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不准乱说

【第八十八章-不准乱说】你敢训斥大楚的天子

楚渊闻言皱眉:“瘟疫?”

“这是唯一的答案。”段白月道,“船上财物无损,不是海盗屠杀。而能让这么多人同时毙命,想来也不是普通的病症,若是过几天让离镜岛上的渔民发现这艘船,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楚渊问:“你呢?”

“练过菩提心经后,便是百病不侵。”段白月道,“快些将手里的药丸服下,回去好好洗个澡,这里交给我便是。”

楚渊依旧不放心:“你当真没事?”

“我是怕你出事。”段白月无奈,“先前都说了让你在下头等,怎么又自己跑上船。”

楚渊有些怒意:“因为你已经在上头待了半个时辰。”一点动静都没有,还当是被女鬼吞了!

段白月顿了顿,答:“因为船大。”要一处一处查。

楚渊服下药丸,看着段白月折返商船。片刻之后,船上燃起冲天大火,几乎要照亮半边天际。

两人回到船上,很快便驶离荒岛。回到小院后,南摩邪与锦娘都已经睡下,四喜这几日有些染风寒,楚渊也未叫他伺候。段白月在厨房烧了几桶热水,送到房中叮嘱:“多洗几回。”

楚渊:“……”

段白月又道:“换下来的衣裳也给我,要拿去烧掉,不可疏忽大意。”

楚渊道:“出去。”

段白月点头:“我在门外守着你。”

屋门被掩上,楚渊泡在水中,深深出了口气。

段白月靠坐在门口,一直守着他。直到听屋内传来脚步声,才轻轻敲了敲门:“衣服给我。”

屋门被打开一条小缝,楚渊直直伸出来一只胳膊,拎了个包袱。

段白月失笑,接过来寻了处荒地烧掉,再回去时,屋内的烛火已经熄灭,想来人已经歇下。

南摩邪在后头幽幽问:“去干嘛了?”

段白月被吓了一跳。

南摩邪张着嘴打呵欠。

段白月头疼:“师父好端端睡着觉,为何又要起来?”

南摩邪道:“听你在外头折腾东折腾西,在做法抓鬼?”

段白月道:“有一艘楚国的商船漂到了荒岛,我方才去查看,应当是在航海时沾染瘟疫。上头的人无一幸免于难,为了防止这离镜岛上的渔民跑去看热闹,让疫情蔓延开,便点火烧了那艘船。”

“船都烧了,你还跑进跑出作甚?”南摩邪依旧不明白。

段白月道:“我与小渊一道去的。”

南摩邪顿时来了兴致:“再说说。”

段白月一五一十交代:“我练过菩提心经,自然没事。可那瘟疫看着来势汹汹,回来便烧了些热水给他沐浴,又烧了当时所穿的衣裳。”

南摩邪不满:“这就够了?”

段白月道:“还吃了青藤丹。”

南摩邪又问:“亲手喂的?”

段白月:“……”

南摩邪坚持:“戴着手套也能喂。”

段白月绕过他出了小院。

南摩邪跟在后头,恨铁不成钢。

楚渊躺在床上,听外头两个人越走越远,然后用被子捂住头。

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段白月便起身出门,却见锦娘正急匆匆往这边走。

“出了何事?”段白月问。

“王爷。”锦娘道,“皇上今早起来便在发热,南师父正在替他诊治。”

段白月闻言心里一慌,急急赶过去。就见南摩邪正在桌边写方子,四喜也守在床边,手中端着盆冷水。

“怎么样?”段白月坐在床边。

楚渊脸颊有些红,嗓音也有些沙哑:“无妨,染了风寒。”

“是啊。”四喜公公也道,“王爷不必担心。”

段白月转头问南摩邪:“师父?”

“还就是风寒。”南摩邪道,“不必担心,与昨晚的瘟疫无关。”

“瘟疫?”四喜不明就里,听到后手一软,险些将盆丢到地上。

“确定?”段白月眉头紧皱。

“为师如何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南摩邪摇头,“当真是风寒,我这就去煎药,烦请公公一道。”

四喜连连称是,将脸盆交给段白月,自己跟了出去。

楚渊撑着坐起来,咳嗽了一阵。

段白月替他倒了杯水。

楚渊脸颊通红,身上也出了汗。段白月本能伸手想试试他额头的温度,却又在中途停住,看着黑色手套,心里一疼。

楚渊问:“不能摘掉吗?”

