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快去给我拿牛奶和小香肠!

沈巍几乎是刚说完, 立刻就后悔了,他不知道和赵云澜说这话有什么意义,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隐隐期冀什么, 只是那么一时片刻间,觉得自己真是可鄙又可笑。

沈巍惯于含蓄,那句话几乎已经算是生生剖开了胸口,把自己的心晾在对方面前了, 然而他却不想知道赵云澜的回复, 只是觉得自己当断不断,本来是不配对他说这样的话的。

他一生杀伐决断, 从未曾这样优柔, 想来……大概是因为没遇那个真正一喜一怒都牵着他一根心弦的人而已。

沉默了一会,沈巍低下头侧身推开车门:“谢谢, 那我上去了。”

赵云澜都觉得自己快要分裂了, 他无所不用其极地追了沈巍小半年, 都快把人捧在手心里了, 描述具体过程, 可谓是“没皮没脸, 要星星不给摘月亮”, 自觉就算是个真直男, 也能让他掰弯了——但他是绝不敢用这种态度对待斩魂使的。

他和斩魂使认识多年, 不算深交, 但至少关系不错,可怎么也亲近不起来。但凡一个人有起码的知人之智和自知之明, 都会对斩魂使这样的强者保持足够的尊重。

他的强大并不在力量——斩魂使的力量源于天生,这没什么好说的——而在这个人本身。

自来极阴晦的地方只生魔物,不生仙道,这是有道理的,一无所有的时候堕落尚且容易,何况这些阴幽之物大多天生就手握利刃。

亘古以来,斩魂使是唯一一个以污秽之身出神入圣的奇葩,没有一颗坚如铁石的心是不可能的,赵云澜毫不怀疑,斩魂使……沈巍这样的人,哪怕有一天粉身碎骨,落到泥沼里,也必然是无比尊贵、叫人不敢亵渎的。

沈巍低头开车门的时候,那平时只觉得好看的侧脸有说不出黯淡,赵云澜自己也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他忽然伸手按住车门:“我还没到过斩魂使的地盘,你不请我上去坐坐?”

沈巍的眼睛似乎刹那就亮了起来,然而他终于也只对赵云澜客气地点了点头:“请。”

赵云澜锁好车,心情微妙地跟着沈巍上了楼。沈巍家非常干净,尤其和赵云澜那惨烈的狗窝相比——电话和电视上都盖着防尘罩,垃圾桶干干净净,桌子上一打一打的文件放得整整齐齐,卧室的门锁着,看不见里面的端倪。

只是不明原因地少了点人气。

沈巍:“坐。”

看着那没有一丝褶皱的沙发,赵云澜简直不好意思一屁股坐上去,因此动作显得格外文明。

沈巍打开带热水壶的饮水机,接了一壶的凉水,没用它加热,而是直接把壶拿了出来,双手捧住水壶不到片刻的工夫,里面的水就沸腾了起来,他默不作声地取出茶杯和茶罐,沏茶倒水推到赵云澜面前:“我平时在这边只是落脚,不常住,没有新茶了,将就一下。”

赵云澜才不用将就——他压根也喝不出来新茶和陈茶有什么区别,他端起茶杯,手指感受了一下那烫人的温度,忽然开口问:“大人为什么要一直瞒着我?”

沈巍顿了顿:“说了反而尴尬。”

赵云澜差点让他给气乐了:“是啊,你倒是省得尴尬,净围观我尴尬是吧?看我办的那些破事特欢乐吗?我二逼,这是没什么好说的,我承认了,可是大人,你这事办得也相当不厚道吧。”

沈巍没有反驳,好脾气地笑了笑,而后转移了话题:“那天碰上的鬼面人,你下次要是见了,千万要小心他。”

赵云澜低头吹了吹浮在表面的茶叶:“他是冲着四圣来的?”

沈巍:“嗯。”

“那四圣凑在一起,又会怎么样?”赵云澜问。

沈巍:“四圣产自盘古脚下、天地阴阳大秩序之前,洪荒伊始,那时有魂无灵,有生无死,人即是神,神也如蝼蚁,四圣秉承混沌之初的力量,真要被有心人集齐利用,恐怕会颠倒一切。我职责所在,不能让它们落在那人手里。”

赵云澜才听到这里,就沉默了,这反而弄得沈巍有些不安——他不怕赵云澜问,就怕赵云澜不问,这人有分寸,凡事点到为止,不该说的话绝不说,不该问的事绝不问,但是心里有自己的猜测,沈巍最怕的,就是摸不清他究竟猜到什么程度了。

过了好一会,赵云澜才缓缓地问:“鬼面人脸上带着面具,那天我看见你一直对他的面具有顾忌,是不是因为他的脸我认识?”

