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亨伯特·亨伯特 十六

“每当我追溯自己的青春年华时,那些日子,就像是暴风雪之晨的白色雪花一样,被疾风吹得离我而去。”

——《洛丽塔》

“同志们今天辛苦一点,吃夜宵的钱和姑娘们的面膜钱我给你们报销,有老婆孩子的回头我替你们给家属写忏悔信——今天就算通宵,就算把苏家旧宅掘地三尺,也得把这个事审清楚,不管怎么样,曲桐那个小女孩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骆闻舟冲着对讲机说完,转向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的费渡,“少年,我感觉你可能是扫把星转世,这生日过得真是幸福美满。我是不能送你回去了,给你叫辆车,还是经过哪个酒店把你放下凑合凑合?”

费渡不答,反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问:“你们值班的时候,一般吃什么夜宵?”

“一般是地沟油豪华套餐,”骆闻舟表情有点辛酸,“偶尔有个别讲究人,可能吃点档次高的,比如麦当劳。”

费渡:“……”

“废话,”骆闻舟一打方向盘转向市局方向,没好气地说,“都跟你似的不好养活,我报销得起吗?前面就有一家酒店,半个月工资睡一宿,我给你停一下?”

“我不住那家,他们家大堂的熏香太呛了,卫生间还没有浴缸。”费渡慢吞吞地对“饥餐炸鸡肉,渴饮地沟油”的苦逼公务员说,接着,无视自己引发的一系列汹涌的仇恨,指挥道,“接着开吧,你们局附近有一家六星服务还凑合,我可以自己溜达过去。”

骆闻舟:“……”

他忍了半晌,终于忍无可忍:“费总,你一天到晚除了玩就是混,一点正事也没有,你家的钱够你挥霍一辈子吗?以后败家了怎么办?喝风都没人给你刮。你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过了今……昨天,去民政局领证都有法律效应了,你能不能少作一点!”

费渡没受伤的手肘撑在车门上,不出声,只是撑着下巴笑。

骆闻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看他就发愁,要不是因为可怜他今天是残障人士,几乎想把此人从车上扔下去。

过了一会,费渡又问:“你确定不需要我继续帮忙吗?”

“你有编制吗?拿工资吗?”骆闻舟到底没让他自己走过去,临近市局的时候,他一边数落着,一边临时拐进马路对面的辅路,冲着一处堪为附近地标性建筑的酒店开去,“有你什么事?”

“我听说你们逮捕的所谓‘共犯’,是那个凶残的小姑娘指认的,除此以外再没有别的证据了,对吧?”

骆闻舟面无表情道:“调查过程保密。”

他话音没落,费渡就不紧不慢地接着说:“哦,对了,还因为他和二十年前的连环绑架少女案有点联系,所以看起来可疑。”

骆闻舟暗暗磨了磨牙,心里盘算着,等着事过了,非得回去好好查查,到底是哪个孙子嘴上这么没把门的。

“也就是说你们没有证据,那小姑娘还不满十三岁,智商看起来很高,但精神状况可称不上健康,她的证词,可信度有多少?你们抓住的男人今天的不在场证明可是警方亲自做的,如果他坚决抵赖呢?”费渡略微一摊手,“还有那个小女孩,你们从她嘴里肯定问不出什么的,反正你们不能对一个小女孩严刑逼供,难不成你们还打算连夜找一个专门从事未成年人罪犯心里的专家来?”

费渡所说句句属实,这也是骆闻舟比较头疼的。

今天晚上的所有行动全都缺乏现实证据的支撑,如果不是最后成功救出了晨晨,单凭骆闻舟多次自作主张和先斩后奏,第二天就得有他一顿好果子吃。

此时,他的车已经开到了酒店楼下,过剩的冷气扑面而来,带着酒店大堂里清冷宁静的熏香气息,沁人心脾。

即使已经是凌晨,门口依然有值夜班的门童上前,精神抖擞地上前迎客。

费渡下了车,正要往里走,忽然又想起什么转回来,弯腰敲了敲骆闻舟的车窗,拉开了驾驶员一侧地车门。

“手机落下了,”他说,“麻烦递给我一下。”

骆闻舟“哦”了一声,捡起副驾驶座位上的手机,正要递过去,费渡却好似等不及似的,伸长了手来接。

他因为车祸而显得有些凌乱的衬衫松松垮垮的垂着,从骆闻舟的角度,正好能看进他低垂的领口,那胸口有一点单薄,但陈列在一副轮廓分明的锁骨下,反而有种内敛的力量感,今天他倒是没有刻意喷古龙水,但此人腐化的肉体恐怕已经给来自世界各地的香精腌入了味,从领口往外透出一股隐约的、若有若无的男香,叫人还来不及仔细品味,就已经杳然无踪。

