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麦克白(五)

什么!魔鬼居然会说真话吗?——《麦克白》

“董晓晴说,董乾一直都在跑这种长途,这个活不是偶然,因为觉得董晓晴从小没妈,他又要养家糊口,没时间照顾孩子,一直对这个姑娘很内疚,想多攒点钱给她当嫁妆。约车的人只要出价高,都会把时间卡得很死,途中上厕所都得跑着去,有的服务站还有偷汽车油的‘油耗子’,一个人开车根本不敢休息,连续走十个小时以上是常事,至于为什么偏偏这段路出事故,应该是意外,董乾前一阵子因为过敏住了一次院,出来以后就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失眠,很可能是身体缘故造成的……骆队,董乾的妻子死于车祸,他曾经因为这个很长时间不能开车,这么一个人,会主动撞人吗?”

骆闻舟原原本本地听完了肖海洋的汇报,由于怕鸡血刑警小肖再次发射升空,他管住了自己的嘴,没再好为人师地瞎指点什么,只是在电话里简短地表示知道了,顺便嘱咐那小眼镜早点回家。

这样看来,周老的意外,似乎并没有豪门恩怨、为争夺家产买凶杀人的狗血剧情。像周家这种显赫人家,有点风吹草动就要上新闻,肯定会是阴谋论者的狂欢,周怀信说不定只是借题发挥,闹一闹,把警察闹上门,制造一点真真假假的新闻,朝警方要个官方说法撇清自己而已——费渡说得有道理。

费渡还说……唉,费渡这个混蛋,骆闻舟想起他来就胸闷不已。

他一边胸闷,一边打算随便热点剩饭吃,正在洗手,骆一锅扭着胯地溜达了进来。

猫大爷可能是睡饱了觉,弓肩耸背撅屁股地伸了个大懒腰,心情颇为愉悦,黏糊糊地“喵”了一声,在骆闻舟脚底下闻来闻去,眯缝着眼睛往他裤腿上蹭。

除了要饭,骆一锅难得尽到一只猫的本分好好撒娇,骆闻舟很给面子,不顾刚洗干净的手,弯下腰打算给猫咪顺毛挠下巴。

骆一锅又大又圆的眼睛里寒光一闪,盯着他裸露在外的手,后爪带着整个猫身猛地一缩,眼见诱敌之计成功,跳起来就露出了尖牙。这猫但凡起腻,必有“猫腻”,骆闻舟作为资深铲屎工,熟悉猫科动物一切攻击前奏,早有准备地一缩手,凭借身高优势,让那死猫扑了个空,然后顺手落下一巴掌,拍在骆一锅脑门上,将它镇压回地板:“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

自从发现铲屎工衣服越穿越厚,咬裤脚咬不动了开始,骆一锅就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很多捕猎技巧,偏偏敌人狡猾,不按时回家,还不肯乖乖挨咬就范,骆一锅十分不满,怒气冲冲地甩着尾巴哈他,被骆闻舟一手兜着软肚皮拎到了半空。

“你说你们都想干什么?”骆闻舟没好气地揪着猫脸,“爸爸好吃好喝地对你们,下辈子的耐心都提前透支了,你们一个个就知道在我这图谋不轨,还有没有良心,啊?不是东西!”

骆一锅发出抗议的嚎叫。

骆闻舟:“闭嘴,你叫唤个球!”

球状骆一锅很快被制服了,蔫耷耷地垂下尾巴,老实地伸出四爪抱住他的胳膊。

骆闻舟气愤地和它对视了一会,还是骂骂咧咧地放猫粮去了。那猫记吃不记打,有吃的就忘却仇恨,从他身上跳下来打了个滚,又欢天喜地地在他手上来回蹭,单方面地与他和好如初。

骆闻舟:“……”

他被这些反复无常的东西折腾得心好累。

骆闻舟在自家地板上坐了一会,总觉得被费渡骚扰过的右手仍在隐隐发烫,一闭眼,他就会想起那张似笑非笑的脸,笑得他心浮气躁,并且因为自己这一点不受控制的心浮气躁而有些暴躁。

而这一点暴躁,在他凌晨时分从乱成一团的绮梦里挣扎着醒过来,发现自己身上某个部位不和谐地精神着时,终于攀升到了顶点。

不到五点,骆闻舟一脑门官司地在床头坐了一会,掀开被子爬起来,到卫生间打发了自己,顺手用凉水洗了一把脸。

他脸色阴晴不定地撑在洗脸池上,喘了几口粗气,在一个非常容易冲动的清醒状态里,心想,费渡那王八蛋要是再这么不知天高地厚地招惹他,他就不客气了。这年头,想当个“正人君子式的好人”就得受这种鸟气,这是什么道理?

忽然,原本趴在他床头的骆一锅“噗通”一下滚了下来,垫着脚跑到卫生间门口。

骆闻舟:“干什么?”

