,“小姑娘,遇到什么难处了吗?”

夏晓楠却并不回应他,只是喃喃地说:“跳下去就一了百了了。”

“那你就错了,”骆闻舟叹了口气,“这个事真应该让我们法医同志来给你科普一下,跳下去并不是一了百了,你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事吗?”

“从这里掉下去,你会成为一个不受控制的自由落体,并不一定是头部落地,你不会立即死亡,数十秒、乃至几分钟都能清晰地感觉到全身骨骼碎裂、内脏破裂的痛苦,你会血肉模糊地在地上挣扎,比现在痛苦一万倍。”

夏晓楠发着抖,抽泣了一声。

“如果你没有立即死亡,按照规定,我们当然要尽可能地抢救你,抢救过来的几率很小,所以我们基本是在‘按照规定’增加你的痛苦。让你走得毫无尊严,相当难看,然后法医会草草把你缝成一个人样,通知你爷爷来认尸。”骆闻舟说,“但是也没关系,反正他一回生二回熟,这辈子认过的尸体太多了。”

夏晓楠不依不饶地盯着亮灯的教室,泣不成声。

七楼窗口的消防员壁虎一样地往上爬了几米,靠近夏晓楠,楼顶的刑警们进一步缩小包围圈。骆闻舟和同事们交换了眼神,又小心地上前一步:“你有什么难处,现在不说,以后也就没机会说了,你连死都不怕,还保守什么秘密?”

夏晓楠终于回头看了他一眼:“她是恨我,才从这里跳下去的。”

众人本来以为她会说和冯斌有关的事,没想到女孩突然冒出这么一句,一时都愣住了。

这时,骆闻舟手机一震,看见费渡发来了语音信息。

费渡不慌不忙地说:“夏晓楠站在那个位置,现在应该已经发现了,她妈妈跳下去之前一直在注视着她,等到她抬头,才特意跳给她看的。”

骆闻舟毛骨悚然地往对面的教学楼上看了一眼。

费渡:“不然世界上有成千上万座高楼,她为什么只选择了这里?为什么偏偏要往这个方向跳?”

骆闻舟对夏晓楠说:“谁恨你,你妈妈?”

“她恨我,”夏晓楠伸手一指对面的教学楼,“她就这么看着我,不知道看了多久,直到我们班有人发现了她,直到我抬头看她……她就是想跳给我看,对我展示,她终于摆脱我们了。”

“我爸和我爷爷生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最后连化疗也做不了,只能从一些江湖郎中手上买中药,做‘保守治疗’,晚上我跟他们只隔着一道门帘,常常听见我爸半夜里疼得睡不着,来回辗转、唉声叹气,吵醒了我妈,她就得起床照顾他,然后不停地哭——她每天除了在学校以外,还另外打一份工,没白天没黑夜地干活挣钱,回到家连觉也睡不好,有时我爸也说‘要是实在受不了,就离婚吧,我们不拖累你’。”

“可是我害怕,没有她,我该怎么办呢?”

夏晓楠垂下目光,看着不远处唯一一处灯火,觉得自己整个人好像踩在了云端之上,不真实,因此不由自主地把埋了多年的话往外掏:“我知道她失眠、神经衰弱、抑郁,可我就只会在我爸跟她说要离婚的时候哭着跑出来,央求她别不要我们。每次她忍无可忍,对我倾诉什么的时候,我都不愿意听,我怕听多了就得承担责任。”

“我只会搪塞她,每次都跟她说‘妈,我不懂这些,我会好好读书,等将来……等将来我考上好大学,找到好工作,你就能享福了’。”

夏晓楠说到最后几个字,几乎泣不成声,楼顶的铁栏杆被她摇晃得“嘎嘎吱吱”地直响。

骆闻舟立刻接上话音:“那你现在想要效仿她,摆脱你爷爷这个累赘吗?你是觉得他老也不死,拖累了你,所以报复他吗?”

夏晓楠用力摇着头。

骆闻舟的声音故意冷淡下来:“可是在我们看来,你就是这个意思。不然你跳下去,摔成一堆烂肉,还有别的意义吗?”

