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麦克白(十六)

呼啸而至的警车已经把董晓晴出事的现场包围了,路口的监控清晰地拍到了肇事车辆从撞人到逃逸的全过程。

“对,就是这辆车,”骆闻舟被车镜扫过的地方火烧火燎的疼,皮肉已经肿了,但估计没有伤筋动骨,不影响他上蹿下跳的现场指挥,“这王八羔子当时罩着脸,身上全副武装,一根毛都没露出来,他肯定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以这个速度突然拐弯撞人,手潮的弄不好都要翻车,撤退路线也绝对是事先计算好的。”

“骆队,你没事吧,”旁边正在查监控的同事看得心惊胆战,“要不先叫医生处理一下?”

“没事,死不了。”骆闻舟心里窝着能把地面轰出一个窟窿的火,唯恐声气大了把地球喷出太阳系,勉强压着,尽可能平静地说,“我需要大家重新排查董晓晴和董乾的所有社会关系——所有——尤其是董乾,他工作的车队、客户,去过哪些休息站、在什么地方买过东西吃过饭……”

“骆队,还是包扎一下吧,你手流着血呢。”

骆闻舟第二次被打断,终于炸了:“大白天沿路行凶的凶手还不知道在哪,你们他妈的老盯着我干什么?”

周围一圈人被他吼得噤若寒蝉,旁边被叫来帮忙的小大夫大气也不敢出。

骆闻舟暴躁地把小臂上擦破的伤口往衬衫上一抹,继而意识到自己的失控,连忙深吸了口气,光速压下了这于事无补的气急败坏。

“不好意思,我刚才不是冲各位,”骆闻舟略微一低头,声气缓和了下来,“这个凶手在我面前杀人,居然还能让他这么跑了,这事是我的毛病,我心里窝火,连累兄弟们辛苦了。”

旁边同事知道他的脾气,十分体谅:“老大,你人没事已经是万幸了,这谁能拦住,又不是变形金刚。”

骆闻舟勉强冲他笑了一下,又说:“凶手当时既然遮住了头面,不太可能大喇喇地放出车辆信息随便我们查,我觉得……”

他话没说完,奉命搜索肇事车辆的同事已经传来了消息:“骆队,我们找到肇事车辆的车主了,是个普通的白领,女的,今天正好要参加一个职称资格考试,考点附近的停车位停满了,她说自己当时快迟到了,一着急,只好在附近找了个空地,凑合着违章停车,怕人贴条,还特意找了个偏僻没监控的地方,车主后面还有一场考试,直到我们刚才联系上她,才知道自己的车让人撬了。”

骆闻舟长叹了口气,居然又被他这张乌鸦嘴说中了。

“骆队,路网监控拍到了肇事车辆!”

骆闻舟沉声说:“追!”

然而到底还是晚了。

半个小时以后,警方在一处废弃的厂房院里找到了那辆破车,原本保养得不错的白色轿车前挡风玻璃已然粉身碎骨,后视镜孤零零地剩下了一只,活像动画片里的“一只耳”,车上四门大开,鬼影子也不见一个,碎裂的车灯和扭曲的保险杠组成了一个嘲讽的笑脸,上面依稀沾着血迹斑斑。

骆闻舟听见随行的痕迹检验人员低声议论——

“撞得真够惨的,还能修复吗?”

“修个屁,撞死过人的车,谁还开?”

“但是这车可不便宜,低配的裸车好像也得‘三四十’吧?车主家里有钱吗?”

“估计没多少钱,吭吭哧哧考证的都是给人打工的。”

“那我要是车主,估计得疯,这不是无妄之灾么?”

这一组技术人员是直接从市局抽调过来的,没去凶案现场,也没有直面尸体,第一时间没有联想到那起惊心动魄的谋杀,反而被破烂的“凶器”触动了工薪阶层们永恒的不安——他们每天遵纪守法,日日辛苦奔波,抠抠索索地攒完这个攒那个,十年攒套每天只能回去睡一觉的房,五年攒辆永远被堵在高架上的车,背一屁股贷款,迟到一回拿不着全勤,都觉得自己捅了个大篓子。

数年节衣缩食的努力,被人随手撬走,轻而易举就毁于一旦。喊冤还没地方喊去,毕竟相比起那撞成了一团烂肉的小姑娘,丢一辆车而已,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算是十分走运了。

房门院锁防君子不防小人,种种法律和规则,似乎也都只能钳制老实本分的良民。这样看来,“老实”、“本分”、“文明”、“讲理”……这些品质,俨然都是错处,远不如当一条到处咬人的疯狗来得痛快。

