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麦克白(二十二)

“开会的时候开小差,”骆闻舟压低声音,在费渡肩头点了点,“你现在是吃饱喝足,血糖也不低了,是吧?不像话。”

费渡画的时候也没特意回避谁,十分从容地把笔记本接过来翻了翻,两手一摊:“还有一张去哪了?师兄,你撕我本干嘛?”

骆闻舟理直气壮:“没收了。”

随后,他收敛了笑容,推门进了审讯室。

进门的动静惊动了周怀瑾,他双目无神地抬头看向骆闻舟,不到一天的光景,这人已经从一个全然看不出年纪的青年才俊,变成了面目憔悴、眼带垂颊的中年男子。可见女人也好、男人也好,光鲜的皮囊都是这样脆弱,只要那一点精气神灰飞烟灭,肉体转眼就会跟着过了保鲜期。

不等骆闻舟开口,周怀瑾已经先开了腔,他哑声说:“亲子鉴定的报告能给我看看吗?”

骆闻舟一愣,身后却递过一封文件夹——费渡好像早料到他会问这个,已经准备好了:“你的、怀信和杨波的,都在这里。”

周怀瑾深吸一口气,光是打开那薄薄的文件夹就花了一分钟,好像翻开的是他一生的悲剧,手抖得不成样子。

费渡一改之前略带恶意的态度,重新给他换了一杯温水:“聊之前先润润喉咙,周总是有信仰的人对吧?按照你们的说法,人有灵魂,怀信现在牵挂不灭,应该也没走远,别让他看见你难受。”

对于处在极大悲痛中的人来说,这种温言细语的劝告简直是催泪利器,周怀瑾忍无可忍地发出一声呜咽,周身颤抖良久,接过费渡递给他的纸巾,狠狠地抹了一把脸:“能说的我都说了,你们还有什么问题,是跟我要假绑匪的身份吗?”

“这些细节问题,胡总已经交代了。”骆闻舟说,“周先生,我不知道你听说没有,害死你弟弟的凶手董晓晴,在逃出恒爱医院之后没多久,就被一辆车撞死了。”

周怀瑾脸上的表情凝固片刻,冷冷地说:“是吗?那可真是太便宜她了。”

“撞死她的人是蓄意的。”骆闻舟盯着他的表情补充了一句。

周怀瑾往后一仰,双臂抱在胸前,做出一个防御性很强的姿势:“如果我做得到,我真希望这是我干的。”

“周总,”费渡说,“董晓晴为什么在作案之后立刻被灭口?显然是有人怕她被拘捕后说出什么,她虽然是凶手,但也只是一把刀,你就不想知道持刀人是谁吗?”

周怀瑾的两颊陡然绷紧。

“董晓晴无论如何已经死了,”费渡接着说,“你再恨,再怎么想把她千刀万剐也没用,就算你真有能力把她拖出来鞭尸,她也什么都感觉不到了,你甘心吗?”

周怀瑾的情绪一瞬间被他带起来了,布满血丝的目光看向费渡,良久,他问:“你要什么?”

“我之前问你的问题,你有一个还没有回答,”费渡说,“为什么你不问董晓晴对你动手的缘由,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你认识董晓晴吗?”

“不认识,”周怀瑾说,“从没见过,至少在她靠近的那一刻,如果我怀疑她有问题,我不会让保镖放她过来的。”

费渡点点头:“那你就是后来又想起了什么。”

周怀瑾大概是渴极了,端起费渡给他倒的水一饮而尽:“我确实做了一些不光明正大的事,但是怀信在这件事里,从头到尾都是无辜的,如果你们能给他一个公道的说法,让周氏就此破产还是一文不值,我都无所谓,不管我是不是正牌的继承人——费先生,你明白我的意思。”

费渡察言观色,像一条反应灵敏的变色龙,立刻跟着他的态度调整了自己说话的节奏和语言风格,十分直白地说:“明白,危难时候从你家捞了一笔,看来你不介意,那我就不道歉了。”

周怀瑾仰面望向天花板,灯光不留情面地戳进他的瞳孔,他似乎犹豫着不知从何说起,好一会才开口:“周氏公益基金涉嫌洗黑钱的事,你们查出眉目了吗?查不出来也请你们仔细一点,肯定有其他把柄,可惜他们一直防着我,不让我接触相关业务,我现在手上没有证据,但是我知道,周氏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早年发家时用的不止合法手段。”

骆闻舟问:“你是说周峻茂涉嫌谋杀周雅厚?”

