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麦克白(三十)

燕城市平安区,平安大街派出所民警接到了总台传来的警情——他们辖区内一片年头很老的公寓楼,本来就是商住楼,又年久失修,租金和售价都十分低廉,深受外地人和图便宜的租客欢迎,很多人来了又走,居民成分非常复杂,三天两头要闹一场矛盾。

有一户居民家里连续几天闻到一股难以言喻的臭味,家里正好有孕妇,被恶臭熏得受不了。家人分辨出恶臭来源是隔壁,遂前去交涉,那家却始终没人来应门。孕妇家人又找了楼里约等于不存在的物业,物业一查,发现那户房子是出租的,租客没有留下联系方式,房东的手机早已经成了空号。

愤怒的孕妇家人认为物业存心不作为,要把隔壁的门撞开,双方掐将起来,最后惊动了派出所。

平安大街派出所派出了两个专业调解邻里矛盾的老民警上门,前脚刚到,还没来得及展开调解技能,破公寓门就又挨了孕妇家人的一记佛山无影脚,好巧不巧,在这个节骨眼上,门轴“嘎吱”一声崩断了,呜呼哀哉去也。

一股能去客串“生化危机”的恶臭仿佛解开了封印,差点把门口那几位熏个四脚朝天,其中一位老民警总觉得这股味似曾相识,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喝令所有人不许进入,自己摸出鞋套和警棍,小心的探查了一圈,最后拉开了冰箱门——

三个小时后,市局的警车占领了公寓楼前的空地。

骆闻舟虽然还是瘸,却俨然已经习惯了和他的“第三条腿”和平共处,据他自己说,现在他上房揭瓦、下地抓贼全都没问题,出个现场更是不在话下。

他把拐杖横在身后,活像背了一把游戏里的大剑,用金鸡独立的高难度动作稳稳当当地戳在冰箱前,探身观察里面的那位仁兄。

冰箱里有一具男尸。

今年冬天冷得早,燕城各区县纷纷提前供暖,这屋里因为没人续费,大约在大半个月以前就停了供电,提前到来的暖气给停止制冷的冰箱雪上加霜,温度急剧上升,被闷在里面的尸体和品类繁多的菌来了一场“世纪会晤”,产生了奇妙的生化反应。

郎乔本来想在旁边扶着骆闻舟,坚持了半分钟,差点休克,临阵脱逃了,跑到门口嚷嚷:“老大,你是不是鼻窦炎啊?”

“一个熟悉厨房的警察,工作和生活中烂成什么样的生物体没见过?少见多怪。”骆闻舟头也不回地说,继而冲法医们招招手,“行,我看完了,抬走吧。”

“骆队。”陶然递给他一个夹子,“你看,这是在死者行军床的枕头底下发现的。”

骆闻舟戴上手套接过来——那是个十分常见的文件夹,里面夹着薄薄的几张纸,每张纸上都贴着一张照片,旁边是照片上人的姓名、性别、家庭住址等基本信息,角落里注明了日期和一个意味不明的数字。有些是打印的,有些是手写的,手写的字迹很重,错字连篇。

董晓晴的照片霍然在册——在第一页,照片上被人用红笔画了个叉。就是因为它,这起案子才第一时间被转往市局。

旁边一个刑警探了探头:“这字怎么像小学生写的啊?”

“还是个发育过头、以杀人为生的‘小学生’。”陶然的视线在屋里环顾了一周——这屋子是个开间,除了卫生间以外,就一间屋,不分厅室,环境非常简陋。

一台成了藏尸柜的冰箱,一个脏得看不出底色的布沙发,一把三条腿的塑料椅子,一张矮脚茶几,一个旧式墙柜,一台落满了灰的电视机和一张简易行军床,这就是全部的家具。

沙发上堆着几本翻烂了的黄色刊物,一套扑克牌和几颗灌过水银的骰子。墙角堆着一打啤酒瓶子和用过的一次性饭盒,自热也臭了,只不过比起屋主,臭得小巫见大巫。

墙柜下面的行李箱里除了换洗衣服外,还有不少作案工具,胶皮手套、头套、雨靴、防雨布、违禁刀具、铁榔头、铁棒、电击器与一些常见的撬锁工具。中间陈列着几沓摞得整整齐齐的百元现金,目测有十几万,围成一圈,供着一尊慈眉善目的瓷佛。

“郎大眼,你不是喜欢‘里昂’吗?”骆闻舟对郎乔说,“这就是咱们本地生产的‘里昂’,快过来瞻仰。”

“看在你是我老大的份上,我可以假装刚才那句没听见,”郎乔幽幽地说,“辱我男神者不共戴天。”

骆闻舟对着这个连男神都不敢大声捍卫的市侩女人嗤笑了一声,继而转向肖海洋:“这个人是什么身份?”