他当时就注意到了,果然卷向鬼面人面具的一鞭也是故意的!

沈巍脸色一白,鬼面人其实长什么样都不要紧,他们俩都是游走阴阳两界的人,皮囊就只是皮囊这个道理,谁也不会不清楚,可这其中的各种牵连是他万万不想给赵云澜知道的,但沈巍君子惯了,要他开口骗人,编不出词,也说不出口,因此一时僵住了,竟不知该怎么回答。

谁知赵云澜立刻打住了他的话音:“好,你不用说,我知道是谁了,也不会再追问,你……你别皱眉。”

他最后几个字语气不自觉地放轻,仿佛依稀是那人惯常的、不易察觉的体贴,沈巍觉得心里像是被人轻轻挠了一下,喉头一干,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赵云澜一口牛饮了整杯的茶水,觉得自己试探过界了,心里颇有些过意不去,于是站起来说:“在外面跑了这么长时间,还出了不少事,你早点休息吧,我不吵你了。”

说完,他就往外走去,都已经走到门外的时候,沈巍忽然叫住了他:“那天我酒后无状,除了脱体离魂之外,有没有做别的有辱斯文的事?”

赵云澜脚步一顿。

沈巍看起来好像有些紧张。

赵云澜回头对他笑了笑,他的笑容不是冷就是坏,很少会这样,带着满是安抚意味的温柔,指指自己,有一种半开玩笑的口气说:“有啊,大人对我好一番投怀送抱,至今想起来本人都受宠若惊。”

沈巍一时分不出他说得是真是假,却听出了他满不正经的调笑味,只好用一种无奈的眼神看着他:“别人都对我避之唯恐不及,你好大的胆子。”

赵云澜嬉皮笑脸,内心沉重。

他和沈巍道了别,走到楼下,在上车之前,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沈巍屋里的灯光还亮着,他住的楼层不算高,赵云澜眼力好,能看见一个人影正站在窗前,正静静地看着自己离开。

好像一直在默默目送着他的背影。

传说他是千丈戾气所生,大煞无魂之人,自黄泉尽头而来,刀锋如雪……然而赵云澜却总是想起他每每从黑暗里来,又从黑暗里走,孤身一人,与无数幽魂一起走在冰冷冰冷的黄泉路上,从来形单影只的模样,心里却忍不住怜惜他。

他不知道自己前世今生到底和这位斩魂使有什么纠葛,对方摆明了不想让他知道。

赵云澜没有当着沈巍的面刨根问底地追究清楚。一来那天酒店里男人眼睛里压抑的情愫,让他觉得诚惶诚恐,几乎有些不敢触碰,二来……他也实在不愿意去揭人伤疤,平白无故地伤人尊严。

纵然一直以来他哄着宠着沈巍,几分真心几分假意、几分是情几分是欲实在难说,可翻脸就说这么无情的话,赵云澜也实在做不出来。

他靠在自己的车上,抽完一整根的烟,这才捻灭扔进垃圾桶,钻进车里,慢慢地驶出了这一片住宅区。

赵云澜到家的时候,黑猫大庆已经在冰箱前蹲了良久,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气势汹汹地质问:“我的猫粮呢?朕不过有一段时间没临幸你,你竟然就把朕的猫粮扔了,大逆不道,大逆不道!”

赵云澜没接它的话,默不作声地换了鞋,倒了一小碟的牛奶,又切了几块香肠,一起给大庆送到微波炉里转——他的冰箱还是沈巍填满的。

大庆诧异极了,围着他的裤脚转了一圈,凑上去仔细闻了闻:“你怎么了?怎么一副吃了耗子药的死样子?”

赵云澜伸长双腿,仰倒在沙发上,把黑猫拎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盯着它的眼睛问:“我十岁那年,你找到我,把镇魂令带给了我。”

黑猫莫名其妙地点点头,不明白他怎么开始怀古了。

“我当时作为一个欢乐多的弱智儿童,还以为自己是个男版的美少女战士,”赵云澜苦笑了一下,轻轻地摸了摸肥猫的头,“大庆,你现在跟我说句实话,我到底是什么人?”