骆闻舟经过的时候,干活的技术人员们在他的低气压下自觉闭了嘴,他围着现场转了一圈,知道凶手选择把车抛在这里,恐怕也是处心积虑、把握十足,早计算好了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撤退,现在应该已经消失在人海了。

他独自坐回现场外的警车,点了一根烟。

烟味和身上隐隐的血腥气熏得骆闻舟眯起了眼,他想了想,从车里摸出一瓶矿泉水,随便冲了冲自己露在外面的擦伤和划伤,继而尽可能简短精确地给各有关方面通报了情况。

到费渡那里的时候,骆闻舟犹豫了一下,猜他这会应该是在医院里,趁着周怀瑾心神动摇的时候套话,于是只发了一条短信给他,没想到手机还没收起来,费渡那边电话就打了过来。

听了他那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追问,骆闻舟缓缓地吐出一口烟圈:“我有什么事?”

费渡沉默了片刻,骆闻舟隔着电话,听见了他轻而绵长的呼吸声,萦绕在耳边,无端让人平静了下来。

可惜平静了没有两秒,费渡那边电话的背景音里突然爆发出一阵混乱,有人喊了句什么,随后又是匆忙的脚步声和乱七八糟的叫声。

费渡抬头看着跪在地上的周怀瑾,通过几个医护人员的肢体语言,已经知道了抢救结果。

周氏是恒爱医院的大金主,谁不敢怠慢,纷纷大呼小叫着上前来扶他,院长和各科室负责人也在短时间内纷纷赶到,“节哀”声好似雨后池塘的群蛙,“咕呱”得众口一词。

费渡举着通向骆闻舟的电话,心里了然地想:“周怀信好像是没了。”

这想法甫一冒出,他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好像开车时轧过一颗小石子的动静。

“我想以你的能力,追上董晓晴应该是很容易的,”费渡眼皮也不眨地盯着手术室黑洞洞的大门,同时,语气平稳地再次对骆闻舟开了口,“你参与过多起劫持人质事件,不可能稳不住一个持刀的女孩,就算她杀了人以后打定了主意要自我了断,我相信只要她犹豫一秒,也够你趁机制服她了。所以她为什么会死,是出什么意外了吗?”

费渡毫无起伏的声音像一碗温水,顺着信号,缓缓流进了骆闻舟的耳朵,不知为什么,他方才火烧火燎的心绪在这三言两语中被洗涮干净了,骆闻舟捻灭了烟,拇指撑住额头,无端很想见一见费渡。

“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局里的同事们已经在恒爱医院里了,周怀瑾那边什么情况,有没有交代什么?”

“交代了,绑架案是他自己策划的。”

“行,让他们把人控制住,先带回市局,”骆闻舟顿了顿,又说,“你在医院等我。”

费渡仿佛没有留意到他最后一句轻柔下来的语气,挂了电话,径自走到周怀瑾身边。

周怀瑾脸上既没有泪痕,也几乎没有表情,只是难以置信似的盯着手术室……直到盖着白布的人被推出来。他突然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挣开周围试图拉他的人,不管不顾地扑上去,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揭那块盖在死者脸上的白布,非要自己看个分明才行。

周怀信静静地躺在那,脸色惨白,有些发灰,果然与生前一点也不像,让费渡想起了一幅自己从他那买到的画——画的是高街熙熙攘攘的路口,林立的高楼和广告牌用了大片深浅不一的灰色随意涂抹而成,走在街上的都是一水的骷髅骨架,他们身上穿着色彩鲜明、款式各异的衣服,将骷髅们分出了男女老少、三六九等。

周怀信画技有限,属于不上不下的水平,平时总是选一些挂在客厅里会让人质疑主人有病的题材,不少买他画的人都只是为了巴结他,买回去也是压箱底积灰。费渡他们这些酒肉朋友,拿了周怀信的画,还总要调侃两句,时常问他:“周大师,你什么时候死?你一死,这画就能升值啦。”

现在好了,那些积压在床底下、地下室、杂物储存间里的画作们终于等来了最大的利好消息,有望重见天日了。

“周总,别看了周总!”

众人连忙要把周怀瑾拽开,周怀瑾的嘴唇哆嗦着,整个人好像还没回过神来。

费渡端详着他:“周总。”

周怀瑾在混乱中艰难地凝聚起仅剩的神智,虚弱地看着他:“我……抱歉,我现在……脑子有点乱……”

这时,警察们走进来,接到了骆闻舟的通知,打算要把周怀瑾带走。

费渡背对着他们,略微摆摆手,示意他们稍等,自己走过去对周怀瑾说:“他们办事有程序,一会恐怕得劳驾你和他们走一趟,周总,信得过我,我可以暂时替你照顾怀信。”