骆一锅回头看了一眼,冲他摆了摆尾巴,隐约的五环之歌顺着它身后传来,骆闻舟一愣,彻底清醒过来——他卷在被子里的手机响了。

“周怀瑾的飞机凌晨两点多一点准时落地,当时他还给家人发了短信,说已经打到了出租,嘱咐人不用接机,这个点钟路况顺畅,按理说半个小时、最多四十分钟,他就能到周家老宅,但是周家人足足等了两个小时也毫无音讯,再打电话,那边已经关机了!”

骆闻舟大步穿过一片警车,走向在二十四小时之内第二次光临的周家老宅:“周怀瑾不是个出则专车、入则保镖的大少爷吗?怎么还会半夜三更自己从机场打出租?”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了一个欠揍的声音不慌不忙地插话说:“周怀瑾就是这样的人,平时作风很低调,谦和有礼,很会照顾人,虽然一直有人说他太过温和、没什么魄力,但为人处世方面的口碑一向很好,半夜三更赶回来,不打扰工作人员和保镖休息确实是他的风格。”

骆闻舟一抬头,看见费渡穿戴整齐,已经等在了周家老宅门口,说完,还冲骆闻舟一点头:“骆队。”

无论是打招呼还是说话,费渡态度都十分淡定,好像傍晚时和骆闻舟不欢而散的人不是他一样。

周怀信已经哭成了一团烂泥,糊在他们家沙发上,打着滚不肯起来,没等骆闻舟走近,就听见他带着哭腔到处埋怨:“都说了我爸是被人害的!我都说了,你们不相信,现在我哥也找不着了!我们周家人死绝了,有些人就得意了是吧?警察呢?警察都是废物!”

骆闻舟眉头一皱。

周怀信已经看见了他身边的费渡,“嗷”一嗓子就嚎了起来:“费爷我没说你……我哥……我哥要是没了,我可怎么办啊?那些人不得吃了我啊?哎……不行……我我我心口好疼……给我药……”

保姆连忙迈着小碎步上来,递上了一瓶不知是哪个国家产的维生素,费渡顺手接过来,照顾他吃了,安抚周二少爷脆弱的小心灵。

骆闻舟眼角一跳,注意到费渡把他那身装模作样的学生装换下来了,穿了件比较正式的衬衫,而且重新戴上了眼镜——衬衫已经略微有些发皱,显然不是凌晨时分被叫醒时才穿上的。

此时,手机上的各种信息仍在疯狂推送,据说周氏集团旗下所有沾边的子公司股票都在跌,二十四小时翻滚的海外市场上成了空头们的狂欢,看费渡这身打扮,就知道他离开市局以后干什么去了。这货身上还带着“既得利益”的香水尾调,此时却又仿佛好人一样,坐在旁边“真心实意”地安慰六神无主的周怀信。

“手机定位到了吗?快点!封锁现场,无关人员不要随便进出周家,现在消息不宜泄露——陶然到机场了吗?让他先调出租车揽客点的监控,”骆闻舟来到嗑维生素的周怀信面前,“小周先生,你哥的行程是什么时候决定的,都有什么人知道航班信息?”

周怀信西子捧心地捂着胸口:“昨天爸爸出事以后我联系他的……什么人知道?什么人都可能知道吧,我也不清楚,他平时的机票好像都是公司助理定的。”

周怀信话音刚落,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男子就大步闯了进来:“怀信!怀信!我刚听说就从外地赶回来了,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警察?”

周怀信听见来人声音,维生素也顾不上吃了,挣扎着从费渡怀里爬起来:“胡大哥,我大哥失踪了!”

费渡好整以暇地一整领口站起来,远远地冲那焦头烂额的中年男子点了个头,对旁边的骆闻舟小声介绍:“这个人叫胡震宇,是周氏在内地总部的实权负责人之一,是周怀瑾的大学同学,立场鲜明的‘太子党’。”

骆闻舟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跟着费渡拉领口的手,落在他的脖颈和若隐若现的两截锁骨上,随后强行把自己的视线撕了下来,潦草地一点头,转向旁边的肖海洋说:“周家两代人先后出事,不可能是巧合,周峻茂的车祸深挖一点,不要只听那姑娘的一面之词。”

肖海洋应了一声,飞快地跑了。

此时,晨曦已经不甘寂寞地从地平线一下爬了上来,原本还算安静的燕城苏醒过来,即将陷入一整天的嘈杂。

陶然的电话很快打过来了:“出租车找到了,车牌号是燕BXXXXX,原来的司机被人打晕扔在路边,刚才自己醒过来去了医院,五分钟以前,他在医院协助下找辖区派出所报了案。现在这辆车找到了,在……”

一个技术人员抬起头:“骆队,定位到了周怀瑾的手机!”

骆闻舟一抬眼,电话内外两个人的声音几乎交叠在一起:

“白沙河岸边——”

“白沙水域附近!”

