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朗读(二)

骆闻舟从审讯室出来的时候,觉得自己也有点神志不清了,高强度、长时间的问讯过程对双方都是一种折磨,尤其面对许文超这种心理素质的嫌疑人,不给对方喘息的余地,其实也是不给自己喘息的余地。

在外奔波的仍在寻找各种证据支持,审问的和被审问的则要通过对方的神色、字里行间流露出的细微信息互相欺诈、互相判断——

他们到底掌握了多少证据,苏落盏到底说了多少?

他方才哪里相互矛盾?哪句话可能是真的,哪句话是避重就轻?

他们是不是在诈我?

往哪个方向诈才能让他承认?

稍一松懈,立刻就会被许文超抓住机会狡辩翻供,想换个人来都没戏。

骆闻舟脖子以上基本停工,完全是凭着肌肉记忆自动导航回办公室。

曲桐的父母听见消息,已经不顾劝阻追到滨海去了,只剩下郭恒一个人。

骆闻舟看见他的背影,以为郭恒睡着了,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随手从旁边拿起一件不知谁扔在那的制服外套,正想搭在他身上,郭恒这时却忽然一抬头。

他眼角的皱纹自鼻梁“一波三折”直至鬓角,像干渴的地面上皲裂的伤疤,微微发黄的眼白中,蛛网似的血丝缠着眼球,没有一点睡意。

往日里热闹的刑侦队办公区域里鸦雀无声,要么是还在外面忙,要么已经撑不住睡了。两个男人相对无言,空气仿佛黏成了一团,凝滞不动,再强大的空调扫风也吹不开。

良久,郭恒才艰难地率先开口:“你们……你们那位姓陆的领导都和我说了。”

骆闻舟缓缓地拉开了一把椅子,在他对面坐下。

“没说太具体,”郭恒说,“他说你们有些细节还在核实——现在你能告诉我具体情况吗?”

骆闻舟顿了顿:“二十年前的那个夏天,郭菲偶然结识了一个自称和老师一起来莲花山的女孩,她穿碎花连衣裙,长得很漂亮,就是似乎总是分不清东南西北,跟她问了几次路。有一天补习班下课时,郭菲再次偶遇那女孩,女孩好像很着急,声称带她的老师住院了,她一个人找不到回宾馆的路。郭菲是个热心的孩子,每年期末的教师评语都有‘乐于助人’一条,至今还留在莲花山小学档案馆里。她试着给对方解释了几遍,对方一直不明白,她想,反正只是绕一小段路,应该也晚不了几分钟,于是决定亲自带那女孩去她的目的地……”

从他第一次提到“郭菲”的名字开始,郭恒就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浑浊的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滚,被一道一道的皱纹截住,又往花白的鬓角而去。

骆闻舟说到这里,略微停了片刻,伸手按在郭恒肩膀上,瘦骨嶙峋的肩背与起伏不定的胸口组合在一起,就像一只单薄陈旧的破风箱。

郭恒艰难地从周遭抽了一口气:“你说,你接着说。”

“那个女孩——就是苏筱岚,骗郭菲喝下加了东西的饮料,把她留在了宾馆,等待凶手吴广川出院。吴广川故意以‘身体不好’为缘由,脱离了大部队,自己得到了一辆公车,在杀害了郭菲后,吴广川把她藏在后备箱里,离开了莲花山。苏筱岚拿了郭菲的铅笔盒。”骆闻舟说——尽管他知道,无论是从苏筱岚的日记、犯罪手法的一致性等一系列的事实推断,当年杀害郭菲的其实应该是苏筱岚,骆闻舟用看似客观的语气轻轻地把事实扭了个小麻花,“苏筱岚和凶手的畸形关系,让她对受害人十分嫉妒,行至途中,她与凶手因此发生冲突,一怒之下跑下车,翻过那座您发现的大斜坡,看见了垃圾场附近的公共电话,她突然想出了一个发泄的方法——给您打了那通尖叫电话,还让您听见了铅笔盒晃动的声音。”

“她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她嫉妒郭菲有您这样的父母,有幸福的家庭,长成了一个比她好一万倍的小姑娘,拥有她多活二十年也得不到的东西。”