费渡伸长胳膊拿手机的时候,几乎要贴在他身上,然后一触即走,手指有意无意地碰了骆闻舟一下,抽走了自己的手机。

骆闻舟:“……”

深更半夜,一个性别男、爱好男、血气方刚且暂时无固定伴侣的青年,在无限的工作压力之下,猝不及防地遭到了这种撩拨,其惨绝人寰之程度,不亚于绝食三天的人上网看见米其林餐厅官博深夜报社。

“我明天早晨应该还在这,需要的话可以过来找我,”费渡若无其事地站直了,把他那遭瘟的手机往兜里一塞,“我可以替你们和那女孩聊聊,虽然我不是问题青少年专家,但我本人当问题青少年的经验比较丰富。”

骆闻舟心力交瘁地摆摆手:“你快滚吧。”

等费渡真的滚了,骆闻舟把车停在路边,连抽了两根烟,才从半硬的尴尬状态里恢复过来,他启动车子回市局,内心不由得充满了沧桑。

普通人学习紧张工作忙,还能以“相亲”的方式解决个人问题,他这种小众爱好者,在这方面则多有不便。

刚毕业的时候,骆公子也曾经像费渡一样四处浪过几年,然而后来发现,浪荡容易,找个合适的人却很难,而所谓的“醉生梦死”,基本也就是四个步骤,刚开始神魂颠倒,随后习以为常,再后来索然无味,最后落个恶心反胃,再加上有越来越大的工作压力转移他的注意力,骆闻舟慢慢过起了上班下班、回家撸猫的“夕阳红”生活。

可是心态“夕阳红”了,身体毕竟还年轻,生理世界和精神世界产生了极大的内在矛盾,骆闻舟心烦意乱地想:再照这么发展下去,搞不好哪天他就要对着骆一锅的大毛尾巴发情了。

他暴躁地一脚把油门踩到底,车子“呜”一声哀鸣,原地蹦了一下,蹦蹦跳跳地冲进了灯火通明的市局。

“骆队,许文超拘来了,在审讯室,苏落盏在另一间屋,小郎看着她呢,你是打算……”

话没说完,骆闻舟匆忙的脚步就顿住了,在楼道里看见了一个佝偻的人影。

“郭叔?”

郭恒捻灭了烟头,缓缓地站起来,努力挺了挺后背……依然挺不直。

骆闻舟:“您怎么……”

“你今天下午去找了我,是要重新调查当年那件案子吗?”郭恒目光灼灼地看着他,“是吧?我女儿……这么多年一直没找到。我听说你们刚才找回了一个女孩,人还活着,是真的吗?那现在是抓住嫌疑人了吗?是不是当年菲菲的事也有希望问清楚,除了吴广川之外,还有别的共犯吗?”

老人浑浊的双眼里,似乎重新点着了当年杨老提过的火焰,几乎让人难以直视。

骆闻舟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能狼狈地搪塞:“我们一定尽力。”

说完,他脚下抹油,连忙跑了,走出去老远,仍然觉得郭恒在注视着自己的背影,目光快要把他的后背烧穿了。

审讯室里的许文超在一天之内二进宫,从“协助调查”变成了“嫌疑人”,半夜三更被人从住处拘出来,他脸色十分难看,布满了熬夜的憔悴,嘴角甚至冒出了胡茬。

此时,他的态度显然没有那么客气了,十指扣在一起,放在自己腿上,苍白的脸上有股说不出的神经质。

“我没有,”许文超的语气无奈又无辜,话却说得很尖锐,“我再说一遍,我没有绑架过小女孩,也没有杀过人,行车记录你们看过了,非法跟踪、窃听,你们也干过了,我想请问一下,侵害一个人的基本人权到了这种地步,你们找到我杀人的证据了吗?”

审讯的刑警冷冷地说:“苏落盏绑架同校的女孩,对受害人实施虐待,并且意图谋杀未遂,她在犯罪现场两次打电话给你,当着所有人的面指认你是她的共犯,你还有什么要狡辩?”

许文超往椅子背上一靠,用他特有的轻言细语说:“一通电话,一句孩子话,我就成了杀人犯,我今天算是明白,什么叫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了。”

“苏落盏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又为什么要诬陷你?”

许文超顿了顿,静静地抬起眼,监控前的骆闻舟看清了他的眼神,心里突然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这个人太镇静、太笃定了,全然没有一点慌乱,好像怀揣着一张不为人知的底牌。

“因为我和她妈妈是恋人关系,”许文超说,“是,下午来的时候我没有说……因为我怕惹麻烦——我从小就喜欢苏筱岚,可是她不喜欢我,她宁可过得人不人、鬼不鬼,也不肯接受我,只有得知生命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她才自私地决定施舍给我一点温情,我却为此感激涕零,甚至想和她结婚……如果不是她没能等到这一天,现在我就是苏落盏的继父。因为没有这层法律关系,我想要收养那孩子很困难,只能慢慢想办法,同时尽我所能给她提供物质条件,有什么事,她会给我打电话,这很正常。”

“但你没接。”

“我没接,因为我发现自己被窃听了,”许文超坦然说,“即便那电话不是她打的,是随便某个送快递、推销房地产的电话,我也不会接。警官,我有权在公权力的重压下保持最后的自由吧?”

