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亨伯特·亨伯特 十九

哪怕费渡突然脑残,在市中心非法飙车,被骆闻舟亲自逮回来关小黑屋,听起来也比他现在这话正常。

骆闻舟两侧的太阳穴狂跳不止,过载的CPU才刚降了一次温,眼看又有要熊熊燃烧的意思——四月份拿到的名额,就算费渡财大气粗、门多路广,开始准备这件事应该也是去年的时候了。

为什么?

他是一觉醒来突然醉心学术?急性吃饱了撑的?为了追陶然?还是突然发现自己厌倦了这个充满铜臭的世界?

这时,楼下大约是有些拥挤,一个中年女人手里拿着的照片被不小心碰掉了,她忙伸手去够,可是一阵风正好吹过来,把陈旧的相纸卷向了更远的地方,这分明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意外,对于神经足够敏感脆弱的人来说,却仿佛冥冥中暗示了什么似的,那女人突然崩溃,踉跄着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沙哑而富有穿透力的哭声扶摇直上,顺着楼道的窗户缝隙刺了进来,而在这种令人不安的喧嚣中,一个法医科的技术人员小跑着过来:“骆队,你们昨天送过来的样本检验结果出来了,布条上的血迹就是曲桐的!”

骆闻舟深吸了一口气,看了费渡一会,然后一言不发地往陆局办公室走去。

二十分钟以后,费渡拎着两盒冰激凌走进了暂时收容苏落盏的房间,往小桌上一放:“吃吗,要哪个?”

苏落盏看了看他,犹豫片刻,指了指草莓的。

费渡把草莓的让给她,自己拿起了另一盒,接着,他又从兜里摸出一副耳机插在手机上,打开一个球赛直播,翘起二郎腿,边吃边看,不搭理她了。

两个人相对无言地坐了一会,苏落盏刚开始安安静静的,不怎么和他有眼神接触,吃到一半,发现对方毫无开口的意思,她终于忍不住主动看了费渡一眼,她的目光扫过费渡的衬衫、手机,最后落到了他搭在桌子上的手腕上。

苏落盏歪头对着他的手表打量了片刻,脚尖在地面上轻轻点了两下:“你的表是真的吗?”

费渡可能是没听见,全无反应。

苏落盏等了一会,伸出一根手指,越过桌面,轻轻地在他手机旁边敲了两下。

费渡这才被惊动,揪下了一边的耳机:“嗯,什么事?”

他手机的音量放得很大,安静的屋子里,能听见解说员的吱哇乱叫从耳机里漏出来。

苏落盏咬着塑料勺的一角:“你是来干什么的,不审我吗?”

“哦,同事忙,让我过来看你一会。”费渡好像舍不得离开手机屏幕,目光只分给了她一秒就又落回了球赛上,答对得十分心不在焉。

别人问东问西,那女孩就装疯卖傻,可别人对她不感兴趣,她好像又觉得不甘心。

苏落盏刚开始隔一会往费渡那里瞟一眼,后来吃完了冰激凌,干脆盯着他看起来,主动搭话问:“你也是警察?”

费渡懒洋洋地回答:“实习生。”

“实习生很有钱吗?”苏落盏非常成人化地挑了一下眉,“你的表好像挺贵的,是真货还是高仿?”

费渡似乎觉得她这话十分好笑,先是十分讶异地挑起眉,随后忍俊不禁地笑出了声:“你还知道什么叫‘高仿’,小姑娘,这都谁教你的啊?”