郭恒顺着这句话音看向骆闻舟,一时说不出话来。

“郭叔,您当年没有杀错人,您只是……太善良了,根本没有怀疑过那房子里的另一个人,”骆闻舟轻轻地说,“但是因为您在她面前杀了吴广川,震慑住了苏筱岚,苏筱岚第一次知道她做的这些事是会招来报应的,她后来也一直过着畸形又痛苦的日子,而且极大地降低了作案频率,您无形中救了不少潜在受害者——至少有上百个。”

郭恒却一抬手遮住眼睛,泣不成声。

骆闻舟:“郭叔……”

“别说了,”郭恒胡乱地冲他摆着手,“别费心捡好听地安慰我了,我谢谢你。”

当年恰恰是因为他贸然动手捅死了吴广川,让苏筱岚再也不敢使用同一种方式折磨受害人家属,甚至在那之后调整了作案手法,才让那些后来遇害小女孩的档案悄无声息地混在了众多走失儿童中间,足足晚了二十年,才重见天日。

郭恒曾经冲动易怒,但他并不傻,听得出这种破绽明显的谎言。

“那我的菲菲现在在哪?”

“当年的主犯苏慧并没有参与此案,所以我们推断,郭菲应该在当时莲花山通往市区的国道沿线。”

“还能……还能找到吗?你们还找吗?”

“能找到,”骆闻舟说,“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说没就没,肯定还藏在哪,总有迹可循,就算一时找不着,以后也总有希望,就算别人都忘了,我也记得,您放心。”

郭恒是在又一个晨曦中离开市局的,骆闻舟一直目送他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他不知道郭恒以后会怎么样,但不管是六十岁、七十岁还是八十岁,人总归还得活着,日子总归还得继续过,眼睛总归还得向前看。

也可能是骆闻舟的自我安慰,他觉得郭恒的背比来时似乎直了一点。

骆闻舟拖着脚步走回办公室,半瘫在椅子上,长出一口气,随即感觉自己好像还忘了点什么事,一抬头,看见桌上摆着一杯已经凉透了的咖啡。

对了,他让费渡等他来着!

不过显然费少爷不可能在局里等他一宿,应该是早走了。

就在骆闻舟迷迷瞪瞪地拿着那杯咖啡端详的时候,旁边突然伸过一只手,拎走了杯子,随即,一股幽暗的木香调古龙水味顺着那人的袖口钻进他的鼻子,骆闻舟下意识地抽了口气,鼻子有点发干。

费渡不知又是从哪个金贵酒店里爬出来的,换了一身行套,在骆闻舟迷茫的注视下把酒店打包来的早饭和咖啡放在他办公桌上。

骆闻舟下意识地说:“你吃饱了撑的吧,有家不回天天住酒店,那酒店你们家开的?”

“也可以这么说,”费渡理所当然地回答,“我控股百分之六十。”

骆闻舟:“……”

特意跑到工薪阶层面前炫富的老板都是王八蛋。

“你不是让我等着,有几句话要跟我说吗?”

“哦,对。”骆闻舟打开咖啡喝了一大口,试图借着咖啡因找回遗失的脑子,“我想跟你说……”

他打算说什么来着?

骆闻舟停了一下,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记忆出现了短暂的断片,怎么翻都是空白一片,一个标点符号也想不起来,提前体会了一回阿尔兹海默症的症状。

费渡的白衬衫开始变得有些晃眼,几乎晃出了重影。

“我跟你说……”

费渡看着他说梦话似的胡言乱语了几个音,随后整个人顺着椅背的方向一歪,居然就这么睡过去了。他连忙眼疾手快地托住了骆闻舟还拿在手里的咖啡,轻轻地把差点摔在地上的杯子解救出来,又给骆闻舟的手摆了个舒服的造型。

那男人略微皱着眉,十分憔悴,眼皮折叠了三层,平时刮得很干净的下巴上冒出了一层胡茬,莫名多了几分颓废系的“叔感”,显得脸瘦了一圈。连轴转了四十八小时,就算是天仙也萎靡了,脸色当然不会太好看,但莫名的,他平时那种油腔滑调的公子哥气散去,某种更厚重、更坚实的东西紧跟着水落石出。

