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我只是……为了一个人

足足有几分钟, 沈巍一声没吭,赵云澜也不催, 一动不动地坐在角落里, 病房里安静极了,几乎都能隐约听见手表表针滴滴答答的声音。

好半天,沈巍才忽然叹了口气,他一挥手, 身上的病号服就全部落了下来, 转眼就坐在了一件巨大的黑袍里,斩魂刀从他的手里凭空出现, 沈巍把那看似古朴的凶器别在腰间……这一回, 他没有再遮着脸。

“你怎么知道的?”沈巍静静地问。

赵云澜看着他,也不知想什么, 良久, 才开口说:“其实我不确定, 方才是诈你的。”

沈巍的表情一时难以用语言形容。

赵云澜随即笑了笑:“也不完全算诈, 多少有些蛛丝马迹吧。我前脚才进了瀚噶族的山洞, 你传信的小傀儡后脚就到, 我在山上方才提到掌灯阴差, 并没有说他是干什么的, 你却已经脱口他‘摆渡百人’, 实在叫我不得不想起那鬼差对着车头两拜才离开的事, 刚回到小屋里的时候,我问起祝红你的去向, 她那时的表情茫然了一会,似乎是直到你出现,才‘想起’有这么个人来,想来大人脚程该比我快些,大概是趁着那会时间去了‘那边’一趟吧。还有……”

还有山间的小屋里那看着自己的眼神——这虽然是他开始对沈巍这个人起疑问的最初动机,可眼下显然不那么适合在“斩魂使”面前说出来,赵云澜顿了顿,还是把这句话咽回去了。

“还有你呼吸心跳骤停,我一时好奇,在生死薄上追查了你的来处,它告诉我,‘沈巍’是个从不可说之处来的无魂之人。”赵云澜的手指轻轻地敲了敲自己的膝头,“这么说起来,你露的破绽其实不少。”

斩魂使沉默不语,他大概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其实赵云澜也觉得怪别扭的,他忽然后悔自己居然就这么直眉楞眼地说出来了,一想到自己以前跟在“沈巍”身边不怀的那个好意,他就恨不得直接躺倒失忆。

赵云澜按了按太阳穴,觉得自己今天晚上的智商大概是停机了,干的事没有一件不蠢。

两人相对沉默了好半晌,赵云澜才决定勇敢地正视自己丢人的过往,干咳了一声:“我以前没想到沈老师就是……咳,有胡闹不像话的地方,大人别跟我一般见识。”

沈巍默默地摇摇头。

赵云澜心里的疑问其实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了,可惜看见了沈巍那种有些茫然又有些无措的表情时,顿时就什么也问不出来了。

于是他走出去涮了杯子,和衣躺在病房给陪床人员准备的小铁丝床上,单人床又窄又短,赵云澜躺上去只能微微蜷缩着,显得有些委屈。

这么委委屈屈地躺下,他还不忘了顺口嘱咐说:“不早了,先休息吧,有什么事叫我一声。”

话音没落,赵云澜就想起对方其实并不是真的“病人”,他发现自己今天简直是说一句错一句。

赵云澜从未像现在这样,深沉而清醒地认识到关于“自己是个二逼”的这个悲催事实,于是他果断决定闭嘴,侧躺一边,闭眼假装睡着了。

只是这一宿,大概是谁也睡不着的了。

接下来的几天,祝红最先敏锐地发现了,他们赵处“老实”了。

具体表现在,他不跟朗哥那胖子出去鬼混了,不满嘴跑火车地胡说八道了,也不没事撩闲调戏沈教授了!

甚至连他们申请公费逛一逛当地夜市,也被赵处一挥手批了,既没有骂人,也没有凑热闹同去的意思。

在沈巍的“复查”过程中,赵云澜就每天就拿着个小平板,窝在医院病房陪床的小单人床上,上网或者看一些稀奇古怪的资料……唯一比较不同寻常的是,祝红听见赵云澜偷偷嘱咐郭长城,让小孩把他落在宾馆里的行李找出来,拿几件换洗衣服过来。

综合上述种种迹象,祝红意味深长地看着赵云澜,怀疑是他酒后那什么,把沈巍怎么样了。

难道是太惨烈了,以至于把人家半夜弄进了医院抢救?

对此,祝红还是有些疑惑的,一来赵云澜是个海量,那天真喝多了的其实是沈巍,以她对赵云澜的了解,他们赵处当时的状态顶多是“有点上头”而已,绝对没到失去理智的情况。二来赵云澜情场风评一向不错,跟过他的人都承认,这人舍得花钱,也不随便朝三暮四,跟前任从来都是好聚好散,从没听说过他有什么不良癖好,更没发生过强迫谁之类的事。

那难道是沈教授魅力大得让他们赵处一头栽进去,以至于要死要活了一番,又上演了非主流的强制爱?