“不止,”周怀瑾摇摇头,“不止这一件事,‘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周氏的总部设在国外,洗黑钱,这么多年功成名就,很多事没法追究了。我是在董晓晴动手之后,震惊之余想起来的,很多年前,我的生命和她发生过交集……和郑凯风有关。”

“你们应该已经知道郑凯风是什么出身了——早年给蛇头打下手的小流氓,后来跟了周峻茂,发达了,到哪都装出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其实劣等人就是劣等人,骨子里的东西一辈子也改不了,他到现在也学不会怎么站起来当个文明人。”

费渡的眼角轻轻跳了一下,笔尖在纸面上轻轻一顿。

周怀瑾却全无所觉,完全陷入了回忆,兀自说:“那大概得有……二十多年了,怀信刚出生没多久,我妈产后抑郁越发严重,几乎就是个没法沟通的疯女人,根本顾不上他,我就把他的婴儿床搬到了我房间里,每天让他跟着我。”

骆闻舟打量着他:“我听说一个每天夜里嗷嗷哭的小崽能让新任父母崩溃好几年,周先生倒是从小就很有耐心,你家不会连个照顾小孩的保姆都请不起吧?”

“世界上没几个青少年会真心喜欢小婴儿,我只是害怕,”周怀瑾轻轻闭了一下眼,深吸一口气,冲骆闻舟伸出手,“请问能给我一根烟吗?谢谢——我能在周峻茂眼皮底下活着,全仗我妈的保护,可她当时无论是精神状况还是身体状况,都一天不如一天,这让我非常绝望,每天看着她,就觉得看见自己朝不保夕的命运。怀信是我胡乱抓住的救命稻草,我当时几乎跟他形影不离,有时候甚至会把自己的食物用勺子碾碎了喂他一两口,我想无论周峻茂想干什么,他总要顾忌自己亲生的孩子。”

“那天怀信半夜尿床,哼哼唧唧地哭,我迷迷糊糊地爬起来给他换尿布,换下旧的,发现新的没有了,正打算去储物间拿一点……却发现一楼书房的灯亮着,好多天没回过家的周峻茂和郑凯风在里面密谈。”

“那段时间,集团的战略重点是东亚地区,周氏想趁着国内鼓励外资进入的时候抢占市场和廉价劳动力,这一块业务是郑凯风亲自掌舵的,当时他的行李箱还放在门口,应该是刚下飞机,如果不是因为怀信等不了,看见他们俩,我一定掉头就跑,可没办法,我只好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地通过书房,往储物间蹭,但就在这时,我听见郑凯风说 ‘死透了,你放心,绝对没有痕迹’……类似这样的话。”

周怀瑾说到这里,顿了顿,伸手撑住额头,用力按着太阳穴,深吸了口气:“当你时刻处在小命不保的恐惧中时,你就会知道那种感觉,某些关键词会让你特别敏感——我乍一听见‘死’字,都没来得及联系上下句的语境,第一反应就是他们要对我动手了,吓得手脚冰冷地僵在了原地。”

“然后我听见周峻茂说‘我看新闻,好像出了点意外’。郑凯风就说,‘你说那个姓董的吗?不用管他,他什么都不知道,自己不长眼非得卷进来,命不好’。周峻茂就笑了,说了一句‘世界上没有花钱的不是,贵一点无所谓,省事就行。’”

“等等,”骆闻舟突然说,“周先生,麻烦给我一个确切时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毕竟已经是二十多年前了,周怀瑾能把大致对话复述出来,已经是当时极端恐惧下,肾上腺素狂飙的功劳,其他细枝末节,他一时半会真的很难立刻想起来,不由得微微皱起眉。

费渡端详着他疲惫的脸,用笔帽有节奏地轻轻点着木质的桌子:“周总,白天学习工作,夜里带小孩,连成年人也吃不消,你当时应该还在念书吧,他影响你了吗,上课的时候困不困?”

“还好,我课业不重,就是每天上午的基础课有一点……”周怀瑾顺口回答,说到这里,仿佛一下抓住了遥远记忆的小尾巴,“对了,是商学院——我当时在念商学院,十七岁,第一年。”

那就是二十一年前。

“你说当时书房的门没有关上,”费渡接着说,“那就应该不是寒冷的冬天,也不是需要开空调的夏天?”