“这是他包里的身份证,王新城,男,三十九岁,但是方才我联网查了,这张身份证是假的,照片和身份信息对不上。”肖海洋把能以假乱真的假身份证递给骆闻舟,照片上的男人留着平头,貌不惊人,眼睛直勾勾地瞪着对面的人,也许是心理作用,看起来异常凶悍恶毒。

“需要假身份的一般都有前科,很可能是在逃犯,”骆闻舟说,“去信息库里比对——”

肖海洋连忙应了一声。

“骆队,墙柜里总共有十二万元整,”陶然很快点清了供佛的现金,“董晓晴那页资料上的日期旁边写的现金就是这个数,应该是她的买命钱。垃圾堆里最后一张外卖小票的日期是董晓晴死亡前一天,如果这就是撞死董晓晴的凶手,那他很有可能是刚收到钱就死了,这种亡命徒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就算给佛爷上供,也肯定就是一晚上的事。”

“刚灭口,又被人灭。”骆闻舟叹了口气,“一个月多月了,但愿平安区存档的监控视频还没来得及删,去查查看吧,没有就试试在附近征集民用监控……总会有线索的。”

陶然听出他话里有话,抬头和骆闻舟对视了一眼,骆闻舟冲他摇了摇头,目光再次落在墙柜里的凶器上——那头套和橡胶手套的样式如此熟悉,乃至于他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就是那辆前挡风玻璃细碎、与他擦肩而过的凶手当时的穿戴。

骆闻舟用拐杖轻轻点着地,缓缓地走出了臭气熏天的现场,心里有种预感——这恐怕就是他们一直以来在等待的“关键证据”了。

骆闻舟一语成谶。

几天后,肖海洋通过DNA和照片,从通缉犯的资料库里找到了这个“王新城”的真实身份,这人本名叫“王励”,是个长途司机,因为染上赌瘾欠了债,铤而走险,砍杀债主一家,之后连夜出逃,被当地警方通缉,没想到居然就此干起了没有本钱的买卖。

法医证实,王励的死因是中毒,胃部有啤酒的残留,推测他应该是在毫无戒心的情况下,喝了搀有烈性毒药的啤酒,地面上有毒物和啤酒的残留物,应该是死者毒发挣扎时碰翻了酒瓶,但现场没能找到那个曾经和毒物接触过的酒瓶。

除此以外,警方在王励家里发现了一个热水壶,里面有残留的半壶水,然而王励家里并没有一个能盛热水的容器。

也就是说,当时某个人敲开了王励的家门,很可能是带着钱来的,所以得到了十分的礼遇,王励不单喝下了下了毒的啤酒,甚至还给他倒了一杯热水。

这个人端着杯子,冷冷地看着愚蠢的杀手中毒倒地,无助地挣扎,直到彻底没气。

随后,他把尸体塞进冰箱——这样一来,尸体被发现的时间会大大拖延,很多证据都会随着时间湮灭——然后把装有毒酒的酒瓶和自己碰过的杯子带走处理掉,来去无踪,等尸体被发现的时候,自己早就金蝉脱壳。

完美。

如果不是王励这个蠢货在枕头底下放了一份“货单”……以及他用过的那个倒霉瓷杯还有个杯盖。

杯盖在王励中毒挣扎时,和啤酒瓶一起滚到了地上,这便宜货质量不过关,杯盖摔碎了,下毒的人虽然仔细地把碎片也一起随身带走了,可惜走得太仓促,没注意布沙发底下还有一块。

那上面恰好沾着郑凯风的指纹。

至此,所有的证据都不慌不忙、有条不紊地自己排成一队,来到了警方面前,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手把手地串联起了前因后果——

郑凯风和周峻茂从三十八年前谋杀周雅厚开始,完成了带着血腥味的资本原始积累。

二十一年前,周氏为了进军国内,故技重施,在这过程中,董乾夫妇无辜受到牵累,董乾痛失亲人,却一直被蒙在鼓里,在无可奈何的悲伤中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他的名字却已经被魔鬼登记在册。

