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于连 二十三

“奇怪了,几个厕所我都找过了,谁也没看见她是什么时候走……哎,老大,怎么了?”

“调监控,去找,”骆闻舟的思绪还没有理清,一股出于直觉的凉意却已经顺着他的后脊梁骨爬了起来,“快点!”

郎乔愣了一下,扭头就跑。

监控很快调出来了,里面能很清楚地看见,费渡站起来走后没多久,何母就接了个电话。那电话不知说了些什么,三言两语把她说成了一块人石,电话持续时间大概两分钟左右,然后何母发了一会呆,又站起来原地逡巡片刻,接连往费渡离开的方向张望了好几眼,没等到人。

她有一点失望地低了头,继而仿佛下了什么决心,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市局。

监控一直拍到市局门口,何母的脚步丝毫不迟疑,她飞快地穿过了马路,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拐了弯,失去了踪迹。

不用骆闻舟吩咐,郎乔已经先行带人顺着何母拐弯的路口追了出去,分头去找。

“我刚刚去问了肖海洋,”陶然快步走过来说,“分局从火车站接到人之后,立刻就按着王洪亮的指示,直接送到咱们这来了,来了就没走过,对燕城不可能很熟悉,可是门口的监控显示,她出了大门之后连往左右看看的动作都没有,直接过马路拐弯,我觉得那边肯定有人在等她。”

骆闻舟:“把附近路口的监控都调出来,这段时间经过的车辆和行人挨个排查。”

“够呛,这几天单双号限行,”陶然叹了口气,“限号的社会车辆只有零点到三点才能走,好多人因为各种原因迫不得已开夜车,路上不像往常那么消停,恐怕要排查好久,没事就算了,万一……”

骆闻舟一言不发地转了好几圈,忽然,他的脚步一顿,记忆终于追上了腿——骆闻舟终于想起了他方才心里那股浓烈的不安来自哪里。

“……让他相信你和那些人是沆瀣一气的。”

“他很容易就会充满绝望,认为这个世界没有所谓‘公道’。”

“这就妥了,实现了对一个人精神和生理上的双重控制。”

打何母电话的人,怎么才能说服一个怯懦胆小的女人深更半夜走出市局?

她觉得那个人比市局的刑警更值得信任吗?

还是……她完全不信任警方?

她也认为这个世界并没有所谓“公道”,才失望离去,用自己的方式去寻找她想要的“公道”吗?

他蓦地扭过头去看费渡。

费渡低着头,长发垂下来挡着脸,黑色的衬衫把他露在外面的皮肤映衬得异常苍白,像个从没有见过光的吸血鬼,有一瞬间,骆闻舟想:“他为什么那么了解那些人?”

当他不和那些四六不着的富二代们搅在一起的时候,当他独自一个人的时候,他都在想些什么?

这时,费渡忽然开了口,他仿佛在自言自语地说:“我居然没听出来。”

骆闻舟:“什么?”

“我问她‘抓住凶手以后有什么打算’,她没回答,只是让我早点回家——”

她还说:“当妈的,要是自己没什么别的本事,每天能盼一盼的,就剩下你们这些娃了。”

那个女人,几乎没有劳动能力,是个病骨支离的废物,平生是不是也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可以盼一盼?

现在儿子没了,她余生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呢?

费渡自嘲似的顺着自己的眉骨从两边往中间轻轻一捻,偏头间,嘴角飞快地往上一扯,是个半酸不苦的假笑,他几不可闻地又自言自语了一遍:“我居然……我居然连她这是什么意思都没听出来。”

陶然敏锐地感觉他有点不对劲,忙问:“你没事吧?”

费渡看了他一眼,若无其事地反问:“没事啊,怎么这么问?”

陶然说:“发生一起案子的时候,我们的视线一般集中在死者和嫌疑人身上,确实经常会忽略受害人家属,尤其忙起来,这都是人之常情,现在关键是要找到她人在哪。”

费渡镇定地一点头:“嗯,对的。”

“她是不是还觉得人是张东来杀的,我们徇私局长的侄子才把人放了?”陶然问,“那她会不会去找张东来?需要给张家打电话吗?”

“打电话提醒张东来注意一下,但我觉得应该不会,”骆闻舟一手按着太阳穴,按着按着,不知怎么碰到了额角的淤青,他抽了口凉气,“她去找张东来能有什么用?杀张东来偿命吗?就张东来那个块头,站着让她捅,她都不一定有力气捅进去,最大的可能性人家报警,再把她重新再送回咱们这。这是无用功,你从凶手的角度想想,他半夜三更不睡觉,不可能就为了带着何忠义他妈逛一圈大街。”

这时,在旁边寡言少语的费渡抓起一根签字笔。

“如果带走她的人就是凶手,”费渡飞快地在纸上写了“5.20”的日期,“那么首先,凶手杀何忠义,是临时起意还是蓄谋已久?”

