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顺势伸手搂住了他的腰

“总有一些事, 是你会无能为力的,”赵云澜说着, 从破破烂烂的钱夹里掏出了那页关于罗布拉禁术的旧书, 挖了个坑,把它彻底埋在了雪地下面,拍了拍手,站了起来, 继续说, “要么变得强到有能力解决一切,要么忘干净吧, 惦记那些没用的东西不好, 占内存。”

这一次,汪徵沉默了更长的时间。

斩魂使走过来, 对他伸出手:“走吧, 我送令主到山口平地处。”

赵云澜已经十分疲惫了, 有便车搭, 他当然也不想走路, 大喇喇地把手交给了斩魂使, 斩魂使猛一拉他的胳膊, 把他往怀里一带, 接着周围一黑, 赵云澜还没来得及站稳, 再睁眼,已经是斗转星移。

斩魂使的斗篷散开, 转瞬间,他们已经回到了山口处。

斩魂使放开他,退后一步,接着敛衽施礼,转身走了,不过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里。

赵云澜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地蹭了蹭自己的下巴,正不知道思量着什么,表盘里的汪徵忽然开了口。

她说:“对了,赵处,你不是说钱包忘在车上了么,那刚才掏出来的是什么?”

赵云澜脸上高深莫测的表情一瞬间碎了,大惊失色地捂住胸口:“你要干什么?我最近手头紧,给劫色不给劫财!你男人呢?怎么不管管你,老惦记别人的钱包干什么?”

“他听不懂,”汪徵的口气松快了一些,“我听说你最近大量收购古董书,好像打算当个古董贩子,除此之外,还干什么花了?”

“男人总要买房置地养家糊口的。”赵云澜双手插在兜里,晃晃悠悠地往前走去,“小丫头,你不懂。”

汪徵轻笑一声:“我死都死了三百年了,谁是小丫头?”

赵云澜顺杆爬上:“你都是死了三百年的老妖婆了,还好意思问我要压岁钱,要不要脸?”

两人你来我往地在一片白茫茫的大雪地里互相拆台,不知过了多久,汪徵才轻轻地说:“我方才是不是没说,谢谢你……”

赵云澜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敲打着表盘骂骂咧咧地说:“别以为几句甜言蜜语糖衣炮弹就能代替万字检查,下礼拜发我邮箱里啊,跨年守岁的时候,这一年犯过错的向全体同志念检讨书是保留节目,别以为这样就能躲过去。”

等赵云澜溜溜达达地回到山顶小屋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祝红用眼神询问了他一句,赵云澜对她亮了亮自己的手表,祝红会意,从包里摸出了一个手工毛线缠的小人,装作不经意地从赵云澜身边走过,把小玩偶在他的手表上轻轻蹭了一下,在谁也没看见的情况下,两缕白烟轻快地钻进了毛线小人的身体里,巴掌大的小娃娃顿时活过来一样,在汪徵手心里动了动。

赵云澜的目光在屋里扫了一圈,发现人员齐全,且个个脸色不错——楚恕之不动声色地守在门口,脚底下趴着大庆,郭长城苦逼兮兮地照顾着不知道煮着什么东西的小锅,学生们围坐了一圈,正一惊一乍地听假和尚林静讲鬼故事,沈巍……嗯,沈巍呢?

他方才为什么会认为人员齐全?

赵云澜脸色一沉,问祝红:“沈老师呢?”

祝红明显地一呆,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茫然,然而仅仅是片刻,一个声音忽然在赵云澜身后响起,沈巍抱着一捧木柴走进来,不温不火地说:“找我吗?”

祝红好像才想起来,一拍脑门:“对,沈老师说既然还要在这住一宿,他怕带的燃料不够,出去找干柴了。”

沈巍把木柴放在火边上,以便烤干:“我怕万一,小汪姑娘找到了吗?”