“那这么说,苏落盏是诬陷你了?”

“我不知道那孩子为什么这么说,如果是真的,那我也真的很伤心,她妈妈一直比较忽视她,相比而言,我自觉是个称职负责的准继父,这女孩从小放养,确实有些行为很过界,我也管教过,也许她对我有一点逆反心,”许文超说到这里,略微顿了顿,“也或许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是有人引导她。”

另一位刑警猛地一拍桌子:“你少他妈来这套!幸存的受害人作证说,苏落盏在给你打完电话以后,曾经说过‘他不来,我自己也行’的话,苏家的旧宅也一直是你雇钟点工清理,从你的账户上走的水电费!你维护一个快拆迁的旧房子干什么?分明就是有不可告人的事!今天要不是我们盯你的梢,那个被绑架的女孩没准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许文超摇摇头:“维护一座旧宅,和绑架杀人之间的因果关系在哪?按照您这个逻辑,所以本市范围内发生的刑事案件,都应该由市政负责了?”

“他不是说自己烧坏过脑子吗?”骆闻舟诧异地一挑眉,“我看这机灵得很啊,难道傻逼也是间歇性的?”

“骆队,他要坚持否认,咱们也没有别的证据啊,难不成要给他上测谎?”

“去查他的账户、信用卡、名下的车和房产……拿着他的照片去各大租车行问问,还有私人关系,他作案时开的车也有可能是借的。曲桐案发当天行车记录没问题,只能说明他没开自己明面上那辆车,我不相信他有能耐凭空藏起一辆四个轮的来……”

骆闻舟话音没落,就听见审讯室内的刑警问:“我再问你一遍,二十七号晚上,你在什么地方?”

“在家看书。”许文超面不改色,“我是个自由职业者,不用每天上班,在家看书很正常。”

“既然在家看书,你租车干什么?”

这就是诈供了。

如果许文超当天在西岭开的不是自己的车,那么无论是问熟人借,还是私下里有一辆挂在别人车牌下的车子,都是有迹可循的,很容易查,相比起来,最好的选择是去一些管理不正规的租车行租一辆,有一些野鸡租车公司干脆就是非法经营的,隐藏得很深,这也是许文超最有可能的做法。

骆闻舟闭了嘴,双臂抱在胸前,凝神等着听许文超的说辞。

谁知许文超面不改色地一挑眉,好似十分真心诚意地诧异了一下:“警官,您在说什么?”

“二十七号傍晚,你开车跟踪一辆从西岭出发的校车,伺机想对车上十一个女孩中的一个人下手,结果正好目击了校车被绑匪劫持,这个过程中,有个叫曲桐的女孩从那辆车上逃了出来,遇见了你和苏落盏,出于信任,她向你求救,上了你的车,谁知道反而把自己葬送在你这种禽兽手上!”

许文超哂笑:“这简直……”

审讯的刑警厉声打断了他的辩解:“博物馆外围的监控拍到了你的车牌号,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警官,”许文超冷静地问,“请问这是二十七号晚上几点的事?”

负责审讯的刑警冷冷地说:“你自己不知道吗?”

“我真的不知道,”许文超轻轻举了一下自己的双手,摇摇头,“好吧,既然你们存心想诈我,看来是不会告诉我确切时间了,但是我还得为自己说句话,如果这桩案子发生在前半夜,那我恐怕是来不及赶过去的。我家的位置您看见了,开车到您所说的西岭地区,至少得三个小时……这还是不考虑堵车和天气不好的情况下,二十七号晚上八点半左右,我在家里叫过一次外卖,订单号和送餐时间都有记录,运气好的话,送外卖的人或许还记得我。”

骆闻舟心里“咯噔”一下,发现自己的预感成了真。

“我建议您尽快去核实,也还我清白。”许文超低头看了一下表,“看来我要在公安局里过夜了,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请律师?哦,对了,还有,虽然到现在为止,我还不太清楚苏落盏到底做了什么,但她毕竟还小,警官们可不可以对她温和一些?如果有必要,我愿意承担监护人责任。”

分享到:
赞(137)

评论38

  • 您的称呼
  1. 看默读和柯南一个性质,教你学会怎么犯罪后处理得当

    匿名2018/11/12 23:13:39回复
  2. 然后被发现

    匿名2018/11/12 23:13:56回复
  3. 然后狡辩,最后获罪

    匿名2018/11/30 13:23:07回复
  4. 然后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男一男二关系进一步推进,为下文奠定恋爱基调