祝红百般脑补不得其解,酸溜溜地想,姓沈的有那么好么?

那天晚上,赵云澜语焉不详地提了一句,让沈巍“配合”一下医院,也不知道沈巍是怎么配合的,反正过了两天,诊断结果就出来了,说他是因为酒精过敏导致的心脏麻痹。

临走送他们到机场的朗哥听明白这事,立刻好一番顿足捶胸,拉着沈巍的手:“兄弟,老哥哥要知道你不能喝,那说什么也不能让你碰一口啊!”

赵云澜一想起那胖子自称是谁的老哥哥,眼皮就忍不住跳了跳。

朗哥一边跟沈巍说话,一边还鬼鬼祟祟地觑着赵云澜的脸色,一见他面有菜色,立刻松开了沈巍:“下次咱们有空再聚,朗哥得给你赔罪,让你喝铁观音,我得当着你的面,一个人吹二斤不含糊,你看怎么样?”

沈巍不明白为什么他“一个人吹二斤”就算给自己赔罪了,只好客客气气地点了点头。

赵云澜伸手拎起两个人的行李,提醒了一句:“该过安检了。”

沈巍赶紧回身说:“我自己来。”

赵云澜往旁边闪了一下,一声不吭地替他把行李拎进去了。

目睹了这一现状的特别调查处熊孩子组,以林静为首,分别发出暧昧的干咳声,他们完全不能明白自家领导心里那一江春水向东流的苦逼,还唯恐天下不乱地各种挤眉弄眼,集体挤兑起赵云澜来。

只见林静深情款款地回过头,问楚恕之:“你饿吗?”

楚恕之用登机牌捂住半张脸,做娇羞状:“嗯,我还行。”

林静:“那你等着,我给你买点吃的去。”

楚恕之继续捂脸,好似牙疼犯了,“嘤嘤嘤”地说:“哎呀你别忙了嘛,飞机上都有。”

林静学着赵云澜的大爷样,一摆手:“那是给人吃的吗?就算是给人吃的,我能让你吃那个吗?”

……然后当时在龙城机场,赵云澜就给人家买了“给人吃的”垃圾食品。

想起当时领导犯二百五的场景,两个猥琐的老爷们儿对视一眼,发出猥琐的笑声。

祝红拿胳膊肘捅了捅郭长城:“哎,小郭,有对象吗?”

郭长城红着脸摇摇头。

祝红意味深长地对着赵云澜的背影说:“以后要想有对象,你得多和领导取取经,保证你变成新时代的万人迷——哦,不过当然,要是你想长久的有对象,那就得选择性学习,那货后期表现通常不值得借鉴。”

郭长城在面红耳赤里隐约觉得,祝红姐好像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公开诅咒领导。

赵云澜回过头来瞪了他们一眼,林静和楚恕之人来疯地领衔了新一轮的嘲笑。

带着一帮混账下属的悲情领导心里各种尴尬简直无法言说,他感觉自己山河锥都扎不透的脸皮竟然隐隐有些发烫起来。

来的时候,赵云澜特意找空姐调换了座位,一路像个追着屁飞的苍蝇,在沈巍身边不停地丢人现眼。

回去的时候,赵云澜是真没这个心情了,结果一对座位号,却发现负责换登机牌的林静好心好意地给他们俩留了个远离众人、还连在一起的座位。

林静帮他放行李的时候,偷偷在赵云澜耳边说:“领导,不用谢。”

赵云澜咬牙切齿:“我谢你八辈祖宗。”

而他猪一样的队友还不肯放过他,好不容易挨过了三个小时,飞机落了地,林静发现沈巍因为带学生,所以没开车过来,一群人大概是坐机场快线过来的。于是假和尚先是殷勤地把学生们一个个地送上出租,最后又媒婆一样笑容可掬地对沈巍说:“沈老师不是住得跟赵处挺近,让他顺便送你回去得了。”

赵云澜:“……”

他不动声色地在心里把名叫林静的小人扎成了刺猬。

林静果然遭到了那股怨念,扭过脸就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沈巍笑了笑:“不用,我自己打车……”

赵云澜挤出一个笑容,动手帮他拉起行李:“还是我送你吧,天都这么晚了,我送你也比较……”

他其实想随口说的是“比较安全”,结果没来得及出口,就不幸回想起了那天在小胡同里替沈巍揍拦路流氓的事,揍也就揍了,他当时还故意各种装逼耍帅,活像一只露了腚还在臭美兮兮开屏的蠢孔雀。

赵云澜脸上的笑容差点没保持住。

真是……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

“赵云澜,”他转过身,毅然决然地往停车场走去,心里对自己这样说着,“你说你可有多脑残啊!”

