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诡奇之局 第五章 下

阿曼江上,萧家一行五只大船,又多了一艘属于同国王叔庆彰的王族大船。
虽然不能和萧家威震天下的大航船相比。但庆彰的坐驾高两层,甲板最宽一层纵深十五六丈,已经算得上相当庞大和豪华了。
同行的几天,庆彰受到凤鸣礼貌上的邀请,经常过船和凤鸣闲聊。他虽贵为同国大权在握的权贵,却出奇地配合凤鸣的种种人身保护规则,命令身边跟随的心腹不许佩戴武器,过船时还欣然受萧家侍卫们的搜身,庆彰甚至允许洛云搜自己的身,大是一副「我绝对没有伤害鸣王的任何企图」的姿态。
确实,庆彰等人连武器都没有,还被搜身,加上有凤鸣众侍卫在,他们要对凤鸣造成哪怕一丁点的伤害都是不可能的。
这种态度大受洛云和容虎的欢迎,因为对于他们的工作来说再方便不过。经了这么几天,众人对庆彰的敌意再不如当初第一次相见时那么浓烈。
因为庆彰经常过来,凤鸣生怕烈中石和烈斗两个活宝不小心说出「你们大王的头在鸣王这里」的话,叫他们在这段旅程中千万不要随便跑过来参加聊天。他们倒也听话,果真乖乖回三船去了——那上面有一个大仓房放满了萧家
宝物,兵器尤多,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个天堂。
这一天晌过后,庆彰如常过来。
刚巧,本来在陆上一路护航的庄濮也到江面上来向庆彰做三日一次的情况汇报,凤鸣便邀请他们一起吃晚饭。
秋蓝负责安排宴席事宜,考虑到客人是同国人,夜晚天气又应该不错,贴心地把宴会地点设在甲板上,先将甲板打扫干净,上铺一硕大宽阔的地毯,然后按照同国习俗,在上面零散设席。
凤鸣暗中叮咛,「一定要记得像他们同国那样多多放枕头,万一庆彰又唠唠叨叨,我也好躺下来睡个小觉。」
秋蓝笑道,「还没开宴呢,鸣王就想着睡了。放心吧,枕头早准备好了,特意挑又大又软的,包管睡起来舒服。」
至于菜肴,由秋蓝一手打理,远非寻常的王族厨师可比。庆彰吃得津津有味,再三夸奖,如果可以,他说不定会立即下订金把秋蓝招去给他当大厨,连一向不苟言笑的庄濮也吃得眉飞色舞,尝到秋蓝拿手的「油闷豆腐」后,几乎舌头都咬下来了。
也难怪,豆腐这东西,可是凤鸣这个三流师傅亲自传授后,秋蓝凭借个人天分努力揣摩做法,千辛万苦才制出来的,恐怕当今天下,也只有秋蓝一人会做而已。
洛云和容虎照例宛如左右门神,一边一个坐在凤鸣后方。
吃饱喝足,又是例行的聊天。庆彰谈兴往往最好,凤鸣最担心的就是这位口水比阿曼江还多的王叔一聊起来就天南地北不知结束。不过幸好,今晚大概因为在席的还有一位庄濮将军,庆彰挑了一个比较有趣的话题——兵法。
「说到兵法,最令人神往者,无过于当年驰骋天下的永殷名将卫潜。」庄濮对花天酒地没兴趣,不过当将军的对兵法是肯定有兴趣的。
此言一出,人人赞同。
卫潜将军的威名,确实无人敢不认同。
庄濮今夜小饮了两杯,脸色不红反白,模倒比往日平易近人不少,谈起卫潜,不由惋惜叹气,「可惜永殷王族不会用人,如此绝世良将,竟然不知爱惜,最后将卫潜后代抛而不用。而卫家兵法,从此失传。至此以后,凡是为将者只畏一提起这个,无不叹息。」
庆彰点头道,「是啊,庄将军也是良将,感触自然更深。」
凤鸣知道自己酒量太浅,不敢喝酒,饭后命秋星另取一杯热茶过来置于面前,悠闲地斜倚在高枕下听庄濮说话,也跟着庆彰说了一声「是啊」,头后后转,和容虎打个眼色,轻轻窃笑一下。
卫潜的兵法,现在正被千林认真学习呢,而且还有个卫秋娘当师傅。这就好比此有上佳根骨的武学奇才得到了天下第一秘籍,还跟了一个好得不得了的师傅,将来一出山,岂不吓死天下人?
