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麦克白(二十四)

杨波这个人,学历平平,资历不足,出身普通,除了有点小聪明、长得尚算人模狗样以外,没有什么别的过人之处,为什么他能年纪轻轻就在周氏爬到现在的位置?

一般情况下,这种问题只有两个答案——此人要么是“太子”,要么是“妲己”。

可杨波显然不是一般的情况。

骆闻舟立刻问:“当时的死者是谁?和周氏有什么关系?”

“这恰恰是最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费渡说,“当时被撞的,是一辆七座商务车,上面连司机一共五个人,四死一伤,地点是在T省一个地级市,几个人都是当地一家地产投资公司的白领,车祸当天,他们去区政府,对公司参与竞标的一个项目报送选题规划,周氏并没有参加那次竞标,几个死者于公于私,都和周氏没有任何瓜葛。”

找不到私人恩怨,只好考虑既得利益者,于是骆闻舟沉吟片刻,追问:“那他们竞标的这一处项目,最后被谁拿走了?”

“由于整个团队出事,当时那家本地企业放弃了这次机会,最后项目被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拿走了,说了你也不知道,”费渡顿了顿,“不过我可以为你提供另一个很有用的信息。”

骆闻舟听话听音,已经从字里行间感觉到,身边这只好不容易老实了片刻的幺蛾子恐怕是要扑腾翅膀,于是他伸手紧了紧腰带,又清清嗓子,装模作样地说:“虽然可能会滞后一点,但是你能查到的,我肯定也能查到——不过我还是决定先听听你的不正当要求,说吧。”

“你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费渡话音一顿,又补充说,“当然是私人问题。”

骆闻舟把双眉撩起了八丈高,心说:“我是那种为了工作出卖个人隐私的人吗?”

这问题是如此的送分,骆闻舟只用了三秒就想出了答案,他果断说:“成交。”

“如果你去查这家小公司的账目,就会发现他有一大笔债务,到期还不上的话,用于抵押的公司股权就会偿还给债主——简单来说,它相当于有一个隐形的股东,而这个股东恰好叫做‘光耀基金’。”费渡拐进辅路,杨波落脚的酒店大楼已经近在眼前,“对这个名字,你还有印象吗?”

骆闻舟紧紧地皱起眉,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哪听过这个名字,然而日常生活接触的信息太庞杂了,一时难以理清。

费渡大喇喇地开车进入酒店区域,因为他的车太过扎眼,所有看见这车的人的注意力都在车标上,反而是另类的不引人注意。

骆闻舟低头用手机查“光耀基金”,没有太多信息,这家企业大概不喜欢四处宣传,只有个公司网站链接,网站设计得十分中规中矩,骆闻舟匆匆翻过冗长的企业文化介绍,突然,他看见了光耀基金的商标。

骆闻舟倏地抬起头——

费渡降低车速,不慌不忙地补充说:“想起来了吧,许文超抛尸的地方——那片一直没开发的滨海区域就是他们的,是不是有点巧?”

“宝贝儿,”好一会,骆闻舟才低声说,“你这个说法,可就有点惊悚了。”

商场如战场,风云变化若等闲,多少原本好得能穿一条裤子的合伙人之间嫌隙渐生,或不能共患难、或不能同享乐,最后一拍两散、分行李散摊子去也——周峻茂和郑凯风简直是其中的模范搭档,两人同在异国他乡,相互扶持,一个有知遇之恩,另一个倾生以酬,靠这句简介,简直能拍一部传奇电影出来。

可是现在看来,这“传奇”背后显然不是“同舟共济”、也不是“志同道合”。

而是“同流合污”。

三十八年前,周峻茂勾引大哥的妻子,大哥周雅厚随即死于心脏病发,把家庭和事业拱手相让,死因至今成迷。

无独有偶,二十一年前,周氏进军中国内地,过程极其顺利,没有一星半点的水土不服——阻碍他们收购国牌的绊脚石已经给一车撞开,巨大的市场等待着一往无前的开拓与征服,相比而言,不幸卷入其中的董乾夫妇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样的案子会有多少?热心公益的著名归国华侨手上,到底沾了多少人命官司?

