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亨伯特·亨伯特 二十五

骆闻舟其实有一个单独的办公室,但不知是为了沟通方便,还是这个话唠不想自己待着,他的办公室跟外面是打通的,虽然中间有一道门,但上一次关可能已经是驴年的事了,被一堆众人放的杂物推平在墙上,基本等同于不存在。

屋里的植物养的很精心,窗台上附近的花花草草都长得欣欣向荣,喜光的在外层,喜阴的在墙角,摆得错落有致,唯独放在门口的两盆大绿萝命途多舛,被每天早晨懒鬼同事们的隔夜茶浇灌得奄奄一息,花盆里堆的碎茶叶已经快要沤出毒了。

骆闻舟的钱包和钥匙就那么大喇喇地扔在桌上,一点也不怕人拿——虽然在费渡看来,确实也没什么好拿的。

费渡老老实实地在他的办公室里等了一会,等得无聊,周围气味又让人难以忍受,他预感骆闻舟一时半会出不来,于是给他发了一条信息:“需要我帮你喂一趟猫吗?”

骆闻舟百忙之中只回了个句号,估计是忙得顾不上了,费渡当他默认,拎起他的钥匙走了。

骆闻舟家离市局不远,蹬自行车都能到,打车才刚过起步价。费渡一回生二回熟,刚把门拉开一条小缝,一团毛球就迫不及待地探出了头,下一刻,毛球猛地意识到来人不对,它“跐溜”一下,闪电似的钻回了沙发底下,伸着脖子紧张地往外张望。

头天晚上,他俩吃饭吃一半就被陶然一个电话叫了出去,屋里没来得及收拾,骆闻舟像应付大学宿舍突击检查卫生一样,把桌上的盘子碗一抄,一股脑地塞进了冰箱,由于空间规划不当,最后一盘炸丸子实在没地方放,只好暂时搁在了一米八的冰箱顶上——怀着对老猫爬高能力的侥幸之心。

显然,侥幸就是侥幸。

碎瓷片“星罗棋布”,从餐厅一路蔓延到了客厅,丸子七零八落地躺尸在地,每一颗上面都有牙印。骆一锅同志实验精神卓绝,可能是挨个品尝了一遍,才用穷举法得出了“都不合胃口”的结论。

猫食盆已经空了,灯下隐约有点发亮,不知道是不是猫自己舔的。

费渡像骆闻舟一样抓了把猫粮,想了想,又打开两个罐头放在旁边。

饿得舔盘的骆一锅本来禁不住诱惑,悄悄冒出了一个小头,倏地碰到费渡的视线,又战战兢兢地缩了回去。

费渡没理它,洗了两遍手,才算把猫粮的腥味洗干净了,然后他从厨房翻出扫帚,试着把满地狼藉扫到一起——他实在不是一块干活的料,扫了半天也不得要领。

费总吊着一只手,拄着扫帚站在旁边,客观地评价了一下自己的劳动成果,感觉自己把地扫得油光水滑,跟市局那以油擦地的食堂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果断放弃,从手机里翻出个熟悉的家政公司,临时请了个钟点工过来。

这时,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脚后跟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

费渡一回头,发现骆一锅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盆里的猫粮少了一小半,它吃饱喝足,终于鼓足了勇气,意意思思地围着费渡转了几圈,犹疑不定地在他脚底下闻。

发现费渡看它,骆一锅掉头蹿到了两米开外,好一会,见他没有什么反应,又探险似的重新掉头回来。

费渡一提裤腿蹲下,伸出两根手指递给它。

骆一锅先是本能地一躲,随后见他不动了,才颤着胡子凑过来闻,可能是闻出了亲切的猫粮味,它渐渐放下了戒备,用鼻尖碰了碰费渡,没有遭到什么不良待遇,它又大着胆子低下头,用头顶从他手心蹭过。

费渡的手一僵。

骆一锅见他反应迟钝,胆子更大了些,高高地翘起了大尾巴,自己给自己解除了警报,围着费渡左闻右闻地转了一圈,喉咙里发出了又娘又细的叫声。

费渡终于把悬着的手搭在了猫脊背上,顺着那油光水滑的毛轻轻地摸了一把。骆一锅扒在他身上找舒服的地方,偶尔把头往他袖子里拱,被费渡一抬胳膊挽了起来。

“你不记得我了?”费渡轻轻地问。

骆一锅支着它那颗没有拳头大的脑子,懵懂又有一点畏惧地看着费渡。动物会遵循本能,本能让它害怕费渡,尽管它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而同时,骆一锅又被骆闻舟养成了一只记吃不记打的生物,一碗猫粮让它克服了自己的本能。

费渡看着它,手心却突然冒出一层薄汗,轻轻地把骆一锅放在一边,他飞快地缩回了手。

小动物柔软的身体、起伏的呼吸和心跳,都让他觉得难以忍受。

他猛地站起来,避开了好奇的骆一锅,后背紧贴住墙面。

什么是“生命”?

