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段王要小心此人

【第九十二章-段王要小心此人】一片小叶子

只因楚渊一句“随他”,段白月此趟行程可谓毫无阻碍,昆玉、翠染、镇南、九乡……每每临近一个大楚城镇,地方官员都是提心吊胆夜不能眠,生怕这位爷会一时兴起惹出乱子,而百姓亦是一颗心悬在嗓子眼,太平日子过得好好的,可千万莫要打仗啊。

不过现实却颇令人欣慰。

西南军所到之处,皆是军纪严明秩序井然。吃饭住店都会付账,有时还会给赏钱。甚至在路过绿渡口时,见当地在闹水灾,还义务帮百姓修了三天房,留了一车粮。

消息传回王城,朝中老臣一片哀叹,捶胸顿足。西南王这明显是在收买民心,其心可诛,其心可诛啊!

楚渊坐在御花园凉亭中,面前一炉清香一盏清茶,听远处琴娘抚琴。

叶瑾坐在他对面:“今日怎么如此悠闲,听人说你没上早朝,还当是病了。”

“朝中那些老臣可都等着呢。”楚渊睁开眼睛,“无非又是要奏段白月,听了闹心,不如偷个懒。”

“这回可不怪那些老头。”叶瑾自己替自己倒了一杯茶,“我也纳闷你,怎么如此放心西南?”虽说已经问了许多回,可每回都是被他糊弄几句遮过去,并无定心丸可吃。

“朕与段白月有盟约。”楚渊答。

“什么盟约?”叶瑾又问。

楚渊道:“盟约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即便朕此时将国境防线敞开,他也不会趁虚而入,所以不必担忧。”

“当真这么放心?”叶瑾狐疑。

楚渊岔开话题:“晚上留下与朕一道用膳?”

叶瑾摇头:“千枫约了人,晚上我也要去。”

楚渊看着他笑。

“做什么。”叶谷主傲娇一怒,“我跟去是为了吃饭!”并不是想陪那个谁,毕竟不熟。

就算成了亲也不熟。

好不容易送走叶瑾,四喜又来通传,说是温大人求见。

楚渊隐隐头疼,别说又是为了段白月。

“微臣参见皇上。”温柳年行礼。

“爱卿免礼吧。”楚渊道,“看着脸色不大好,病了?”

“回皇上,染了风寒。”温柳年咳嗽。

“既然病了,就该好好在府里养着。”楚渊示意他坐下,“如此急匆匆前来,所为何事?”

“其实也不算急匆匆。”温柳年老实道,“只是微臣这几日一直在想西南王。”

楚渊:“……”

“皇上信得过的人,微臣自然不会怀疑。”温柳年诚恳无比,“只是皇上既然派微臣前往东海,那就早晚要与西南王碰面,所以微臣恳请皇上,至少透露一二,这回大楚与西南结盟,皇上给出的底线到底是什么,微臣也好有个谱。”

楚渊:“……”

温柳年双眼一片耿耿忠诚。

楚渊与他对视。

……

楚恒的府邸在东海大鲲城,距离沐阳城仅十多天的路途。此番段白月如此大张旗鼓率军入大楚,楚恒身为王爷,自然要写奏折将此事告知楚渊。而楚渊也就顺水推舟,任温柳年为钦差大臣,前往东海与段白月“和谈”,实为盯着楚恒,以防他又横生枝节。

温柳年道:“咳。”

楚渊摇头:“爱卿多虑了,西南王此番只会留在沐阳城,不会有任何多余的要求。相反,在爱卿抵达大鲲城后,若是有事需要人帮忙,尽管暗中去找他便是。”

温柳年双眼愈发疑惑。

“若无其他事,便退下吧。”楚渊道,“朕想一个人静一静。”

温柳年只好起身告退,却依旧满肚子疑虑。

宫外官道上,有个人正在等他。周身气场有些冷,眉眼极为英挺锋利,正是在西北人人都要抢画像的赵越赵公子。

英俊得很。

温柳年小跑迎上前。

“今日怎么这么早。”赵越笑笑,“还当又要吃过晚饭,皇上才会给我放人。”

“皇上今日有心事。”温柳年道。

“皇上也是人,人自然会有心事,何至于一脸费解。”赵越带着他翻身上马,“想回家还是想去吃馆子?”

“去城外走走吧,安静。”温柳年道,“我想想事情。”

赵越点头,调转马头上了小路。

沿途百姓看到后,纷纷热情踮脚,将手中刚摘下的野果递过来——温大人爱吃,全王城都知道。而且这可是大楚第一才子,若是能趁机摸一摸手,说不定自己能学会吟诗。

但即便是大楚第一才子,也有脑袋打结的时候。温柳年也是头回知道,原来皇上与西南王彼此间居然能如此信任。朝中众人都在议论,说皇上敞开了大楚边境。可换一方想,西南王也是彻底丢下了大理——这当口皇上若派沈将军南下,只怕西南十六州在数月内便可收回,还要捎上苗疆七十二寨。

退一步讲,就算朝廷什么动作都没有,西南王也要在沐阳城待至少一年,待等到大楚军队重整国库充盈,有足够底气来对付楚恒的时候,才能回大理。

在山间坐了足足两个时辰,直到日落月升,温柳年还是一头雾水,没想明白皇上究竟给了段王何好处,才能让他如此死心塌地不图回报。他自幼便天资聪颖,从来没有看不清的真相,想不明的内情,这还是头一回。