大庆一愣。

“你说你是镇魂令的令奴猫妖,每一代的令主都是你找到的,我一直觉得镇魂令就像是有剑魂的古剑一样,只要符合了它的条件,任何人都可以是令主,但是……其实镇魂令主自古就只有一个人是不是?”

大庆圆溜溜的眼睛瞪着他,有时候它伪装的不好,那眼神实在不像一只猫。

“我左肩上的真火去了哪里?又是因为什么而获罪?”

这句话问得大庆的毛都炸了起来:“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诈你的,蠢猫,怎么跟他一样好糊弄……”赵云澜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有些疲倦地往沙发上一靠,“可是纸里始终包不住火,发生过的事总会被人知道的,你炸什么毛?”

大庆细细地“喵”了一声,迟疑地凑过去,就像只真正的毛团猫咪一样,用头顶轻轻地在他的小腹上蹭了蹭。

这死胖子难得这么乖,赵云澜抱起它,轻轻地顺了顺它的后脊。

“我不知道,”大庆轻轻地说,“我那时候还是只修行未成的小猫,每天只知道傻玩傻淘,你……你就和现在差不多的脾气,混蛋得很,也无法无天得要命,可是有一天,你突然走了很久,有……几十年那么久,没有人知道你去了哪,等你回来的时候,左肩上的真火就不见了。你亲自抱着我,难得有耐心地烤了条鱼给我吃,然后拿出了你的鞭子,把它化成了三张纸符,交给了我。”

大庆窝在男人温暖的怀里,闭上了碧绿的眼睛。

“我说了什么?”赵云澜轻轻地问。

“你说你闯了天大的祸,以后……恐怕就不会回来了。我带着镇魂令一直潜心修炼,足足找了你五百年。”

大庆的语气,几乎让赵云澜觉得那没心没肺的黑猫就快要哭了,他忍不住叹了口气,刚想说什么,就见大庆从他手里挣脱出来,一抖身上乌黑油亮的毛,站在他大腿上颐指气使地说:“所以你要对我好一点!微波炉都提示了五六遍了,快去给我拿牛奶和小香肠!”

赵云澜:“……”

于是他一抬手,把那只死胖子从自己的腿上掀翻了下去。

分享到:
赞(529)

评论47

  • 您的称呼
  1. 大庆真有意思,要是我也能养一只就好了

    爱辣条2018/07/27 21:26:23回复
    • 好喜欢大庆啊

      陈栎媱2019/01/12 13:38:35回复
  2. 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庆真情不过一秒哈哈哈

    蔚蓝2018/08/07 13:45:10回复
  3. 怎么感觉还是有点小心酸呀。

    侑黎2018/08/17 23:14:44回复
    • +1

      匿名2018/08/19 11:03:41回复
    • 嗯确实是

      匿名2019/02/21 11:46:15回复
  4. 赵云澜差点让他给气乐了:“是啊,你倒是省得尴尬,净围观我尴尬是吧?看我办的那些破事特欢乐吗?我二逼,这是没什么好说的,我承认了,可是大人,你这事办得也相当不厚道吧。

    匿名2018/08/30 19:58:49回复
  5. 二逼云澜欢乐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P传说中的肉2018/08/31 18:28:28回复
  6. 心疼巍巍π_π

    匿名2018/08/31 23:08:52回复
  7. 心尖颤颤的,自古打动人心的,还是情……

    匿名2018/09/04 07:42:56回复
  8. ……真實

    匿名2018/09/07 13:13:54回复
  9. 小说的澜澜是真的好宠沈美人,舍不得他受一点委屈

    匿名2018/09/09 16:07:23回复
  10. 我也想站在赵云澜☁的大腿上!

    匿名2018/09/14 11:58:09回复
    • 啊啊啊啊!天呐,我想污了,,,

      匿名2018/10/14 15:52:54回复
  11. 这章点赞这么少

    y2018/09/23 11:20:05回复
  12. 几刷之后才发现,澜澜真的好暖好苏,让人忍不住沉溺

    匿名2018/10/03 18:12:33回复
  13. 男版美少女战士
    kkk

    沈巍等等我2018/10/04 10:39:11回复
  14. 你别皱眉……
    真是心都软了

    匿名2018/10/06 02:15:55回复
  15. 想养一只大庆

    奈何缘2018/10/06 17:04:59回复
  16. 大庆比沈老师年龄都大啊!