到现在没有人知道。

周峻茂和郑凯风是一对“掀棋盘”、“开外挂”的黄金搭档,当他们一次又一次践踏法律和规则,顺风顺水地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屡试不爽时,这种战无不胜的感觉无疑会让人上瘾。

终于,也许是时机成熟了,也许是被某种形势所迫,这个坚不可摧的同盟从内部土崩瓦解,正式进入了“同室操戈”的时代。

那么……身世可疑的杨波,在其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我现在很想让你履行义务,回答我的问题,”费渡忽然说,“但是……我觉得前面那辆车好像不是很对。”

骆闻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他们三点钟方向有一辆画着巨大生鲜标志的运货车,悄无声息地围着酒店转了几圈,最后往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开去。

“这个点钟送货,管理人员都应该下班了,送了货谁来接?很多东西放一宿,处理不当的话,明天可就不新鲜了。”费渡低声说,“而且如果我没记错,这个高端运输冷链应该是周氏旗下的。”

骆闻舟本来的思路是——郑凯风看中杨波一个什么都不是的毛头小子,他们俩之间必有某种联系,可以通过杨波顺藤摸瓜,没料到还有意外收获!

骆闻舟:“等等,郑凯风本人有可能在那辆车里吗?”

费渡轻轻一耸肩。

骆闻舟:“跟上。”

费渡保持着一定距离,十分谨慎地拐弯走了地下停车场的另一侧,值班保安连忙出来拦:“不好意思,这里是车库出口,您需要……”

车窗缓缓摇下来,一张警察的工作证亮了出来。

值班员一愣,只见驾驶座上的长发男子侧过头来,带笑不笑地冲他一弯眼角,食指竖在嘴边:“嘘——”

杨波不像郑凯风,在周怀瑾绑架案的调查中,他显然是遭到了重点照顾的。他入住的酒店楼下、周遭、甚至酒店里,都混进了蹲点看着他的人,以便局里要找他问话时随时找到人。

连日以来,杨波被警察折腾、被媒体折腾、也被自己折腾,可谓是吃不好又睡不着,一闭眼就想起那张曾经让他百感交集、现在则恨不得其从未存在过的亲子鉴定报告。

他拿到那份报告的时候先是难以置信——难以置信母亲确实背叛了家庭,震惊之后又是压抑不住的窃喜,觉得自己一瞬间成了故事里的落难王子,五脏六腑都仿佛是用不同的材料打造的,接连几天,走路都发飘。

他杨波,一个市井长大的普通人,是周峻茂的儿子,是郑凯风的徒弟,周氏两大当家人都对他照顾有加,离一步登天岂不是只差那么一步?

然而世事难料,杨波至今都想不通,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

而现在,还没等他从一系列的打击里回过神来时,那个每天冲他叫嚣的疯狗周怀信也死了。

杨波重重地躺倒在酒店的大床上,双手捂住脸,摸到了一手来不及清理的胡茬。他打开手机的推送信息,一眼就看见满屏幕的血迹,网上周怀信遇刺现场的照片上连个马赛克都没打。

杨波觉得自己本该高兴,此时又莫名有点恐慌和恶心。

这时,他手机震动起来,是个未知来源的号码,他恹恹地接起来:“喂……”

“是我,”电话那边传来郑凯风熟悉的声音,“你还在‘香宫’酒店吗?”

杨波无端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紧绷的情绪,倏地坐起来:“……我在,郑老,您有……”

郑凯风急惶惶地打断他:“你下来,注意避开跟踪你的警察,到地下停车场来见我,车牌号我发给你。”

“郑……”

莫名其妙的杨波还没来得及说句话,那边就挂了。

他在原地愣了片刻,不知道眼下是个什么情况,有些手足无措,紧接着,手机里收到几条信息,第一条是车牌号,随后是几张照片,照片下跟着备注:“这几个是跟着你的警察,小心!”