赵云澜一路无话地把车开往自己家的方向,准确无误地停在沈巍的楼下:“到了。”

沈巍抬头看了一眼住宅楼,坐在车里没动地方,反问:“你怎么知道是这?”

赵云澜无言以对,只好干笑了一声。

沈巍看了他一眼,忽然说:“其实令主心里还有很多想问我的事,对吗?”

赵云澜没说话,两人的目光在后视镜里相遇。

片刻后,沈巍轻轻地垂下眼:“那你为什么不问?”

赵云澜沉默了一会:“大人假托这身份在人间,应该不是为了平常的公务,那是有其他什么重要的原因吗?”

“没有。”沈巍说,“那只是我的私心,只是……为了一个人。”

话说到这里,那个人是谁,赵云澜已经不需要问了。

分享到:
赞(466)

评论57

  • 您的称呼
  1. 可是沈巍不是一直在躲澜澜吗?为什么现在承认的那么痛快,说他就是为了一个人,这不是直接表白了吗

    奥古斯丁-小香肠2018/07/29 17:22:53回复
    • 因为之前赵处不知道沈美人的真实身份,沈美人躲他是因为怕自己控制不住

      我qia蛋糕2018/08/01 15:36:14回复
      • 是呀,不然一不小心把澜澜给那个啥了,多尴尬。

        假如仓鼠统治了世界2018/11/13 22:45:36回复
    • 既然遇见了,走守了一万年的约定,大封就要破了,私心想要给自己一次机会所以才说啊

      噘噘2018/12/19 23:07:54回复
    • 漏了腚的孔雀……我我在历史课上发出猪叫一样的笑声……

      陈栎媱2019/01/12 13:34:07回复
  2. 疯狂打call๑乛◡乛๑卡在了奇怪的地方

    镇魂女鬼2018/08/03 12:03:09回复
  3. 看了网剧再来看原著,人物形象轻松带入,ji情满满,,,,

    镇魂女鬼2018/08/03 14:59:51回复
    • +1

      匿名2018/09/30 15:11:51回复
    • 你不是一个人

      匿名2018/11/29 11:37:34回复
      • 那他是几个啥?

        匿名2019/01/30 21:01:45回复
  4. 因为沈巍最开始的目的就是要赵云澜陪他一起死啊,所以反正马甲掉了就直说了

    匿名2018/08/09 17:19:35回复
    • 不是,沈巍一开始不想接触赵云澜的,只是想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可后来被面面算计了遇见了赵云澜,赵云澜又那么……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沈巍是后期才想让赵云澜陪他一起去死的。

      。。。2018/08/29 00:47:53回复
      • 不是想让澜澜陪他死,只是澜澜知道他决定牺牲自己的话肯定会阻止,就算不阻止,他死了澜澜也会心死,所有说让澜澜陪他一起死,澜澜才不会再去想其他的,安安心心陪他度过最后的时光。他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消除澜澜的记忆,让他忘了自己安心一世一世轮回

        匿名2018/12/02 14:35:38回复
      • 说得对,不见面还好,见面了想的念头想洪水一发不可以收拾

        噘噘2018/12/19 23:10:48回复
      • 你的省略号意味深长

        逸远2019/01/20 12:04:17回复
  5. 哈哈哈山河锥都扎不透的脸皮

    侑黎2018/08/17 23:08:38回复
  6. 我谢你八辈祖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08/20 17:56:31回复
  7. 活像一只露了腚还在臭美兮兮开屏的蠢孔雀。

    匿名2018/08/20 17:59:06回复
  8.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甜啊

    两米八的巍澜吹2018/08/21 13:00:38回复
  9. 那个人是谁,小澜孩心里已经知道了吗?

    镇魂女孩2018/08/21 15:43:50回复
    • 当然啦!
      从那天晚上沈巍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了。

      奈何缘2018/12/05 07:41:28回复
  10. 忽然call停了一下

    匿名2018/08/25 13:15:34回复
  11. 都说是为了一个人了,澜澜为什么问问这人是谁

    匿名2018/08/30 19:51:26回复
    • 傻啊,你说呢,小鬼王也是够直接的了

      匿名2018/11/01 23:57:33回复
  12. 妈呀,现在才发现是可以评论的。不行,我得再重新看一遍去。

    匿名2018/08/31 18:08:02回复
  13. 红姐说话一鸣惊人

    匿名2018/09/01 20:37:26回复
  14. 越隐忍越放不下

    匿名2018/09/04 07:35:48回复
  15. 祝红想像力不错,腐女无疑了,哈哈

    匿名2018/09/09 15:55:37回复
  16. 六刷,专门回来看评论,点赞

    匿名2018/09/23 11:14:26回复
  17. 楚恕之用登机牌捂住半张脸,做娇羞状:“嗯,我还行。”hhhhhh脑中开始出现楚姐风情万种,兰花指缠着黑丝巾说这话的模样hhhhh