段白月勉强笑笑,道:“手又不好看,还有毒。”

楚渊自己伸手摸了摸额头,道:“不烫。”

段白月从他手中接过空杯子,又把被褥拉高了些:“师父在江湖上出名是因为用毒,可却也是看诊的高手。他说是风寒,那就好好发一身汗,会舒服些。”

楚渊抽抽鼻子,问:“若当真是瘟疫要如何?”

段白月皱眉:“不准乱说!”

楚渊道:“你敢训斥大楚的天子。”

段白月:“……”

楚渊靠回床头,道:“段白月。”

“嗯?”

楚渊问:“你心不心疼朕?”

段白月愣了愣,道:“自然。”

楚渊道:“活该。”

段白月哭笑不得:“活该?”

楚渊道:“朕心疼了你三年。”

段白月:“……”

楚渊继续道:“不过现在不心疼了。”

段白月道:“我……”

楚渊挥挥手:“好了,你退下吧。”

段白月道:“我……”

“四喜!”楚渊扯着嗓子叫。

“皇上!”四喜赶忙跑进来。

楚渊躺回去:“送客。”

四喜公公笑容满面看向西南王:“王爷?”

段白月只好站起来,道:“你好好歇着,有事再叫我。”

楚渊慢慢扯起被子,坚定捂住头。

四喜公公将段白月送出去,小声道:“好了?”

段白月摇头。

四喜公公不满:“好了!”

段白月笑:“多谢公公。”

四喜公公一乐,揣着手,去厨房继续守着煎药。

段白月回头看了眼紧闭的卧房门。

是当真还没好。

但将来定然会好。

下午的时候,南摩邪到小院中,说是后两天的药都已经开好,顶多三天就会复原。

段白月放下手中玄冥寒铁,道:“多谢师父。”

南摩邪坐在他对面:“最近皇上染病体虚,你尽量少接近他,毕竟练过菩提心经,还是要小心为妙。”

段白月点头:“我有分寸。”

“还有件事。”南摩邪道,“你带回来的那裘戟,半个时辰前总算也醒了过来,我已经给他喂了些药,估摸现在已经能说话了。”

段白月起身:“走吧,去看看。”

卧房里头,楚渊吃完一碗粥,问:“外头怎么听着这么热闹?”

“回皇上,今日有庙会。”四喜公公道,“三个月才一回,可不得热闹。”

“原来如此。”楚渊靠回床头,“还当是对门阿婶总算放过瑶儿,重新寻了个后生嫁女儿。”

四喜公公道:“皇上别说,今早那阿婶还在问我,段小王爷要何时才能回来,言谈间听着颇为想念。”

楚渊笑道:“得,看来一时半会是忘不掉了。”

“皇上再歇一阵子吧。”四喜公公道,“南师父也叮嘱了,服下此药后要多休息,方能见效。”

楚渊点头:“你去看看前辈那头,别让他太累。”

四喜应声退下,到卧房与厨房都找过了,不见人影。于是便想去后院看看,结果才刚迈进一条腿,就听到一声惨叫,于是被吓了一跳。

段白月打开屋门,道:“惊到公公了。”

四喜惊魂未定,问:“西南王这是在?”

段白月答:“刑讯逼供。”

屋内的裘戟闻言,又生生吐出一口血。

南摩邪蹲在他面前,道:“都这样了,还不肯说?”

