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相见

【第十一章-相见】不如不见

也不用就这么打起来吧?

段瑶耐着性子解释:“我真没练过菩提心经。”先前倒是想练,因为那据说是当今武林数一数二的魔功,听起来便很威风,但师父无论如何也不肯,也便只有遗憾作罢。

少妇冷笑:“当日南摩邪曾亲口说过,将心经传给了你,难不成他还会骗我不成?”

果然啊……段瑶闻言发自内心道:“哪天若是师父不骗人,那才是活见了鬼。”你信谁不好,居然信他?

“废话少说!”少妇声音陡然一厉,“总之今日无论如何,我也要将你带回天刹教!”

“这又是个什么教派?”段瑶先前没听过,于是小声问。

“她叫蓝姬,和紫薇门蓝九妹是师姐妹。”段白月道。

段瑶依旧不理解,紫薇门是西南毒教,和王府虽说关系算不上好,却也不差,自己还曾亲自去过几回买蛊,和蓝九妹算是关系不错,但却从未听过她有师姐妹。而且即便是有,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真是非常无妄之灾。

“就算瑶儿当真练过菩提心经,也不能助教主练成神功,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段白月道。

段瑶闻言胸闷,我真的没练过。

“有没有用,也要带回去才知道。”蓝姬手中寒光一闪,一条红眼毒蛇便吐着信子嘶嘶迎面而来,段白月还未来得及出手,段瑶却已经捏住蛇颈七寸,啪啪两下甩断脊椎,卷巴卷巴装进了自己的小布包里。

飞来横财,这蛇略贵。

段白月啧啧:“一年不见,蓝教主下三滥的路子倒是丝毫未改。”

蓝姬恼羞成怒,疾色出手攻上前来,西南王府的杀手也与天刹教徒激战一团,林中乌烟瘴气,段瑶果断后退两步看热闹——其实若论起实打实的功夫,段白月定然会占上风,倒是不用担心。但如今既有内伤在身,如此打斗也着实没有意义,于是在两人缠斗数百招后,蓝姬只觉左颈一凉,也不知是何物软软滑滑,在脸上舔了一下。

“呱!”一只紫色的大胖蟾蜍跳到地上,飞快躲到段瑶身后。

蓝姬脸色骤变。

“你还是快些回去逼毒吧。”段瑶好心好意劝慰,“会烂脸。”

没有哪个女人能受得了这三个字,即便是魔教妖女也不例外。

蓝姬几乎是瞬间就消失。

“没事吧?”段瑶松了口气,扶着段白月坐到火边。

段白月摇头:“调息片刻便会好。”

“都是那死老头!”段瑶想了想又生气,“也不知教了你什么破功夫!”居然险些练到走火入魔。

段白月笑笑,自己吃了一丸药。

段瑶继续愤愤:“早知如此,当初就该拜个别的师父。”武功好不好暂且不论,人品好不好也可以不说,但至少不能坑徒弟!

“蓝姬看来是铁了心要将你带回天刹教。”段白月道,“这一路还是小心为好。”

“你看,这也是师父惹出来的祸端,好端端的,跑去和妖女说我练过菩提心经!”提及此事,段瑶更生气,“练的那个人分明就是你!”

段白月笑容淡定:“没错,是本王。”

“那你知不知道,为何她非要带我回教中?”段瑶又问。

段白月道:“因为要成亲。”

段瑶:“……”

段念与其余部下听到后,也被震了一下。

要成亲啊。

段白月在他面前晃晃手:“听到要娶媳妇,高兴傻了?”

段瑶不可置信,指着自己的鼻子:“可我才十三岁。”

“十三岁又不算小。”段白月拍拍他的脑袋,“过两年也能用。”

段瑶:“……”

段瑶:“……”

段瑶:“……”

话说清楚,什么叫,过两年,也能用。

段念眼底充满同情。

王爷这个兄长,当真是不怎么靠谱。

不过虽说话里调侃,段白月在接下来的路途中倒也加强了防备,平平静静又赶了十几天路,眼看着就要到千叶城,段白月却又下令,掉头,原路折返。

……

段念提醒段瑶,王爷似乎心情不大好,小王爷还是莫要去触霉头为妙。

段瑶泪眼婆娑,他心情好不好关我什么事,我只想找间客栈上房,好好睡一觉而已啊!

“那又要去哪?”

段念答:“琼花城,离这里并不算远,小王爷再忍两天就好。”

段瑶闷闷“嗯”了一声,心中充满怨念。

琼花谷内,叶瑾正蹲在院子里分拣草药,楚渊坐在他身边,随手捡起一根参须。

“吃了吧,对身子好。”叶瑾道。

楚渊嚼了两下:“甜的。”

“真吃啊?”叶瑾和他真诚对视,“骗你的,是毒|药。”

楚渊看着他笑。

叶瑾撇撇嘴:“你什么时候走?”