杨波瞬间出了一身冷汗,手有点哆嗦。他勉强定了定神,深吸口气,换了一身运动服,拿起手机和钱包走了出去,假装要去酒店健身房夜跑。

才刚一开门,正碰上一个推着小车的男服务员抬手准备敲他的门,和杨波打了个照面。

服务员丝毫也不尴尬,微笑着和他打招呼:“先生,去锻炼啊?那酒店的客房服务需要吗?”

杨波定睛在来人脸上扫了一圈,当时就觉得一股凉意顺着尾椎骨爬上了后脖颈――这男人是照片上的几个警察之一!

他面色苍白,生硬地一摇头:“不用,谢谢。”

这句话几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杨波说完,下意识地低下头,立刻就要锁门走开。

“服务员”却又开了口:“等等,先生。”

杨波后脊陡然僵直,呼吸都停顿了。

那伪装成服务员的“条子”轻声细语地说:“别忘了把您的房卡带走。”

杨波的心跳得快要出窍,一把拔出房卡,头也不回地大步走开。

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了。

“服务员”目送着他的背影,眯了眯眼,轻声说:“‘猴子’这状态不对,我怀疑他可能是要跑,大家注意点。”

他话音刚落,耳机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男声:“知道了,地下车库有人约他见面,你替我把香宫酒店外地下车库的实时监控接进来,外面的兄弟们替我封堵车库几个进出口,准备瓮中捉鳖。”

“服务员”一愣之后立刻反应过来:“是,老大。”

费渡从地下车库的出口逆行而入,悄无声息地把车堵在了出口处的斜坡,监控的实时视频很快同步传到了骆闻舟的手机上,方才开进去的货运车里下来两个男人,虽然都穿着配送员的工作服,演技却基本没有——这两个男人都是又高又壮,动作迅捷无比,目光警惕,下车以后开始挨个检查周围停的几辆稀稀拉拉的车里是否有人。

“骆队,”耳机里传来另一个负责监视杨波的刑警声音,“杨波刚才进了健身房,随便转了两圈去了里面的卫生间,我在外面等了五分钟,装作打扫卫生破门而入,人已经从卫生间的窗户那里跑了……骆队,杨波刚才一看见我就移开了视线,我怀疑他认识我。”

骆闻舟毫不意外:“收到。”

随即,他掐断了和同事的联系,转头对费渡说:“杨波下来了,这一阵子经常把他叫进市局问话,我的人跟了他一个星期了,这傻狍子一个星期都毫无知觉,今天倒是突然点着了智商,我怀疑是方才有人把跟踪任务的名单泄露了——郑凯风如果真在那辆车里,他为什么会铤而走险过来找杨波?周怀瑾说杨波私下里找人鉴定他和周峻茂的亲子关系,说明那小子可能什么都不知道,郑凯风真那么待见他吗?”

骆闻舟话音没落,监控视频里人影一闪,正是穿着运动服的杨波。杨波站在那,面带惊惧地望着两个打扮成配送员的男人,不住地做出擦汗的动作,这时,冷链运输车的货箱打开了,监控上拍不到货箱里有什么,但杨波整个人的肢体语言倏地变了,恭恭敬敬地对着货箱说了句什么。

费渡:“郑凯风在里面。”

不知道货箱里的人说了什么,杨波脸色变了变,像个早晨上学忘带了书包的小学生,瞻前顾后地往四下看了看,随后被那两个穿着配送工人衣服的彪形大汉一左一右地架了起来,要把他塞上货箱——

骆闻舟果断对已经守住车库几个进出口的刑警们下了命令:“抓人,行动!”