想想就觉得够满足啊。
一切都多亏了烈中流那个调皮捣蛋的丞相。
凤鸣想过烈中流,随即难以自抑地想起另一个人来。
不不不,千万不能想,一想就没完没了了,万一被他知道,恐怕要笑话自己没志气,像娘们一样依依不舍,相思不断。
不要想!
不要想………
「鸣王?」
「………。。」
「鸣王?」
背上微微一疼,原来是身后的洛云以极快的手法轻戳了他一下,凤鸣才从自己的小心思里面脱身出来,抬头微笑着看向庆彰,「一时看渔火笼着江面轻雾,竟然走了神。王叔刚才在问什么?」
他斜靠软枕,长发轻轻垂下,悠闲自得,姿态异常优美,此时含笑一问,眼睛在夜空下灼灼发亮,实在非常俊美诱人。
连心里本来只想着洛芊芊那个神秘美人的庆彰也不由心脏猛撞一下,暗觉西雷王的眼光也算不错。他回过神来,清了一下嗓门,温言道,「我是想请问鸣王,兵书上常说,打仗最重要的是粮草,没有粮草,是打仗时遇上的最糟糕的事情。嗯,我打一个比方啊,假如现在鸣王是一位将军,带领着数万人,或者数十万人的军队在远征途中,而粮草快不够了,鸣王会怎么办?」
庆彰顿了一顿,友善地看着他,「我在同泽时,常常听闻鸣王之睿智,对于很多问题见解过人。
凤鸣心里暗暗瘪嘴。
我又不是将军,卫潜的兵法也不是教给我,我这么一个可怜兮兮的平凡大学生,为什么总是命苦的当这种被提问的对象?
偏偏这老小子又给我戴高帽,唉,怎么想出一个过人的见解呢?
此刻自己身份是西雷鸣王兼萧家少主,如果回答不出来,丢的就是两家的脸,河况烈中流知道了也会觉得他没出息。
心里一边嘀咕,面上却仍是一派云淡风轻的闲适模样,假装思索着问,「途中缺粮,可以向路过的村庄购买吗?」
庄濮对这种军事性难题的兴趣浓厚,从庆彰一开始提这个假设,他就显出很注意的神态,此刻摆手哂道,「如此庞大的军队,就算有村庄可以购粮,购到的粮食一定也不够用。」
凤鸣心道,我猜也是这样,这么好解决你们也不问我这个「睿智」鸣王了。
他脸带微笑,目光徐徐转到庆彰脸上,轻声道,「在说出我的答案之前,想先请王叔说说你的办法。」
庆彰想不到会问回自己身上,哑然失笑道,「我从没领兵打扙,怎么知道什么办法?依我看,这么多人在途中缺粮,一定是要退兵的了,饿着肚子打仗,岂不输定了?」
「话不能这么说,其实行军缺粮,一般只是半月一月的事情,因为迟早会到达大得可以供应足够粮食的城镇。」庄濮说起这个头头有道,正容道,「但最难办的是,军中一旦缺粮,必然军心大乱,别半个月,即使只是三、四天,也难熬过去。士兵们一天没吃饱,就有可能闹出事来。只要撑过这一段日子,就能熬过去。」
「哦?」凤鸣轻轻发出一个声音,一副虚心交流的模样,「请庄濮将军说说,如果将军在征途中遇上这种事,会如何处置?」
他提问的态度恰到好处,既不让人觉得不舒服,又不予人他什么也不懂的感觉,显得胸有成的。