苏落盏的脸色倏地一沉,明显被他这种逗小孩的轻慢态度冒犯了。

她记得这个左臂受伤的男人,当时在苏家老宅,他对她也是这样,好像不相信她能干什么,也不相信她会有什么威胁。

发觉自己瞒天过海的时候,心里往往是得意的,然而这种得意并不能持久,因为“扮猪吃老虎”的重点往往是在“吃老虎”环节上,一直扮猪肯定是没什么快感的——尤其还被人当成猪。

苏落盏咬了一下嘴唇,小心翼翼地评估着对方是真的对她不感兴趣,还只是在惺惺作态,过了一会,她忍不住半真半假地抛出了一个鱼饵,回答说:“那些叔叔们教我的。”

费渡一顿,却并没有追问她是“哪些叔叔”,他只是十分怜悯、又带着几分哄骗似的敷衍对她说:“以后没事了,你放心。”

这态度让苏落盏觉得好似一脚踩空,她忍不住又追问:“你的意思是我没事了吗?”

“我是说不会再有坏人伤害你了,至于这件事怎么处理你的问题,这还要再看,不过你的问题不严重,而且还小,不用负刑事责任,我估计只是收容教育吧,”费渡想了想,终于停了他那该死的球赛,好像重新想起了自己“警察”的职责,他睁着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开口却对着女孩说出了一串陈词滥调,“你们这些孩子啊,也不自己长个心眼,被坏人利用了,自己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孩子,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出去要好好学习,别再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你往后的路还很长……”

监控前的陶然已经趁着他们俩互相耗的时候打了个盹,刚一醒过来,就听见这一长串,他连忙揉了一下眼:“我天,这是费渡啊……这絮叨的语气,我还以为他被你附身了!”

骆闻舟在他的椅子上踹了一脚。

陶然顺势站起来醒盹,伸手抹了把脸,侧耳听了监控里三纸无驴的长篇大论片刻,随即微笑起来:“最近你们俩倒不吵架了,挺好。”

骆闻舟:“有什么好吵的?”

“那谁知道?”陶然笑了起来,“不是你们俩在花市区分局门口一见面就炸着毛一路掐回来的时候了?你还让人给他贴了张罚单。”

骆闻舟:“……”

“我早跟你说了,”陶然叹了口气,依然习惯性地做和事老,“费渡真的挺好的,你对他好一分,他能默不作声地给你十分,虽然偶尔嘴欠,但很多事他不会真的跟你计较,不然当时撞坏的那辆跑车他就不会轻易算了。”

陶然说完,做好了骆闻舟会报之以冷笑的准备,谁知等了好一会,骆闻舟一声没吭,还简短地“嗯”了一声。

陶然:“……”

最近地球上都发生了什么?怎么每天睁眼世界都不一样!

这时,监控里苏落盏突然站了起来,她整个人往前一凑,几乎趴在了小桌上,用肢体语言打断了费渡的思想教育。

苏落盏轻声问:“你觉得我只是被人利用的吗?”

“许文超已经逮捕归案了,”费渡正色说,“虽然还有点问题不明确,不过应该很快就能审出来。”

苏落盏充满神秘地笑了起来。

“如果你愿意指认他,当然也……”费渡说到这,故意停顿了一下,随即他摇头失笑,“算了,你指认有什么用——你还想吃点别的吗,我让人去买?”

苏落盏不理睬,追问:“为什么我指认没有用?”

“因为你是小孩啊,”费渡理所当然地说,“小孩又不能作证,这是一起性质很严重的案件,你说了他们也不会当真,当真了也不能让你上法庭——但是笑姑娘,有一点,我还是得说,你就算再害怕,动手伤害其他小朋友也是不对的,当时你还拿着刀,知道那有多危险吗,可能一不小心就……”

苏落盏骤然开口打断他:“也许是我一不小心,没能杀掉她呢?”

费渡垂目看着她,似乎愣了愣。

苏落盏伸出一根手指,反复转着自己鬓角的发梢,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她好像是个抛出了诱饵的猎人,等着猎物上钩。

费渡“严肃”起来,把手机扒拉到一边,正襟危坐地看着苏落盏:“我知道对于一些受过伤害的孩子来说,说服自己是受害人很难,你们可能错误地认为,只有坏人很酷,只有坏人才有本事,受害人都是柔弱愚蠢又活该,甚至会对那些做坏事的人进行盲目的模仿,但……”

“受害人本来就是柔弱愚蠢又活该。”苏落盏朝他做了个鬼脸,“像羊一样,只会咩咩叫,又傻又笨,一骗就走,一碰就尖叫,一杀就死,完全没有活着的价值。”

费渡拧起眉,惊怒交加瞪着苏落盏:“你怎么能这么想!”

