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这位公公

【第十六章-这位公公】不如我们一起去烧热水

南摩邪眉头一皱,握过他的手腕试了试脉相。

段白月脸色苍白,口中隐隐有腥甜气息传来。

南摩邪抬掌拍在他身后,缓缓度了几分内力过去。段白月凝神调息,直到体内真气渐渐平复,方才睁开眼睛。

“你打算胡闹到何时?”南摩邪头痛。

段白月擦掉嘴边血迹,问:“小玙如何了?”

明知他是岔开话题,南摩邪叹气道:“还在明水村中,你当真打算带他回西南?”

“王府是他的家。”段白月倒了杯茶水。

“何必要从秦少宇手中抢人。”南摩邪道,“况且小玙与瑶儿不同,他心在江湖,从来就不在你身边,就算是强行带回去也没用。”

段白月摇头:“中原江湖太过水深,多少人对追影宫虎视眈眈,我不想让他以身涉险。”

“总不能将人绑在你身边一辈子。”南摩邪提醒。

“此事我自有考量。”段白月道,“师父不必忧心了。”

段玙是段白月同父异母的弟弟,为人憨厚耿直,眼底容不下一粒沙子,对段白月为一统边境,率部大杀四方之举也颇有微词。自从母妃去世之后,便留书出走闯江湖,后来留在了蜀中追影宫,化名赵五,做了秦少宇的手下。段白月一直想将他召回身边,却屡遭拒绝,这回恰好在距离欢天寨不远处的洛萍镇遇到,兄弟二人毫无意外再次起了冲突,段白月一怒之下,索性将人囚禁在了一处村落,与此同时被囚禁的,还有赵五的未婚妻,追影宫左护法花棠。打算在这场比武招亲后,带两人一道回西南。

“有些事情,你以为好的,未必就是好。”南摩邪苦口婆心劝慰。

“那如何才是最好?”段白月问。

南摩邪回答:“我认为好的,才叫好。”

段白月:“……”

“兄友弟恭这种事,强求不得。”南摩邪摇头晃脑,“床笫欢爱倒是可以强求一番,总归心里已经有了彼此,说不定反而会别有乐趣。”

段白月不屑:“说得好像自己成过亲一样。”

南摩邪怒道:“逆徒!”

“说正事。”段白月饮下杯中茶水,“比武招亲在三日之后,我不想有任何差池。”

“这话难说。”南摩邪揣着手,斜眼道,“蛊虫僵而复生,第一件事就是要吃饱肚子,既然活在你体内,又如何能一点影响都没有?”

段白月道:“待到比武招亲之后,它想吃多久,就吃多久。”

南摩邪又改了主意,“情圣”二字根本就不该做成牌匾挂中堂,而是应该直接刺在他脸上。

段白月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南摩邪唉声叹气,也只好暂时给他扎了几针,只求能熬过这三天,然后再回府慢慢调养。

又过了一日,段白月拿着好不容易才找人绘制的西北地形图,暗中送到了周府。

回来之后,南摩邪问:“如何?”

段白月答:“甚好。”

南摩邪戳破:“看你这副模样,便知好个屁,被人赶出来了?”

段白月冷静推开门:“本王要调理内息了。”

南摩邪连连叹气,老子三妻四妾风流快活,儿子怎得就连一个都吃不到嘴。整天苦叉叉也就算了,还将自己整出了内伤,若是被老王爷知道,估摸着会直接来自己坟里彻夜长谈。

房内,段白月强行运功,将体内乱窜的真气压回去,又一口气灌下半坛浊酒。若是醉不死蛊虫,那便醉了自己,也好过周身疼痛,彻夜辗转。

周府里头,楚渊靠在窗前,看远处星火闪烁。

坦白来说,这次西南之行,他原本可以不来,只需递一封书信将事情说清便可。但在思量再三后,还是不远千里,从王城来了这欢天寨。

是何原因,不用想,也不愿想。

身为帝王,他很少将自己的真实情绪浮于脸上,却唯独在面对段白月时,所有伪装似乎都开始变得不堪一击。对面的人只需一眼,便能轻易看进心底。

这种感觉当真算不得好,却又不知道,如何才会更好。

楚渊微微闭上眼睛,仰头饮下一杯酒。

四喜公公站在门外叹气,陪了他整整一夜。

比武招亲当日,南摩邪心里到底担忧段白月的伤势,一直在暗中看着擂台,打算若是中途出了意外,便冲出去将人强行带走。不过或许当真是前日服下的药物起了作用,段白月在与沈千帆交手数百招后,并未出现任何不适,最后顺利按照计划,将人一掌击落擂台。

事情原本可以到此为止——沈千帆身受重伤,楚皇闻讯雷霆大怒,又对段白月的狼子野心耿耿于怀,此番正好有借口出兵。一切都按照预料之中的路线进行,只等漠北部族上钩,便皆大欢喜。岂料段白月这头赢了比试,人还未下擂台,却又有一名黑衣人从天而降,语调僵硬要抢杜家小姐。

南摩邪皱眉,擂台下其余人也面面相觑,不懂这又是什么情况。

对方出手狠辣阴毒,段白月勉强与他过了十几招,胸口隐隐生疼,脸色也有些发白。南摩邪刚想出去捣乱搅局,那黑衣人却突然出手,攻向了人群中的追影宫秦少宇。

对方目的是谁显而易见,南摩邪心里窝火,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报仇就直接报仇,还要迂回一下,拖我徒弟下水作甚,而且非挑此时此地,就不能找个别的日子?