    匿名2018/10/10 22:33:37回复
  17. 大庆好乖

    匿名2018/10/14 13:37:04回复
  18. 独来独往的斩魂使令人心疼啊

    2018/10/15 18:02:26回复
  19. 我大半夜的。。。我也想要牛奶和小香肠啊!暴风哭泣

    喵⊙ω⊙2018/10/19 01:13:46回复
  20. 亘古以来,斩魂使是唯一一个以污秽之身出神入圣的奇葩,没有一颗坚如铁石的心是不可能的,赵云澜毫不怀疑,斩魂使……沈巍这样的人,哪怕有一天粉身碎骨,落到泥沼里,也必然是无比尊贵、叫人不敢亵渎的。
    所以,就是因为这样,剧版镇魂的编剧才敢将沈巍改的这么惨吗?

    我巍2018/10/19 19:02:18回复
  21. 看着沈巍,很压抑,也很心疼,心被那种渴望而不可得的感觉包裹的都要窒息了

    沈巍的马甲2018/11/18 20:23:32回复
  22. 想到了剧版镇魂沈巍最后死的时候,冰锥拔起来再狠狠插进去,太惨了!居老师演出了沈巍,我已疯狂!

    匿名2018/11/23 14:39:58回复
  23. 牛奶和小香肠。。。咳咳咳咳咳咳

    性感幽畜有股沟2018/11/29 20:48:58回复
  24. 心疼

    匿名2018/12/02 00:38:29回复
  25. 我当时作为一个欢乐多的弱智儿童,还以为自己是个男版的美少女战士,”这句话真的是笑到我了

    匿名2018/12/09 15:47:19回复
  26. 好好的气氛瞬间毁了

    匿名2018/12/15 09:03:54回复
  27. 巍巍和澜澜都让人心疼。澜澜是山圣啊,结果一世一世轮回成现在这个二逼凡人,巍巍是上神啊,结果孤独痴守一个人受了几千年。

    匿名2019/01/06 13:10:02回复
    • 巍巍是鬼王

      匿名2019/01/16 21:15:51回复
  28. 赵云澜好暖啊 北老师也很暖

    匿名2019/01/11 12:29:18回复
  29. 好好的气氛说没就没-₩-

    专业毁气氛喵~2019/01/27 10:52:21回复
  30. ☁澜难得伤感一秒

    匿名2019/02/01 12:45:57回复
  31. 小澜孩明明这么厉害,这么心疼巍巍的心疼,我想再次给剧版寄刀片,把小澜孩削弱的太厉害

    匿名2019/02/01 16:00:20回复
    • 嗯呢

      匿名2019/02/06 14:21:38回复
  32. 2333333
    我发现现在的我离不开评论了……

    白墨2019/02/08 23:38:04回复
  33. 我表示想看一下有辱斯文的事情

    匿名2019/02/09 23:26:06回复
  34. 这个标题让我不禁想歪

    匿名2019/02/15 11:57:36回复
  35. 这章看得难受T-T

    沈就像2019/02/21 21:52:59回复
  36. 不会再追问,你……你别皱眉。
    看得心也跟着一颤……………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3/12 01:36:18回复
  37. 你别皱眉,澜澜好暖,真的是宠巍巍啊
    二刷二刷

    匿名2019/03/14 01:28:48回复
  38. 他的笑容不是冷就是坏,很少会这样,带着满是安抚意味的温柔——想到白宇手在嘴唇上擦的痞样子了! 小说里的赵云澜真的是一个太聪明的人啊!当得起昆仑君的名头!

    祝红2019/03/21 02:57:25回复
  39. 虽然澜澜看上去不着调,实际上是相当温柔而有分寸的一个人啊

    甚嚣尘上2019/03/22 11:26:00回复
  40. 赵云澜都觉得自己快要分裂了,
    嗯,赵处你本来就一暴躁精分

    匿名2019/04/16 02:21:55回复
  41. 为什么大庆会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为什么会有镇魂令主这个职位也没交代清楚

    匿名2019/04/20 23:36:3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