只有容虎这个贴身侍从比较了解他,知道鸣王看起来似乎很有把握,说不定肚子里空空如也。
庄濮正打算对这个发表自己的见解,在席位上坐直了身子,认真答道,「如果遇上这种情况,首先,必须勒令粮官将士兵们每日的食粮减少,这样储备的粮食,可以多用上几天。」
「嗯,」凤鸣点点头,「有道理。」
「其次,要监视军中是否有人带领鼓噪,命人严惩鼓噪者,以免有趁作乱。」
凤鸣称职地扮演主人的角色,继续点头道,「这个是必要的,军中作乱非常可怕,不过,光是严惩压制,可能还不够。」
「当然。」庄濮笑道,「当将军的,一定要体察军心,我怎么可能只管压制?同时,我也会传令各营,说明缺粮情况,并且承诺大战之后厚加赏金。这样几步同做,士兵们也许会和我同甘苦,熬过这段缺粮的时间。」
谈到这里,脸上不由露出一分得意,豪气大发地回忆道,「当年征战惊隼岛,我就曾经遇上这种事。海战缺粮,比陆战缺粮更为可怕,根本就不可能遇上村庄补给。但我就凭着这三条,稳定了军心,当时的粮食,就算每人只吃半饱,也只够吃上十天,幸亏第八天,我们就遇上了大王派来的粮船。」他手握军权,庆彰对他十分看重,不失时机地捧道,「庄将军惊隼岛一战,真是精采绝伦。若没有庄将军出马,惊隼岛恐怕至今仍被海盗占据。缺粮一事,我当年在都城也听说过,情况一定相当危急,唉,这也只有将军可以处理得如此妥当。不但没被缺粮所拖累,还大胜而归。即卫潜在世,也不过如此。」
「不敢。」庄濮肃容道,「庄濮哪有能耐和卫潜大将军相比。只不知鸣王遇到缺粮,会如何解决?」视线停在凤鸣身上。
凤鸣暗翻白眼。
我又不带兵打仗,十万八千年都不可能遇上这种倒霉事的啦!
不过众人视线现在交错落在自己身上,不说津津有味等着答案的庆彰和一脸认真的庄濮,光是秋蓝几个侍女对他信心百倍的目光,他就没法说出「我不知道」这四个字来。
可见下辈子再投胎,绝不要一出场就被人套上「睿智」这个头衔,说什么也要装成个笨的,免得成天被抓来发表「高见」。
他能说的,刚才都被庄濮说了,想来想去,连补充的余地都没有。可恨又不能把容虎抓过来代他回答。
凤鸣保持脸上自信满满的微笑,伸手去拿面前的小茶杯。故意摆出优雅到无以复加的喝茶姿势来拖延时间。
不知道的人看他那架势,只以为必有惊人之论。谁知道他正绞尽脑汁想着等一下怎么交差?
这次又死定了。
就算不死,至少丢脸也丢定了。
如果容恬在身边,必不会让自己这么丢脸。不,就算只有烈中流在此,也一定有办法搭救自己。烈中流这个家伙的脑子,简直比得上诸葛亮,刘备的福气真是好啊,至少诸葛亮从没出什么馊主意要刘备去各国巡游…。。
嗯?三国?
凤鸣心里一动,隐隐约约像抓到什么,赶紧进一步开动大脑的马达,三国里面一定有谁缺过粮吧?
「鸣王?」
虽然鸣王的姿态优美从容,不过这杯小小的茶,也喝得太久了吧?