人群乱成一团,段白月抬手封住自己身上三处大穴,助秦少宇将那黑衣人制服。

若非是怕被叶瑾看出端倪,南摩邪简直想站在屋顶上骂娘,自己尚且有伤在身,还有心思管这档子闲事?

大内影卫也回了周府,将这一切悉数上告。

“有人捣乱?”楚渊皱眉。

“倒不是冲着段王与沈将军。”影卫答道,“那黑衣人已自尽,据说是追影宫主曾经结下的梁子,此番趁乱来寻仇的。”

“可有人受伤?”楚渊问。

“有。”影卫道,“沈将军当场吐血,昏迷不醒被人抬了下去。”

楚渊微微叹了口气。

四喜在一旁问:“那段王呢?”

楚渊:“……”

“段王没事,已经回了住处。”影卫回答。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四喜公公笑呵呵挺着肚子,“皇上见谅,是老奴多嘴了。”

楚渊拍拍他的肩膀:“以后一个月,不准沾荤腥。”

四喜公公:“……”

影卫眼底很是同情。

客栈内,段白月泡在滚烫的水中,脸上却依旧没有血色。房间里满是药味,段念每隔一阵子就进来一回,替他往浴桶里加入热水。整整一夜一天过去,脉相却没有丝毫要平稳的迹象。

“南师父,这要如何是好?”段念心中焦急。

南摩邪吩咐:“客栈太过嘈杂,先去城中寻一处安静的宅子。”

段念点头,先下去问了小二,回来却说这城里由于欢天寨在比武招亲,早就住满了人,莫说是空院落,就连空房也是高价难求。

南摩邪问:“周府呢?”

“周府?”段念一愣,反应过来后道,“但那是楚皇的住处。”

“就因为是楚皇的住处,才更合适。”南摩邪往段白月嘴中喂了一丸药,“安静无人打扰,还有御林军暗中把守,安全。”

段念:“……”

似乎也是这个理。

自家王爷看上去情况着实不算好,于是段念也顾不得太多,骑马便径直去了周府。

天色已经昏昏暗暗,楚渊沐浴之后,正在桌边看书,突然却有人急急敲门:“皇上。”

“进来,”楚渊问,“出了何事?”

“皇上,方才客栈那头来了人。”四喜公公脸色有些惶急,“说是西南王受了伤,现昏迷不醒,想要找处僻静的宅子疗伤。”

“受伤?”楚渊猛然站起来。

“话是这么说的,皇上您看?”四喜公公试探。

“跟两个人过去。”楚渊吩咐,“先将人带过来再说。”

“是是是。”四喜公公不敢懈怠,转身便往回跑。这么长时间下来,就算再深藏不露,也总能揣摩出一点圣意。

半个多时辰后,一架马车趁着夜色从h0u’me:n驶入周府,段念先从车上跳下来,而后便是个脑袋被捂得严严实实的……老者。

四喜公公不由自主,便想起了当日在琼花谷中的九殿下。

南摩邪嗓音低沉,指挥人将段白月抬进了厢房——事出突然,他也来不及**,却又不能被楚渊认出,只能如此。

幸好也并未有人在意他这副怪异模样。

“到底出了什么事?”楚渊问。

“回楚皇,王爷先前练功之时,曾不慎走火入魔。”段念按照南摩邪教的说,“此番又在擂台之上强行运功,所以伤了心脉。”

楚渊握住他的手腕试了试,脉相紊乱一片。

“这……可要请九殿下前来看看?”四喜公公问。

楚渊点头,还未来得及派人去找叶瑾,南摩邪却已经挥手制止:“我来便好。”

嗓音尖锐,四喜公公不由自主便打了个冷颤。

段念在一旁扶额,要装也要装成一样,哑一阵尖一阵是要作甚。

楚渊目光疑惑:“阁下是?”

“回楚皇,是我家王爷的师父。”段念答。

既然是师父,那应当也很是靠谱。楚渊点点头,主动让开床边的位置。

南摩邪摩拳擦掌,撕拉一声便扯开了段白月的上衣,然后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前,又去解腰带脱裤子。

“这位公公!”段念一把揽住四喜,“不如带我去厨房?烧些热水,等会王爷好用。”

分享到:
赞(4)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南摩邪神助攻哦

    樱酒小殿下2019/02/23 13:48:20回复
  2. yooo

    沈璃2019/03/17 10:36:2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