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顺势伸手搂住了他的腰

“总有一些事, 是你会无能为力的,”赵云澜说着, 从破破烂烂的钱夹里掏出了那页关于罗布拉禁术的旧书, 挖了个坑,把它彻底埋在了雪地下面,拍了拍手,站了起来, 继续说, “要么变得强到有能力解决一切,要么忘干净吧, 惦记那些没用的东西不好, 占内存。”

这一次,汪徵沉默了更长的时间。

斩魂使走过来, 对他伸出手:“走吧, 我送令主到山口平地处。”

赵云澜已经十分疲惫了, 有便车搭, 他当然也不想走路, 大喇喇地把手交给了斩魂使, 斩魂使猛一拉他的胳膊, 把他往怀里一带, 接着周围一黑, 赵云澜还没来得及站稳, 再睁眼,已经是斗转星移。

斩魂使的斗篷散开, 转瞬间,他们已经回到了山口处。

斩魂使放开他,退后一步,接着敛衽施礼,转身走了,不过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里。

赵云澜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地蹭了蹭自己的下巴,正不知道思量着什么,表盘里的汪徵忽然开了口。

她说:“对了,赵处,你不是说钱包忘在车上了么,那刚才掏出来的是什么?”

赵云澜脸上高深莫测的表情一瞬间碎了,大惊失色地捂住胸口:“你要干什么?我最近手头紧,给劫色不给劫财!你男人呢?怎么不管管你,老惦记别人的钱包干什么?”

“他听不懂,”汪徵的口气松快了一些,“我听说你最近大量收购古董书,好像打算当个古董贩子,除此之外,还干什么花了?”

“男人总要买房置地养家糊口的。”赵云澜双手插在兜里,晃晃悠悠地往前走去,“小丫头,你不懂。”

汪徵轻笑一声:“我死都死了三百年了,谁是小丫头?”

赵云澜顺杆爬上:“你都是死了三百年的老妖婆了,还好意思问我要压岁钱,要不要脸?”

两人你来我往地在一片白茫茫的大雪地里互相拆台,不知过了多久,汪徵才轻轻地说:“我方才是不是没说,谢谢你……”

赵云澜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敲打着表盘骂骂咧咧地说:“别以为几句甜言蜜语糖衣炮弹就能代替万字检查,下礼拜发我邮箱里啊,跨年守岁的时候,这一年犯过错的向全体同志念检讨书是保留节目,别以为这样就能躲过去。”

等赵云澜溜溜达达地回到山顶小屋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祝红用眼神询问了他一句,赵云澜对她亮了亮自己的手表,祝红会意,从包里摸出了一个手工毛线缠的小人,装作不经意地从赵云澜身边走过,把小玩偶在他的手表上轻轻蹭了一下,在谁也没看见的情况下,两缕白烟轻快地钻进了毛线小人的身体里,巴掌大的小娃娃顿时活过来一样,在汪徵手心里动了动。

赵云澜的目光在屋里扫了一圈,发现人员齐全,且个个脸色不错——楚恕之不动声色地守在门口,脚底下趴着大庆,郭长城苦逼兮兮地照顾着不知道煮着什么东西的小锅,学生们围坐了一圈,正一惊一乍地听假和尚林静讲鬼故事,沈巍……嗯,沈巍呢?

他方才为什么会认为人员齐全?

赵云澜脸色一沉,问祝红:“沈老师呢?”

祝红明显地一呆,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茫然,然而仅仅是片刻,一个声音忽然在赵云澜身后响起,沈巍抱着一捧木柴走进来,不温不火地说:“找我吗?”

祝红好像才想起来,一拍脑门:“对,沈老师说既然还要在这住一宿,他怕带的燃料不够,出去找干柴了。”

沈巍把木柴放在火边上,以便烤干:“我怕万一,小汪姑娘找到了吗?”