从他一直把她当成愚蠢的小孩子,试图“教育”她的时候,苏落盏心里就有一把饱含戾气的焦躁,恨不能撕开对方那张温和的脸,直到此时看见他神色一变,那股焦躁才少许缓解,无端觉出些许说不清的快意。

“反正我是无论怎么样也不会判刑了,对吧?”苏落盏得意洋洋地看着费渡,“那些羊真的很傻,说什么他们都信,你去接近他们一次,第二次他们就把你当朋友,随便带他们去哪都会跟来……哈哈,我要笑死了。”

“苏落盏,”费渡嘴唇微微有些颤抖,“你不要胡说八道!”

苏落盏还没有机会看见曲桐的父母收到那段录音后是什么表情,光想一想,她就已经心痒难耐,此时自动把对面那年轻“警察”的痛苦和不忍嫁接到了她的想象上,她兴奋得眼睛都亮了起来。

“我没有胡说哦,”她天真无邪地用脚尖轻轻踢着地面,“这是我妈妈教我的,她说别的动物遇到危险,要么会战斗,要么会逃跑,只有小羊不一样,它们只会吓破胆子,然后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谁叫跟谁走。不过我妈妈也是一只羊,也很蠢,我偷看过她的日记,她像我一样大的时候也吓破过胆子,从那以后连自己的签名都不敢留下。”

费渡:“……什么签名?”

苏落盏十分俏皮地伸出一只手,模仿着电话听筒,放在自己耳边:“因为保护她的‘骑士’死了,所以她再也不敢了。”

“骑士?”

“超肉麻的吧?”苏落盏轻蔑地笑了起来,“其实只是个关系好的‘食客’而已。我们家里的人就是靠狩猎而生,除了抓‘小羊’,我妈什么都不会,后来她老了,连正事也干不好了,只能靠我养活……呼,她可总算死了。”

“……够了,别说了,”费渡艰难地说,“你才多大?”

“我七岁就会了,”苏落盏很高兴地冲他抿着嘴笑,“我妈用我抓来的小羊招待客人,有时候也让我陪着客人出去‘打猎’,吃完带回家,剩下的事,客人就不用管了,她自己会处理,这是从她妈妈那学来的手艺。”

监控前的骆闻舟站了起来:“去查苏筱岚那个烂酒鬼妈!”

刚进来的郎乔听了这句吩咐,又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陶然一身的瞌睡已经全然不翼而飞:“什么意思?那孩子是说,苏筱岚的母亲当年就是以贩卖雏妓为生,吴广川只是她的客人?还有,为什么我们问她的时候她一言不发,费渡不问她却偏要自己说?”

“你们拿她当嫌疑人,是警察的态度,”骆闻舟注视着屏幕,轻轻地说,“费渡拿她当‘天真的孩子’,是‘家长’的态度,所以她下意识地要寄‘录音’给他。”

只有费渡能吸引她聊下去,不是因为他当问题青少年的经验更丰富,而是对苏落盏实施抓捕的时候,只有费渡用了“正确”的态度。

“不可能,”费渡猛地站了起来,不小心碰到了小木桌,它“咣当”一声响,又重重地落在地上,“当年的凶手是吴广川,吴广川已经被受害人家属刺死了,那以后再也没发生过……”

他说到这,猛地一顿,突然睁大了眼睛,好像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

“你不知道而已呀,”苏落盏欣赏着他的表情,“不过那个叔叔确实不冤,我妈妈喜欢他,可他也是个大人渣,有我妈妈一个不满足,还是会喜欢那些蠢羊,她嫉妒得要发疯,所以发明了一种‘好玩’的签名。”

费渡:“你和许文超也是同样的关系?”

