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麦克白(二十九)

“海洋他们最后一次去找董晓晴谈话的当天,董晓晴从门口电井门里取走了一份快递,”陶然说,“单子印得很清楚,能从镜头里看见,是董乾寄给自己的。”

骆闻舟看了费渡一眼,如果说刚才费渡的眼神还有点懒洋洋的,那这会就是彻底清醒了,盯着免提手机的神色锐利起来。

骆闻舟说:“但是如果我没记错,肖海洋最后一次走访董家的时间,距离周怀瑾遇刺中间有好几天,撞死董晓晴的人为什么没有趁这个时间动手?”

“因为当时董晓晴家里隔三差五就有媒体的记者蹲守,她又一直躲在家里没出门,入室谋杀的风险太高,而且没有人能确定董乾寄回家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如果董乾寄回家的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他们贸然行动反而会打草惊蛇。”

骆闻舟不知想起了什么,神色淡淡地“嗯”了一声:“你接着说。”

“三天后,董晓晴出门,先是顺路去花店买了鲜花,又乘坐公交车去了恒爱医院,谁也不知道她包里还藏了一把刀,那女孩当时就像是无辜无害的肇事司机家属,心怀愧疚,去探望受害人家属。我觉得那时候跟踪她的人也没想到她能干出当众捅人的事。”

骆闻舟听到这,沉默了一会,然后他说:“董晓晴收到董乾寄回家的邮包以后,自己过了三天,最后还是选择了报仇。”

人在一时冲动下,什么都干得出来,可是冲动终归只有一时,天大的变故也不能让人冲动三天,这三天里,董晓晴独处时都在干什么呢?

她可能在想方设法判断邮包里信息的真伪,也可能是在谋划怎样报复周家人。

她有肖海洋的联系方式,也能随时能打‘110’。

她曾经迟疑过吗?

有没有那么一时片刻,她拿出手机按下号码,想过把她手头的一切交给警察,等待社会给她一个结果——无论她父亲是受害者还是杀人犯?

费渡有些吃力地曲起上者吊针的手,用关节轻且有节奏地敲着旁边的病床护栏,被骆闻舟一把捏住了手指。

“别乱动,”骆闻舟低声说,“我不是搞谍报的,没有听译摩尔斯电码的功能。”

陶然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他在和谁说话,忙问:“你开了免提吗?我说怎么有回音——是费渡在你旁边吗?费渡,醒了啊?今天感觉怎么样?前天我们去看你时候你还不太清醒,看见哥给你买的水果了吗?小乔还给你带了一只熊。”

水果多半已经进了骆闻舟那吃货的肚子,熊的脑袋被手欠的骆闻舟用水果包装袋套住了,摆了个高举双爪、紧贴墙角的造型,应该是一只刚抢完银行就被警察堵住的劫匪熊,扮相相当有品味。

陶然说:“那天可真吓死我们了,你不知道,老骆都……”

骆闻舟的反应快如闪电,听了个音就预感到“陶大嘴”后面是什么话,当机立断地打断他:“他还不能说话,也不能吃,水果都孝敬我了——行了别废话,赶紧说正经的,你这种推测的依据是什么?董晓晴他们家住的也不是什么穷乡僻壤,如果她一出门就被人跟踪,那天为什么没查出来?”

陶然这个敬业的同志,注意力就好像是个指南针,虽然偶尔遇到扰动,但轻轻一拨,总能自动专注回工作。

被骆闻舟一打岔,他立刻忘了自己方才要爆的料,连忙正色起来:“因为刚开始的调查重点错了——董晓晴出门后,从家到花店这段路上,大概有十几个天网摄像头,其中有八个拍到了她,之后她在距离花店五十米处上了公交车,前往恒爱医院——我们当时重点调阅了那八个拍到过董晓晴的镜头、跟她在同一站上公交车的乘客以及那辆公交车的尾随车辆,结果一无所获。”

骆闻舟皱起眉,有一下没一下地揉搓着费渡干燥冰凉的手指缝。

“后来我们在花店附近征集线索和周围的民用监控,第二轮排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骑行者。”

骆闻舟没听清:“骑行?就是那些骑个自行车、浑身包得一点皮都不露的?”