这似乎是个生物学定义,但一般人明白这个词的时候,要比他们开始上生物课的时候早得多。

有些人是早早经历过一些生老病死的场合,大人们用自己的阅历,以更朴实或是更浪漫的方式解释过。

有些人则是在书籍与影视剧的不断重复中自行形成了一个边界模糊的概念。

费渡摸索出手机和耳机,瘾君子似的有几分匆忙地把那耳机塞进自己耳朵里,熟悉而忧伤的歌声立刻充斥了他的世界,他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猫身上,猫真是讨人嫌,吃饱了撑的没事,就去扒拉碎瓷片和滚了一地的丸子,玩得不亦乐乎,地上的油印更多了。

“什么是生命?”他耳边好像响起了那男人的声音。

男人握着他的手,让他把手放在了一只小动物身上,可能是小仓鼠,也可能是小鹌鹑或是小兔,费渡不记得了,总之是非常小的生物,小孩一只手也能握过来,只记得一团小小的毛球蜷缩在他手心里,温暖柔软,有心跳,心跳像是在颤抖。

感觉非常奇妙。

“这就是生命。”那个声音说。

突然,那只一直轻柔地引着他的手陡然缩紧,像一对巨大的铁钳,猛地把他的手往中间挤去,强迫他抓住了那只小东西的脖子,死死地捏住了他的手指。小动物挣扎起来,发出垂死的哀鸣,他下意识地也跟着挣扎,那男人却能轻易地控制住他,直到颤抖的心跳和徒劳的挣扎都在他掌心偃旗息鼓。

“这就是死亡。”那个声音对他说,“你看,其实生命和死亡之间,只是一个非常平淡的过程,并没有人们渲染得那么郑重其事。之所以要这样渲染,是因为人作为一种劣根性深重的社会动物,一方面想借助群体和社会更好的生存,一方面又难以克制种种离奇的恶念和欲望,所以需要互相约定一套有制约性的规则,比如所谓的‘法律’和‘公序良俗’,前者是和这个社会的契约,为了防止你私下里违约,又有了后者,让人接受群体价值观的洗脑,继而心甘情愿地和大多数人行为一致。认识到这一点,你就跳出了大多数人的窠臼。”

“你还想再认识一次生命和死亡的真相吗……摇头是什么意思?小朋友要谦虚,学过的东西要来回复习强化才能变成自己的,来,我们再重来一遍——”

钟点工的敲门声突然打断了他的思绪,费渡狠狠地一激灵,额角已经浸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一个小时以后,费渡拎着几杯现磨的咖啡重新来到市局。

这时,徘徊的受害人家属基本都已经走光了,只剩下曲桐的父母和郭恒对面坐着。一个是还不敢相信事实,期待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另一个在等迟到了二十多年的真相。郭恒正和曲桐的父亲攀谈着什么,对话时常被年轻夫妻突如其来的眼泪打断,彼此平复一会,再挣扎着互相安慰。

费渡才刚到刑侦队办公区,就看见一个身材敦实、眉骨带着伤疤的中年男人带着一帮人快步经过:“……还在家的,各部门留必要的人值班就行了,剩下的都去支援,小陶那边人手不够,我去打个报告申请和调集当地警力联合行动……”

他看见了费渡,忽然话音一顿。

费渡推断这个人应该是市局的某个领导,不知道骆闻舟是怎么和上级汇报的,他正打算上前自我介绍,只见那中年人冲旁边的人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抓紧时间行动,然后他自己走向费渡,先行伸出了手:“是费总吧,我是陆有良,市局的临时负责人,你上次的锦旗就是我签发的。”

费渡把咖啡放在一边,正经人似的握了一下他宽厚的手掌:“陆局,幸会。”

陆有良同他说了几句客套话,又说:“陶然他们已经找到了嫌疑人大规模抛尸掩埋的地点,咱们采取人海战术,挖掘工作应该会很快了,马上能给社会一个结果。”

怀念堂里,骆闻舟曾经提过,苏慧的老家在平海县,是燕城下辖的县区,本市的水源地之一,很有可能是本案的抛尸地。

于是费渡十分有礼貌地询问:“是在平海县吗?那边有个项目,我参了点股,正在建,工地上人手比较充足,如果有需要,我可以打电话叫人过去一起帮忙。”

“唔?”陆有良一愣,大概以为是费渡听错了,他特意解释说,“他们没说清楚吧,不在‘平’海,在‘滨海’,离咱们这开车得三四个小时,虽说也算是最近的海洋资源,不过行政区域划分上已经出省了,唉,这协调起来也是麻烦……”

光线晦暗的楼道里,费渡的瞳孔急剧地收缩了一下,他好半晌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沉尸入海?可最近不是台风季吗,尸体扔在海里不会出问题吗?”