费渡侧身靠在他的办公桌上,伸出两根手指捏住骆闻舟的下巴,轻轻掰过来仔细端详片刻,像个收藏古董的人端详把玩一只珍贵的汝窑瓷器,片刻后,他站直了,无声无息地叹了口气,承认自己是被这张脸打动了。

郎乔正好拖着死狗一样的脚步从外面滚进来,本来觉得自己躺在大马路上都能睡死过去,不巧迎面撞上这一幕,满脑门的瞌睡吓得如鸟兽散,只觉得从小到大看过的“霸道总裁”系列黄色小说吹着口哨从她眼前呼啸而过,警花目瞪口呆地在门口挺成了一具僵尸。

居心不良的“霸道总裁”丝毫也不慌张,还扭头冲她眨眨眼,格外耐人寻味地笑了一下,指了指旁边一大袋食物,示意她自取,然后端起骆闻舟方才喝过的那杯咖啡抿了一口,飘然而去。

陶然被初升的晨光刺得有点睁不开眼,被赶来支援的同事换下来休息,他随便抖落了一下一身的泥土,随便钻进了一辆车,这时,手机震了一下,常宁发了一张合影过来,晨晨靠在她怀里,手指紧紧地拽着姐姐的衣角,却还是很努力地冲镜头笑了。

“大夫说晨晨都是轻伤,可以出院了,小姑说要好好谢谢你们,改天可不可以请你和同事们回家吃饭?”

陶然第一次没有秒回女神信息,他拿着手机睡着了。

费渡打了辆车回到公司,趁上班时间还没到,把答应了苗助理的几份文件签了,然后在装潢讲究的办公室里独自坐了一会。

这是老费总当年的办公室,进门处有一个会客厅,有一个隐藏在墙壁里的酒柜,旁边是一个顶到天花板的大书柜,上半部分是各种典藏的孤本,羊皮卷、丝绸乃至于竹简,一应俱全,下半部分陈列的是办公室旧主人当年收藏的名表。

另一侧墙则是一整个用玻璃罩罩起来的展览柜,挂的都是古兵器,居中一把腰刀,据说是古代帝王所佩,刀柄雍容华贵,经年历久,刀刃依然雪亮,在展示柜冷冷的光下,几欲破柜而出、食肉饮血。

沙发中间是一个一米四高的陈列台,圆形,外圈是各种已经已经不再发行流通的钱币,围着中间一个小小的展台,摆放的是连续三年某国际珠宝设计大赛的冠军作品——只有三年,第四年没来得及放上去,收藏者本人就去滨海疗养院躺尸了。

每个第一次到他办公室来的客人都会被这小型博物馆似的会客厅震一下,人在这里逗留时间长了,金钱、权力、野心、欲望简直要从每一个打开的毛孔里往外钻。

而办公室与会客厅半隔半连,由一条仅供一人通过的过道相连,过道有一个巧妙的弯折,避免办公室的光照进来——办公室里两侧有通风小窗,背后则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窗,从这里能清晰地俯瞰大半个燕城,缓缓排队而行的车流与细小如蚂蚁的行人尽收眼底。

费渡起身,从一个上锁的文件柜里取出了一个不算厚的文件夹,文件夹里是几份合同、财务报表和几份重大资产变动说明。是当年以集团的名义和一个名叫“光耀基金”的合作。他父亲在位的时候曾经和这个基金有过合作,对旗下一处公益基金还有定期捐款。

约定的年限已经到期,合作自然终止,对方也没有再续约的意思。

而一份“滨海海洋资源休闲度假圣地——打造中国马尔代夫”的项目计划书静静地躺在那一打文件底部,是光耀基金曾经看中的一个项目,曾要邀请过他们注资,当年那个他父亲一言堂的董事会以“资金占用量较大,没有成熟的盈利模式”为由拒绝了,此后不了了之。

“滨海……”费渡用笔帽在上面重重地划了一道。

抛尸三大原则——

第一,抛尸地点绝对安全,不会有控制外的人来翻土掘地,没有人会发现地下的秘密。

第二,能完美地把尸体混入正常死亡的尸体中,即使被人发现,也不会报警。

第三,即便报警,警方也无法辨认死者身份。

其中第三条适用于二十年前,至今随着各种刑侦法医技术的发展,已经基本不可能实现了,那么以许文超的智商,一定会遵循前两条。

他为什么会选择滨海?