周怀瑾目光扫过围着他的警察,似乎想再回头看周怀信一眼,不知是不敢还是怎样,这一眼终于还是没有成行。

事已至此,周怀瑾在最初的震动之后,依然本能地在外人面前保持形象,他摆脱保镖的扶持,站直了,冲费渡一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费渡不动声色地又往他心上戳了一刀:“怀信拼了命保护你,肯定是希望你能好好的,周总,你要多保重。”

周怀瑾背对着他,脚步踉跄了一下。

“哦,对了,”费渡看着他的背影,“还有一件挺重要的事,方才我忘了说——其实我们给杨波和周老做亲子鉴定的时候,也顺便收集了你和怀信的样本。周总,我不知道你们家庭关系有多复杂,不过DNA倒是简单明了。”

周怀瑾的瞳孔骤缩,在费渡轻轻的停顿声里有了某种隐约的预感,缓缓地转过身来。

费渡故作惋惜地一摇头,掩住了嘴角一点似有若无的微笑:“奇怪得很,亲子鉴定结果显示,你就是周峻茂亲生的。”

有那么一瞬间,周怀瑾好像是听不懂中国话了,茫然地凝视着费渡,随后他混乱的反射神经艰难地跑完了全场,猛地蹿过来,一把揪住了费渡的领子,颠三倒四地说:“你说什么?你……你再说一遍……”

一个人精神世界轰然崩塌的时候,盯住他的眼睛,能从中看到非常壮观的景色,像高山上的雪崩、龙卷风横扫村落、数十米高的海啸浩浩荡荡地扑上大陆、成群的陨石倾盆而下——

费渡清晰地体会到了那种无与伦比的快感,那是古往今来的虐待狂和杀人魔们共同追逐的神魂颠倒。

旁边的刑警怀疑周怀瑾要行凶,连忙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把他控制住,传说中人如其名,永远在人前风度翩翩的周怀瑾崩溃地嘶吼:“不!不!你再说一遍!不可能!”

“没事吧?”一个警察扶了费渡一把。

“没事,”费渡伸手一整衣领,“这个人看好了,实在不行就给他一针镇定剂,放心,等他清醒过来,会知无不言的——辛苦了,你们先回去吧,我等一会骆队。”

那警察听了他的话,点点头,匆忙追上自己的同事们,走出了十几步远,又不知为什么回头看了费渡一眼,觉出了一点无因无由的毛骨悚然。

费渡有条不紊地安顿了周怀信的遗体,通知了法医,又巧妙地摆脱了急于想打探情况的恒爱医院负责人,在医院门口等来了骆闻舟。

骆闻舟怕他见不了血,来时路上已经把自己身上显眼的伤口都简单处理了,本来做好了直接把脱水的费渡送医院的准备,谁知费渡全须全尾不说,素来苍白的脸上竟然还有一点难得一见的红润。

两人三言两语地各自交换了信息——骆闻舟犹豫了一下,隐瞒了董晓晴对他说的那句话,费渡则平铺直叙地大致说了周怀瑾的供词,省略了自己是怎么一步一步把周怀瑾逼到崩溃的过程。

骆闻舟听了周家匪夷所思的豪门恩怨,斜了费渡一眼,又忍不住说:“其实你所谓晕血也是跟我瞎矫情吧?”

费渡笑而不答,只说:“师兄今天大概也没心情跟我约会,能麻烦你送我回趟家吗——别墅那边,你以前去过。”

费渡平时一般是在市里活动,自己在他们集团附近住一套不大不小的公寓,骆闻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费渡指的是他妈过世的那处房子:“你去那边干什么?”

费渡惜字如金地说:“有事。”

骆闻舟皱了皱眉,隐约觉得费渡不太正常——他在听说董晓晴死后,第一时间回拨骆闻舟的电话问他情况,这会见了他一身姹紫嫣红,居然连问都没问一声。平时闲话淡话那么多的一个人,居然靠在副驾驶上一言不发地闭目养神。

从恒爱医院到费渡他们家的别墅并不远,不堵车二十分钟就到,骆闻舟把公车停在那阴森又华丽的大宅门口,推了费渡一下:“到了。”

费渡睁开眼,目光冰冷得好像无机质,居然连声谢也不说,一言不发地推车门就要下去。

骆闻舟终于忍不住一把抓住费渡的手腕:“等等,你怎么了?”