赵云澜看了他一眼,随口应了一声:“嗯,找到了,方才路上正好遇上救援队的,我有点事让她去办,正好让他们把她捎回去。”

“哦,”沈巍回过头来,温温润润地对他笑了,“没事就好,你在外面跑了一天,过来喝一碗板蓝根吧,预防感冒。”

赵云澜盯着他看了片刻,随后若无其事地笑了笑,走过去接过药,一口喝完了,头天晚上的事,以及他自己心里的疑虑,他终究是只字未提。

赵云澜这几天过得十分不人类——先是和朗哥宿醉,而后在寒天雪地里开了一天的车,之后半宿没睡,又是被汪徵放倒,又是被山河锥震伤,再在雪域高原里长途跋涉了两圈,还和一大群怪物莫名其妙地干了一架,这样高强度活动的后遗症,在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爆发了。

他睡落枕了。

大爷即使是歪了脖子,也依然是大爷,一醒过来,就把所有人指使得团团转,一早晨山间小屋在他的指挥下,实在是各种兵荒马乱——赵云澜指使林静给他揉肩膀,结果林静对着他的肩膀脖子施展了少林大力金刚指,险些把他家领导的脖子给折断了,赵云澜眼泪差点没疼下来,怀疑林静是刻意打击报复,两人不干一点正事,先绕着小屋追打了二十分钟,才在祝红忍无可忍地一声“还走不走了”的咆哮里消停了下来。

赵云澜狠捶了林静两下,发现脖子竟然奇迹般地能扭动了,于是背着手,迈着四方步进屋收拾东西去了……并把大庆拎起来,当成个皮草围脖挂在了脖子上。

沈巍带来的女班长“咦”了一声,奇怪地说:“这猫是什么时候出来的?也跟我们一起走吗?我以为是野猫呢。”

赵云澜贱贱地说:“你见过这么富态的野猫吗?”

针对这句话,大庆果敢地伸爪扇了他一巴掌,心想事成地施暴殴打了它的顶头上司。

女班长富有同情心地走过来,摸了摸大庆油光水滑的毛:“真可怜,大老远地被飞机托运过来——对了,赵大哥,我们老师说回去他来开车,让你好好休息。”

赵云澜捂着被猫扇了的脸,脚步一顿,回头望向沈巍。

正好遇上沈巍的目光,沈巍微微垂下眼,冲他轻轻笑了一下。

沈巍的表情和言语都太含蓄,以至于每一个表情在赵云澜看来,都像是藏了千言万语,他心里忽然一阵悸动,想起头天夜里睁眼时骤然撞上的目光,心尖上就像是被人掐了一把,又酸又软起来。

赵云澜在副驾驶上一路睡下了山,等他被兜里的手机铃声闹醒的时候,都已经是过了正午、日头开始偏西的时候了,车也早就离开了雪山区,公路两侧开始有零星的人家了。

打电话的是朗哥,朗哥大约真的是对赵云澜有所求,一听说他们下山,立刻热情洋溢地替他们张罗好了落脚的地方,并表示上次没能尽兴,这次一定要不醉不归。

赵云澜撂下电话,顿时一脸菜色——他既不是酒鬼也不是超人,眼下最渴望的是一张让他睡到地老天荒的床,而不是硬着头皮跟一个胖乎乎的老男人称兄道弟地灌酒扯淡。

这突如其来的噩耗让他如丧考妣,简直连调戏沈巍的心情都没有了,放下电话,就抓紧一切时间地闭上眼睛,争取在晚上这场硬仗之前再好好睡上一轮。

沈巍等到他呼吸平稳,才伸手把他身上搭的一条毯子拉好。

等朗哥在市中心主干道道口上接到他们的时候,整整萎靡了一天的赵云澜就好像又活过来,重新变成生龙活虎的一条好汉了。

两人凑到一起,全都是满嘴跑火车的货色,上天入地地胡侃一通,就侃翻了半瓶白酒,朗哥舌头已经大了,精神却依然矍铄,亢奋地嚷嚷着再开一瓶。

赵云澜虽然不动声色,看起来大半斤的酒下去就好像喝了白开水一样,脸色却开始发白了。

朗哥吼着他唱山歌的大嗓门,指挥着服务员:“满上满上!给我们都满上!”

赵云澜不便阻拦,只好故作大方地冲服务员点了点头。然后一低头,豪迈的笑容有点发苦。

朗哥站起来,慷慨陈词:“我这人吧,没什么文化,也不会说话,就是个大老粗,有生之年最幸运的事,就是认识你们这些好兄弟,那句话叫‘有朋自远方,不亦……’不怎么着来着?哎,反正就是那意思,干了吧!”