“对!当时天气不冷不热,不是九月就是十月——我妈妈神经衰弱,入了夜,家里不会有人随便走动,而且大部分在我家做事的人都听不懂中文,所以他们敢开着门说话。”

骆闻舟和费渡对视了一眼,低头给陶然发了一条短信:“二十一年前九月或者十月,周氏或者董家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事?”

陶然的声音很快在他的耳机里响起来:“有,我正想告诉你,当年的九月十六号,董晓晴的母亲死于车祸。”

骆闻舟眼角一跳——周峻茂车祸身亡的日期也正好是九月十六号,费渡“入职”的第一天!

“我当时听到这里,再也不敢逗留,连忙跑了,但心里一直记着这件事,当年资讯不发达,在国外想知道国内的消息没那么容易,我在郑凯风的行李箱上看到了他的托运信息单,查到出发城市的缩写就是燕城,于是偷偷找了一个信得过的中国留学生同学,请她帮忙托人调查和‘燕城’‘董姓’‘意外身亡’有关的消息。”

骆闻舟低头翻看外面同事传到他手机上的旧新闻:“你查到的是不是国内一个知名企业家车祸身亡的消息?”

“是,三个月以后,他一手创立的公司被境外资金并购,这笔境外资金的来源,就是周氏在开曼群岛注册的一个壳。”周怀瑾一摊手说,“你看,一个凶手,杀第一个人的时候,没有受到惩罚,第二次他再下手,就会更加无所顾忌,我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好像玩游戏开外挂的人,作弊是会上瘾的。杀一个周雅厚,两个小混混一举成了著名的企业家,成功迈入上流社会,再杀一个拦路石,成功接收这地头蛇在国内的人脉,至少获得了十年的发展优势——当年内地虽然鼓励外资进入,但真正的好项目,人生地不熟的外资是拿不到的,费总,你多少接触过生意上的事,知道在一个陌生地方铺人脉、和本地品牌竞争,需要多大的成本吗?”

费渡叹了口气:“我还知道买个正好想寻死的大货司机,肯定贵不到哪去,令尊真是个‘玩不过就掀棋盘’的人。”

“那个女的……那个姓董的,”周怀瑾伸手盖住自己的眼睛,声音有些虚弱,“她动手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只有我……和怀信听见了。”

“她说了什么?”

“她说‘一个还不够,为什么你们连我爸爸也不肯放过’。”

骆闻舟一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她好像认为是我通过什么方法,利用了那个肇事司机……也就是她爸的复仇心理,制造了周峻茂的车祸。”周怀瑾摇摇头,“但我真的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如果周峻茂真的死于人为,我建议你们去找郑凯风。”

骆闻舟皱起眉,蓦地想起董晓晴临死前对他说过的话。

“他也是那些人里的一员”……

董晓晴的母亲意外身亡如果不是事故,是一起人为策划的阴谋——那么肇事司机和目标同时当场死亡的情形,和周峻茂的车祸简直是一模一样。

“他们”指的难道是一群不惜以命换命的“马路杀手”?

燕城这郎郎的天光之下,有个“死亡车队”吗?

骆闻舟猛地站起来:“提审郑凯风。”

陶然同步听见了周怀瑾的审讯过程:“等等,董晓晴认为周怀瑾是幕后黑手?我不是很明白,她怎么会这么想?”

“这要看她得到的神秘邮件里有多少信息,比如她知不知道周怀瑾被绑架一案是自导自演的、杨波并不是周氏的私生子、二十年前的车祸是郑凯风和周峻茂合谋策划的。”从审讯室里出来的费渡插话说,“周怀信报警的时候,唯恐天下不乱地嚷嚷了很多胡话,其中一条,就是他认为有人泄露了周峻茂的行踪和乘坐的车型,让董乾卷进了‘豪门斗争夺权’的谣传里,董乾能成功完成自杀式袭击,周氏内部应该有一个和他接头的人,综合以上信息,你们觉得这个人最有可能是谁?”

郎乔说:“还有,周怀瑾他们全家都不知道他其实是亲生的,有没有可能也是人为误导的结果?比如周怀瑾还小的时候,父母可能只是不确定,一直有人说这孩子像隔壁老王——毕竟周怀瑾长的确实不像周峻茂,然后有个‘朋友’有一天跑来跟周峻茂说,现在有一种新技术,可以做这个亲子鉴定,但是周氏这么大的一个集团,肯定不好闹出这种给人看热闹的事,所以只能私下里偷偷做,那个‘朋友’又自告奋勇去帮忙——就像周怀瑾陷害杨波的那招……”

这时,电话铃疯狂地响起来,打断了郎乔的话音,不知为什么,她接起来的瞬间就有种不祥的预感:“喂?”