随着他话音落下,乍起的警笛声像潮水一样,卷过了整个地下停车场,冷链货车里的人猝不及防,顿时慌了手脚,假配送工慌忙把杨波往货箱里一扔,跳上货车,车门都没关严就一脚油门踩了下去,旁边停靠的车辆无端遭遇飞来横祸,被那货车粗暴地扫过,七扭八歪地撞成了一团。

随后,货车很快辨清警笛声传来的方向,一脚油门踩到了底,行将要起飞似的往唯一没动静的出口跑。

骆闻舟猛地一探身,把费渡停车时放开的安全带拽下来扣上:“拦下那辆车!”

费渡头一次给他们当外勤人员,表现十分不俗,随口贫了一句:“好的长官。”

货车没料到出口竟然有车逆行,而且对向车却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直直地撞了过来,司机大骂了一声,下意识地一打方向盘,堪堪避开了撞过来的车头,一口气还没松下来,就听见身边一声巨响,那大SUV在极短的时间内加到了极高的速度,车技高超地原地打了个飘逸,生生把货车挤到了车库一侧的墙上。

小货车的车窗登时碎了个干净,车门严重变形,一侧的车轮高高抬起——

货箱“砰”一声打开,抱着头的杨波身边蹿出了好几个打手模样的男人。

费渡坐在重新加固过的车里,虽然毫发无伤,还是被安全带勒得够呛,呛咳了一声:“师兄,动手的事我可不管……”

“这就不敢劳动你了。”骆闻舟一把推开车门,与此同时,方才在后面围追堵截的几辆警车赶到,把凄惨的货车围了个水泄不通,三下五除二把打手们堵了回去。

骆闻舟摸出一副手铐,目光越过抱着头一脸惊慌的杨波,落在冷链货厢里——货厢里布置得十分舒适,铺着厚厚的毯子,安了几个真皮座椅,郑凯风沉着脸端坐其中,表情像一条君临天下的沙皮狗。

骆闻舟用不锈钢手铐敲了敲车门:“郑总,移驾吧。”

费渡方才被安全带勒得有点狠,有些踉跄着下了车,一不留神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野蛮啊。”费渡冷眼旁观刑警们收拾打手,摇摇头,一手扶住车头,一手按着胸口咳了几声。

就在这时,他看见货车车厢下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闪着光,非常微弱,只有打在骆闻舟浅色长裤上的时候,才泛起薄薄的一层,越闪越快,几乎和警车地车灯连成了一片……

费渡先是一愣,随即瞳孔骤缩。他蓦地扑过去,拦腰抱住了骆闻舟,猛地往后一推。

骆闻舟后腰上本来就带伤,被他这一扑竟没站住,还不等他伸出的手随意抓住些什么,耳畔突然一声巨响——

分享到:
赞(69)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竟然

    匿名2018/10/21 12:48:00回复
    • 真的

      匿名2018/11/05 23:54:19回复
  2. 不懂

    匿名2018/11/14 21:28:09回复
  3. 要甜吗?

    匿名2018/11/17 20:11:48回复
  4. 甜!甜!甜!甜!甜!甜!甜!甜!

    隔壁镇魂过来的2018/11/25 07:26:19回复
  5. 往后开始甜了…

    匿名2018/12/01 22:13:45回复
  6. 果然下意识的 才是发自内心的 我们费费 终于 想通了 真好 ~~~

    费骆~2018/12/26 17:47:47回复
    • 下意识保护自己的爱人

      匿名2018/12/31 14:10:06回复
  7. 一共三次车祸,每次境界都不一样

    匿名2019/01/24 23:37:53回复
    • 哪三次车祸啊?

      匿名2019/04/03 23:46:53回复
  8. 君临天下的沙皮狗,, 。。

    匿名2019/01/31 01:03:40回复
  9. 哇哦:D

    匿名2019/02/04 15:11:08回复
  10. 甜到心里去了

    匿名2019/04/17 15:26:5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