赵云澜看了他一眼,随口应了一声:“嗯,找到了,方才路上正好遇上救援队的,我有点事让她去办,正好让他们把她捎回去。”

“哦,”沈巍回过头来,温温润润地对他笑了,“没事就好,你在外面跑了一天,过来喝一碗板蓝根吧,预防感冒。”

赵云澜盯着他看了片刻,随后若无其事地笑了笑,走过去接过药,一口喝完了,头天晚上的事,以及他自己心里的疑虑,他终究是只字未提。

赵云澜这几天过得十分不人类——先是和朗哥宿醉,而后在寒天雪地里开了一天的车,之后半宿没睡,又是被汪徵放倒,又是被山河锥震伤,再在雪域高原里长途跋涉了两圈,还和一大群怪物莫名其妙地干了一架,这样高强度活动的后遗症,在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爆发了。

他睡落枕了。

大爷即使是歪了脖子,也依然是大爷,一醒过来,就把所有人指使得团团转,一早晨山间小屋在他的指挥下,实在是各种兵荒马乱——赵云澜指使林静给他揉肩膀,结果林静对着他的肩膀脖子施展了少林大力金刚指,险些把他家领导的脖子给折断了,赵云澜眼泪差点没疼下来,怀疑林静是刻意打击报复,两人不干一点正事,先绕着小屋追打了二十分钟,才在祝红忍无可忍地一声“还走不走了”的咆哮里消停了下来。

赵云澜狠捶了林静两下,发现脖子竟然奇迹般地能扭动了,于是背着手,迈着四方步进屋收拾东西去了……并把大庆拎起来,当成个皮草围脖挂在了脖子上。

沈巍带来的女班长“咦”了一声,奇怪地说:“这猫是什么时候出来的?也跟我们一起走吗?我以为是野猫呢。”

赵云澜贱贱地说:“你见过这么富态的野猫吗?”

针对这句话,大庆果敢地伸爪扇了他一巴掌,心想事成地施暴殴打了它的顶头上司。

女班长富有同情心地走过来,摸了摸大庆油光水滑的毛:“真可怜,大老远地被飞机托运过来——对了,赵大哥,我们老师说回去他来开车,让你好好休息。”

赵云澜捂着被猫扇了的脸,脚步一顿,回头望向沈巍。

正好遇上沈巍的目光,沈巍微微垂下眼,冲他轻轻笑了一下。

沈巍的表情和言语都太含蓄,以至于每一个表情在赵云澜看来,都像是藏了千言万语,他心里忽然一阵悸动,想起头天夜里睁眼时骤然撞上的目光,心尖上就像是被人掐了一把,又酸又软起来。

赵云澜在副驾驶上一路睡下了山,等他被兜里的手机铃声闹醒的时候,都已经是过了正午、日头开始偏西的时候了,车也早就离开了雪山区,公路两侧开始有零星的人家了。

打电话的是朗哥,朗哥大约真的是对赵云澜有所求,一听说他们下山,立刻热情洋溢地替他们张罗好了落脚的地方,并表示上次没能尽兴,这次一定要不醉不归。

赵云澜撂下电话,顿时一脸菜色——他既不是酒鬼也不是超人,眼下最渴望的是一张让他睡到地老天荒的床,而不是硬着头皮跟一个胖乎乎的老男人称兄道弟地灌酒扯淡。

这突如其来的噩耗让他如丧考妣,简直连调戏沈巍的心情都没有了,放下电话,就抓紧一切时间地闭上眼睛,争取在晚上这场硬仗之前再好好睡上一轮。

沈巍等到他呼吸平稳,才伸手把他身上搭的一条毯子拉好。

等朗哥在市中心主干道道口上接到他们的时候,整整萎靡了一天的赵云澜就好像又活过来,重新变成生龙活虎的一条好汉了。

两人凑到一起,全都是满嘴跑火车的货色,上天入地地胡侃一通,就侃翻了半瓶白酒,朗哥舌头已经大了,精神却依然矍铄,亢奋地嚷嚷着再开一瓶。

赵云澜虽然不动声色,看起来大半斤的酒下去就好像喝了白开水一样,脸色却开始发白了。

朗哥吼着他唱山歌的大嗓门,指挥着服务员:“满上满上!给我们都满上!”