「对于这种军情大事,鸣王必有过人见解,可否赐教?」
庄濮话音落地之时,凤鸣白晳长指中的小杯终于稳稳落在桌上。
「我并没有什么过人见解。不过,」凤鸣黑白分明的眼睛亮如灿星,彷佛燃起无限斗志,「倒是想起了一个关于缺粮的故事。」
这句是谦虚之词,换了谁都知道他是要开始发表「高见」了。
庆彰热情地道,「鸣王请快说,我好奇得不得了了。」
庄濮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凤鸣不再斜靠在枕上,缓缓坐直臼朵,眼睛徐徐扫视一圈,暗忖表演前的气氛已经调调解好了,才开始声音低沈清晰地讲述这个,好像救命稻草一样瞬间从记忆中翻出来的故事。
「从前有一位将军,他领军远征,途中缺粮。情况,嗯,就如庆彰王叔和庄濮将军所说的一样,路上村庄的补给远远不足,而他必须带领全军,熬过这一段日子。」
凤鸣又用专注的目光看他们一眼。
庄濮和庆彰都算好听众,默默点头,表示明白,而没有发言打破凤鸣讲故事的大好气氛。
「这位将知道缺粮的消息后,非常焦虑。行军中缺粮,一旦处理不慎,动乱立起。而且,他又不愿就此退兵。他日夜想,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说到这里,众人的注意力更为集中。
说到行军打仗兵法云云,凤鸣不算懂行,但说到讲故事,凤鸣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要知道,当初他刚到西雷,第一次试图和「兽性大发」的容恬沟通,讲的就是一千零一夜。
只不过那个「禽兽」不像面前的两个同国权贵是一个好听众。
说到快入正题时,凤鸣刻意停顿一下,好吊他们胃口,差不多了,才继续才说下去,「将军把军中的粮官叫入营中,问他营中还有多少天的粮食,粮官说,粮食……。」
惨了,三国里写是多少天来着?
十天还是十五天?
还是一个月?
「鸣王,」庆彰以为他又在卖关子,忍不住问,「粮食到底还有多少天?」
「嗯……」凤鸣把牙一咬。管他呢!反正这里的人没看过三国,我说多少天就多少天。
露出一个风雅温和的微笑,侃侃续道,「粮官回答,粮食只够吃十天。将军听了之后,想了想,对粮官说,你回去之后把给士兵们勺食的勺子,从大勺换成小勺。」
众人都是一愕。
他们料想凤鸣定有奇计说出来,想不到和庄濮刚刚才发表过的如出一辙,竟然就是简单的节省粮食,让士兵们半饿肚子,不禁大为失望。
凤鸣看他们那样子,连忙解释道,「我还没说完。」
接着道,「那粮官对将军忠心耿耿,一听这命令,对将军进言,这样做,士兵会哗变的。将军踌躇满志地回答,不要担心,你尽管照我的吩咐去做。如果哗变,我自然有办法化解。那粮官听了,就遵照将军的命令,将大勺改成小勺,每天依旧发给每个士兵一勺饭,让本来一勺能吃饱的士兵,现在只能吃个半饱。」
庄濮叹道,「这样做,确实会哗变啊。只不知那位将军,有什么高招化解危机。」
故事说到这里,又有悬念出现,众人听得更加入神。
「士兵看见吃饭的大勺忽然无缘无故变成小勺,自己每都要挨饿,果然哗变,粮官惊闻,立即入帅帐禀报将军,将军!将军!不好了,士兵们哗变了!」凤鸣模仿那粮官嗓音,声音猛然提高了一个八度,在夜空下划破水面,真是惟妙惟肖。
众人都是一凛。
秋星更是打个哆嗦,悄悄往秋月的身边靠。
庆彰听得入迷,也是一惊,探问道,「是不是此时救济的粮食已到?」
他毕竟不是带兵的人,换了是庄濮,就绝不会问出这种没水平的问题,如果救济粮车到了,那位将军就只能算是命好,而不能算是有奇谋的统帅了。
凤鸣摇摇头,否决庆彰的猜想,他静默了一会,把脸转向平静的宛如沈睡中的阿曼江,叹了一口气,低声道,「将军听了粮官的禀报,站起来对粮官行了一礼,对他恳切地说,粮草短缺,士兵哗变在即,我今日事情危急,想向你借一样东西,以解这次危难。」
所有人都好奇地等着他继续说下去,身后一声轻微的叹气,却忽然吸引了凤鸣的注意。
难道……。洛云竟猜出了答案?