此后,郑凯风和周峻茂终于度过了“黄金合伙人”同舟共济的阶段,开始同床异梦。

到如今,也许是时机成熟,也许两个人之间终于进入了“同室操戈”环节,郑凯风把二十一年前埋下的伏笔重新拉出来,利用自以为是周峻茂私生子的杨波,里应外合,撞死了风光了一生的周氏现任掌门人。

周峻茂之死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让各怀鬼胎的真假太子们你方唱罢我登场地演了一场闹剧,本以为可以缓缓收网,不料董乾这把“杀人的刀”竟然出了纰漏。

董晓晴刺杀周怀瑾,误伤周怀信,凶手紧急灭口,警方当天再审周怀瑾。

仿佛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二十一年前的秘密意外地泄露出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郑凯风闻风而逃,带着现金敲开了杀害董晓晴的凶手的门,一杯剧毒谋杀了谋杀者。接着去接杨波,想要逃之夭夭,没想到在酒店楼下意外遭到警察伏击,郑凯风走投无路,动用了最后的手段——“同归于尽”。

从“同舟共济”到“同归于尽”,只需要四步,没想到正常的合伙人之间是这个流程,非正常的合伙人竟然也不能免俗。

随着王励的尸体被发现,所有重要当事人都死绝了,那些细枝末节——诸如给董乾送快递的神秘快递员是谁,跟踪董晓晴的骑行者是谁,放火烧了董晓晴家不说、还发短信向警方挑衅的脑残是谁,全都已经死无对证,只好像那天从郑凯风车上抓下来的私人保镖们一样,一概以“郑凯风的手下”称呼。

给这六条沉甸甸的人命画上一个休止符。

六条人命也如六座冰山,同时撞在周氏这艘跨国的“泰坦尼克号”,谋杀、洗钱、跨境犯罪……一个时代的传奇面朝夕阳,惨淡地沉没在时代的汪洋大海里。

费渡收起手机的免提,对电话那边给他说案情进度的陶然说:“谢谢哥,我知道了。”

一个月的时间,费渡终于从全身不遂进化到了半身不遂,虽然直立行走还比较成问题,但起码能坐起来说几句话了。

护工被支出去了,费渡在医院接待了一个访客——周怀瑾仿佛比差点被炸得灰飞烟灭的费渡还狼狈,有些僵硬地坐在旁边,听完了前因后果,呆坐在原地,半晌没言语。

“大概就是这样,”费渡坐在轮椅上,上半身往前一倾,“周先生,这句话你可能听腻了,我再说一遍吧,节哀顺变。”

周怀瑾用力闭上了眼。

费渡的目光透过无框的镜片,不动声色地把周怀瑾剥皮扒骨一番:“其实我有一点不是很明白,郑凯风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才对令尊痛下杀手呢?”

“周……”周怀瑾一开口,声音就十分沙哑,他连忙清了清,“周峻茂这些年身体一直很好,但去年体检的时候检查出胸口有一块阴影,虽然后来证明是虚惊一场,但对他有点冲击,最近一两年,他有好多次提到立遗嘱的事——怀信应该和你提到过。”

周怀信报警的时候确实叽叽喳喳地说过,费渡轻轻一点头。

周怀瑾苦笑了一下:“他不认我,一分钱也不会留给我的,遗产自然是由怀信继承。怀信你也熟,很有点小聪明,但不是接班的料——尤其接不了他这不黑不白的生意。”

他不必再往下说,费渡已经明白了——周峻茂晚年终于想起了自己还有个不成器的儿子,也知道他绝对驾驭不了这复杂的周氏,所以想要替周怀信清理一下自己的产业,渐渐从一些不那么合法的领域里退出来。

他背叛了和他一起从烂泥里爬出来的郑凯风。

周怀瑾低头擦了一把眼睛,站起来告别:“谢谢费总,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费渡打断他:“周先生往后有什么打算?”

周怀瑾苦笑:“打算谈不上,我还得回去配合你们对周氏的调查。”

“你没有决策权,也没有参与,严格来说还是受害者之一,”费渡说,“放心吧,一般情况下不会牵连到你。”

周怀瑾:“借你吉言,多谢。”

“但是我还有一些其他的疑惑,”费渡用没受伤的手轻轻敲打着轮椅扶手,自下而上地看着周怀瑾,“周兄——我这么称呼你不介意吧?我突然觉得你们兄弟俩、你家……令堂本人,所有的悲剧都源于周峻茂在未经亲子鉴定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地就认为你不是他亲生的,这件事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周怀瑾一愣。

“除此以外,这桩案子里的疑点还有很多,不说那些细节,我就说我觉得最不可思议的——周兄,你从小就认识郑凯风,觉得他会是那种走投无路就炸死自己的‘烈士’吗?”