赵云澜不便阻拦,只好故作大方地冲服务员点了点头。然后一低头,豪迈的笑容有点发苦。

朗哥站起来,慷慨陈词:“我这人吧,没什么文化,也不会说话,就是个大老粗,有生之年最幸运的事,就是认识你们这些好兄弟,那句话叫‘有朋自远方,不亦……’不怎么着来着?哎,反正就是那意思,干了吧!”

赵云澜只好在他这句“怎么着来着”里去端自己的酒杯,这时,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沈巍却突然按住了他的手。

朗哥和赵云澜都是一愣。

沈巍端起了赵云澜的杯子站了起来,先跟朗哥点点头,然后客客气气地跟他说:“赵处在山顶上被风吹得有点感冒,现在身体也是不大舒服。”

赵云澜立刻配合地低头咳嗽了几声。

沈巍笑了笑:“倒是我们这些人,一路厚颜承蒙朗先生照顾,可惜都是些象牙塔里不事生产的穷学生,也实在无以为报,这杯酒,我得敬您。”

他说完,压下手腕,在朗哥的杯子上碰了一下,把整杯都给干了。

朗哥愣了愣,颇有些意外地“哎呀”了一声——他也知道自己个什么货色,跟赵云澜这样的大混混称兄道弟是没问题,遇上这些目下无尘的高知,心里也明白人家看不起自己,因此并不去主动讨嫌。

没想到沈巍突然来了这么一手,这在朗哥的酒肉生涯里倒是个全新的体验,他立刻二话没说,三口并两口地也喝了,而后似乎挖掘到了一片新大陆,晕晕乎乎地就把炮火转向了沈巍。

赵云澜的目光在桌上扫了一圈——见那以“修行人不饮酒”为由避祸的假和尚林静,正一边念经一边啃大棒骨啃得满嘴流油,而祝红装纯兮兮地说“人家女孩子是要喝红酒的”,也在那自娱自乐地吃得非常欢快,楚恕之半杯酒刚沾了个嘴唇,就开始装死,郭长城……郭长城这实诚孩子倒是早被放倒了,这个大约没装,是真“死”了——总之,一票人马,就没有一个站出来给他解围的。

赵云澜暗自磨了磨牙,给他们一人记了一笔,趁着说话的功夫,给沈巍夹了好多菜,以防他喝得太猛上了头,再发挥他的推杯换盏并忽悠大法,跟沈巍合伙,把朗哥这酒桌上的搅屎棍子给灌趴下了,这才算是解脱。

沈巍显然不习惯这种应酬,早已经两颊绯红,连眼神也有些迷茫了,站起来的时候一个没站稳,又“扑通”一声坐了回去,赵云澜赶紧扶了他一把,在他耳边小声问:“我去,你行不行,没事吧?”

沈巍晃晃悠悠地没应声,却顺势伸手搂住了他的腰,还搂得颇紧。

这个……显然是有点事的。

分享到:
赞(948)

评论102

  • 您的称呼
  1. 沈老师的马甲即将领盒饭

    匿名2019/03/15 21:28:49回复
    • 这个,显然是有点事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7/03 16:03:26回复
  2. 祝红用眼神询问了他一句,赵云澜对她亮了亮自己的手表,祝红会意,从包里摸出了一个手工毛线缠的小人,装作不经意地从赵云澜身边走过,把小玩偶在他的手表上轻轻蹭了一下,在谁也没看见的情况下,两缕白烟轻快地钻进了毛线小人的身体里,巴掌大的小娃娃顿时活过来一样,在汪徵手心里动了动。

    捉个虫,最后一句,应该是在 祝红手心里动了动 吧?