    匿名2018/10/03 18:20:12回复
    • 同感同感

      匿名2018/10/06 20:04:52回复
    • 赵处,可是长城好Men哦~

      长城小可爱2018/10/16 19:09:14回复
  18. 从这里妥妥看出赵云澜以后绝对是个受

    匿名2018/10/09 23:53:12回复
  19. 楚哥的形象也是丝丝入扣呀!

    苏飞苏飞2018/11/02 19:23:34回复
  20. 看了网剧,脑补两位主演的j情满满,果然有了猪脚的形象就是不一样

    匿名2018/11/03 20:01:34回复
  21. 重新再看一遍,果然又看出了更深层次的东西

    水晶2018/11/07 08:06:00回复
  22. 那个半夜的眼神就已经说明了为了谁,赵云澜一直都知道沈巍喜欢他,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克制着不表达出来而已

    匿名2018/11/15 22:15:50回复
  23. 小澜孩怎么这么可爱

    匿名2018/11/15 22:20:20回复
  24. 笑死了,看了剧再看小说,美的不得了

    基情满满2018/11/18 12:27:32回复
  25. 沈巍只是觉得澜澜不知道他不知道以前的事才能这么开开心心的做一世又一世的凡人。可是人总是有私心的,总是会希望自己心爱的人能回应自己 ,沈巍这次是决定了要牺牲自己的,能在死前得偿所愿也是好的,况且刚好澜澜也喜欢他。

    匿名2018/12/02 14:28:55回复
  26. 露腚的花孔雀澜孩

    一只芒果猴2018/12/03 22:39:54回复
  27. 赵云澜心里的疑问其实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了,可惜看见了沈巍那种有些茫然又有些无措的表情时,顿时就什么也问不出来了。
    斩魂使会茫然无措?那真是有意思了。

    奈何缘2018/12/05 07:39:20回复
  28. 林静:我就是最强助攻!哈哈哈哈哈领导和沈教授成了记得发奖金哈哈哈哈哈

    故司2018/12/15 08:12:25回复
  29. 最喜欢这一段了,赵处自比露了腚还臭美兮兮开屏的孔雀,太搞笑了!

    acryl2018/12/19 15:41:33回复
  30. 感觉赵云澜现在还不是很喜欢小巍啊…哎….心疼小巍…

    灵子爱一龙2018/12/27 04:55:01回复
  31. 综合上述种种迹象,祝红意味深长地看着赵云澜,怀疑是他酒后那什么,把沈巍怎么样了。

    难道是太惨烈了,以至于把人家半夜弄进了医院抢救?

    匿名2019/01/04 15:25:15回复
  32. 我谢你八辈祖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1/05 10:17:53回复
  33. 我谢你八辈祖宗,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1/05 10:18:14回复
  34. 有这些八卦非人类的下属,特调处的日常估计得鸡飞狗跳的,够赵云澜喝一壶。

    匿名2019/01/06 12:56:32回复
  35. 来吧,把我半夜弄进医院吧!

    匿名2019/01/09 03:15:07回复
  36. 这里楚恕之的表现让我想起了楚淑芝

    匿名2019/01/21 22:24:47回复
  37. 祝红:人间不直的。

    镇魂女鬼2019/01/23 14:03:50回复
  38. 赵云澜咬牙切齿:“我谢你八辈祖宗。”

    匿名2019/02/02 21:40:33回复
  39. 赵云澜咬牙切齿:“我谢你八辈祖宗。”只见林静深情款款地回过头,问楚恕之:“你饿吗?”

    楚恕之用登机牌捂住半张脸,做娇羞状:“嗯,我还行。”

    林静:“那你等着,我给你买点吃的去。”

    楚恕之继续捂脸,好似牙疼犯了,“嘤嘤嘤”地说:“哎呀你别忙了嘛,飞机上都有。”

    林静学着赵云澜的大爷样,一摆手:“那是给人吃的吗?就算是给人吃的,我能让你吃那个吗?”

    山委鬼2019/02/02 21:43:33回复
  40. 楚姐是你吗楚姐

    匿名2019/02/11 13:49:42回复
  41. 一个不知道第十几刷的女鬼飘过留念

    山委鬼2019/02/14 12:11:41回复
    • 嘿嘿嘿真的是看一次笑一次哈哈哈

      陈栎媱2019/02/15 10:48:5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