而在被楚渊当朝训斥过几回后,朝中的臣子们也总算是消停了一些,至少不会再以首叩地,涕泪满面说一些“西南王狼子野心,皇上万万不可掉以轻心”之类的句子。

四喜暗中松了口气,这事可算是过去了,自打消息传来王城,诸位大人来了一茬又一茬,就没见皇上的眉头舒展过片刻。

这日午后,王城日月山庄的商号中,一个老管家正在院子里头惬意晒太阳,听到木头门一响,睁眼瞧瞧,赶紧站起来:“叶谷主回来了。”

叶瑾神情恍惚:“嗯。”

“谷主?”老管家见状不解,“出了什么事?”

“没事。”叶瑾道,“我有些晕。”

老管家还当是他中暑,赶忙张罗着吩咐下去,让厨房煮些酸梅汤送来。

叶瑾无力摆摆手,也不想多说话,一个人坐在后院台阶上,看着院子里头的大水缸想事情。

方才他进宫,恰好看到太医院门前有人在卸货,三辆马车上堆满了药材与珠宝,还有七八个骷髅头颅,都剥了皮,干干净净的,于是被惊了一下。

太医院管事见状赶忙解释,说是西南王送来的,药材归太医院,珠宝稍后会送往国库,至于这些骷髅,则是些不长眼的苗疆部族首领,试图侵犯大楚边境,烧杀抢掠扰民,所以全部被西南王咔嚓剥皮,送来给皇上解闷,如此已经有半年了。

这玩意还能解闷?叶瑾抽抽嘴角,去御书房时,顺便提了一句,却没料到楚渊的反应却有些……一言难尽,最后更是找借口躲去了户部。

叶瑾在御书房里呆了一阵子,终于后知后觉将所有事串起来,重新想了一回。

有些决定,站在天子的立场来想,的确过于草率,可若站在情人的立场,却无需任何理由就能想得通。比如说敞开的国土边境,比如说无需任何书面签订的盟约,比如说在提起段白月时,经常会出现的沉默与隐隐笑意,比如说四处找天辰砂,比如说“随他”,再比如说“西南快到了雨季,可有什么驱寒补身的药物,找些送来”。

人在王城,惦记的什么西南雨季!

叶瑾头晕眼花,觉得自己如同被雷劈,缓了足足一个时辰,还没缓过神。

仔细想想,古往今来,姓段的都是祸国殃民的狐狸精啊!

叶谷主握紧拳头。

比如说段妲己,段褒姒,段白月。

都姓段,一模一样。

不如阉掉!

叶瑾站起来,刷拉,从怀里掏出小白瓶。

身为大楚皇子,理应为国效力。

分内之事,分内之事。

于是好不容易才歇息下的楚渊,就又被弟弟摇起来,念叨了一晚上“我也要去东海”。

“你去东海作甚?”楚渊心力交瘁。

“你管我。”叶瑾盘腿坐在床上,一仰头。

楚渊:“……”

全楚国都知道,小王爷决定要做的事情,那便没几个人能劝得住,沈盟主不行,皇上也不行。

于是数日后,叶瑾便随温柳年一道出发,离开王城,前往东海大鲲城。

段白月身形微微晃了一下。

“王爷。”段念道,“没事吧?”

“没什么。”段白月摆摆手,“方才晃了一下神。”

段念依旧担忧,毕竟菩提心经的毒刚解没多久,理应好好休息才是。

段白月边走边问:“大军安顿的如何了?”

“回王爷,已在郊外安营扎寨。”段念道,“这沐阳城的县令昨日便递送了信函,想要见王爷一面。”

段白月道:“明日吧。”

段念点头:“是。”

沐阳城街道上很热闹,虽不及王城繁华,却也别有几分海边城镇的意趣。一个和尚正站在大街上,周围挤了不少百姓,闹闹哄哄的,也不知在做什么。

“是金光寺的和尚,游方来此,据说极为灵验。”见段白月在看,段念解释,“所以百姓都赶来请他看相。”

段白月点点头,绕过人群想要走,却被那大和尚叫住:“施主留步。”

百姓虽没见过段白月,但都知道西南王已经来了沐阳城,此时见他俊朗高大气质不凡,衣着也极为华贵,自然能猜出身份,因此纷纷噤声,周遭立刻便安静了下来。

段白月微微一笑:“大师有事?”

“这位施主,面相可当真是好。”大和尚感慨,“富贵命。”

段白月道:“多谢大师。”

“只是有一个人,将来施主务必要小心。”大和尚又道。

段白月问:“何人?”

大和尚顺手从道边一扯,递过来。

段白月接到手中。

百姓好奇,也纷纷踮着脚看。

是一片柔韧的,圆圆的,嫩绿的,小叶子。

分享到:
赞(4)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段妲己段褒姒哈哈哈哈哈哈

    樱酒小殿下2019/02/28 19:16:42回复
  2. 哈哈哈哈哈哈最后的预言神了

    匿名2019/03/08 00:13:47回复
  3. 她们真的都性姓段吗?

    凌泪.2019/05/22 14:17:3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