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麦克白(十五)

“我母亲是怀着我的时候嫁给周峻茂的,我是她和前夫的儿子,当然,他们对外只说是‘早产’,”周怀瑾苦笑了一下,“外人都觉得周峻茂有本事、有毅力、热心公益,还爱国——简直就是德高望重的标准模板,费先生,你不会也这么认为吧?”

费渡略带讶异地抬起眼。

“哦,我听说老费先生丧偶后一直单身独居,”周怀瑾显然误会了他惊诧的缘由,略带自嘲地一摊手,“怎么,这种事对你来说很难理解吗?”

费渡轻声问:“这么说你做过亲子鉴定?”

周怀瑾耸耸肩:“这有什么好做的?我从小就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周峻茂自己总不会弄错,如果不确定,他应该做过吧。我对他没什么幻想,怀信是他正经八百的独生子,他都漠不关心了这么多年,何况是我——不怕你笑话,他没把我毒死,已经是多方博弈的结果了。”

费渡的手仍在不受控制地哆嗦,他只好稍微用了点力,掐住了冰冷的矿泉水瓶,同时若有所思地看了周怀瑾一眼——虽然周怀瑾看起来非常年轻,当根据登记的身份证件来看,他已经三十八周岁了。

周怀瑾恐怕不太清楚,三十七八年前,亲子鉴定的技术还并没有推行开。

“你在暗示周峻茂这个人,”费渡思考了一下措辞,“会用一些不太正当的手段?”

“不然你以为我生父是怎么死的?真的是死于心脏病吗?”周怀瑾冷冷地说,“他的左膀右臂郑凯风就是个地痞流氓出身,物以类聚,他们没有什么是干不出来的。”

“你怎么知道的?”

“我母亲临终时告诉我的,她年轻时不满我生父的控制欲和一些……不那么容易接受的癖好,又舍不得离婚,种种诱惑下出轨周峻茂,在周和郑那两个人渣的撺掇下,与他们合谋做了那件事。但是奸夫淫妇也想天长地久么?”温润如玉的周怀瑾露出他藏在皮囊下几十年的尖刻,“那也太好笑了。没多久,她就发现,这个男人比先前的人渣有过之而无不及,又不巧有了我。周峻茂一直以为她手里有他们当年阴谋杀害周雅厚的证据,因为这个——和她手里的集团股权,他一直捏着鼻子假装我不存在。”

费渡心头的疑云越来越浓厚:“以为?”

“我母亲在一家私人银行中有一个秘密保险柜,除了她本人和她指定的遗产继承人之外谁也不能打开,那把钥匙就是她用来牵制周峻茂的东西,后来到了我手里,”周怀瑾叹了口气,“现在反正周峻茂死了,我也可以实话实说——保险柜里其实只有一盒过期的心脏急救药。要不然我早就让他身败名裂了,还用得着像现在一样委委屈屈地虚以委蛇?”

“你说你是周雅厚的儿子,”费渡缓缓地问,“都有谁知道这件事?”

“周大龙表面仁义道德,但一辈子以鹰狼自居,怎么可能任凭别人知道他头顶的颜色?除了郑凯风,其他人应该是被蒙在鼓里的。不过怀信……”周怀瑾说到这里,再一次抬头去看手术室的灯,他顿了顿,艰难地说,“怀信从小就比别的孩子敏感,我觉得他应该猜到了,只是没有开口说过。这孩子……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母亲被当年那桩谋杀案折磨了一辈子,生怀信的时候年纪又大,产后抑郁加重了她的精神问题,根本无暇照顾他。在周家,除去我母亲那个愚蠢的杀人犯,他是唯一一个与我有血缘关系的人,他那么小、那么无辜,虽然身体里流着那个人的血……可是他只有我,我也只有他。”

这是一对在扭曲的家庭中长大的兄弟,理所当然地有彼此憎恨的缘由,又被迫在漫长的时间里相依为命。

周怀信双手合十,抵在自己的额头上:“如果有报应,为什么会落到他身上?”

费渡知道,此时按照社交礼仪,他应该伸手在眼圈通红的周怀瑾肩上轻轻拍两下表示安慰,然而他心头是一片冷漠的厌倦,他像个新陈代谢缓慢的冷血动物,懒得伸出这个手。

他歪头打量了周怀瑾一番,语气平淡地接着问:“你刚才说怀信是老爷子的‘独生子’——这么说,你已经知道杨波和周峻茂没有血缘关系了?”