    夜北子2018/12/29 01:07:40回复
    • 最后确认关系,再给你送一场惊心动魄的生离死别,泪点过后,男一男二关系更上一层楼,疯狂发糖和大把狗粮(在这里感谢费总和刑警大队的骆闻舟骆队长提供的高级狗粮),最后男一男二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隔壁残次品蘭易lanyi2019/05/01 11:44:58回复
  5. 完美~

    夜北子2018/12/29 01:08:16回复
  6. 鼓掌!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8/12/30 12:09:24回复
  7. 撒花

    66ccff2019/01/03 13:25:00回复
  8. 吃瓜~

    匿名2019/01/18 00:21:43回复
    • 精辟!

      隔壁残次品蘭易lanyi2019/05/01 11:46:01回复
  9. 。。你们怎么把词说完了,让我怎么办?

    匿名2019/01/19 22:39:56回复
  10. 哈哈哈哈哈坐等吃瓜

    匿名2019/01/20 14:30:20回复
  11. 咱们应该是一个语文老师教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匿名2019/01/20 14:31:11回复
  12. 这俩还等啥呢?

    匿名2019/01/23 22:26:16回复
  13. 楼上几位很皮哦

    匿名2019/01/28 08:37:34回复
  14. 看默读和柯南一个性质,教你学会怎么犯罪后处理得当然后被发现然后狡辩最后获罪在这个过程中你会发现逮捕你的男男或男女总要秀恩爱

    匿名2019/01/29 09:44:46回复
  15. 窃听。扯谎?背后还有?

    南清2019/01/29 23:06:24回复
  16. 额…….路过ㄟ(▔ ,▔)ㄏ

    匿名2019/02/08 18:26:42回复
  17. 我操许文超真的是按照亨伯特来写的…

    匿名2019/02/12 23:27:30回复
  18. 评论区里都是人才啊~~(╯﹏╰)b

    沈葭白2019/02/16 18:24:06回复
  19. 评论语文真好●v●

    叶喻2019/03/06 19:49:45回复
  20. 我觉得有必要去补这几本名著了。

    唐槐久2019/03/15 00:11:23回复
  21. 哗了个狗。。。

    北辰2019/03/22 17:16:14回复
  22. 不在场的证据,外卖,白夜追凶?

    居间人2019/03/25 00:48:36回复
  23. 看見他的費渡我驚了一下

    小十六2019/03/26 01:57:47回复
    • 二刷才发现这个细节确实也惊了一下

      xue2019/07/15 21:25:42回复
  24. 骆队负责抓人,嘟嘟负责少量审讯,推断案情,很有可能还做善后…………

    隔壁镇魂来的快乐的小青筋2019/04/03 00:20:58回复
  25. 看的有点快的缺点是容易看岔。我把徐文超看成许文,然后就…..
    许文,超晒笑了一下
    许文,超低头看表
    我:???超低头,有多低

    放假回来的歇山2019/04/04 22:38:26回复
    • 很低很低hhhhh

      花楹2019/04/22 23:16:04回复
  26. 深更半夜,一个性别男、爱好男、血气方刚且暂时无固定伴侣的青年,在无限的工作压力之下,猝不及防地遭到了这种撩拨,其惨绝人寰之程度,不亚于绝食三天的人上网看见米其林餐厅官博深夜报社。
    等费渡真的滚了,骆闻舟把车停在路边,连抽了两根烟,才从半硬的尴尬状态里恢复过来,他启动车子回市局,内心不由得充满了沧桑。
    哇哦,硬了

    匿名2019/04/18 17:31:07回复
    • 不,是半硬

      喜欢芒果和毛猴2019/06/09 18:28:24回复
  27. 费总开始撩骆骆了

    巍澜2019/05/30 06:07:25回复
  28. 我有点困,不过怕现在睡了做梦Σ(っ °Д °;)っ

    匿名2019/07/10 02:00:22回复
  29. 现在看小说都要懂名著了(;一_一)想哭

    凌雾2019/07/12 19:13:41回复
  30. 哈哈哈哈

    匿名2019/07/15 23:09:52回复
  31. 而我的关注点在骆队蹦蹦哒哒的车上….

    匿名2019/07/17 20:07:19回复
  32. 当我意识到看小说居然要带脑子的时候我就觉得我跟这个时代脱节了。ヾ(༎ຶД༎ຶ)ノ”

    今天也是爱谢俞的一天。2019/07/20 01:21:17回复
  33. p大的风格,先撩的是受,比如赵处,比如嘟嘟,比如脆皮狗

    小巍2019/07/21 16:43:2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