想当年,他看到三国这一段的时候,可是大大吃了一惊。若让凤鸣自己来猜,一千年也绝猜不到曹操会怎么解决这次危机。
而洛云不但猜到,而且会发出这样的叹息,可见他这个人心里,并不如平日所见那样泠酷无情,毫无人性。
「粮官问,将军说笑了,我身上哪有将军可以用来平息哗变的东西?将军要借什么?」
凤鸣暗中思索,嘴上仍在说他的故事,「将军说,我想借你的头颅一用,悬挂在军营大门,来安定士兵们的心。」
他说的时候语气平静,众人却听得心头一沈。
秋月秋星发出低微的惊叫,赶紧捂住了小嘴,眼中惊惶不安。
庆彰和庄濮脸色微变,但他们毕竟是操生杀大权的权贵,很快就意识到这确实是一个绝佳的方法。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能猜想到了。」凤鸣摊开手道,「将军杀了粮官,命人把粮官的头颅悬挂在大营门上,告诉士兵们,粮官贪污了粮食,已经被英明的将军正法,士兵们知道之后,都痛骂粮官,但对于军中缺粮,人人要挨几天饿这件事情,都表示可以忍受,没有哗变。靠着粮官的一条命,将军的军队度过了最难熬的缺粮时段,最终打了胜仗。」
故事说完,凤鸣长长舒了一口气,「我说完了。」目视众人各不相同的表情。
甲板上一片沉默。
很久之后,庄濮才叹了一声,「这样的奇谋,果然非凡,既制止了士兵们哗变,又定了人心,不是鸣王说出来,任我怎想也想不到这样的法子,看来我那三条,只是一般庸俗之将所用的方法罢了。鸣王的过人见解,我今天总算是领教到了。」
「这不是我的见解,」凤鸣断然道,「只是一个故事罢了。」
庄濮意外地看着凤鸣,「难道鸣王还有另外更巧妙的方法吗?」
「我哪有什么巧妙方法?」凤鸣笑了笑,坦然摇头,干脆来个实话实说,如果换了我当将军,遇到缺粮,最多也只能按照庄将军的三条去做。刚才那个故事里的方法,是我绝不会用到的。」
庄濮明白过来,听了这个故事后,他对凤鸣的态度好了很多,诚恳地道,「鸣王心地善良,但要知道领兵打仗,和寻常不同,总要有人犠牲,一旦哗变,死的士兵更多。犠牲一个粮官和犠牲成千上万的士兵,当将军的必要有所抉择。有的计谋,心里虽然不忍,要用的时候,还是必须用的。」
凤鸣苦笑道,「所以我绝不适合领兵打仗。」
他语气温和,内里却铿锵有声,清晰果断。人坐在那里腰杆挺得笔直,衬着背后佛分不清岸和水面的阿曼江,一时显出几分平日难得一见的刚正不屈。
洛云詑异地听他说出这话,灼灼目光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低头陷入沈思。
秋月等更是被自家鸣王气势折服,仰慕目光一个劲鸣王投递过来。
「哈哈哈!」庆彰的招牌笑声又响了起来。
他抚掌大笑,边笑站起来,「鸣王的故事果然精彩,等回到同泽,我也要把这个故说给别人听听。天不早了,今夜听剽一个好故事,本王叔心满意足,不敢再打扰鸣王休息,先告辞了。」
凤鸣送了一口气,知道这个该死的「军事话题提问节目」总算勉强过关,连忙站起来送别。
庄濮自然也不多留,和庆彰一同告辞。
将两人送上小船,身边只剩几名心腹。
秋月秋星一声欢呼,围到凤鸣身边,大夸特夸,「鸣王真是了不起,一个故事把他们两个都听愣了。」
「鸣王对着个庄将军说自己绍不会那样做时,真是帅呆了!」
秋蓝虽没开腔,也在一旁不断点头。
连容虎都走过来,低声道,「鸣王今日所说的故事,让人思不已。我本来担心鸣王会被他们为难,还打算插话打断,找机会让鸣王脱身呢,幸亏没有鲁莽。」
「我也只是一时半刻忽然想起来这个……」凤鸣解释也没用,只能继被他们灌迷汤,一边听着秋月等人的娇欢呼,一边被众星捧月般簇拥着回房休息。
洛云一字不发,默默跟在后面。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