“对,这个人骑自行车的人是被一个书店侧门的小监控拍到的,当时好像是在路边休息,脸上包得很严实,还带着墨镜,距离董晓晴等待公交车的车站只有不到一百米,随后这个人抄近路到了董晓晴乘坐的公交车途径的下一站,收起折叠车上了公交,只坐了两站就又下去,中间没有和董晓晴有任何交集,所以我们刚开始没注意到这个人。”

“会不会是巧合?”骆闻舟说,“这个人可能本来没想坐车,恰好骑累了而已,不能因为人家防晒就怀疑人家吧?”

“不是巧合,”陶然十分肯定地说,“因为撞死董晓晴的那辆被盗车辆,正好就是从他下车的这一站和下一站之间缀上董晓晴所在的大巴的。发现这个问题以后,我们又回过头来查董晓晴家附近——有三个镜头曾经拍到过他,大致画了画这个人的路线,我们发现这个人几乎是一路跟着董晓晴,他骑车比走路快些,刻意绕了不少小路,完全避开监控是不现实的,但他非常小心地避开了可能拍到过董晓晴的监控。”

跟踪者不和董晓晴出现在同一个镜头里、避免与她在同一站上下车,把警方注意到他的风险降到最低。而就算运气实在不好,警方还是注意到了他,骑行者密不透风的打扮也会让他很被辨认出来。

这个人专业、谨慎,反侦察意识像是训练过的——

“骑行者负责跟踪前半段,盗车的凶手跟踪后半段,如果董晓晴很消停地送完花就走,盗车贼会在失主报警之前弃车走人,没想到她竟然对周怀瑾动了刀子。”

如果郑凯风是故意假借周怀瑾的身份和董乾接触,那得知周怀瑾遇刺的一瞬间,他就会明白,董晓晴肯定是知道了什么,董乾寄给她的邮件一定有问题,因此果断灭口。

“关键证据,”骆闻舟叹了口气,“陶然,拼凑出一件事的来龙去脉不行,我们需要关键证据。”

“很难啊,”陶然的声音里难免带出几分疲惫,“郑凯风整个人都烧糊了——现在种种迹象,只能证明郑凯风杨波他们和这一系列的案子脱不开关系——周氏的大本营在国外,那不是咱们的地盘,我们不可能说查就查,前几天如果不是正好抓住了郑凯风的打手们、再加上替郑凯风倒腾钱的地下钱庄人去楼空,我们可能连董乾和郑凯风之间的交易都查不出来。”

“我知道,”骆闻舟说,“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

这时,费渡突然轻轻一挣,把手指从骆闻舟掌心抽了出来,有些不听使唤地在他掌心上写:“等一阵……”

“阵”字右半边还没写完,骆闻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再次捉住了他的手指,和陶然交代了两句挂断电话,轻轻地在费渡大腿上拍了一下:“你一个旁听生,怎么还老要发表意见?敢把针头碰掉了我打你。”

费渡唯一能做出表达的地方也被他攥着不能动,只好无奈地看着他。

“再等一阵,”骆闻舟说,“我知道,郑凯风虽然死了,但横跨这么多年,有这么多恩怨情仇的一起案子,证据出现得太快太集中,总显得不太自然,对吧?”

费渡冲他眨了一下眼。

“我有一种感觉,”骆闻舟突然说,“关于这案子,你了解得比我们都深。”

费渡静静地回视着他。

骆闻舟捏着他的手指:“你上次让我用隐私来换信息,下次让我用个什么换?”

费渡按了按他的掌心。

骆闻舟略微松开了一点,让他写字。

费渡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每一笔都拉得很长,被照顾得十分精心的手指甲修得圆润又整齐,不轻不重地从他掌纹里扫过。

“‘给’,”骆闻舟念出他写的第一个字,“给你什么?”

费渡横平竖直地在他掌心里写了三划。

骆闻舟好像不认字似的盯着自己的手掌看了好一会,一双眉毛表情丰富地上下起伏片刻,然后“噗”一声笑了,他摇摇头,屈指在费渡脸上轻轻一弹:“宝贝儿,做梦呢吧?”