裘戟奄奄一息:“我什么都不知道。”

段白月道:“你知道的事情可多了去,若是想不起来,本王一件一件报给你。数十年前,你与那兰一展之间究竟有何恩怨,又为何会坚信他能死而复生,甚至不惜前往王城摆下棋局,只为诱他出现。焚星局的秘密是什么,你与潮崖有何关系,当初让蓝姬死而复生身带剧毒的人是不是你,最后为何又会出现在楚项身边。再往大说,楚项的野心与计划,这南海的兵力布控,以及你当日所说的荒野云顶。听了这么多,还敢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知道又如何?”裘戟胸口剧烈起伏,“我也不会说。”

“啧啧。”南摩邪道,“还是个硬骨头。”

裘戟道:“你杀了我吧。”

“杀你作甚。”段白月道,“本王想要的答案还没有得到,你想死,怕是没那么容易。”

裘戟硬着脖子,一声不吭。

“你不说,本王便只好猜猜看,正好这段日子也查到了些东西。”段白月坐在椅子上,“你与兰一展是同乡,而据家乡老人所言,他自幼便品行端正天资过人,比起你来不知强了多少倍,可是如此?”

裘戟眼睛猛然瞪大:“你住嘴!”

“后来你与他同时拜入青衫教门下,依旧是他深受掌教喜爱,而你则时常会被忽视。”段白月一笑,“你气愤不过,索性拉着他自立门派,后又出海学艺。若我没猜错,应当是去了潮崖岛。”

裘戟挣扎怒吼,却被南摩邪往他嘴中塞了一块抹布。

段白月道:“再后来,你与兰一展虽学成了功夫,他却不幸堕入魔道。自此之后,你的使命便只剩下追杀他,而在得手之后,你终于成了江湖中人口中称颂的大侠,第一次尝到了人上人的滋味。”

裘戟双目赤红,眼珠几乎要崩裂而出。

段白月道:“我的确不知当初你为何不肯将兰一展火化,而是要将人放入千回环布成的机关中。但我却知道,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处于恐惧之中,担心他会死而复生,甚至到后来想出癔症,觉得兰一展已经重入江湖。”

裘戟费力地将布块吐掉,道:“兰一展根本就没有死!”

“他已经死了。”段白月道,“若你的依据是九玄机中离奇失窃的焚星,那是我拿的。”

裘戟神色猛然一变:“你?”

“没错,我。”段白月道,“我的心上人想要,拿去给他玩两天,却没料到会引得你失心疯,真是对不住。”

裘戟呆愣片刻,生生吐出一口鲜血。

“兰一展当真是你所杀吗?”段白月蹲在他身边,轻轻道,“那般心智清明,天资聪颖之人,即便是堕入魔道,只要尚存几分本性,怕也会痛不欲生,不忍伤害无辜之人。你苦苦追了他这么些年,只怕恰好赶上兰一展痛苦不堪自绝于世,捡个便宜罢了。那玉棺山上的尸骨可有人查验过,虽说刀伤无数,致命伤却在胸口,看着不像是外人施力。”

裘戟怒道:“你住嘴!他是我杀的!是我亲手所杀!”

段白月冷笑:“你一辈子都想当高手做大侠,为人称颂,到后头发觉自己容貌尽毁,蛊毒发作之时,甚至不惜换个身份,只求让裘戟的名字能永远留在江湖中。如此处心积虑,若我将方才这一番话都说出去,你此生可以白活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裘戟疯狂咆哮。

“做笔交易。”段白月道,“只要你肯配合回答问题,方才那番话,本王可以不说出去。”

裘戟几乎要用目光将他千刀万剐。

段白月道:“此后江湖中的裘戟,到底是光明磊落的绝世高手,还是卑劣不堪,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为了增强内力不惜以蛊毒续命的小人,全看阁下此时如何选择。”

裘戟挣扎着坐起来,双眼直勾勾看着他。

“本王没什么耐心。”段白月提醒,“拖得越久,变卦的可能性就越大,最好能快些做决定。”

过了许久,裘戟终于艰难道:“你想知道什么?”

段白月笑笑:“你为何会认识楚项?”

“数十年前,我去了潮崖岛,与那里的族人关系不错。”裘戟道,“后头又去了几次,发现那里多了不少黑袍巫师,据称来自南洋岛国。”

段白月点头:“继续。”

“再后来,我便跟着黑袍巫师一道出海,去了翡缅国。”裘戟道,“也在那里遇到楚项,被他收至麾下。”

分享到:
赞(4)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匆匆留爪

    樱酒小殿下2019/02/28 18:40:4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