“才不是!”苏落盏不满地叫了起来,轻蔑地说,“他算什么?他也配吗?他顶多就是个临时清洁工!”

费渡陡然提高了声音:“那你为什么要往曲桐家里寄录音!”

苏落盏笑嘻嘻地把双臂撑在身侧。

“好玩呀。”她说。

“老大!苏筱岚的母亲名叫苏慧,早年没上过几天班,单位就倒闭了,失业在家染上了酒瘾,经营过一家‘棋牌室’,有一辆二手的进货车!”

分享到:
赞(158)

评论26

  • 您的称呼
  1. 大半夜看,好吓人啊。。

    匿名2018/12/22 01:18:00回复
  2. 嗯 。。是挺吓人的

    夜北子2018/12/29 01:19:37回复
  3. 这样的孩子让我想到白夜行

    匿名2019/01/02 08:24:06回复
  4. 所以说关于未成年人啦还有哪些关于小孩子的法律真的是要改改诶~ 唉~

    匿名2019/01/18 00:44:03回复
  5. 啦啦啦

    2019/01/18 21:28:14回复
  6. 突然觉得自己能安然无恙的活这么大真不容易

    四.2019/02/06 11:57:57回复
  7. 这章留言少 来加一个 给p大打call

    匿名2019/02/08 04:29:53回复
  8. 路过

    陆眸2019/02/08 19:05:44回复
  9. 感谢我生在一个平静的小镇……

    如月隱2019/02/12 14:37:37回复
  10. 费渡是在……装么?套她的话?

    匿名2019/02/12 17:00:06回复
    • 分析心理,然后用合适的态度语气对她,让她自己把事情都说出来

      沈葭白2019/02/16 18:27:57回复
  11. 这个逻辑好缜密啊

    叶喻2019/03/09 09:20:33回复
  12. 三楼 我也想到了白夜行

    奚和2019/03/11 08:58:00回复
  13. 嘟嘟自己经历伤痛,还是富二代,却是个正直正义之人

    匿名2019/03/14 13:02:46回复
  14. 啊啊啊,大半夜的看这个真的好吓人啊,抓紧我的小被子,嘤嘤嘤【怕怕】

    葵玄2019/03/19 01:01:30回复
  15. 妈呀,联想到孤儿怨

    居间人2019/03/25 07:57:14回复
    • 孤儿怨!!!我也是,一直忍不住把孤儿怨的小女孩带入成苏落盏

      匿名2019/04/20 08:50:49回复
  16. 费总不去当演员可惜了。费事儿爱了爱了

    匿名2019/04/18 21:10:21回复
  17. 话说嘟嘟的演技超好的!为爱打call!

    花楹2019/04/22 23:42:08回复
  18. 这案子太刺激惊悚了

    匿名2019/05/28 09:26:38回复
  19. 一位影帝的表演

    人间失格2019/06/06 14:54:01回复
  20. 一想到通讯录的名字 费事儿我就想笑哈哈哈

    xue2019/07/07 21:36:48回复
  21. 同想起白夜行,话说白夜行里面女主是同吗,和自己刚坑过继女睡时感觉有点像同

    川下穷河2019/07/10 20:19:50回复
  22. QWQ为什么你们都说吓人,就我没什么感觉嘛?我只想捋清案件顺便看一场甜甜的恋爱

    匿名2019/07/11 21:40:38回复
  23. p大这么内行应该也是研究过心理学的叭,我妈学心理学的,我给她看,她说如果不是系统学过的能做到这种的都是nb的人

    江虞2019/07/13 21:19:15回复
  24. 奈何在下没文化,一句卧槽行天下。
    !!!∑(゚Д゚ノ)ノ

    今天也是爱谢俞的一天。2019/07/20 01:44:1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