“大约就是这几天。”楚渊道,“算来日子也该差不多了。”

叶瑾自己也拿了一根药材嚼。

沉默片刻后,楚渊试探道:“小瑾也跟着朕一起回宫?”

“做梦!”叶瑾一口拒绝,“我过几天还有事要做。”

楚渊想了想:“可是要去日月山庄?”

叶瑾闻言睁大眼睛:“我去日月山庄做什么?”

“猜的。”楚渊道,“前几日秦宫主来之时,曾说是要去日月山庄提亲,还当你也会喝喜酒。”

“以后不要提这四个字!”叶瑾叉腰,“不然阉掉你!”

楚渊哭笑不得:“这是什么胡话。”

“江湖里混大的,自然不比你斯文。”叶瑾抽抽鼻子,“我去采药了,你也去睡吧。”

楚渊点点头,目送他一路出了小院,眼底难得平静带笑。

“皇上。”片刻之后,四喜公公小跑进屋,“有人送来了书信。”

“千帆?”楚渊从床上坐起来。

“不是。”四喜公公气喘吁吁,“西南王。”:

楚渊闻言手下一僵。

见他面色有恙,四喜公公小心翼翼问了句:“皇上可要看?”

楚渊从他手中接过信函,拆开匆匆扫了一遍。

四喜公公又道:“宫里头暂时还没回音,按照一来一往的日子,怕是还要等个三四天,皇上不必担忧。”

楚渊心里叹气,也未再多言。

而在琼花城客栈内,段瑶终于能得偿所愿,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一觉,直到第三天才醒。

“小王爷。”段念正在门口守着他,听到动静后问,“可要用饭?”

“哥哥呢?”段瑶伸懒腰。

“早上就出了门。”段念道,“说是去见故人。”

段瑶瞬间来了精神,咕噜从床上坐起来,见故人?

段念推开门,替他端了洗漱用水进来。

“哥哥出门的时候,有没有精心打扮过?”段瑶一把握住他的手腕。

段念被“精心打扮”四个字震了一下。

段瑶意味深长,满脸内涵。

私会啊……

琼花谷外有一株别地移栽来的合欢树,被神医天天用药渣养,茂盛的有些邪门,疯了一般,几乎一年到头都在开花。

段白月靠在树下,看着湛蓝湛蓝的天际出神。

远处传来脚步声。

段白月唇角一扬,却并没有回头。

“西南王。”四喜公公恭敬行礼。

段白月笑容僵在脸上。

“皇上龙体有恙,怕是不能来了。”四喜公公态度很是恳切。

段白月皱眉:“伤还未好?”楚渊遇刺,西南王府的眼线也是前几日才得到消息,却没说是重伤。

四喜公公道:“是啊。”

段白月笑笑:“既如此,那本王也就不打扰了。”

四喜公公站在原地,一路目送他离开山谷,才转身折返。

楚渊裹着厚厚的披风,正在不远处站着等。

“皇上,西南王走了。”四喜公公回禀。

楚渊点点头,脸色有些苍白。

四喜公公继续道:“这谷内机关重重,到处都是毒草瘴气,即便是武林高手,也闯不进来的,皇上尽可放心。”

楚渊微微闭上眼睛,耳畔却只有风声渺渺。

是夜雨雾霏霏,段白月撑着伞,看着不远处的人影笑:“楚皇果然在等我。”

“小瑾不喜有外人闯入,朕自然不希望打扰到他。”楚渊神情疏离,手心冰凉。

段白月大步上前,解下披风将他牢牢裹住:“就不能是怕我硬闯会受伤?”

楚渊躲开他的手:“还没说,你为何会在此处?”

“刘府已被连根拔除,我又为何还要留在王城?”段白月反问。

“就算想要封赏,也要等朕回宫。”楚渊转身往回走,“若西南王没其它事情,就请回吧。”

段白月在身后叫住他:“可要我护你北上?”

楚渊摇头。

段白月顿了顿,许久之后才道:“也好。”

最后一段路,楚渊几乎是逃回自己的住处。

四周静悄悄,琼花谷内并无外人,御林军也受了伤,因此并无人守夜,连四喜也正睡得香甜。

楚渊撑着坐在桌边,胸口闷痛,像是被人抽离血肉骨骼。

这夜,段白月在树下站了许久,久到雨雾初停,朝阳蓬勃。

身后有人唉声叹气。

段白月骤然转身。

白来财看着他连连摇头,就差捶胸顿足。

段白月头又开始隐隐作疼:“师父。”

分享到:
赞(10)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看来这件事双方都知道呀……难怪之前说有皇后命的时候……楚渊也没怎么生气……

    YX2019/02/15 11:46:43回复
  2. 啧,这一咕噜的时间线看的我好生懵逼。

    樱酒小殿下2019/02/23 13:15:11回复
  3. 啧,只有我想看有一天段瑶撞见皇上和他哥的奸情的时候的表情。
    啧啧啧

    沈璃2019/03/17 10:14:3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