电话那头传来奉命跟踪郑凯风的刑警的声音:“乔儿,告诉老大,郑凯风跑了!”

分享到:
赞(86)

评论43

  • 您的称呼
  1. 打破此章零评论…

    匿名2018/12/01 22:11:14回复
  2. 打破一评

    闻舟渡我2019/01/18 01:00:17回复
  3. 那就打破二评………

    匿名2019/01/24 23:29:44回复
  4. 三评……

    笑红尘2019/02/02 23:45:24回复
  5. 打破四瓶?瓶子不要钱啊?

    阿鲤2019/02/04 04:02:25回复
  6. 打破五评……楼上莫慌,费总有的是钱

    匿名2019/02/08 15:35:06回复
  7. 泯恩仇2019/02/09 11:11:57回复
  8. 打破七评…楼上的想多了,又不是闻舟打破的,费总不会报销的(╯·⚇·╰)

    今天也是西北一枝花鸭2019/02/09 18:05:06回复
  9. 8

    匿名2019/02/10 18:26:15回复
  10. 匿名2019/02/10 19:56:37回复
  11. 10

    匿名2019/02/11 17:38:15回复
  12. 11。大家保持队形,别断了。都排队。

    瓕凕 把我昵称读出来算你赢 查出来的不算2019/02/14 11:30:37回复
  13. 12……表白嘟嘟粥粥皮皮

    匿名2019/02/14 15:39:40回复
  14. 13。对了楼上是我

    顾长卿2019/02/14 15:40:04回复
    • 14

      匿名2019/02/15 15:36:07回复
  15. 15 就喜欢够热闹

    匿名2019/02/16 09:24:37回复
    • 16 我也是真无聊

      逸远2019/02/19 08:57:22回复
  16. 除了记得是周峻茂的出事日期,还有嘟嘟入职第一天,舟舟真的是….

    嘟嘟嘟嘟....2019/02/16 18:14:02回复
  17. 17

    粥嘟2019/03/02 00:29:38回复
  18. 17评,,,,

    嘟爱粥2019/03/02 00:30:46回复
  19. 一十八评

    居老师的小可爱❤️2019/03/04 17:34:55回复
  20. 十九

    奚和2019/03/12 09:51:03回复
  21. 19

    LYL2019/03/12 22:14:58回复
  22. 二十,,我好无聊啊

    匿名2019/03/13 11:45:01回复
  23. 二十一

    一锅2019/03/14 22:59:12回复
  24. 二十二,哈,好吉利的数字

    皮皮白2019/03/16 23:07:59回复
  25. 23评 前面19那个的名字同款啊,差点以为看见自己

    。。。刨坑那个2019/03/17 10:58:15回复
    • 我同桌也是,有种见到亲人的错觉感
      夹缝中生存的。。。23.5

      歇山2019/04/07 11:19:19回复
  26. 24…“天气不冷不热”
    还好不是广州这种昨天30度今天13度的不知道什么季节

    匿名2019/03/23 19:39:11回复
  27. 25

    居间人2019/03/26 07:55:23回复
  28. 26

    匿名2019/03/27 00:47:23回复
  29. 27

    匿名。2019/04/04 18:58:37回复
  30. 28

    巍澜庚昀渡骆驼2019/04/06 09:36:09回复
  31. 抱抱和我一天的楼上。?啊嘞过十二点了,好吧又是另一天的我

    似鞍2019/04/07 00:40:07回复
  32. 这是个有名有分的30【抬头做人】

    歇山2019/04/07 11:20:18回复
  33. 31

    匿名2019/04/07 20:04:30回复
  34. 抱树32

    匿名2019/04/08 23:43:25回复
  35. 33.。。排排队

    匿名2019/04/16 12:53:08回复
  36. 34

    子潼2019/04/16 22:24:42回复
  37. 努力赶上大部队ψ(*`ー´)ψ

    子潼2019/04/16 22:26:01回复
  38. 找到机会就撒糖

    金刚2019/04/17 14:50:22回复
  39. 35
    Ps.楼上断队了

    寒溟2019/04/17 21:15:08回复
  40. 36嘿嘿嘿……
    反正费总有钱…慢慢来……(笑容逐渐猥琐)

    国师大人2019/04/18 11:06:0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