周怀信两眼一翻就栽到了胡震宇身上,被一大帮人七手八脚地抬上沙发才悠悠转醒,“嗷”一嗓子哭了:“胡大哥,我哥不会让他们给沉到河里了吧。我要宰了杨波那个杂种!郑凯风死到哪去了,为什么爸爸出事他也还不回来……”

胡震宇听到一半脸色都变了,连连示意周怀信闭嘴,却根本控制不住这个非主流的神经病,顿时冷汗热汗齐下,只好勉强对一干外人们挤出一个得体的微笑:“怀信还年轻,家里突然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太受打击了,情绪有些失控,不要听他胡说八道。”

周怀信闻言,诈尸似的坐了起来,双眼泛红:“我没胡说!肯定就是那个杂种,你们别以为能把我蒙在鼓里!那狗娘养的不安好心很久了,害死我爸和我哥,大可以欺负我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是吧?连郑叔叔都站在他那边!”

胡震宇陡然提高了声音:“怀信!”

“派一队兄弟去白沙河找,”骆闻舟低声吩咐,随即转向胡震宇,“胡总,既然出了绑架和疑似谋杀,就属于刑事案件了,你们的家务事也好,别的也好,都是重要线索,隐瞒重要线索是要负责任的,希望你明白这个事的性质。”

胡震宇八面玲珑,被骆闻舟这么公事公办地逼问也没什么愠色,他伸手擦了一把汗:“是是,道理我都明白。郑老诸位警官应该也听说过,年轻时候就一直是我们周老的左膀右臂,虽然年纪不小了,但还是咱们集团的中流砥柱。”

“至于杨总……杨波先生,那是周老的董秘,年轻有为,确实很能干,平时太出类拔萃了,所以难免有些不好听的风言风语,传到怀信耳朵里,再加上杨总是那种……你们年轻人怎么形容?‘别人家的孩子’,周老在世的时候没少拿他教训怀信,关系不太好也正常,但你要说他能干出伤害周老和周总的事,我是绝不相信的。”胡震宇一边说话一边小心翼翼地留神着周怀信,避免他又发疯,“那两位也都不在国内,昨天一出事就通知了,也在往回赶,现在应该都在飞机上,我把航班号发给你们,麻烦还在机场的警官照顾一下,真的不能再有第三个人出事了!”

杨波,出类拔萃的青年才俊,年纪与周怀信相仿,却已经爬到了周氏的高层,听起来确实很像传说中的“私生子”。

骆闻舟抬头看了费渡一眼,费渡无声地冲他点了一下头,肯定了他这想法。

就在这时,郎乔忽然一路小跑着奔进来:“老大,不好了!”

骆闻舟看了一眼被她这一嗓子叫得竖起了耳朵的周家人,冲郎乔打了个手势,带着她来到了门外:“怎么?”

“你快看。”郎乔拿出手机。

“周氏继承人周怀瑾遭绑架”的消息短时间之内刷上了各种头条,下面还附带了一个什么链接,已经被删了。

“是我紧急通知网监删的,”郎乔说,“连的是一段视频,在这。”

随着她手指一点,屏幕上出现了一段视频,晃动的镜头一亮,对准了一个昏迷在椅子上的男人,镜头不慌不忙地围着他的脸打转,从各个角度清晰地拍了一遍——昏迷的男子约莫三四十岁,保养良好,打扮偏稳重,看不大出具体年龄,即使这么个狼狈样子,依然能看出本人相貌堂堂,颇有风度。

费渡只扫了一眼就认了出来:“周怀瑾。”

骆闻舟头皮简直有些发麻。

这绑匪不要钱,不害命,第一时间不联系受害人家属,却先把视频发到了网上,到底是要干什么?

英剧看多了吗!(注)

 

作者有话要说:

注:这个梗指的是英剧《黑镜》

分享到:
赞(49)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杨波噗哈哈哈哈哈哈,我叔叔叫杨波哈哈哈,还是个死肥宅,一秒出戏

    匿名2018/11/13 21:38:16回复
  2. 我的天甜甜提了黑镜!

    凉嫣2019/01/08 12:40:07回复
  3. p大的阅读量是真的大

    匿名2019/01/13 19:54:51回复
  4. “你说你们都想干什么?”骆闻舟没好气地揪着猫脸,“爸爸好吃好喝地对你们,下辈子的耐心都提前透支了,你们一个个就知道在我这图谋不轨,还有没有良心,啊?不是东西!”
    “们”?!

    骆一锅2019/01/26 23:23:11回复
    • 你居然除了我以外还对别人好吃好喝?!!

      骆一锅2019/01/26 23:25:57回复
  5. 还有大爷我!我是他老公,他当然要好吃好喝地伺候着我!

    费一锅2019/02/11 15:47:34回复
  6. 骆一锅失宠现场w

    鼠太2019/02/13 10:15:0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