赵云澜只好在他这句“怎么着来着”里去端自己的酒杯,这时,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沈巍却突然按住了他的手。

朗哥和赵云澜都是一愣。

沈巍端起了赵云澜的杯子站了起来,先跟朗哥点点头,然后客客气气地跟他说:“赵处在山顶上被风吹得有点感冒,现在身体也是不大舒服。”

赵云澜立刻配合地低头咳嗽了几声。

沈巍笑了笑:“倒是我们这些人,一路厚颜承蒙朗先生照顾,可惜都是些象牙塔里不事生产的穷学生,也实在无以为报,这杯酒,我得敬您。”

他说完,压下手腕,在朗哥的杯子上碰了一下,把整杯都给干了。

朗哥愣了愣,颇有些意外地“哎呀”了一声——他也知道自己个什么货色,跟赵云澜这样的大混混称兄道弟是没问题,遇上这些目下无尘的高知,心里也明白人家看不起自己,因此并不去主动讨嫌。

没想到沈巍突然来了这么一手,这在朗哥的酒肉生涯里倒是个全新的体验,他立刻二话没说,三口并两口地也喝了,而后似乎挖掘到了一片新大陆,晕晕乎乎地就把炮火转向了沈巍。

赵云澜的目光在桌上扫了一圈——见那以“修行人不饮酒”为由避祸的假和尚林静,正一边念经一边啃大棒骨啃得满嘴流油,而祝红装纯兮兮地说“人家女孩子是要喝红酒的”,也在那自娱自乐地吃得非常欢快,楚恕之半杯酒刚沾了个嘴唇,就开始装死,郭长城……郭长城这实诚孩子倒是早被放倒了,这个大约没装,是真“死”了——总之,一票人马,就没有一个站出来给他解围的。

赵云澜暗自磨了磨牙,给他们一人记了一笔,趁着说话的功夫,给沈巍夹了好多菜,以防他喝得太猛上了头,再发挥他的推杯换盏并忽悠大法,跟沈巍合伙,把朗哥这酒桌上的搅屎棍子给灌趴下了,这才算是解脱。

沈巍显然不习惯这种应酬,早已经两颊绯红,连眼神也有些迷茫了,站起来的时候一个没站稳,又“扑通”一声坐了回去,赵云澜赶紧扶了他一把,在他耳边小声问:“我去,你行不行,没事吧?”

沈巍晃晃悠悠地没应声,却顺势伸手搂住了他的腰,还搂得颇紧。

这个……显然是有点事的。

分享到:
赞(509)

评论62

  • 您的称呼
  1. 无(gan)耻(de)禽(piao)兽(liang)

    匿名2018/07/27 21:41:59回复
    • 就是就是!

      匿名2018/10/11 20:59:54回复
  2. 作者可以的,为《镇魂》打call
    (°Д°)Ъ大赞!

    镇魂女孩2018/08/03 11:26:27回复
  3. 〜( ̄▽ ̄〜)是有事的……

    镇魂女鬼2018/08/04 01:19:31回复
    • 而且事还瞒大的*罒▽罒*

      匿名2018/08/13 21:23:34回复
  4. 羞耻 赵处啊

    请确认2018/08/06 21:45:51回复
  5. 想起剧里居老师的一杯倒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巍巍的小澜孩2018/08/07 13:28:22回复
    • 对对对

      匿名2018/08/09 08:10:54回复
    • 哈哈哈哈

      匿名2018/08/20 17:44:20回复
  6. 居老师可以的

    匿名2018/08/16 17:33:19回复
  7. 完了,前方高能预警

    匿名2018/08/17 13:56:15回复
  8. 姑苏一杯倒蓝忘机,镇魂一杯倒朱一龙

    沈巍2018/08/18 23:26:14回复
    • 是沈巍,不是龙哥,虽然是龙哥饰演的,尽量还是不要

      匿名2018/09/03 23:24:10回复
    • 厉害

      匿名2018/09/08 18:44:49回复
    • 奈斯奈斯

      匿名2018/12/06 06:29:29回复
  9. 此处应有&$79#@、嘿嘿嘿

    飞羽青2018/08/20 14:10:00回复
  10. 露出姨母笑ヘ( ̄ω ̄ヘ)♪

    北老师居老师2018/08/21 01:49:04回复
  11. 重头戏来啦

    镇魂女孩2018/08/21 15:05:15回复
  12. 哎呦

    匿名2018/08/24 14:32:13回复
  13. 和蓝忘机是一样的

    匿名2018/08/25 13:04:44回复
    • 麻烦请不要在别的小说里评论魔道,会给魔道招黑

      匿名2018/09/15 10:05:45回复
      • 对对都粉的人在此表示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作品遭受恶意

        闻舟渡我2019/01/12 13:16:05回复
  14. 丧(干)心(得)病(漂)狂(亮)

    匿名2018/09/15 22:20:53回复
  15. 掉马甲撒花

    匿名2018/10/03 17:50:07回复
  16. 诶嘿嘿…诶嘿嘿嘿…名场面预警

    沈美人是我的2018/10/04 23:56:21回复
  17. 都不要给魔道赵黑,ingjianma?那谁谁!

