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危机四伏

肖朵把车停在中餐馆的外面,摇下车窗点了一根烟,慢慢的吸了一口,再长长的吐出一路白色的烟雾来。透过中餐馆的落地玻璃能隐隐约约看到那一桌人喜笑颜开的模样,肖朵提了提鲜红的唇角,从牙缝里冷冷的哼了一声。

等快到九点,相谈甚欢的两家人才慢慢悠悠的从餐厅里走了出来。江爸江妈纯粹是因着觉得跟苏行松一家合得来而态度热情,至于苏行松两口子,就带了点看亲家的味道,不仅老是把江漓拎出来夸奖一番,还给江家带了许多礼貌,搞得江爸江妈受宠若惊。

江妈都纳闷了,扯着儿子悄悄问:“你苏叔咋这么喜欢你呢?”

江漓挺得意:“你儿子长得帅呗!”

江妈反手就是一巴掌:“再帅帅得过人小苏?也没见我给小苏塞这么多东西啊?哎,要不咱们还是退回去吧,这些东西老贵了,拿着不太好。”

江漓不知道怎么跟自己老妈解释,你都要嫁儿子了,你就收下吧啊,这个算是亲家的见面礼老妈你到底懂不懂。江漓摸了摸鼻子,估计周太后还接受不了,斟酌了会儿才小小声的劝自家周太后:“别人特意送你的,你退回去多不给面儿啊?大不了春节你给我苏哥包个大红包?”

收了大红包,再让我苏哥改口喊你一声妈?江漓偷笑着在心头暗戳戳的意淫。

江妈觉得也有道理,一拍巴掌,心安理得的拎着礼物,带着亲儿子回去了。本来说好一起回江家的苏蓦,因为自家人的到来也不好跟着江漓回去,干脆与苏行松在附近找了酒店住下,反正离得挺近,两人随时也可以碰个面。

肖朵推开车门走了下来,在两家人分开的路口略略思索了片刻,抬脚悄无声息的跟在江漓一家后头远远的跟着。等江家人进了电梯,肖朵把头上的帽沿压低,掏出墨镜戴好了,也跟着人群混了进去,贴着电梯的梯厢后壁隔着人阴森森的盯住了江漓。江漓完全没意识到后面那道危险的视线,乐滋滋的跟老爸老妈讨论了半天苏蓦的家人。

江爸评价:“浪子回头金不换,你苏叔人不错。”

江妈点头赞同:“我看小何也是个知情达理的,亏待不了小苏,等他们一家搬过来了,小苏也能过得轻松些。就是可惜了老太太,走得太急,没能享上福。”

一家人又是一阵唏嘘。

等江爸掏出钥匙开了门,一家人进了屋,楼道里的灯又慢慢熄灭。湮没在黑暗中的女子森森一笑,很快退进了电梯,一切又重新归于平静。

一大早江漓就被兴奋的苏璟一个电话拉了起来,苏璟强烈要求两位哥哥带上自己去四处逛逛,理由是自己需要提前熟悉新的生活环境和学习环境。苏行松跟何姨还得忙着买房子的事,苏蓦只好带上苏璟这个拖油瓶,等着跟江漓开始约会之旅。

江漓睡眼惺忪的叼着片面包出了门,江妈也拎着个小包跟江漓一起出去。江漓瞄了一眼自己老妈空空如也的双手奇怪到:“周太后,你不吃早饭啊?减肥呢?”

江妈习惯性的就是一掌拍到江漓的背上,啪的一声把江漓的瞌睡都打掉了一半:“吃啥饭啊!水都没喝,得去体检呢!儿子你可就祈祷祈祷你老妈身体健康吧啊,现在治个病老贵,我怕把你的老婆本给折了。”

江漓翻了翻白眼:“您老可放心吧,你一看面相就是个健康长寿的主,出不了什么幺蛾子,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祸害活千年……嗷!停停停别打别打!”江漓喘了口气,又继续笑着找死,“再说了,你准备啥老婆本啊?你儿媳妇能挣钱,你儿子以后都靠他养活了……哎哟!”

江妈瞪着眼揪住了江漓的脸:“小样儿藏挺深啊?有媳妇儿了不回家报备啊?老实交代!谁?”

“苏哥!苏哥!”被扯住脸的江漓一边吸气一边挥手朝站在小区大门边的苏蓦求救,“救我!”

看到江漓挨打的苏璟站在一边偷笑,苏蓦自然也不会去触周太后霉头,权当做没听见了。江妈丝毫不顾及江漓的面子,硬是揪着江漓出了小区,活生生的拖到了苏蓦两兄弟面前。

苏璟简直对江妈佩服得五体投地,能把江哥治成这样,这妈当得,太拉风了!

江漓弯着腰疼得呲牙咧嘴,说话嘴里都漏风:“哎哎!妈!楞无楞给额留点面子?”

周太后威风凛凛的一手捏在江漓的脸上,一手叉腰大声回答:“不能!小苏!你来说!”

苏蓦一脸懵逼:“?”

“他!”周太后手上又用了把力,“女朋友是哪个?你有没有照片?”

苏璟立马下意识的抬头去瞅苏蓦,苏蓦当机立断,坚决的保持了一个共产党员不畏强权不惧暴力永不泄密的精神:“不知道,没有。”

“哼。”周太后明显不信,“你俩好得能穿一条裤子,你能不知道?肯定是合起伙来瞒着我呢!该不会找了个啥不靠谱的小太妹吧?哎儿子你可别给我整些乱七八糟的姑娘回来,你妈我不认的啊!”

“靠谱着呢!”苏璟忍不住嚷嚷起来为自己老哥平反,“人可好了!特牛特厉害!”

“哎呀?”江妈顿时大喜,放开江漓蹲下身去捧着苏璟的小脸循循善诱,“你知道的呀?你给阿姨说说呗,长啥样呀?”

苏璟一脸骄傲:“特别帅!”

江妈:“……”

江漓一把捂住苏璟的嘴往后拖:“妈!妈!张姨在那边按喇叭呢!你快去吧啊!回头空了跟你说行不?”

江妈老同事的车已经开到了小区门口,正按着喇叭催着江妈快些走。两人本来还琢磨着早点去,结果一觉起来已经晚了许多,江妈惦记着体检,只好暂且绕过了江漓,急匆匆的跟着老同事出发了。

江漓喘了一口气,抬起头跟苏蓦诉苦:“哎槽这样藏藏掖掖的日子啥时候才是个头啊?干脆咱们也别等毕业说了,挑个黄道吉日直接上门送死吧?”

苏蓦笑:“你看着办,我听你的。你要被赶出来了,我负责养你。”

分享到:
赞(17)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人越来越少了啊……

    草木2019/07/15 16:42:17回复