“你们查过杨波和周峻茂的亲子关系了?国内警察的动作还挺快。”周怀瑾用力眨了几下眼,努力平复着情绪,哑声说,“杨波这个人……非常浅薄,志大才疏,每天跟在郑凯风屁股后面转,自诩是郑凯风的学生,其实根本只学了表面功夫。这么一个人,既没有资历也没有能力,出身和学历都乏善可陈,年纪轻轻为什么会被提拔到那个位置?自然有人猜,所以当时流出了‘私生子’的谣言。”

“这谣言一度传得沸沸扬扬,但无论是周峻茂本人,还是杨波的靠山郑凯风,都没有出面澄清过,久而久之,那小子可能还真以为自己是‘还珠太子’了。”周怀瑾捏了捏矿泉水瓶,摇摇头,“他悄悄收集了周峻茂和自己的DNA,私下找了个不大正规的亲子鉴定机构……连这也偷偷摸摸的,有些人真是从骨子里就上不得台面。”

费渡顺着他的话音问:“你发现了他私下里找人做鉴定的这件事。”

“那个黑作坊的负责人是我打球认识的,算是球友吧,”周怀瑾说,“典型的‘白垃圾’、骗子,他知道不少人的秘密,看起来好像是个锯嘴的葫芦,什么都能保守,其实私下的交易多得是,就看你付不付得出他的价格。”

“他把这件事告诉了你——”

“应该说,他把这件事免费赠送给了我,”周怀瑾说,“我付费买的是另一项服务,我让他把怀信的样本换了进去。”

杨波,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莫名其妙地被大老板赏识,心里多半是又自豪又感激,甚至可能有些诚惶诚恐,他一定曾经兢兢业业地跟在有知遇之恩的男人身边,每天都在挖空心思地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平庸,说不定还会把那一生充满传奇的老人当成自己的奋斗偶像。

可是如果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得到的这一切,可能只是因为自己是“偶像”的合法继承人呢?

刚开始,他必然是震惊并伴随着憎恨的,因为这意味着他的母亲背叛了他的父亲和家庭,而他的人生的偶像背叛了他的信任。

可这个人或许天性中就有懦弱和卑劣,这并不坚定的憎恨没能长久,他很快又会升起某些异样的想法——原来自己本该也是个含着金勺出生的,完全可以和那些靠着父辈混的“青年才俊”们平起平坐。

周怀瑾、周怀信,还有他们那些趾高气扬的朋友们,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他?

凭什么周峻茂不愿意认他?

他是周峻茂的儿子,又是郑老的铁杆直系,谁都知道郑老和周氏长子关系紧张。同样是一个父亲生的儿子,为什么他只能拿工资打工,不能在这偌大的家业里分一杯羹?

或者说——周氏不能是他的?

“原来是你,”费渡低声说,“‘他将要藐视命运、唾弃死生,超越一切的清理、排弃一切的疑虑,执着他的不可能的希望。’”

周怀瑾闭上眼睛,嘴唇轻轻蠕动,几不可闻地接上了下一句:“‘你们都知道,自信是人类最大的仇敌。’”(注)

“赫卡忒女神,”费渡略带一点嘲讽看向他,“你花了好大的神通,让杨波以为自己是周氏的私生子,给他无限希望,目的是什么?”

“杨波是郑凯风的人,”周怀瑾说,“我不知道郑凯风为什么会看重他,但那老东西确实把这小子当心腹,当年提拔杨波也是郑力排众议,连周大龙都曾经略有微词——虽然他后来也接受了。这是一场博弈,我势单力薄,只能先想方设法瓦解对手之间的同盟。我需要挑起杨波的野心,利用他在周峻茂和郑凯风之间插一根刺,我要让他们所有人都付出代价。”

费渡淡淡地看着他。

“是真的,到了这地步,我真的没必要骗你,”周怀瑾用力捏着自己的鼻梁,“费先生,即使我的手段并不光明,我也并没有使用杀人放火的犯罪手段去复仇,你可以从道德上谴责我,但你得承认,我这么做无可厚非。”

“周总,”费渡慢吞吞地说,“你是该受到谴责,还是该付出代价,我说了可不算,首先要看你浪费警力、弄出这么大一桩闹剧,这个性质怎么界定,其次要看周峻茂车祸一案的调查结果。”

“我没预料到周峻茂会死于一场意外的车祸,我安排的剧本里,本该是由那家亲子鉴定机构的负责人告诉杨波结果,我再‘机缘巧合’下拿到这份东西,跑到杨波面前兴师问罪,我会先激怒他,再气急败坏地对他断言,‘爸爸不会认你’。杨波这个人我了解,非常浅薄,这种冲击下,他很容易会口不择言,运气好的话,我可以拿到一些将来用得着的录音。同时杨波受到刺激,很可能会憋足了劲,想用‘认祖归宗’的事实打我的脸,对此我还有后续安排——可是你现在看见了,周峻茂死得太不是时候,我的计划才刚开始就夭折了。”