    开学了2018/10/05 10:28:25回复
  18. emmmmm……
    谁来给我解释一下“emmmmm……”什么意思?

    奈何缘2018/10/06 16:55:34回复
    • 小傻瓜。emmmmm就是“嗯……”的意思,拟声词来的

      匿名2018/10/07 02:38:34回复
      • 多谢。(来自06年的小傻瓜)

        奈何缘2018/10/31 21:52:06回复
        • !我也是06年的小傻瓜!

          匿名2018/12/01 12:18:22回复
          • 啊咧咧,请问你为什么自称傻瓜咧?

            奈何缘2018/12/05 07:13:19
  19. 钱包:我应该在车里,不应该在这里

    匿名2018/10/18 23:00:54回复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秀

      匿名2018/11/29 20:29:23回复
  20. 剧版沈巍一杯倒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0/25 10:10:47回复
  21. 一年后来重温这本小说居然发现好多同道中人啊哈哈哈哈,迷忘羡的也好多哦!

    匿名2018/10/25 19:12:56回复
  22. 搞事情

    爱上了虚拟的爱情2018/11/01 23:13:46回复
  23. 开始自行脑补下面剧情ing……

    魔系白佛系黑2018/11/04 21:28:12回复
  24. 沈教授一杯倒 扶一扶眼镜 翻个白眼 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1/12 20:19:58回复
  25. 精彩啊

    小宇宙的钥匙2018/11/18 21:51:01回复
  26. 掉马撒花!!开星

    匿名2018/11/22 14:48:34回复
  27. 哇哇哇,比电视剧的精彩(yourou)多了

    匿名2018/11/24 22:24:24回复
  28. 要开车了听见没!!!!

    黑袍哥哥慢走,人家等你哟2018/12/03 23:04:56回复
  29. 要开车了要开车了要开车了要开车了哈哈哈哈哈哈

    黑袍哥哥慢走,人家等你哟2018/12/04 12:14:00回复
  30. 我发现这个板蓝根出境次数很多呀( ´^` )

    匿名2018/12/11 22:04:25回复
  31. 这里可以看看电视剧那一块,特别搞笑〜( ̄▽ ̄〜)

    匿名2018/12/13 08:57:15回复
    • 一喝完就倒了

      匿名2019/01/17 20:39:05回复
    • 看过电视剧再来的

      匿名2019/01/19 16:01:12回复
  32. 显然是有事的,还是大事
    喝酒把自己马甲喝掉了沈教授也是厉害的
    跪服

    故司2018/12/15 08:03:18回复
  33. 一个看了剧再来看小说的鬼飘过

    匿名2018/12/25 10:44:49回复
  34. 沈巍晃晃悠悠地没应声,却顺势伸手搂住了他的腰,还搂得颇紧 别怪我没提醒你哦 小澜澜 机会来咯

    灵子爱一龙2018/12/27 04:38:06回复
  35. 我想问板蓝根真能预防感冒??

    山委身于鬼2018/12/30 23:22:13回复
  36. 喝酒把自己马甲喝掉了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1/02 10:46:33回复
  37. 全程姨母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啊

    匿名2019/01/04 15:12:01回复
  38. 还是剧里一杯倒是更萌,不过这里巍巍两颊绯红实在是诱人啊。

    匿名2019/01/06 12:26:19回复
  39. 赵云澜捂钱包的样子 想到了北老师捂住胡子

    匿名2019/01/11 09:33:20回复
  40. 在被窝听着白居唱最炫民族风和时间飞行看这里,很幸福。三刷

    匿名2019/01/20 00:53:00回复
  41. 大人,,,小澜孩伤心了

    匿名2019/01/28 22:56:55回复
  42. 下章沈美人掉马(ಡωಡ)

    居北2019/02/01 11:03:29回复
  43. 要掉甲了,坐看沈老师掉甲

    匿名2019/02/05 00:49:39回复
  44. 哎呀呀
    ❤️

    白墨2019/02/08 23:25:33回复
  45. 激动

    2019/02/10 23:33:15回复
  46. 剧里居老师是真一杯倒啊,就那么一杯(我感觉像是碗呢),然后就趴了。这里的巍巍好歹能坚持坚持,还没直接倒

    巍澜女孩2019/02/11 10:44:3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