费渡用力一挣,自然没有挣脱,他好似疲惫万分地叹了口气,几不可闻地轻声说:“放开我。”

骆闻舟越看他越觉得不对劲,当然不放心松手:“你……”

他刚说了一个字,下一刻,猛地被人推在驾驶座上,骆闻舟后背上的伤抽痛了一下,把他半身不遂地钉在了原地,冰冷的嘴唇堵住了他的呼吸——

分享到:
赞(174)

评论41

  • 您的称呼
  1. 噫,这冲动点

    匿名2018/10/21 00:13:40回复
  2. 干的漂亮

    匿名2018/11/03 21:58:44回复
  3. 终于……急死洒家了

    匿名2018/11/07 19:21:44回复
  4. 攻受再次站反,嘟嘟真的攻啊

    沈韵2018/11/14 20:30:32回复
    • 他不攻

      匿名2019/06/29 11:48:45回复
  5. 如此猝不及防,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1/23 22:31:40回复
  6. 依然带入白居,依然那么match的

    隔壁镇魂过来的2018/11/24 21:55:18回复
  7. 又站错了哭唧唧

    眼熟我2018/11/30 23:47:41回复
    • me too

      逸远2019/02/19 08:36:39回复
  8. P大笔下的受,看着都像攻

    匿名2018/12/01 20:02:36回复
  9. 终于终于,等这个场面等了好久

    2018/12/02 13:35:19回复
  10. 我我我我激动死了

    匿名2018/12/08 17:22:00回复
    • 嘟嘟是想回去自残来抵制他对血腥本能的狂热

      匿名2018/12/31 13:32:18回复
  11. 快快快 恋爱搞起来

    平平2019/01/28 14:30:08回复
  12. 撒花

    镇魂女鬼lily2019/02/03 12:15:05回复
    • 嘟嘟啊……是周怀信死亡和周怀瑾崩溃时带给他的难以言喻的快感让他恐慌,他不想成为他的父亲,所以要回去做强制戒断(ಥ_ಥ)

      陈栎媱2019/02/04 15:06:41回复
      • 正确

        黯猪2019/03/18 22:50:19回复
  13. 天才和疯子只在一念之间…费嘟嘟应该也很痛苦害怕吧

    今天也是长庚滴小阔耐鸭2019/02/09 16:53:36回复
  14. 嘟嘟干得好!!!
    呜等了这么久终于有做红豆饭的机会了

    鼠太2019/02/13 12:18:00回复
  15. (笑容逐渐变态)

    奚和2019/03/12 07:54:32回复
  16. 一锅,你有麻麻了

    大庆喵~2019/03/14 20:50:36回复
  17. 激情来得一脸懵逼(๑>؂<๑)几秒钟才反应过来

    。。。2019/03/17 08:21:59回复
  18. 雾艹,终于等到了

    匿名2019/03/31 20:32:09回复
  19.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啊啊啊

    似鞍2019/04/06 22:49:45回复
  20. !!!亲了亲了!

    花楹2019/04/23 18:27:31回复
  21. 费渡让人佩服心酸……
    虽然我三刷了,但评论区里别给一刷的剧透啊……

    哈哈哈2019/05/05 03:46:16回复
  22. “骆队,还是包扎一下吧,你手流着血呢。”

    骆闻舟第二次被打断,终于炸了:“大白天沿路行凶的凶手还不知道在哪,你们他妈的老盯着我干什么?”3
    啊啊啊啊啊最后终于吻了。激动,接吻了啊,

    匿名2019/05/05 14:23:54回复
  23. 大半夜的我笑出了猪叫

    匿名2019/05/21 22:17:52回复
  24. 等着看你俩亲亲抱抱举高高,都要望眼欲穿了,哎妈呀!终于来了

    巍澜入坑 一脸姨母笑2019/05/24 16:18:43回复
  25. 七十多章了 我终于等到亲亲了 鸡冻死我了!!!!!!

    苏白baibaibai_2019/05/25 20:02:53回复
  26.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匿名2019/05/26 23:11:52回复
  27. 费总好A,哈哈哈哈哈哈,亲他

    巍澜2019/05/30 14:37:08回复
  28. 呜呜呜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匿名2019/06/11 22:57:04回复
  29. 干的好嘟嘟

    匿名2019/06/18 17:42:57回复
  30. 我觉得半身不遂出现频率挺高的……

    匿名2019/06/20 00:02:06回复
    • 不不不……比起“偃旗息鼓”来说,真的是算少的了。(虽然这里没有就是了)

      冥洺2019/07/02 19:24:25回复
  31. 全程姨母笑!!!

    弯刀厄命2019/06/21 22:34:48回复
  32. 我忍不住谴责费渡:“怎么能这样趁人之危呢?应该直接扑倒上床。”

    匿名2019/06/26 20:11:54回复
  33. 终于等到你啊撒花撒花

    xue2019/07/08 16:41:21回复
    • 激动激动激动

      xue2019/07/16 19:42:35回复
  34. 啊我的天!!!
    终于来了!!!
    可嘟嘟不是受嘛?!

    江虞2019/07/18 22:24:1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