“是,不方便抛尸到海里的都掩埋了,”陆局说,“现在就是在找这些,尤其是曲桐,那女孩太关键了。”

这时,方才被陆局调兵遣将的动静惊动的曲桐父母和郭恒都跟了过来,打算询问案情进展,几个值班员连忙跑上来,想阻止他们进入办公区域。

“哎哎,别,”陆局忙说,“让他们过来坐,家属心情都理解,我去跟他们说几句话。”

费渡清了清有些发干的喉咙,适时地说:“您忙,我不打扰。”

陆有良冲他一点头,重重地叹了口气:“参与本案的嫌疑人实在……唉,抓住了也未必能尽如人意,就怕二十年前的事再重演啊。”

他说完,朝费渡一点头,快步与他擦肩而过。

可能是近年来社会加强了对环保的重视,据说滨海一代本想开发,但一些环保相关的资质和手续一直办不下来,于是拖延至今。

四下也就是几个小岛上的疗养产业还算发达,附近有个油画村,每年固定时间段、固定签约学校会带学生过来写生,还能给那农家乐性质的海滨“度假村”带来点生意,剩下时间基本是门可罗雀。

不沿海的地方山地较多,连绵起伏、人迹罕至,只有一些经年日久的旧路穿梭其中,杂草与未经打扰的密林正是绿意浓郁,充斥在微咸的海风中。

所有路段都已经被封上了,照片墙上所有清新美丽的风景照地点都被挨个标记出来,绵延近十公里,竟然是沿着同一条已经看不清边界的小路,燕城的警力与从滨海市区抽调来的当地警察沿着一条圈起了无数黄线。

“陶副队,发现一处……啊,等等!这一块尸体是新鲜的!”

曲桐小小的身体被切割成了七八块,分别掩埋,黎明时终于拼凑整齐,尸体上的切割痕迹与向阳小区那间屋子里的其中几把刀具相符,法医甚至还成功地从尸体身上提取到了一点精液。

这不幸中的万幸让郎乔逮捕的中年男子当场崩溃。

“我当时跟的是另一个小孩,已经知道她父母工作忙,经常自己回家了,没想到会遇上这么劫匪绑票这么奇葩的事……当时我都想报警了,是那个小女孩,就那个苏落盏一直蛊惑我,她说她喜欢这个,拼命撺掇我抓这个,正好西岭我熟悉,脑子一热……”

“我没有杀人!绝对没有杀人!完事以后我就走了,真的,当时那个男的——清洁工,气冲冲地闯了进来,一把揪住苏落盏,我看不对劲,赶紧自己跑了……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会这么丧心病狂啊,真的您相信我!”

“我那么喜欢她们,怎么舍得害她们呢?”

分享到:
赞(56)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最后那个变态说的那句话真让人反胃,变态和苏落盏跟踪曲桐,怎么就知道曲桐会跑出来,老师为什么会把报警给曲桐而不是别的孩子?现在出现的这些人是不是都是背后那只黑手的旗子??

    阿藏2018/12/20 14:07:22回复
    • 可怜的孩子,遇害之前受了多少罪啊

      匿名2018/12/28 19:52:56回复
    • 我靠,要是像你这样子分析就真的太恐怖了,老师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还保护他们差点死掉

      匿名2019/01/04 11:44:57回复
    • 我宁可相信是凑巧……即便不是曲桐跑下来苏落盏也迟早有其他的方法达到目的

      匿名2019/01/21 23:04:38回复
    • 曲桐是个意外,那天晚上苏落盏和那个男的在一起跟踪的是另一个女孩,但是临时碰到曲桐跑出来,苏落盏在一边怂恿那个男的对曲桐下手。如果曲桐没有跑出来或者没有跑到他们面前,或许就不会死

      沈葭白2019/02/18 19:45:37回复
  2. 好吓人

    匿名2019/01/13 18:55:29回复
  3. 总结,细思极恐,看默读不能深想,这个社会世界的阴暗啊,我们真的活得很幸福了,被保护的非常好

    匿名2019/01/13 23:52:34回复
  4. “偃旗息鼓 ”作者为何对这个词如此执着!(〟-_・)ン?

    北沐辰2019/02/08 23:06:1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