如果扔在海边,尸体被捕捞的风险会非常大,远一点的地方则需要有出海条件,而且不是每个季节都能去的,事必有些尸体只能埋在陆地上。

许文超和苏家三代人的籍贯、经历显示,他们和滨海市都没什么联系,到底是出于什么理由,让许文超选择了这里?难道只是自由摄影师偶然觉得那里风景优美、人迹罕至吗?

一个星期后,这起格外复杂,时间跨度格外长、格外耸人听闻的大案终于在两地警方的合作下,尘埃落定——绑架曲桐的赛车场琴师终于在各种威逼利诱下,指证了照片上其他四人中的一个,他们有严格的入会制度,必须要有介绍人,刚开始只被允许请小女孩苏落盏吃顿饭,要花很多钱,维持很久的长期关系,才允许成为“高级会员”。

“会员”之间相互指认,拔出萝卜带出泥地抓回了一串——包括并不在照片上,早已一些经退出交易的“老会员”。其中居然不乏一些人模狗样的“成功人士”,警察找上门来的时候很是轰动了一时。

郭菲的尸体和费渡提供的思路很接近,在当年莲花山到市区国道途中的一处乡村野坟场里,据当地人说,那里早先没有推行火葬的时候,是专门用来埋横死、夭折尸体的,当地有好多迷信传说,一般没人敢靠近,当年有个村民喝多了误入,偶然发现过其中有一个对不上的坟头,当场吓疯了,还流传过好一阵的鬼故事。

可惜出于忌讳,没人较真核实过。

新闻、取证、公诉……后续种种工作连轴转,告一段落的时候,骆闻舟这才惊觉,竟已经是九月中旬了。

他第一天恢复到踩点上下班的生活中,还没来得及心飞扬,就看见门口停了一辆小跑,有个眼熟的混账站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交警贴条。

分享到:
赞(58)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求P大改一改,把曲桐写活吧,哪怕一个能救下来也好啊,太可怜了

    居老师的娃2018/11/07 08:13:55回复
  2. 这种东西没有办法的,现实死了就是死了啊,真的吓人这种事

    匿名2018/11/13 07:14:20回复
    • 看的心里好难受

      居老师的娃2018/11/13 13:11:11回复
      • 魔鬼在人间

        匿名2018/12/28 20:08:57回复
  3. 我怎么突然觉得嘟嘟的爸爸也有问题

    匿名2019/01/04 11:54:54回复
    • 有问题

      沈葭白2019/02/18 19:47:30回复
  4. 答楼上问题,嘟嘟的爸爸简称变态,解释有很强的变态式控制欲,还有虐待倾向来着,嘟嘟的妈妈自杀就是为了保护嘟嘟能在费宇成手下活着,完廖剧透了,没事继续剧透,嘟嘟能活得这么人五人六,可能一半原因是嘟嘟妈妈自杀,自杀的原有我记得出来解脱还有告诉嘟嘟不要成为费宇成那样的人渣,还有一半的二分之一是嘟嘟自己不愿意再剩下的二分之一大概就是咱们骆队魅力真的很强大了,我在死亡边缘剧透,原谅我吧

    魂三三2019/01/14 00:16:27回复
    • 费承宇吧……

      沈葭白2019/02/18 19:49:30回复
  5. 哦,对了还有,现在所以解释不清的都是朗读者干的,不剧透了不剧透了要死要死

    魂三三2019/01/14 00:18:29回复
  6. 古董 啧啧啧

    匿名2019/01/18 01:47:47回复
  7. 我一个一刷的看到这里突然明白了什么……嘟父是不是都参与这些案件……

    匿名2019/01/21 23:21:11回复
  8. 众筹打死费承宇

    闻舟渡我2019/01/27 23:40:18回复
  9. 楼上+1

    四.2019/02/06 14:16:1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