“死有什么意义?”夏晓楠大声说,“她可以逃避,我为什么不能逃避?”

“因为冯斌还在那边等着你呢,”骆闻舟说,“他死不瞑目,你想好怎么给他解释了吗?夏晓楠,你逃避得了活人,难道还逃避得了死人吗?”

“冯斌”好像是一个禁忌,夏晓楠再一次失控地尖叫起来,然而她人虽然在护栏外,双手却是紧紧抓着铁护栏的,骆闻舟注意到她的肢体语言,意识到费渡说得对,这女孩到了关键时刻,没有纵身一跃的勇气。

他果断一挥手,此时,距离夏晓楠最近的消防员已经在他们交谈中悄悄靠近到她五米之内,那消防员猛地冲出来,在夏晓楠反应不及时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夏晓楠惊叫一声,几乎失去平衡,早早悬挂在七楼的另外两个消防员一左一右地从下面兜住了她,少女像一只无助的小虫,被众人不由分说地从楼顶黏了下来,哭声碎在呼啸的夜风里。

骆闻舟走过去,往对面的教学楼里看了一眼,见费渡一手插在兜里,颇为不慌不忙地关上了窗户,远远地朝他招了一下手。

“世界上有成千上万座高楼,她为什么只选择了这里?”

“……什么样的妈妈会掐着时间,特意把尸体留给她的孩子呢?”

“她是恨我。”

“她是……”

骆闻舟就着方才费渡发过来的微信,隔着两座楼,给费渡回了过去:“夏晓楠说她妈恨她,是真的还是你用了什么手段让她误解的?”

“真的,”方才还气场强大又淡定的费渡冻得手指已经不灵便了,强撑着风度,没就地哆嗦成鹌鹑,关紧窗户靠住教室的暖气,“当然长期的心情抑郁是主要因素,不过人在精神状态极端不稳定的情况下,会向亲友发出各种形式的求救,如果得不到回应,会让她的情况雪上加霜——极端情况下甚至会憎恨起自己的亲人。”

骆闻舟用手机打字:“你上次说你知道你母亲的死因,那她……”

他输入到这里,远远地看了一眼费渡靠在窗边的背影,见一整座楼悄无声息,所有的教室都在黑暗中沉睡,唯有他一个人孤独地伫立在一小片灯光下。

骆闻舟手指一顿,又把方才打的字都删了。

就在这时,陶然的电话打了进来。

“夏晓楠救下来了,”骆闻舟说,“我们这就把她带回去。”

“嗯,我知道,”陶然说,“我是想告诉你,方才钟鼓楼景区方面给了我回音,查了你说的巡逻员,他们那确实有这么个人,工号和姓名是对得上的,但……”

骆闻舟轻轻一抬眼。

陶然说:“那个巡逻员应该是个女的。”

分享到:
赞(67)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打破零评论

    匿名2018/12/16 10:49:54回复
  2. 这俩人…现在的关系很奇妙…感觉骆闻舟是真的陷进去了…费渡呢…游戏人生似得…就是感情不同步的感觉,而且特别不同步…

    匿名2018/12/29 17:03:44回复
    • 对对对我也总觉得嘟嘟隐藏太深,但不可否认他之前的下意识的举动和心理活动证明他是很爱骆队的

      匿名2018/12/31 17:34:34回复
    • 他是不敢 而且 也没人教会他这么做 他也爱 但是不会很明显 只是小心翼翼的 这样才最让人心疼 不然 他不会留恋骆的这一点温暖 而且他也有一点怕 自己伤害骆吧 主要是小时候太苦了 从小到大 一直在隐藏切矫正自己的真实情感 以至于 他不会 也不敢

      舟渡~2019/01/12 21:05:15回复
  3. 嘟嘟其实是不敢放开手脚去爱吧

    沫觞2019/01/08 12:07:02回复
    • 所以超级心疼嘟嘟

      查无此人2019/02/14 09:40:17回复
  4. 为啥有这么多坏人,太难以想象了

    匿名2019/03/05 17:22:44回复
  5. 看到最后,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吓了一跳。

    唐槐久2019/03/17 00:02:5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