他说完,还不等别人回答,就自行回答了:“我倾向于他是‘临时起意’——因为何忠义遇害当晚,还在向别人打听‘承光公馆’的具体位置。”

骆闻舟问:“你怎么知道?”

“我当时曾经在他送货的饮料店里见过何忠义一面,正好听见了,抱歉,我不是有意隐瞒,只是当时还以为这是个可以忽略的细节。”

骆闻舟没追究,点点头:“有道理,如果凶手早想在这天晚上杀何忠义,他不会连地址都不说清楚。”

陶然不知道他们俩为什么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这个,有些莫名其妙,正要开口,就见骆闻舟冲他一摆手:“做一下简单的嫌疑人分析。”

“监控记录显示,何忠义接了个电话,然后离开承光公馆,赶往文昌路,这像是有人约了他,这个时候,凶手应该已经知道他在公馆外了,他们在电话里会说什么?”

费渡略微闭上眼,轻轻地用笔杆敲了敲桌面:“我没有被人看见,没有被监控拍到,只是想和你说几句话――”

“出于某种原因,凶手决定要杀何忠义。”骆闻舟说,“按着方才的推论,既然他是临时起意,那凶器早准备好的可能性不大——最大的可能性是,张东来那个二百五摘了领带后不知随手扔在了哪,正好被起了杀心的凶手看见,他突然灵光一闪,想出了一个很绝的主意。那么第二个问题,他为什么要把死者约到这里——文昌路?”

陶然想了想:“如果凶手是赵浩昌,文昌路是他的工作地点,熟悉的环境好下手。”

“他熟悉的地方应该不止文昌路一处,如果只是为了安全感,他家附近不是更好?”骆闻舟缓缓抱起双臂,对上费渡的眼睛,他发现费渡的眼神非常冷,冰冷得像是一对无机质堆砌成的,他没有移开视线,直视着费渡问,“你的看法呢?”

“我挖了个坑,放了一只替罪羊在坑里,现在我当然要把自己择出去——”费渡说,“为了不在场证明。”

陶然既不是被人越砍越精神的中国队长,也不是能昼伏夜出的小青年,到了后半夜,生理上已经很困倦了,被塞了一大堆信息的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慢点慢点,这个不在场证明是怎么算的?我们分明从监控里查到了何忠义去文昌路……”

骆闻舟点了根烟,先是背过身去深吸了两口,接着伸长了胳膊,尽可能让烟往门外飘,声音有些含糊地说:“陶然,你忘了吗,咱们查到的监控是‘意外’。”

陶然激灵了一下。

对了,何忠义当晚小心翼翼地避开了监控,却不料低估了有钱人们怕死的心,除了明处的监控,承光公馆外围的小路上有几个隐藏的摄像头。

拍到了他的那个就是其中一个伪装成鸟窝树屋的摄像头。

他和凶手都不知道这个永远被记录下来的剪影,而警方也正是顺着那个意外的镜头才摸到了公交车站,乃至于追踪到了何忠义的去向。

花市东区的各种监控太多了、公共的、交通的、商铺的、私人的……不一而足,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一个人在什么时间走了那条路,挨个排查是不现实的。

“他可以选一个同伴,随便找个借口,比如‘喝了酒’,搭别人的车回到公司,同时,故意找点事,叫一个或几个下属来加班——这在律所是常事,没人会觉得不对劲。做为二级合伙人,他有独立办公室,他可以在别人忙的时候悄悄离开,用替罪羊的领带杀了何忠义,藏好尸体,再回到办公室,装作上了个厕所的样子。”费渡在纸上画了一个完整的圆圈,“这样,他就得到了一个完整的证明,‘和某个人一起回公司,然后一直在公司加班’,如果不是你们恰好跟踪到了何忠义,那么凶手的这个不在场证明几乎是无懈可击的。”

“何忠义的尸体在花市西区出现,第一嫌疑人张东来当天在花市东区,”骆闻舟立刻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凶手抛出了领带这个杀手锏,为了他‘无懈可击’的不在场证明,下一步,他应该是想除掉何忠义他妈这个可能暴露他身份的人,同时继续给我们强化‘这起凶杀案发生在花市区’的概念——所以这个凶手很可能会把何忠义他妈带到花市区!”

他话音刚落,陶然已经开始联系起在外面搜索何母的警察们:“各部门注意,后续搜索以花市区为主——费渡,西区还是东区?”

费渡沉吟片刻:“东区。”

骆闻舟一抬眼:“为什么?”

“这样更有视觉冲击力,更能逼迫你们重新逮捕张东来,还有……”费渡轻轻地说,“我的直觉。”

骆闻舟和陶然同时站起来。

费渡静静抬起眼:“我能一起去吗?”

骆闻舟犹豫了一下:“走。”

分享到:
赞(94)

评论35

  • 您的称呼
  1. 呜呜呜p大真是神仙

    楚姒儿2018/10/07 09:51:06回复
  2. 呜呜呜我也名字记混了 看到一半他们抓张东来 然后我想张东来不是被勒死了吗 我也zz

    苍笙踏歌2018/10/14 14:53:45回复
  3. 看到这人名都快记混了….我就是个智障了….