费渡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骆闻舟双手撑在他枕侧,俯下身看着他,非常小心地避开他受伤的肩膀,低头在他嘴唇上轻轻碰了一下:“也确实到你该做梦的点钟了,睡吧,睡醒我陪你吃晚饭。”

说完,他给费渡掖了掖被子,关电视、拉窗帘,又出门和等在门口的护工交代了几句,拎着助步的拐杖慢慢走了。

骆闻舟每天来“骚扰”他的时间都是固定的,是根据费渡的精神状态帮他确立固定的作息,省得他晨昏不辨,几天下来,费渡几乎被他培养出了条件反射,一见他拉好窗帘离开,自动会涌起浓重的睡意,可不知是不是被陶然那一通电话闹精神了,费渡突然睡不着了。

郑凯风冷漠的目光、杨波惊慌失措的脸、周怀瑾通红的眼圈、周怀信满身的血迹……所有人在他眼前缭绕不去。

他注视着骆闻舟的背影消失在拐角,护工走进来,调节了他的点滴流速。

费渡轻轻吐出一口气,觉得有点冷。

又半个月以后,骆闻舟重新复职,回市局报道,就在他重新接手周家案子的第二天,接警台接到了一个报警电话——

分享到:
赞(78)

评论32

  • 您的称呼
  1. 所以是给什么啊

    匿名2018/08/29 12:40:26回复
    • 之前章节里有提到过 干 我估计是这个

      匿名2018/12/27 09:09:31回复
  2. 给艹 三笔的、结合人物贱兮兮的个性的 肯定是这个

    匿名2018/09/19 16:31:26回复
  3. 给cao,横平竖直,够隐晦;-)

    我是前面那个云澜弯完嘟嘟弯2018/10/19 23:14:18回复
  4. 也可以是给上啊

    匿名2018/10/21 13:49:17回复
  5. 所以什么时候才有肉啊?

    匿名2018/10/21 13:50:40回复
    • p大的文还想有肉??

      匿名2018/11/06 12:53:48回复
  6. 上!

    匿名2018/11/08 15:05:31回复
  7. P大的文肉都很隐晦的,基本上没有描写肉文的章节

    千玺老婆2018/11/09 19:27:56回复
  8. 上,给上,艹的话不太文明,嘟嘟应该不会用这个字眼

    匿名2018/11/15 00:13:03回复
  9. 匿名2018/11/18 09:31:29回复
  10. 都是大神呀 会猜

    匿名2018/11/24 15:58:06回复
  11. 隔壁镇魂过来的2018/11/25 08:39:27回复
  12. 都是大神呀,厉害了

    2018/12/02 20:39:42回复
    • 我猜是上……

      匿名2018/12/31 14:41:37回复
  13. 我以为是心,打出来字才发现心是四笔

    匿名2018/12/26 01:18:53回复
  14. 你们都是神人……

    2019/01/04 22:36:34回复
  15. 干,艹,上,这三个字好像都可以诶,嘿嘿嘿

    匿名2019/01/14 22:17:32回复
  16. 难道不是"口"吗?(๑°3°๑)

    匿名2019/01/23 11:25:41回复
    • 骆队亲了嘟嘟一口欸~

      陈栎媱2019/01/29 18:55:26回复
  17. 都是大神,干,艹,上,口

    笑红尘2019/02/03 09:55:28回复
  18. 我也以为是心。还在手上写了一遍确认是三划。结果打了字才发现是死是四划,语文白学了。

    n刷p大文章的食堂阿姨2019/02/06 02:20:18回复
  19. 其实,默读实体书里,第一个字就是肉,第二个当然是体~

    匿名2019/02/08 15:39:51回复
  20. “给上”之前嘟嘟也说过“不给上也别动用武力……”之类的,平时费大老板也不说脏字,按照语言习惯应该是给上w

    鼠太2019/02/13 23:01:51回复
  21. 横平竖直又三画,我觉得是干

    hiahiahia2019/02/14 20:27:50回复
  22. 有点冷?

    匿名2019/02/24 02:10:53回复
  23.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 这所有的事情是不是和当年“画册行动”的牵头人有关?就是陆局办公桌上的那张照片里只露出了手臂的人
    一刷 只是猜想

    奚和2019/03/12 14:57:46回复
    • 哎,上面的还真猜对了,就和画册计划的有关

      魂三三2019/03/31 12:47:59回复
  24. 献上膝盖,你们都是大神

    一锅2019/03/15 00:02:54回复
  25. 所以第一次的交换条件是什么(゚o゚;我看漏了吗

    。。。2019/03/18 06:52:31回复
  26. 给上

    匿名2019/04/05 17:15:17回复
  27. 不管是上还是干都是一个意思呢

    匿名2019/04/16 23:41:4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