周怀瑾:“你的意思是……”

“还有杨波,”费渡说,“你们都觉得杨波这人不堪大用,连他爬上董秘的职位都要再三质疑,这么一个资质平平的人,郑凯风到底看上他什么了?谋杀周峻茂要带着他,连夜跑路也要带着他?你不觉得奇怪吗?”

周怀瑾随着他的话音慢慢睁大了布满血丝的眼睛。

“我们这里恐怕只能查到这了,发生在国外的种种交易我们实在鞭长莫及,”费渡深深地看着周怀瑾,一字一顿地说,“周兄,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背后还有人,如果郑凯风也是其中一颗棋子呢?”

周怀瑾震惊地看着他。

“你知道我的联系方式——另外,我总觉得令堂在保险柜里锁了一辈子的东西,应该不止是一盒威慑周峻茂的心脏病药,你认为呢?”费渡轻轻地冲他一眨眼,压低声音说,“我希望怀信能瞑目,我喜欢他的画,走吧,我送送你。”

周怀瑾魂不守舍地离开了医院,都没顾上和半身不遂的病人客套一句“留步”,费渡一直目送着他上车,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个有些冰冷的微笑。

他缓缓地调转电动轮椅,一路若有所思地缓缓往自己的病房滑去……然后在自己病房门口看见了一位女士。

她显然已经上了年纪,然而丝毫不影响她的赏心悦目,穿着一身深灰色的小香风套装,脖子上的小丝巾让费渡都忍不住赞叹的多看了两眼,背影竟然还称得上窈窕。

女人手里拎着探病的饭盒和花,正在往费渡的病房里张望。

费渡怀疑她是走错了房间,于是缓缓地让电动轮椅滑了过去,开口打了招呼:“您好。”

女人闻声回过头来,略微睁大了眼睛打量着他。

青年美人常有,但中年美人就难得一见了。

费渡不由自主地开足了花花公子的火力,轻轻一推眼镜,彬彬有礼地说:“姑娘,是探病找不到房间了吗?”

对方好像被“姑娘”这个称呼叫愣了,一时没应声。

“您在这站一会,我都觉得自己的病房会闪光,”费渡把轮椅推进病房,顺手掐了一朵不知谁带给他的花递过去,“我对这边的住院部比较熟,您想去哪,我能陪您走一段路吗?”

 

作者有话要说:

注:里昂是《这个杀手不太冷》的男主

分享到:
赞(76)

评论17

  • 您的称呼
  1. 伤成这样了还撩……

    渡渡2018/10/21 14:27:38回复
    • 结果撩着骆闻舟他妈了吧……

      匿名2018/10/28 00:48:38回复
  2. 噗,骆队的妈

    匿名2018/11/15 00:26:48回复
  3. 在撩丈母娘 哇哈哈

    匿名2018/11/24 16:10:51回复
  4. 丈母娘还是婆婆?

    匿名2018/11/24 23:46:51回复
  5. 撩婆婆 咔咔

    匿名2018/12/03 05:31:19回复
  6. 骆队都30了,婆婆起码50+了,还能称得上美人的,那可真是美!感情骆队一家子都是美人!

    匿名2018/12/26 16:49:09回复
  7. 撩到婆婆辽

    闻舟渡我2019/01/18 01:25:57回复
  8. 小兔崽子,我是你婆婆!!!

    舟妈2019/01/21 00:55:39回复
  9. 撩婆婆了 胆子太大了

    贱走偏疯2019/01/28 22:37:48回复
    • 就是说骆队应该也比嘟嘟大8岁吧~大帅比长庚也大8岁

      陈栎媱2019/01/29 18:57:43回复
  10. 大7岁,谢谢

    笑红尘2019/02/03 10:10:10回复
  11. 少女杀手,妇女之友

    阿鲤2019/02/05 03:52:09回复
  12. 问了下度娘,骆队29,费总22,那骆队的娘…妇女之友了解一下。

    匿名2019/02/19 00:21:19回复
  13. 嘟嘟神武哈哈哈

    。。。2019/03/18 07:29:49回复
  14. 看了前面的就忘了,董乾妻子为啥死啊

    都喜欢2019/03/19 10:19:02回复
  15. 嘟嘟真的是花花公子十项全能啊

    依一2019/03/25 11:26:4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