“你听说周峻茂的死讯后,第一时间意识到,虽然自己的计划被打乱,但也算是个机会,所以你暗示周怀信报警,把警方和公众的注意力吸过来,推出杨波做挡箭牌,然后借着车祸疑云的余波,自导自演一出好戏,把周峻茂之死弄得更加扑朔迷离,先嫁祸杨波,再用公益基金的事引导警方调查郑凯风,趁着周氏动荡,一举消灭两个敌人,同时利用舆论煽风点火,让周峻茂彻底身败名裂——”

周怀瑾的喉咙动了动,没有解释,算是默认了。

费渡:“你就不怕周氏从此一蹶不振,到了你手里也是个烂摊子吗?”

“现在的周氏,是周峻茂的‘周’,”周怀瑾低声说,“和他生前身后的声名血脉相连,也是他的一部分,我要打碎他的金身雕塑,至于其他的……不都是身外之物吗?费先生,如果你心里也有一根从小长在心里的刺,你会因为害怕自己倾家荡产而不敢拔出它吗?钱、物质……对咱们这样的人,有时候真的没那么大的吸引力。”

费渡在听见“心里的刺”那一句时,手指下意识地又紧了几分,几乎将矿泉水的瓶子捏进去了,这时,几个医护人员拎着调用的血浆一路飞奔着从他们面前跑过去,往手术室里赶,脚步声中仿佛含着不祥的韵律。

周怀瑾猛地站起来:“医生,我弟弟他……”

周家人是恒爱医院的大金主,一个护士模样的工作人员委婉地说:“您放心,我们一定全力抢救。”

周怀瑾听出了对方的言外之意,脚步踉跄了一下。

费渡一把撑住他的胳膊肘:“周先生,怀信对你来说,也是身外之物吗?”

周怀瑾好像被踩了尾巴一样,脸色陡然变了。费渡却不肯放过他:“你和你的狗腿子胡震宇一唱一和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什么,可是他没有声张,而且还配合你们把这场戏演了下去,你知道他对胡震宇说什么?”

“我不……”

“他说他不懂你们那些事,他只要你平安,”费渡把声音压得又快又硬,像一把短而锋利的匕首,冲着周怀瑾的耳朵戳了下去,“事后我诈他话的时候,他甚至想替你认下‘绑架’的这口黑锅。周先生,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从刚才到现在,你给我讲了一出有因有果的王子复仇记,为什么你一句话都没有提到那个持刀行凶的女人,就好像你知道她为什么这么丧心病狂一样。你能不能告诉我——”

手术室的门一下从里面打开了,陡然打断了费渡的话音。

医院墙上一刻不停地往前赶着的挂钟仿佛跟着停顿了一下,周怀瑾惊惶的目光看向里面走出来的医生。而与此同时,费渡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他摸出来看了一眼,骆闻舟言简意赅地给他发了一条信息——“董晓晴死了。”

费渡一愣,当即放开了周怀瑾,第一反应是把电话拨了回去:“你怎么样了?”

骆闻舟那边一片嘈杂,还未及吭声,费渡面前的周怀瑾已经“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他听见那医生说:“对不起周先生,我们真的……”

 

作者有话要说:

注:对话中引用的几句话来自《麦克白》。

分享到:
赞(72)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有点心疼

    眼熟我鸭2018/11/30 23:40:15回复
  2. P大可以去做一个阴谋家

    2018/12/02 13:23:43回复
  3. 哈哈哈 很皮哦

    匿名2018/12/08 17:09:29回复
  4. 费总的第一反应出卖了他 他第一时间 先关注的 骆大的人怎么样 这不是说明 骆大慢慢的走进了他的那一小方天地呢?

    匿名2018/12/26 17:06:31回复
    • 诶呦诶呦~你怎么样了

      匿名2018/12/31 13:26:30回复
  5. 各位不觉得周怀信很像一个追太阳的人吗。

    鼠太2019/02/13 12:11:17回复
  6. 突然有些可怜周怀信

    奚和2019/03/12 07:43:17回复
  7. 现在评论怎么越来越少了,大家都想看下一章~( ̄▽ ̄~)~

    。。。2019/03/17 08:01:55回复
  8. 该死的都活着,不该死的却死了。怀信死得太冤了

    匿名2019/04/07 08:56:58回复
  9. 刚准备吃一下怀信和怀瑾的骨科。。。然后骨科就be了

    匿名2019/04/15 13:11:5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