    今天你看镇魂了吗2019/03/16 12:09:35回复
    • 就是啊,肯定是写错了

      匿名2019/04/20 17:28:54回复
  3. 哎哟喂 好刺激鸭

    匿名2019/03/17 17:58:53回复
  4. 眼神藏着千言万语,这龙哥把这一点真是演活了。过去十年的沉淀,总算见识到了!

    祝红2019/03/21 02:15:33回复
  5. 楚哥貌似更优秀,半杯就倒啊

    甚嚣尘上2019/03/22 00:05:41回复
    • 不是“装死”吗……

      匿名2019/07/09 21:51:48回复
  6. 要么变得强到有能力解决一切,要么忘干净吧, 惦记那些没用的东西不好, 占内存。

    匿名2019/04/06 20:46:35回复
  7. 掉马前奏啊

    还是喜欢传销面面2019/04/15 11:12:01回复
  8. 赵处的脖子能动是不是和巍巍有关?

    匿名2019/04/18 20:20:19回复
  9. 今天你吃油炸刀削面了吗

    沈美人是我的2019/04/18 22:59:09回复
    • 这位……朋友,你煞气怎么这么重……不知道刀削面要组队一起才好玩嘛!!!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2019/05/03 21:52:49回复
  10. 好刺激,下章

    巍澜2019/05/07 21:12:43回复
  11. 太刺激了八!!!

    坑底的镇魂女孩2019/05/27 16:21:01回复
  12. 最喜欢看的就是下一章哈哈哈哈

    2019/05/30 15:42:56回复
  13. 楚恕之半杯酒刚沾了个嘴唇,就开始装死,郭长城……郭长城这实诚孩子倒是早被放倒了,这个大约没装,是真“死”了
    我的天好生动总感觉一幅酒桌图三言两语止不住的坏笑

    匿名2019/06/04 15:57:31回复
  14. 这个本就是耽美,就是男男,没有女主,底下更多,不喜欢就不要看了

    匿名2019/06/12 19:37:31回复
  15. 本使即将掉马

    沈巍2019/06/20 18:45:46回复
  16. 大爷即使是歪了脖子也依然是大爷

    匿名2019/07/03 17:05:42回复
  17. 好的,开始掉马甲了

    居老师的小娇妻2019/07/13 12:02:57回复
  18. 疑似一杯到忘机

    忘机的无羡2019/07/14 22:53:59回复
  19. O(∩_∩)O哈哈~沈教授的一杯倒

    2019/07/19 17:51:03回复
  20. 我发现赵处的所有东西似乎都是皱皱巴巴的,皱皱巴巴的钱包,皱皱巴巴的符纸

    匿名2019/07/22 19:00:38回复
  21. 诶嘛,前方大型掉马甲现场,请做好准备。☆☆☆鼓掌!

    居老师的小娇妻2019/07/28 00:06:11回复
  22. 下章马甲预告!

    匿名2019/07/31 14:07:55回复
  23. 大人要掉马甲了,本斩魂刀好激动~\(≧▽≦)/~

    沈教授手中的斩魂刀2019/08/02 22:07:40回复
  24. 你大爷还是你大爷哈哈哈哈哈哈哈

    昆仑君2019/08/09 19:36:40回复
  25. 看到这里有888个赞,我都没好意思点下去了。最后一句话,引人深思。。。

    随意2019/08/09 21:37:11回复
    • 当我顺手点了赞才发现我把888变成了889,好有罪恶感。哈哈哈哈

      龙啊巍啊bygg啊~~都是我的2019/08/10 09:59:20回复
  26. 还以为是澜澜占人便宜,啧啧,沈老师啊沈老师,没想到啊~

    若彤CYT2019/08/14 09:33:12回复
  27. 只有我觉得沈巍喝的酒杯是澜澜喝过的吗?

    匿名2019/08/15 09:47:10回复
  28. 沈教授的马甲要掉了!!( ´▽`)

    抱走小鬼王2019/08/15 20:16:48回复
  29. 注意,沈美人要掉马了啊

    染柒2019/08/19 21:25:3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