    与君醉笑三千场2018/10/14 23:53:25回复
  4. 真是烧脑啊,p大真是理科生吗啊啊啊啊啊

    沈韵2018/11/12 06:01:57回复
  5. 我就来看发糖的,结果把自己绕进去了

    匿名2018/11/19 20:06:11回复
  6. 我看了柯南是吗?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8/12/30 02:12:21回复
  7. 必须二刷才能看得懂,这里面有好几层的关系呢。说一刷就看懂的都是骗子

    匿名2019/01/23 02:56:37回复
    • 第一遍大体都阴谋格局都懂了,第二遍才弄清楚所有细节。所以我是二刷才懂得,不属于骗子范畴。。。

      沈葭白2019/02/15 17:35:05回复
    • ?不是吧……我那时一刷的时候就全看懂了……或许是我小时候今日说法看多了……

      惜惜2019/02/19 16:44:01回复
    • 第一遍看懂了

      阮南烛2019/03/03 19:00:06回复
    • 二刷我都还懵懵的。。

      撒野女孩。默读女孩。2019/05/13 20:43:44回复
  8. 那我就是半个骗子了,emmmmm

    匿名2019/02/01 12:26:17回复
  9. 名字都记不清了呜呜呜

    吃芒果的那只猴儿2019/02/12 05:52:17回复
  10. 头痛。头秃。头疼。头晕。

    我的将军不必死守边关只需给长庚一生到老2019/02/12 12:52:32回复
  11. 尽可能让烟往门外飘……说实在的,骆闻舟是个表面流氓内里很柔软温暖的人。

    哈哈哈2019/02/18 18:08:35回复
  12. 为什么看到这里我觉得自己已是 未老已秃之头 。。。

    黎w2019/02/23 22:08:14回复
    • 很秀哦·······

      谁知道我叫啥2019/07/06 19:40:43回复
    • 镇魂来的吗(●—●)

      川下穷河2019/07/09 21:35:55回复
  13. 学法的同学表示案件细节的段落需要反复琢磨才能全看懂……p大真是神仙(´;︵;`)

    奚和2019/03/08 23:56:42回复
  14. 骆真的好暖还让烟飘出去,被人越砍越精神的中国队长,还有各种细节都让我想到赵云澜啊,还有嘟嘟的沉默和眼神不就是巍巍吗!而且刚开始的关系也有一点点像,求打包隔壁剧组

    案件人物关系导致彻底晕在坑底2019/03/11 17:27:58回复
  15. 看文看的我一脸麻痹,呸,懵逼,晕里吧唧的我话都说不清了

    莫离2019/03/17 01:32:58回复
  16. 哇哇哇!p大文笔真的好好,镇魂刚6刷完闺蜜就推荐我来看这个,啧啧啧,不愧是p大的文,喜欢!!!

    大家好哇,这里葵玄,第一次发评论,还请大家多多关照,记得眼熟我啊~2019/03/17 22:39:23回复
  17. 加油

    匿名2019/03/17 22:40:42回复
  18. 默读真的好看

    葵玄2019/03/17 22:41:27回复
  19. P大真的是神仙啊

    P家2019/04/16 22:11:17回复
  20. p大真的很厉害啊 迷迷糊糊的看完了这一章

    优秀_2019/06/07 10:55:54回复
  21. 我就是因为没看懂逻辑线才一遍一遍的刷
    我看默读的次数比看经典名著还多

    您的称呼2019/06/10 21:07:48回复
  22. 费队和渡渡真是绝配,智商旗鼓相当啊,所以他俩是cp。陶陶有点跟不上的感觉

    大爱巍澜2019/06/16 04:10:23回复
  23. 几个小时认真思考我才看到这里,加上对记忆力较好的优势,我看懂了(主要是从来不二刷,只能一刷全懂)

    子殇不殇2019/06/19 22:50:12回复
  24. 我去p大这神仙思维,我的脑壳子好疼

    江虞2019/07/06 13:24:09回复
  25. 话说,默读配上悬疑纯音乐真的很有看恐怖小说的感觉诶!!!搞的我每看一点点就抬头看看周围

    居老师的小娇妻2019/07/08 12:59:16回复
  26. 真赞 最喜欢的文就要反复刷~

    费大爷的费2019/07/10 15:22:55回复
  27. 不行不行,脑细胞有点不够用了。。。

    长渊2019/07/12 22:10:02回复
  28. 名都记不住的我就是来看发糖的,推理不关我事

    常卿2019/07/16 09:24:26回复
  29. 哈哈哈哈,终于找到了比我还记不住名字的小可爱了,∠( ᐛ 」∠)_安心。

    今天也是爱谢俞的一天。2019/07/19 18:26:1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